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6-08

 

 

[ 一名在商店工作的门徒因为和自己上司 Asheesh 之间的问题,而问奥修:我不想被控制,我开始嚷回去,因为我觉得被羞辱了,我想捍卫自己。 ]

 

OSHO 奥修 :

 

所以问题在你心里。当一个人并不谦逊时,他就会感到受辱。如果你是谦逊的,就不会有羞辱。是自我感到受辱。

 

[ 那个门徒说:但我觉得并非如此,是他朝我嚷嚷。 ]

 

有时候,有可能对方只是在找借口发泄愤怒,但那不应该是你心烦的理由。

 

如果 Asheesh 生气了,或者朝你嚷嚷,那是他的问题。你一清二楚,没什么好嚷嚷的。这很荒唐,所以你可以自得其乐。

 

被惹怒有什么意义?只有两种可能性:要么他是对的,于是你感到受辱;要么他错了,那他很荒唐,所以整件事很搞笑,你可以自得其乐。

 

如果你感到受辱,而他是对的,就没必要生气。相反,开始寻找自我,把自我放下,否则你会不停的受辱。自我很容易动怒。所以放下它。

 

如果跟我在一起时你都不能放下自我,你还能在哪里放下它?所以放下它,告诉 Asheesh 和所有人,你一有机会羞辱我,就羞辱我,这样我能早点放下。

 

如果你觉得他们是对的,就接纳他们所说的一切,保持谦逊。如果你谦逊,你永远都不会受辱,那是重点。

 

一个谦逊之人超越了它。你无法羞辱他。他已经站在最后一排了,你没法再往后赶他。

 

他已经败了,你无法击败他。他说,“我是最后一名”,所以你能拿他怎么办?他已经是最后一名了。他不试图当第一,所以没人能阻碍他。

 

那就是道家对待生命的态度。保持谦逊,这样就没人能羞辱你。保持无我,这样就没人能伤害你。

 

捍卫自己没有意义,因为捍卫不管用。你仍然带着创伤,你不停的隐藏它,然而总会有东西伤到它,因为有创伤在,任何东西都能伤到它。自我犹如创伤。

 

所以当你知道有人是对的,就等一等,别生气,不要马上报复。等一等,闭上眼睛,静心观照它。

 

如果 Asheesh 对了,就告诉他,“你是对的,我错了,”他所说的都是对的。

 

或者,如果他完全错了,他在把跟你无关的东西发泄到你身上,那就是他的问题了。同情他,他很荒唐。如果你能保持宁静和欢笑,他就必须明白这件事。他会明白自己是个笨蛋。

 

在这里我们要互助,每个情形都是好的。那些情形是人性化的情形。

 

这个社区不是寺院,所有的情形都被拒之门外。这个社区是尘世的缩影,世上有的各种情形这里也都有。只有这样我才能让你们准备好进入尘世,否则我是在摧毁你。所以愤怒、爱、恨、争斗,一切都得在社区上演。

 

这个社区并不反对尘世。它是尘世的缩影,在这个一个小尘世里,在这个社区里,我们把所有人准备好,好让他们能应对尘世,活在尘世里,积极的、肯定的活着,生活其中,享受其中。

 

无论情形如何,我们的所有努力,都在于让你能够无动于衷、两袖清风的经历那个情形,事实上被其丰富,因其受益。

 

世上有些寺院是反对尘世的。他们创造了一个世界取而代之,没有冲突,没有愤怒,每个人都很礼貌,每个人都很友好,每个人都很伪善。但一切都是假的,每个人都在装模作样、强迫。不,我不赞同他们。

 

我想要真实的人活在这里。如果优雅出现了,它必须是来自保持真实,而不是来自伪善,来自装模作样。

 

所以感谢 Asheesh 。他很好,他给了你极大的机会。所以你回去后告诉他,“ Asheesh ,继续。”嗯?

 

[ 那个门徒回答:他会很难搞。 ]

 

他能,但你得享受其中。他很擅长处理各种任务!你必须享受其中。放下你的自我。如果问题来自自我,始终要放下它。如果他错了,就笑一笑,然后给他一个成长的机会。

 

译自: OSHO A Rose is a Rose is a Rose

來源 : 奥修每日分享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