享受并庆祝所有你已创造的一切

 

 

尼: 咻!你启发了我!

 

神: 本来嘛,如果神不能启发你,难道鬼才能启发你吗?

 

尼: 你总是如此轻佻吗?

 

神: 我所说的并不是轻佻的话。你可以再读一遍看看。

 

尼: 哦,我明白了。

 

神: 很好。

 

可是,就算我真是在说轻佻话,也没关系的,不是吗?

 

尼: 我不知道。只不过我习惯于我的神是稍微严肃一些的。

 

神: 唉呀,做做好事吧,别试图限制我。顺带说一句,也别那样对待你自己。

 

我只不过碰巧很有幽默感。我想,如果你看到你们全都把自己的人生弄成了什么德性时,你就必须有幽默感,不是吗?我是说,有时候我除了发笑外,没有别的办法。

 

不过,那也没关系。因为,你要知道,我明白事情究竟是没问题的。

 

尼: 你那样说是什么意思?

 

神: 我的意思是,在这场游戏里,你无法输。你无法做错。错误不属于计划的一部分。你无法不抵达你要去的地方。你无法错过你的目的地。如果神是你的标靶,你可走运了,因为神是如此之大,你不会错过他的。

 

尼: 当然,那也是最大的烦恼。最大的烦恼是,不知怎的,我们弄砸了,而再也见不到你,再也没法与你在一起了。

 

神: 你的意思是“上天堂”?

 

尼: 是的。我们全都害怕下地狱。

 

神: 所以你一开始便将自己放在地狱里,以避免到那儿去。嘿……有趣的战略。

 

尼: 你又在说轻佻话了。

 

神: 我也没办法呀!这整个有关地狱的说法令我原形毕露啊!

 

尼: 天啊!你是个十足的喜剧演员。

 

神: 你花了这么久的时间才发现这一点吗?你最近注意过时事吗?

 

尼: 这又令我想到另一个问题。你为什么不整顿好世界,反倒坐视它变成地狱似的呢?

 

神: 你又为什么不整顿世界呢?

 

尼: 我没那个力量。

 

神: 胡说!你现在就有力量和能力,在这一瞬间终止世界的饥荒和治愈疾病。如果我告诉你,你们自己的医学界拖延不发表治疗之方,拒不赞同另类医药及疗法,为的是它们会威胁到“治疗”专业的根本结构,你会怎么想?如果我告诉你,世界上的各个政府并不想要终止世界饥荒,你会相信我吗?

 

尼: 我会觉得难以置信。我知道那是民粹主义者( populist ,美国人民党所提倡的主义,以主张保护农民为其政策。)的看法,但我无法相信它竟然是真的。没有医生会去否定任何一种治疗法。没有哪一国的人会想看到他自己的同胞死去。

 

神: 没错,没有一个个别的医生会如此。没错,没有特定的哪一国人会如此。但医疗和政治已经变得体制化了( institutionalized ),而……由于对那些机构而言是攸关其生死的问题,所以那些机构反对这些事,有时是非常不著痕迹地,有时甚至是无意地,但却是不可避免地。

 

所以,我只举一个非常简单而明显的例子,西方的医生否定东方医生医术的疗效,因为,若接受它们,若承认某种另类用药程式,可能正可以提供一些治疗的话,就会动摇已建制好的体制之基础本身吧!

 

这并非恶意的,但却是暗自进行的。那些专业的人并非由于明知其为恶事而去做,却是由于恐惧而做。

 

所有的攻击都是一种呼救。

 

尼: 我在《奇迹课程》( A Course in Miracles )这本书里读到过那句话。

 

神: 是我把它放在那儿的。

 

尼: 哇噻,你对每个问题都准备好答案了嘛!

 

神: 那倒提醒了我,我们才刚开始回答你的问题而已。我们是在讨论如何令你的人生踏上正轨,如何让它“起飞”。我本是在讨论创造的过程。

 

尼: 是的,而我一直在打岔。

 

神: 没有关系,但是我们还是回头吧,我可不想切断那么重要问题的线索。

 

生命是个创造,而非一个发现。

 

你每天活着,并不是去发现它为你准备了什么,而是去创造它。你每分每秒都在创造你的实相,虽然可能你并不知觉。

 

以下就是它为何如此,以及它是如何运作的。

 

1 我以神的形象创造了你们。

 

2 神是那创造者。

 

3 你们是三位一体的。你们可称“存在的这三个面向”为任何你们想要的名称:圣父、圣子和圣灵;身、心和灵;或者超意识、意识、潜意识。

 

4 创造是由你身体的这三个部分生出的一个过程。换一种说法,你在三个层面上创造。创造的工具是:思、言和行为。

 

