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静是令人尴尬的,因为我们完全忘记宁静的状态。每当我们是宁静的,那似乎是空虚的。不是充满的、发着光的。我们的宁静只是不讲话,所以会令人尴尬、空虚……人会感到非常憋脚、卡住了。如果你知道如何宁静,那就不会尴尬或令人不舒服。

 

  但我们失去了那个状态。我们不知道如何宁静,我们被训练去讲话。如果你不讲话,你永远无法成为社会的一份子。如果你不太会讲话,你在各方面都永远无法出名。所有变重要的人都是会讲话的人。社会只知道一个沟通方式,就是讲话。完全失去了另一个沟通方式。

 

  我不反对讲话,但你的讲话不该是无意义的。我甚至不反对闲聊和八卦。但你在闲聊什么?人们只是透过闲聊伤害别人、摧毁别人。不要成为侵略性的;那么闲聊就没有任何错。因为你的社交互动只不过是闲聊、批评、毁谤。你的社交互动只不过是难以察觉的暴力。如果它被拿走,你会不知道如何变成宁静的。那会是令人不舒服的,尴尬的。

 

  停止摧毁性的闲聊。闲聊某些美丽的、真正有意义的事。让你的闲聊也变成一种针对那些无法沟通的沟通。然后你永远不会感到尴尬,你的社交互动不会只是无意义的动作;它会是真正的沟通。

 

資料来源:http://mp.weixin.qq.com/s/_xNaHjnBtdsklSixqDgb5A

 (图文来自网络,版权属于原创)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