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父说:

我的心完美地链接着你的心。如此,有什么能让你不高兴的?但你的确没完没了地总在对某些人某些事在生着气。生气是没有任何价值的事情。气恼有何好处?这个道理是不变的:不管某事是如何地让你心烦意乱,但它今日存,明日休。

不管世上的理论有多少种,但没有哪一种是支持你心烦意乱的理由。气恼就像是白白唿扇着翅膀,哪儿也去不了。

我能看到你气恼的唯一的好处就是:当你翻越了气恼的高峰期之后,你感受到宽慰和解脱。在某条线的某个点上,你感觉自己该气恼了,该发作了。如果你能学会在气恼发生之前的第一时间就学会宽慰和解脱该多好。

有谁教过你,气恼是自然而然的事情,你一定得拥有它?气恼是什么?气恼是紧张、是焦虑。气恼是一种负担,就像挂在你脖子上的收紧的绳子。到底气恼有什么值得你喜爱的?为何要将气恼紧拥着,就好像它是一件有价值的商品?

我可以告诉你的是,简单的放松在任何时候都能完胜气恼。不要相信你对气恼有偏爱,哪怕只是一分钟。你怎么能信这个?

你看,如果一列火车开过来了,那么跳出铁轨。当你过马路时,左右两边都看看。如果为二十五个人准备餐点让你紧张,你为何要为二十五个人准备餐点?谁说过你必须要苛求自己?

如果匆匆忙忙是你生活的方式,那么改变你的方式。匆忙焦虑地做事让你长皱纹儿,轻松愉快地做事让你年轻。你希望在匆忙中白了头发吗?

是谁,把压力放在你的肩上?最可能的罪魁祸首是你自己。你一定要允许如此吗?龟兔赛跑中兔子就比乌龟高明吗?是否可能,你所理解的把握世界的方式有不对的地方?你必须要把握世界吗?你必须快马加鞭地生活吗?

当你坐火车或飞机时,也许应该放松些。在这些时刻,你暂时把你在生活中的责任丢开,你的生命掌握在火车司机和飞行员的手中,你没有在驾驶。

你为何不能在生活中放松身心,当你与我一起航游时?也许你可以放慢一点,知晓是我在负责。你会与我一起放松吗?设想我们在共舞,我领舞你跟随。做我的追随者是相当不错的。我真正的意思是,在我们的旋舞中,我们配合默契。当我们左舞右旋,我们多么优雅,我们看向我们心里的双镜。

我们绝不急于结束我们的舞蹈。在任何情况下,我们的舞蹈都是无止境的。或近或远,我们在跳舞,跟随我的舞步。亲爱的,我们在闹市中舞蹈,我们在静默中舞蹈。我们一直在相拥而舞,不停地舞着。我们不跳紧张的舞蹈,我们跳优雅的舞蹈。如果舞蹈中有什么存在的话,那就是我们放松的身心,你不需要为我打倒立。我们看向对方的眼睛且知晓着宁静与和平,这就足够。我们在宁静与和平之中。我们还可能是别的什么吗,除了作为相拥的灵魂驰骋于伟大的光之旅中?

原文:http://heavenletters.org/ever-embracing.html

作者:Gloria Wendroff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