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想尽我们所能,来最好的定义人类意识。而这或许不会是你在你们学术界所读到的定义,因为这些是我们所看到的东西。人类意识分为好几个部分,但我们将只谈论两个:被人类两大部分所驱动的能量们。第一部分是由神经突触组成的大脑。这是你们所有经历的仓库。第二部分是直觉,多维的部分,你们认为它该对所有的创造性,感性,和特别感知负责。因此,意识是这两者通过你的自由选择的结合。是这两者之间的平衡,创造了一个的确是在别人看来能掌控他们自己的人生,并对他们自己感到满意的人。当这失去平衡时,不论是以哪种方式,你都会变得紊乱。

 

当一个人的意识只是突触大脑的产物时,在他们的人生中就不会有对神的任何相信,并且他们也没有能力去拥有真正有创造力,和真正的直觉想法。他们是不断的通过陈述他们仅有的所知来按摩他们小我的理智分子。这对我们来说是功能失调的,因为他们的神之部分一直都在那儿,一直都是可触及的。这会给他们太多的进阶觉知和光以供使用!但这并没有被看到,因为突触大脑转注于生存,而在社会中生存的一部分是小我驱动的。你知道的越多,你对自己重要性的感知就越强。以任何他们想要的方式思考是所有人的自由选择。

 

然而也还有另外一端的情况:失调的新世纪者。我将管他们叫飘忽者。他们是如此的沉溺在神秘事物中,以至于他们对现实生活问题完全摸不着头绪,并且其突触大脑得不到运作的机会。他们是不逻辑的,充满了神秘的骄傲,和有能力在灵性上凌驾于所有人之上的精英感,并且沉浸其中,对他们周围的任何人都没有真正的帮助。同样的,这个不平衡也是小我驱动的,而你把他们看作是怪异专家。

 

这就是人类意识——代表生存突触,和代表直觉,创造能量的两个部分之间的平衡。那么,在这个平衡中你处在何处呢?这就是我们必须开始这个传导的原因。

 

平衡

 

如果你今天正在听或读此,那可能性是你是知晓你的神性部分的。你的神性部分是神秘的部分,飘渺的部分,但它也是和突触大脑一样的真实。这两个部分是和你与你的身体的实际对话能力有强烈关联的。如果你是一个正在读此的理智分子,而你只信任你大脑中的逻辑(突触)部分,你现在就该停下不要继续了。原因是你将不会成功的理解我即将要告诉你们的。这两者是联系的如此紧密,但对大部分人来说又不是显而易见的,这不是很有趣吗?

 

我想让你知晓内在的神性,因为那是你沟通的渠道,它将和INNATE本能(智能身体)对话。多年前我们给过你们信息,说在此行星上将会有一天,届时非常健康的个人和他们现在相比,将会以一种非常不同的方式被看见。那些有着更高意识的人将会活出要长久很多的人生,然而却没有任何明显的科学上的原因。我们告诉过你们,意识最终可以驱动细胞和化学方式上的人类平衡属性,和已提升的意识相比,饮食和锻炼这类事情的影响力将靠后。

 

让你们活下去的那些属性将开始为人类而改变。你们将开始不仅是会对你们身体所需的三维属性有一个更大的觉知,而是还将会知晓你们的身体内部正在发生什么。这就是突触和直觉之间的桥梁。所以如果你已经读到这了,并且能够诚实的说,“我相信有一个我的神性部分”,那么我们就能继续。因为余下的信息将会在你是相信我们所教导的这个前提下给出。

 

线性的方式

 

历史上,作为一个觉醒的造物,你住在你的头脑中。在你们人类现实中发生的一切都被感觉为是从你们的头脑中来的。你们最伟大的直觉和创造努力也似乎是来自于你们的头脑。曾经最伟大的诗歌,最伟大的音乐,最伟大的绘画——全都是在你们的头脑中开始的。对绝大部分人类来说,你们余下的身体似乎就只是靠它自主“运作”。你们偶尔会往下看着你们的身体并说,“我真的希望这个东西会继续工作!”但那是你们的历史和传统。你不会对自己思索到,“我今天将制造好的血液物质。”不会。取而代之的是你会说,“我真的希望我的血液不要失去平衡…我啥也不知道。”

 

这个“对任何事情都没有控制”的场景会被看着你周围那些染上疾病的人所增强。然后恐惧开始了。恐惧将会制造害怕一切的疑心者,他相信他将会染上所有的…顺便说一下,他们通常是会的!这就是人类身体在尽它的最大努力去“倾听”它从意识那里所听到的。这会给你一个接下来的内容是什么的提示。以上就是传统的想法——也就是你没有任何的掌控。

