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6-10

 

 

有一个很美的故事。我非常喜爱这个故事。

 

一天佛陀经过一片森林。那是一个炎热的夏天,他觉得口很渴。他对自己的大弟子阿难讲,“阿难,你折回去。后面三四里路远的地方,我们有经过一条小溪。你取些水回来——拿着我的乞丐碗。我现在又渴又累。”他已经年迈了。

 

阿难折回去,但是当他到了小溪旁时,几辆牛车刚刚驶过小溪,他们把溪水弄得浑浊不堪。水底里的树叶也全飘了起来;喝这种水是不可能的——太脏了。阿难空手而归,说,“你得等会儿。我到前面去。我听说前面两三里远的地方有条大河。我到那里取水。”

 

但是佛陀很坚决。他说,“你折回去,去那条小溪取水。”

 

阿难无法理解佛陀为何这么坚决,但是如果师父这样说,弟子必须遵从。尽管知道这很荒谬——他必须再走三四里路,他知道那条小溪的水不能喝——他还是去了。

 

在他去之前,佛陀说,“在水还脏之前不要回来。如果水有些脏,你就在岸边静静的坐着。不要做任何事。不要走进小溪。静静的坐在岸边,观照。水迟早会再次变干净,到了那时候你再盛水回来。”

 

阿难去了。佛陀是正确的:水已经变得蛮干净了,叶子也没了,泥沙沉淀下去了。但水还不是一干二净,所以他坐在岸边,看着溪水流淌。慢慢的,慢慢的,水变得像水晶一样透彻。他开开心心的回来了。现在他明白了佛陀为何如此坚决。佛陀给了他一个讯息,他悟出了这个讯息。他把水递给佛陀,感谢了他,碰触了他的双脚。

 

佛陀说,“你在做什么?我应该感谢你,你取了水给我。”

 

阿难说,“现在我明白了。一开始我很生气;我没有显示出来,但我当时很生气,因为再返回去很荒谬。但是现在我悟出了你的讯息。事实上这是此刻我所需要的。对于我的头脑 / 心绪来说,也是同样的情形——坐在那条小溪的岸边,我意识到,对于我的头脑 / 心绪来说,也是同样的情形。如果我跳进小溪里,我会让水再度浑浊。如果我跳进头脑里,就会制造出更多的噪音,更多的问题和麻烦会出现,浮上水面。坐在岸边,我学会了那个技巧 / 法门。”

 

“现在我也会坐在头脑的岸边,观照 / 看着它所有的浑浊、问题、落叶、伤痛、创伤、记忆和欲望。我会漠不关心的坐在岸边,等待一切都变清晰的那一刻。”

 

它会自行发生,因为一旦你坐在你的头脑的岸边,你就不再给予能量了。这是真正的静心。静心是超越的艺术。

來源 : 奥修每日分享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