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6-09

 

首先分享鲁柏写的一首诗《晨曦》:

 

晨曦微露。

我为什么该躺在床上

忧心我的身体或这世界?

在时间被记录下来之前

晨曦尾随着黄昏

而大地所有的生物

都偃卧在他们时间之

可爱的架构里。

  

各位,全世界只有人类有这么多的担心,其他生物即使都快被我们灭光了,它们也没有太多的担心,也没有产生焦虑症、恐慌症 ...... 它能活着就还活得不错。世代以来,所有的生物都在日出与日落间,那么,我们为什么要躺在床上担心那么多东西呢?

 

你越担心什么,你的焦点就在什么东西上。鲁柏后来学到的唯一不想集中焦点的就是身体的疾病。她觉得身体很好,没有病,而心灵上、心理上她需要自己变快乐、从而成长。可这真的是需要我们的智慧。

 

当身体生病,我们唯一担心的是身体,你担心自己的身体,除此之外,你还会担心孩子的身体、爸爸妈妈的身体、老公老婆的身体,世上每个人的身体你都担心。我们的担心是多么无形的恐惧的能量,四处攒动。

  

我身为一个医生,会尽量避免我的父母过度与医学界接触,也就是说我会尽量避免我的父母与所有肾脏科、泌尿科、骨科、外科等等的同学关系太好。我的父母常常会对我抱怨:“儿子,你自己当医生,我朋友的儿子不是当医生,每年都会为爸爸妈妈安排一次身体检查,你好像不是很关心我们,你当医生那么多年,也从来没有为爸爸妈妈安排一次全身身体检查。”

 

虽然我尽力预防我的父母亲跟医学系统靠太近,可是,我没有不关心他们的身体,因为我很熟悉他们,医学我该懂的都懂了,我会去在内在的层面,在“望闻问切”的层面上,去关心他们的身体,他们哪里不舒服就重点查几个项目抽一抽血就好了。就像最近我带我妈妈去看一个肾脏科的同学,就是为了证明给她看她的肾脏有多健康,一点病都没有,证明是她是胡思乱想,这么做是为了加强她对身体的信心。

  

可是,刚刚提到,人类有很多的担心。我用“不担心我父母身体不健康”来帮助他们健康,我投射给我父母很多的能量是:“你身体很好、很棒,虽然你 73 岁了。”我经常讲一些个案给他们听:“比如,我有个个案 95 岁还骑摩托车来看我的门诊。妈妈你现在才 73 岁,你还可以骑二十几年,妈妈,你会输给我的个案吗?”根据我妈妈好强的个性,她说:“当然不会输啊!”我在言行中不会投射担心他们生病的能量给他们,这是我生为儿子我所能做到最孝顺的方法。我的意思是尽量给他们的一个概念:“身体天生会健康,身体很棒,你可以健康快乐的活到 99 岁,活到你活得不耐烦了,再离开这个世界。”但是太多太多人在恐惧和担心,恐惧父母年老、生病,我常讲,你越恐惧什么就是在帮助那件事情的发生。

 

鲁柏这首诗提到她为什么要忧心身体和这个世界,百亿年,千亿年下来,地球活得还不错,有冰河时代,或许恐龙曾经灭绝过,那又怎样?人类是否已经忘记了真正生命的本质在晨曦与黄昏之间,在四季和大自然之间,我们真正要领略的是生命的喜悦和恩宠。可是聪明的人类的自我有点过度膨胀了,膨胀到有点走错方向了。赛斯家族是重新拿回古老人类智慧的那群人。鲁柏说写了上面那首诗后,她又感觉到一种信心,而体验到如许多人一样,她已经变得害怕信心本身了,那是隐藏在她最深处的恐惧。

作者|许添盛 

摘自|有声书《梦、进化与价值完成》

文字整理|Xiaming

编辑 | 麦田心灵

图片|来自网络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