 

然而那些灵性思考的人则对他们的身体有一个多维,灵性的互补部分有着更多的知晓。他们准备好了给他们的身体指令,但他们接下来所做的事情通常是有趣的:在历史上,人类偏见闯进来了,甚至那些自称觉醒的人们也常常会开始一个完全线性的重复话语过程和仪式。然而这是非常能够被理解的,因为这就是你在过去所拥有的全部。

 

新世纪充满了应该是让你和你的细胞对话的过程,而这些里面又充满了重复和仪式…一遍又一遍。这些过程中的一些为细胞制造了仪式,说你必须在某个特定温度下去到某个特定的地点,或者处在一个特定的平静能量中,或甚至要面朝某个特定的方位。所有这些,你或许都得重复好几遍。的确,你是被告知了身体想要一些指令,但这里所缺失的是,它并不会响应你的三维方式。事实是你正在尝试用人类偏见淹没它。

 

亲爱的,是时候该去神秘化所有这些了。用重复的仪式和语言轰炸你的身体并不是和你的神性沟通的方式。这些过程都在假设身体是愚蠢的。它不知道关于任何事情的任何事情,并且是和你的意识完全彻底的分离的。它毫无头绪并需要所有这些三维的东西用声音,能量和仪式来唤醒它,越多越好。我想告诉你们真相。

 

科学上说,接下来的这些将最终会被证实,而这个证实将不会那么遥远。你们身体的细胞,特别是你们会称作的Innate本能,是优雅和聪明的。它是超越三维的,这解释了为什么你们不能诊断你们自己。它住在一个多维空间中并响应多维指令。在那个空间中,你们所有的细胞都有一个共同点:我们将给它一个名字:它将会是C-A-L:Cell Are Listening细胞正在倾听。

 

亲爱的,这就是你们如何被建造起来的。在你之内的神圣,多维部分是被建造进了你身体里的每一个细胞中。不论是哪种细胞,它们全都有着共同的东西。它们全都和你的(有着总蓝图的)DNA连接在一起,并且每个细胞都存在着一个共同的属性:每个细胞都是中立的,等待着指令,而它们唯一会听到并遵照行动的指令是经由人类意识的神圣部分所给出的。你们听到这个了吗?没有了这个,它们只是在一个线性世界中尽着它们的最大努力,而这常常充满了恐惧,不确定,以及化学物质不平衡…没有来自大写的掌控沟通。

 

让我们来谈一会多维沟通。它就像是每一个细胞都有一部随时准备好应答的电话,只要你知道号码。如果你拨了那个号码,你就能和它们所有的同时对话。它们全都会拿起电话并发现是你!这是内建的,并且它代表了一个不会响应线性重复的系统。和身体细胞之间的沟通是一个多维的沟通,但你们人类意识也是——它是DNA场的一部分,是你身体梅尔卡巴的一部分。我将告诉你一个直觉者能做什么:想象一个人能够看着在梅尔卡巴场中的你的灵魂,并告诉你你有没有激活灵性意愿的任何部分,还是你只是在扮演着角色。

 

什么是纯净的意愿?当你和某人坠入愛河,并看着ta的眼睛时,没有什么事情是像这样的。你在那当中感受到神了吗?你还记得吗?你在那儿感觉到神了吗?你感觉到了!但你甚至不知道它。你有没有意识到这就是坠入愛河是如此奇妙的原因?那是因为神在那儿。你有没有意识到愛并不是突触大脑的功能?事实上,当你恋愛时大脑真的是很沮丧的!它说:

 

“你知道,你该多吃点。”

你说,“是,但我恋爱了。”

“呃,你该多讲点道理。”

“但我不会,因为我恋爱了。”

“为什么你要把鞋子放进冰箱里?”

“因为我恋爱了,我忘了!”