5 所有的创造都以思想开始(“由圣父开始”)。所有的创造然后移向语言(“你们求,必要给你们;你们找,必要找着”)。所有的创造以行为实现(“‘圣言’成了血肉,寄居在我们中间”)。

 

6 你思考过,但随后从未说过的事,在一个层面创造。你思考过并且说过的事,在另一个层面创造。你思考过、说过,并且做过的事,在你们的世界里具体显现出来。

 

7 去思、言和行你并不真正相信的事是不可能的。所以,创造的过程必须包括相信或知晓。这是绝对的信心。这超越了希望。这是明白一个确定性(“按照你的信心,你会得治愈”)。所以,创造之“行”的部分永远包括了明白。它是一种心知肚明,一种全然的确定,一种将某事当作是真实的完全接受。

 

8 这个明白的状态,是一种强烈而不可置信的感恩状态。它是一种事先的感激。而那,也许是创造的最大关键:在创造之前便对它感到感激。这种视为理所当然,不但是被原谅的,并且是被鼓励的。它是精通一样事的明确记号。所有的大师都事先明白那件事已经做到了。

 

9 享受并庆祝所有你已创造的一切,排斥它任何一部分,就是排斥你自己的一部分。它现在展现出来作为你的创造物的一部分,不论是什么,承认它、保有它、祝福它,并且为之感恩。试着不要去诅咒它(“该死!”),因为诅咒它就是诅咒你自己。

 

10 如果你发现你不喜欢创造物的某些面,就祝福它,然后改变它。再选择一次。召来一个新的实相。思考一个新的想法。说一句新的话。做一件新的事。声势惊人的这样做,而世界其余的人都会追随你。叫它追随。召呼它追随。说:“我是生命和道路,追随我。”

 

这就是如何做到“尔旨承行于地如于天焉” ( 在人间展示神的旨意,使人世如同天堂的方法 )

 

尼: 如果一切都如此简单,如果我们只需要十个步骤,为什么对我们大多数人而言,事情却不是那样的呢?

 

神: 对所有的人而言,都是行得通的。你们有些人有意识的,带着全然的觉察去用那“系统”,而有些人无意识的用它,却从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你们有些人非常清醒地走着,而有些人则在梦游。然而你们所有的人都在用我已经给了你们的力量,以及我刚才描写的过程,创造你们的现实世界——创造而非发现。

 

所以,你问我,你的人生何时会“起飞”,而我已给了你答复。

 

要使你的人生“起飞”,第一,你要对你如何思考它变得非常清楚。思考一下你想作什么样的人,你想做什么和拥有什么。常常去思考,直到你对这点非常清楚为止。然后,当你非常清楚时,不要去思考任何别的东西,不要去想象任何其他的可能性。

 

将所有负面的思维丢到你的思想构筑之外。丢去所有的悲观。释放所有的怀疑。拒斥所有的恐惧。训练你的大脑紧抓住原始的创意。

 

当你的思维是清晰且稳固的时候,开始说出它们来,作为真理。大声的说出它们。用那召来创造力量的伟大命令句:我是。对别人用“我是”的声明。“我是”是宇宙里最强大的创造性声明。在“我是”这个字之后,不论你想了什么,说了什么,就会令它们开始运转而变成你的经验,召它们前来,带它们到你身上来。

 

除此之外,宇宙不知还有别的运作方式。它不知有其他的路好走,宇宙对“我是”反应,就如一个瓶中精灵一样(译注:西洋童话里,瓶中精灵会令主人的愿望得到满足)。

 

尼: 你说“释放所有的怀疑,拒斥所有的恐惧,丢掉所有的悲观”,就如你在说“代我买条面包”一样。但这些事说来容易做来难。说“将所有负面的思维丢到你的思想构筑之外”,就像在说“在午餐前要登上埃弗勒斯峰”一样。那可是相当棘手的事啊!

 

神: 驾驭你的思想,控制它们,并没表面看来那么难(攀登埃弗勒斯峰也没那么难)。完全是纪律的问题。是意图的问题。

 

第一步是学着监控你的思想;去想一想你在想的是什么。

 

当你发现自己在想负面的思想——否定你对一件事的最高想法的思想——就再想一次,我要你实在地这样做。如果你认为自己意志消沉,处于困境,而不会有什么好结果,就重想一次。如果你认为世界是个坏地方,充满了负面的事件,重想一次。如果你认为你的人生正在四分五裂,而且看起来好像你再也无法将之还原了,重想一次。

 

你能够训练自己那样做的(看看你自己曾多成功的训练自己别去那样做)。

 

尼: 谢谢你。从来没有人将这过程如此清晰地摆在我眼前。我希望它做起来象说起来一样容易。至少现在我已清楚地了解它了——我想。

 

神: 唔,如果你还要复习的话,我们还有好几世呢!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