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6-09

 

 

[ 一个门徒说:我留意到自己总是想得到自己得不到的东西,得不到我就很痛苦。可得到了,我就没兴趣了。 ]

 

OSHO 奥修:

 

这是你的功课之一。事实上当一个人决定不再要求自己喜欢的事发生,而是开始喜欢上发生的事情时,他就成熟了。

 

一个人可以继续想要自己喜欢的事情。那会让你总是痛苦,因为首先它永远不会发生。

 

世界并不围着你的好恶转。它并不保证,你想要的东西整体也想要,没有保证。整体极有可能注定朝着别的、你对其一无所知的东西发展。

 

它没有实现的可能,所以结果就是挫败和痛苦。

 

如果碰巧有时候你跟整体和谐一致了,碰巧接下来自己发生的事情你也喜欢,它相符了——这极为罕见——那也不是你的欲望得到了实现。

 

不,只是因为某些巧合,已经要发生的事情你也喜欢而已,你喜不喜欢无关紧要。

 

有时候当它确实发生了,你也不会很开心,因为无论我们要求什么,我们已经在幻想中活出了它,所以它已经是二手的了。

 

如果你说,你想要某人当你爱人,那么在很多梦里、很多幻想里,你已经爱过那个人了。如果它发生了,那个真人也比不上你的幻想,他只是个副本,因为真相永远不如幻想虚幻。届时你会挫败。

 

所以不停的要求自己欲望实现的人,注定会挫败。不管欲望实现与否,结果都是痛苦。

 

如果你开始喜欢正在发生的事情,如果你不把自己的意志强加给整体,如果你简单的说可以,无论发生什么你都说“是”,那么你永远不会痛苦,因为无论发生什么,你始终都准备好了以积极的心态接受、享受。

 

如果它跟你的本性一致,好极了。如果它有时违反了你的本性,你把它视为成长的一部分。如果是快乐,很好。如果是痛苦,你也接纳,把它当做为世上所有快乐所付的代价。

 

如果是痛苦,一个积极的、说是的人会接纳它为成长之痛,他很开心,因为通过它,自己会成长。如果快乐发生了,他接纳它为神的礼物。你无法让他痛苦。

 

一方面你无法让一个人开心,如果他欲求太多,想要这个想要那个,让他开心是不可能的。

 

另一方面事情正好相反。一个人或许会带着深深的感恩接纳所有发生——无论发生什么:好的或坏的,白天或晚上,酷夏或严冬,没有任何区别。

 

他接纳,因为无论神送来什么,一定都是好的,必然是好的。“如果我看不到里面的神,那么我必须发展我的觉知,好看到它。它没有任何错,是我内在某些东西错了。所以不需要感到挫败。需要的是更多的成长,更多的扩展,更多的了解。之所以有痛,是因为我还不够警觉、觉知。如果我真的有觉知,痛苦是不可能的。”

 

觉知带你融入存在的韵律。你变成了这有机整体的一部分。你不再单独、只身一人。你不再像一座孤岛,你不再孤立自己。你不再是一个自我,你不再试图逆流而上。你随波逐流。

 

事实上你变成了溪流。你没有个人意志,那就是所谓的臣服。这次试一试。

 

试试——那对极了——不为自己制造痛苦。不只是这一次。从此刻起,对一切,尝试抱持“是”的态度,虔诚的态度。

 

牢骚、抱怨、总是有所欲求,然后感到挫败、消极、难过,不只会造成痛苦,也形成了你跟神之间的障碍——因为你如何能爱一个一直让你挫败的神?

 

你倡议,他否决,无论你想要什么他都不会满足你。他总是做你从没要求过的事情。你如何爱一个从不支持你、总是跟你作对的神?

 

渐渐的敌意出现了——那个敌意是你与生命 / 生活之间最大的阻碍。所以放下它。随波逐流,让事情发生,很快你会发现,事情真的在以它们应当的方式发生。事实上,你在用那个想要事情不一样的欲望,给自己惹麻烦。

 

事情如其所是。它们一直都是那样子。存在进行的如此流畅。看看星辰、树木、鸟儿、河流。事情进行的如此流畅。似乎没有问题。所有的问题仅存在于人的内心和头脑,问题是人自己造成、制造的。

 

首先他欲求一样东西,在那个欲望里,他在自己跟整体指尖制造了一场冲突。你怎么能赢得了整体?

 

那就是耶稣说的,“愿天国降临,愿您的意志实现。”那是最深的祈祷,“让您的意志实现,我退出。我不会挡道,我让路。我保持敞开。”

 

如果你欲求,你永远无法敞开,因为欲望本身让你变得狭窄、封闭。选项有千百万个,你却只欲求一样东西。所以除了这样东西,其他一切都被排除掉了,你专注于这样东西。

 

你不知道有千百万的选择,千百万种可能性。为什么渴望这个?为什么强调这个?为什么把这么多注意力放在这个上,而代价是整个存在?

 

当你欲求,你永远无法敞开。当你野心勃勃,你永远无法敞开。一个野心勃勃的人是封闭的。当你没有野心,时时刻刻都随波逐流,说无论发生什么都是好的,你就是敞开的。于是整个存在也搓手可得。

 

突然你明白,自己有所要求真是太蠢了。你没要求就被赋予了这么多东西,还要求就太蠢了。

 

于是一种舞蹈在你内心深处开始了,你开始开心起来,那份开心不依赖于任何情形。它非常独立。它是自由,因为现在任何情形都夺不走你的开心。它来自你,它从你内在升起。它是你的,就是你的。

 

如果我说,等我有钱了我就会开心,那么我有个条件,那个条件不在我掌控之中。我能被抢劫,我的银行能倒闭,国家能改变政策——任何事情都有可能发生。所以如果我没钱,我就开心不起来。

 

如果一个人说,“无论发生什么,我都会保持开心,对我来说没有区别。无论情形如何,我都会想办法开心,”那他是独立的。任何政策都没有区别。外界情形改变也没有区别。贫穷或有钱,当乞丐或国王,他都一样。他内在的氛围不会改变。

 

这是所有静心的目标——达成如此无条件的安定、如此无条件的宁静。

 

只有那时候它才是你的。那么无论发生什么,都让它发生。你保持开心。你保持开心十足。

 

放下你的意志,你就会发现,你曾经渴望的事情开始自己发生了。一旦你放下跟神的冲突,你永远不倡议,他永远不拒绝。突然事情开始流畅的进行了。一切都变得和谐一致。

 

译自:OSHO A Rose Is A Rose Is A Rose

https://mp.weixin.qq.com/s/gLXwrJ89OloB951ceKgHvQ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