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父说:

这个怎么来解释:没有什么我不能做的,没有奇迹我不能创造。我创造生活;我创造美;我创建了陆地和海洋;我创造爱、再创造的爱。然而,我……上帝,并没有完成你所要求的一切,不管你的愿望有多么深切。我没有习惯让人起死回生,我并不满足你所有的愿望,我可能连一半你的愿望都没有满足。并且,当你认为你最需要我的时候,我也没有总是出现在那里。甚或,对有些人来说,我从来就没有出现在那里。

怎么会是这样的呢?我怎么会在你需要我的时刻,置你于不顾?我怎能让你……我喜爱的孩子,在被打趴下时我却不管呢?这真是让人百思不得其解啊!

一些人认为,是因为我不在乎你不关心你;另一些人认为,是因为我已经遗弃了你;还有一些人认为,生活一派乱象,根本不象有上帝存在的样子。

从你的角度来看,确实是不容易理解。对人来说,不理解是正常的,因为这一切完全超出了你的理解范围。

如果在你眼中我是一个冷漠无情的上帝,一个没心没肺的上帝,那么我怎能被称为、或者被假定为爱之神?难道爱之神不应该在你最渴求被解救的时候来解救你吗?当现在此刻正是你的心最悲观最低沉的时候,所有曾经的拯救都从你的眼中淡去,快救我啊,上帝!就在现在!你的心哭喊着。

并不是说你对我给过的祝福毫无感激之情。是的,我知道,你是感激的。但当你在恐惧中,你试过的感觉是:主啊,你的意志,不是我的。

如此你确实无法更进一步。当你感到地面正在塌陷,你在沮丧中追问:你在哪里啊,上帝?你的同情心在哪里?你口中的关怀在哪里?救救我把,也救救别的愁苦的人吧!在这一刻,没人比我更悲惨了。我已瘫倒在你脚下,上帝!

你可能深信我的存在,但仍然感觉被遗弃。

你怎能理解这些悲伤、恐惧、灾难背后的一切?你能了解这一切背后的目的吗?

你希望能依靠我,但你不能完全做到。哦,你是多么希望你能够有所依靠,你是多么希望你能够有这样的信心!

也许你不想诗情画意,你不想听我讲:生命就像海浪一般一会儿翻卷一会儿舒展。你不想去理解没有死亡这个事实,因为在这辈子,你的希望一次次地破灭,你已历经了各种各样的心死。你灰心丧气,更有时要体验残酷而惨烈的绝望。

也许你过着不错的生活,你服务于我服务于世界。并不是你在寻求什么补偿,但你也不期望我会忘掉你。

我们现在陷入了一个困境中:我完全了解你,你想了解我,但我无法在任何一个层面上用你能够理解的语言向你解释,任何能让你了解我的文字和词汇都不存在。我愿意用手语如果我能够的话;我愿意拍部电影如果我能够的话。

如果我能够的话,我会给你你所渴望的答案;如果我能够的话,我要用你之能懂得、能理解来奖励你:只为能抹掉你眼角的泪花;只为你愿意领悟、愿意理解如果你能够。

让我舒展你紧锁的眉头,你感觉到了吗?我用双手捧着你的头,我深深的看进你的双眼、凝视你的双眼。从你双眼的最深处,我看到我自己,以你的形式存在的我,在问着我早已经知道答案的问题。

原文:http://www.heavenletters.org/understanding-that-would-erase-your-tears.html

作者:Gloria Wendroff

中译:随意儿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