 

当你看着某人并说,“我愛你”时,那就是纯净的意愿。当你坠入愛河,并把你的愛倾倒向别人时,你们是纠缠为一体的。没有什么是像这个样子的。现在,我想让你把这个转向内在:思考一下在你之内有一个神性的部分,和整个的你相愛着。它一直都在那儿,等着你看见它并说,“我也愛你!”还有,顺便说一下,它会知道你是不是真心的。

 

如果没有和一个人相愛,那魔力就不在那儿,连接就不在那儿。纠缠就不在那儿,而“我愛你”就只是一句话而已。它不是纯净的,而你就没有拨出你身体细胞的正确电话号码。但当你愛上你自己时,你是在尊重身体到了某个你意识到它是神创的你的一部分的程度。没有这个,就不会有觉醒,就不会有更高的意识,什么都不会有。它必须运作的很好,而它也想这样。它想这样!这就是机会。

 

多年前,你们看到印度的古鲁能够控制一些身体中应该是自动的事情,而他们却能控制。他们能够放缓他们的心率并能让他们的呼吸极度缓慢;他们能控制他们体内的一些没有人认为他们能控制的事情。他们是在和他们正在倾听和调整的身体的一部分对话,而他们知道这该怎么做。这是一个非常可能的场景,并不奇怪。

 

你们正在准备着要去和一个从没听到过你们的系统对话,没有,没有像这样听到过。光工们,在此行星上有一个新能量。老灵魂们,听我说:你们的工具包被增强了,而这就是你们正在听此的原因。你们能做到的,亲爱的。我不会给你们一些你们无法完成的事情。

 

和你们细胞“对话”的规则

 

当你开始和你的细胞联系时,它们是会有反应的。过一会我将给你这个信息。现在我只是想让你们在线性中看看这个。你们每个人都有一个最好的朋友。或许是你的人生伴侣,或许是一个老朋友。但ta是一个能坐下和你谈心的人,并且没有什么规则。你能说任何你想说的,能对他们倾心而他们会倾听。他们也能对你这样,而这就是一个最好的朋友。

 

让我来问你们:让我们说你将会和这位好朋友在一起三天。那这就是第一天:你们早上起来,一起坐在桌前,并开始谈论事情。你告诉了ta一切!第二天你又同样这么做,接下来的一天你还是这样做——说同样的话,一遍又一遍。你觉得可以这样吗?不行的!你觉得你的朋友能受得了吗?他们会嫌烦的!

 

对你们的细胞也不能这样。你们明白我在说什么吗?你的细胞就是你。你会对你说什么?你会重复你已经知道的事情吗?那你为什么要对你的细胞这样做?你的细胞正在听——C-A-L。它们自从你出生的时候就在听,等待着你可能会觉醒并能实际的和它们对话的可能性。那就去做吧,就像你对一个最好的朋友那样。

 

你会对你的细胞说什么呢,而又该怎么去说呢?首先,我想告诉你它们理解你的语言。它们是你的一部分。以任何你想的方式和它们对话。可以大声说,通过思想说,通过书写,通过音乐——任何你想的方法。这并没什么关系,因为你有他们的号码。亲爱的,关键是愛。你必须足够的愛你的细胞结构,所以你可以说,“我愛你”,而它们全都知道你是的。它不能再简单了,然而对你们中的一些人它却是不能再难了。坐一会。你会说什么?什么会发生?

 

当身体开始倾听你时,会有一些过程参与其中。让我告诉你们它们是什么,我会给你们一个沟通的例子。我想让你们知道一些事情。当你开始对你的细胞结构说话时,当你有正确的号码时,将会发生的第一件事情是大量的激灵。你将会知道你打通了,亲爱的!激灵是你的细胞在庆祝。庆祝!本能,智能身体,不论你想管它叫什么,都是你的一部分,而它正在开派对。你听到了吗?你有在沟通了!

 

尽管这全都是比喻并且或许听起来很愚蠢,但我将告诉你,这就是所发生的事情!身体有着喜悦。你们那些有健康问题的人,你知道健康是一种什么感觉吗?你的整个身体在每走一步,每呼吸一次时都在欢庆。所有这些年,它都在倾听,希望你会沟通,因为当没有方向时,它只能做它所能做的,在黑暗中。你知道这个的,不是吗?你的整个健康状况就只是没有方向的“自动”继续着,而“自动”通常会带来不平衡。在没有指令时,你的身体只是会遵循平均,并会做它自己的事情。然而当有了指令时,你就在控制它。这对你们来说不逻辑吗?

