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2-29

 

 

多年来,您写了那么多文字,您怎样看待您和这些文字的关系?

 

——

 

我是那些文字的源头,我仅仅是那源头。那文字不属于我,它属于阅读它们的人——你。就在你阅读的当下,它属于了你。当你阅读它们,它们像雨点落入大地,为你收藏,被你吸收。它们对你的作用,是你当下此刻正好需要的量,不多也不少。它们对你,可能像药,像美食,像补品,它们对你是什么取决于你。

 

那些文字像蜜蜂,我像蜂巢。当早晨群蜂纷纷离开蜂巢时,蜂巢高兴于它们离开。它不说回来,你们属于我,它说去吧去吧,到更多的花朵上去。我就是蜂巢,我的文字就是群蜂,当我写作它们,它们唱着歌,嗡嗡叫着飞着出来,静定在纸上。当你阅读它们,它们又复活,唱着歌,嗡嗡叫着飞进你的心,飞进你内在的花园,与你内在的花朵亲吻、拥抱、亲密,结合在一起。

 

你内在还有多少优美而知见清晰的文字?无数无量,只要你要,它就有。它就像一口不老泉,只要有口渴的人,只要有举钵的人,它就会汩汩流出,注满你的钵,浸润你的口,清凉而甘甜。般若波罗蜜,来源于一双见性的眼,来源于一颗醒明的心。

 

我的心像天鼓,只要你敲,它会奏出美妙的天乐,美妙的天音,然而,虽它奏出万千天乐,万千天音,它始终是空的。只要你的鼓锤停止,它就回复空无的状态。我很开心,我拥有一只天鼓。事实上,人人有一只天鼓,每个人的心都是一只天鼓,只是我们敲打的没有节律,我们听不到它的乐声。或者,我们只听外音,不听内声,即使它奏起,我们也不晓。

 

当你敲你的鼓,和我敲我的鼓,当它们调到相同的节律,会发出相同的声音。文字是鼓点的音符,当我敲,那些音符流进你的心,它们落到你的鼓面,也发出一样的声音。这是为什么,当我发出激昂的乐音,你感到激昂;当我发出柔美的音乐,你感到柔美;当我透出静谧的气息,你感到静谧。那是我的鼓点——我的文字——我的音符,以相同的舞步在你的鼓面上跳舞的缘故。

 

两个空净的人在一起,就像两只优美的鼓放在一起。一只鼓响起,另一只鼓会和出它的乐。这就是他心通的原理。你就是鼓王,在你的周围有大大小小的鼓,每个鼓发出的,都是你鼓的声音,倾听它们,这就是修行。听见你的鼓音,做你的观音菩萨。

 

我的文字是我的鼓音,我的文字也是你的鼓音。我虽敲,它发出音声如海潮,但它是空;你虽听,你听到海潮音,但它亦是空。来感知那个空,感知鼓和它的音声的关系与不同。这就是我和我文字的关系。这也是你和你念头的关系。了然于此,清净解脱。就像万千声音不能污染闻性一样,千万事物也不能污染你的心,你的清净自性。于此自性,建立坛城——开展你的世俗生活。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