2020-02-12

 

修行人都做两件事:去粘,解缚;应病,与药。

 

去粘,什么东西粘着我们?感受;解缚,什么事物缠住我们?想法。修行人无不对感受和想法做功夫,对它们保持如是的和密切的观察。

 

能不被感受粘住,不被想法缚住,即是解脱人。须对感受、想法,同时做功夫。有人解脱于感受,但未解脱于想法;有人解脱于想法,但未解脱于感受。不能同时解脱于自己的感受和想法的人,不是解脱者。

 

修行人皆是大医王,医自己的身心。对修行人而言,我们的身心是一间诊室,修行者天天在那里坐诊。他们的坐诊即是坐禅,他们的坐禅即是坐诊。他们坐在自己的诊室里候诊,密切的观察着自己的感受和想法。

 

如果前一个想法生病了,后一个想法来治疗;如果前一种感受黏滞了,后一种感受来释救。对成熟的修行者而言,坐在自己身心的诊室里候诊和诊疗,是一种神通游戏,是一种游戏神通。对不成熟的修行者而言,那是修行,是对治,是自我拯救,是解脱的过程。

 

大医王的工作,首先是去粘解缚,应病与药,针对他自己的。大医王彻底诊治好一个人,他自己。

 

我注意到,我的身心即是一间候诊室,我即天天坐在那里候诊,不管我还穿不穿白大褂。在身心的诊室里,我天天坐诊,我将这称为坐禅;我天天在那里坐禅,我称为坐诊。不管如何称呼,我注意到,我天天在做着去粘解缚,应病与药的游戏。那是一种美好的游戏,一种美好的神通,它导向甜蜜的世界,它通往安详的国土。

 

亲爱的,做你的大医王,在自己身心的诊室里:坐诊——坐禅,坐禅——坐诊。去粘解缚,应病与药,即诊治自己的小病小灾,也诊治自己的生死大病。一切在内中搞定,给存在一个安详的表情。

 

亲爱的,来吧,在你的身心,在你的候诊室里,坐诊——坐禅,坐禅——坐诊:严密地观察你内在的访客——感受、想法,如果感受黏住了你,用你的佛力去粘;如果想法缚住了你,用你的神通解缚。这内在的诊疗是一种游戏,你就愉快的玩吧,不论你用什么方式。

 

没有比做自己的大医王更神圣的游戏,没有比去粘解缚、应病与药更美好的工作。不管你在世间还做什么工作,做这份工作;不管你是拉车的还是扫地的,做自己的大医王。

 

对一位修行者而言,做自己内在的工作是全职,世间的工作是兼职;大医王是他爱戴的身份,其他身份是锦上添花。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