 

时间仍然是关键

 

对于沟通,你的身体所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庆祝。接下来的事情就是开始工作。取决于你和你的细胞结构正在沟通的事情,它是需要时间来解决它的。不论它是为了健康还是为了疗愈,或是为了变年轻,不论它是什么,你都得给它一定的时间。

 

这里有个你们必须理解的实际情况,因为这些事情只会通过三维细胞分裂来完成,也就是你们所说的回春。你们的身体本来就是会回春它自身的。身体中的大部分器官,包括皮肤,都会在不同的时间进度中回春它们自己。过一段时间之后你就会得到全新的细胞。这就是你们保持活着的方法。然而,当你开始和你的细胞结构对话时,这些指令将进入到DNA的数据中,而这些事情将会在下一个回春周期中被施行。所以你不会在明天就得到结果。这听起来有道理吗?因此你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开始感觉到它,你正在请求和努力的事情,将渐渐的开始展现它们自己。你通过你的本能真正在做的,就是重新编程DNA。科学会告诉你你的DNA从出生开始就是一样的。化学物质或许看起来是一样的,但DNA中深奥的指令是正在被重新编程。你的确正在改变它!

 

我想告诉你们的最后一个事情,你们或许还没为之准备好。当你开始和你的细胞对话时,本能知道你的意识是不是仁慈的。它知道你想要的。然而,它只会给你你所需要的,而不是你想要的。将会有一个自动系统就位,改进你身体中其它的你从未要求过要改进的部分。你们将会开始一个延长生命的过程。疗愈和平衡将会在你的意识完全不知道的地方开始发生,但你的本能全都知道。你刚刚唤醒了人类意识和细胞结构之间的桥梁。这是简单的,但你得愛上你自己,要知道智能身体是知道你所不知道的,并给出允许让你的指令按照本能指导的方式运作。

 

想象一会你独自坐着,并将开始第一次接触。你多老和多年轻都没有关系,但你得意识到你的确是在和你的神性部分相愛着。或许你甚至可以想象在你之内的神之脸庞。你能在你身体的每个细胞里看到你的永恒,并且你意识到了你有一个细胞结构正等着倾听你。细胞正在倾听。

 

渐渐的,你开始了。然后你意识到你已经得到了它们的号码——你能感觉到它!激灵开始了,因为它们接听了电话,而现在它们真的正在听了。第一次,你可以说:“我们认识彼此并且我愛着你!我很抱歉我花了这么长时间才搞清楚。我想让你进入那些你知道,而我并不知道的过程。我想让你在仁慈中一起去创造健康和一个长久的人类…我!我想让你用任何你能的方式和我对话,这样我就能认出你了。我想尽此余生与你携手。如果在我的身体中有任何的不合适,和任何的化学不平衡,我都想让它们随着时间和合适的行动走掉。我意识到我可能有些习惯会让我衰老,而我想让它们改变。我知道我有一个非常糟糕的身高体重比。”(笑)想让我解释这个吗?我一直都是慈悲友善的。

 

亲爱的细胞结构,我想让我的新陈代谢反应出我的辉煌。为了最好的健康请帮我保持在适当的体形上。改变需要被改变的,如果你需要的话可以去调出阿卡西,忆起我曾经的样子。改变我的饮食喜好,如果需要的话。让我的身体渴求它所需要的,而不是我想要的或是它习惯的。把我带到一个神性平衡的地方,而我保证我将会每天都和你说话,因为我愛你。

 

然后…请不要挂电话,永远都不要挂电话。

 

如果你想分析这个传导,你会意识到你的意识从未告诉过身体关于任何事情的细节。这是因为本能知道该做什么。它只是在等待召唤。你在请求平衡,而本能知道要做什么。你身体的智能部分甚至能够连通你的阿卡西。它能为了健康,为了改变,为了丢掉对你有害的习惯而调出正确的部分。这些习惯最简单的就是吃的太多,或者吃了对于增进你的新陈代谢来说是错误的东西。你无法控制它,因为它是一个习惯,但这是能够很快,很快的就改变的。

 

在细胞回春的几个周期中,本能能够在你想吃的东西上制造实际的改变,所以并不会有挨饿。它已经从过去调出了一个没有你今天这样的习惯的你。这就是正在等着你的力量。细胞正在倾听。

 

最后,这让你感觉如何,老灵魂,知道你在内在有着一个朋友?它是一个如此的朋友,有了它,你就能把大把大把的岁月加进你的寿命里。所有这些都是合适的,是在你为地球指定的计划中的。它还包括了下次你将会是谁——以及你该在什么时候来和走。它是关于当你在这时保持住健康的,某个远在钟形曲线之外的事情,而这就是你们能够做到的。

 

今天的传导是在一个非常神圣的地方给出的,以为了给你们创造新工具,因为是时候了。

 

Kryon live channelling “Cellular Communication”

Enhanced by Lee Carroll for this book

Given in Delphi University, Georgia 

翻译:becomequantum

微信订阅号:灵音悠扬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