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2-28

 

 

第二十一章

德瓦查:时间长度和强度

 

鉴于人为自己创造了炼狱和天堂的事实,很明显,这两种意识状态都不是永恒的,因为有限的因不能产生无限的果。

 

人在物理、星光和心智世界中度过的时间分配随着他的进化而变化很大。原始人几乎完全生活在物理世界中,死后仅在星光层上度过几年。当他发展起来,他的星光生活就会变长,并且当他的智力开展时,他也会开始在心智层上度过一小段时间。

 

文明种族的普通人在心智世界中的时间比在物理和星光世界中的更长。事实上,人越进化,他的星光生活就变得越短,心智生活就越长。

 

因此,我们看到除了在他进化的最早阶段外,人到目前为止大部分时间都在心智层上度过。正如我们现在将要详细看到的那样,除了发展非常不发达的情况外,物理生活对心智生活的比例很少超过1:20,而在相当发达的人的情况下,有时低至1:30。学生必须一直牢记真人这个自我真正的家是心智层;所有下降转世仅仅是在他的生涯中一个短但重要的环节。

 

这一章的图表会根据相关的人的级别,带来转世之间大约平均间距的概念,还有在星光层、心智层和因果层上度过的比例。

 

要求学生不要对社会等级的分类进行过于直白或过于刻板的解释,这在某些方面是令人反感的。最好的情况是应该将分组视为大致的近似值。因为明显地,例如在任何社会阶级都可能有「酒鬼和无业游民」;或者社会地位属于「乡绅」级别而实际上不比无技能的劳工高多少,不过可以不用劳役的人!如果可以设计出一种用道德和心智的发展程度进行分类的方法,而不是用社会阶级,那会更好;但即使是这种方法,也可能已经证明与已被采用的方法一样困难。

 

 

必须明白以上的图表只是平均值,它们的两极之间可能有宽阔的差距。

 

 

个体化的模式产生了某种差异,但这种差异在较低阶级中在比例上较少。那些通过智力个体化的人倾向两个所提到的间隔会较长,然而那些用其他方法个体化的人倾向于较短的间隔。我们现在会回到这一点并作出更详细地解释。

 

一般来说,年少夭折的人倾向比安享晚年的人有更短的间隔,但似乎有更大比例的星光生活,因为在星光生活中出现的强烈情绪都是在物理生活的较早期产生的,而在天堂生活中找得到的更灵性能量就可能会持续到俗世生活完结或接近完结时。

 

因此,正如我们所见,在德瓦查度过的时间取决于人从俗世生活带来的材料;也就是说,能够被培养成心智和道德能力的一切 - 在俗世生活期间产生的所有纯净意念和情绪、所有智慧和道德的努力和启发、所有有用的作为的记忆,以及为人类服务的计划。没有一个会丢失,也不会衰弱或转瞬即逝;但是自私的动物激情无法进来,这里没有任何物质可以表达出它们。

 

过去的生活中,恶念比起善念虽然可能占优势,但无论善念是多么少,也不会阻止到对它的完整收割;德瓦查的生活可能非常短促,但最堕落的人,如果他对正确的事有任何微弱的渴望,那么任何柔情的鼓舞都必定有一段短暂的德瓦查生活,在此期间,善念的种子可以发出它的嫩芽,其中可以散发出善念的火花,变成一朵小小的火焰。

 

在过去,当人用固定在天堂的心生活,并且用享受幸福的观点去指引自己过活时,在德瓦查度过的时间间会是非常长,有时会维持好几千年。但是,当今人的心智非常锚定于俗世,他们太少意念指向更高的生活,他们的德瓦查时期就因而缩短。

 

同样地,在低等心智层和因果天堂世界度过的时间也分别与在心智体和因果体中产生的意念量成正比。属于人格自我的一切,以及其野心、兴趣、爱、希望和恐惧,都在低等心智世界这个形体世界中取得成果;那些属于高等心智的东西,乃至抽象、非人格思维的领域都必定在因果层这个无形世界中得到解决。正如上面图表所示,大部分人都只是刚进入因果天堂世界不久,就再次迅速消失;有些人会在这里度过大部分的德瓦查生活;很少人几乎完全在这里度过。

 

因此,正如人为他自己创造出他的星光或炼狱存在,他也会用俗世生活期间所产生的因果,为自己决定天堂生活的长度和特征。因此,他不仅得到他应得的数量,也会确实得到最适合自己习性的喜悦质量。

 

另一个很重要和有趣的因素是德瓦查生活的强度因应不同类别的自我而有所不同,当然还对天堂生活长度有很大影响。

 

在第186页的图表中,展示了相同组别的自我之中的两种,尽管发展程度一样,他们每一世之间的间隔却有很大分别,其中一个足足1200年,而另一个就有大约700年。现在两个情况都产生了约莫相同的灵性力量,但是间隔较短的那位将双倍数量的幸福压缩进自己的天堂生活中,在高压下如原样运作,集中他们的体验,并且如此在任何既定的时期中获得其他类别成员的两倍。

 

这个在几页前被简略提过的差异是源于达成个体化的方法。在不涉及个体化的详情的情况下【会超出本书的范围】,可以解释为那些通过发展智力逐渐个体化的人产生出不同种类的灵性力量,使他们比那些通过一瞬间感情或信仰的冲击个体化的人和那些以更加集中或激烈的方式接受他们的幸福的人有更长的德瓦查生活。如果产生的力量大小有任何差异,则对于间隔较短的人来说似乎略大一些。

 

很多调查已表明过每一世之间的间隔有很大的弹性,导致自我的天堂生活比率发生很大变化。

 

会这样子的其中一个重要原因是几群人同时一起转世的必要,他们不仅可以解决相互的业力关系,还可以学会一起为某些很大的成果而努力。例如,某几群自我被称为「服务者」,他们一世又一世地走在一起,使他们可以经历类似的准备体验,当他们在将来遇上对方,并去做注定的真正工作时,他们之间的感情连结编织得非常牢固,令他们无法误解或不信任对方。这个很大的事实就是这组人致力于服务盖过了所有其他考虑,因此这组人走在一起,可以一个整体来进行这个服务。

 

不用说,这里没有不公正之处;没有人可以合理地逃过业力的印记。但是,业力程度会有所调整来适用于每个个案的特殊情况。因此,有时会发生某种过往的业力会被快速清理掉的情况,使这个人不会受其阻碍而可以去做更高的工作;为此,有时相当大的业力积累会以一些很大的劫难一次过降临到人身上;他因而快速地摆脱了它,并且在他面前的道路再无障碍。

 

当然,在绝大部分人类的情况下,都没有这种性质的特殊干预,以及他们的天堂生活用其正常的速度去运作。业力运作的时间差异,涉及生活强度的差异,以心智体的光中较强或较弱的辉耀程度表现出来。

 

作者:亚瑟·鲍威尔

翻译:Andy Chow

來源: 新亚特兰蒂斯

https://mp.weixin.qq.com/s/BcNFnvEcdrlnX-KnwwxPXw

(图文来自网络,版权属于原创)

 

【相关阅读】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