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久很久以前,有一群来自更高次元的灵体说:“要是进入一下粗钝的世界,忘记自己是谁,再设法从中解脱,大概很好玩吧?这样的游戏应该挺有趣的吧?”最后,你们每个人都决定付诸行动。也就是说,想出这个主意的是你们自己,而如今在地球上演出这场游戏的也是你们自己。

 

其实,在那之前,银河系已经有两颗行星进行过类似的实验或整合游戏了。尽管那两次实验都以失败告终,但我们还是从中学到了许多教训。后来,当我们发现地球很适合用来进行另一场新实验时,就将无数大千世界的基因资讯,以及这些行星和物种的情绪密码跟体验都下载到地球上。所以我们称地球为“情绪的行星”,因为地球跟宇宙中其他所有行星有一个很不一样的地方是:人类可以感受到的情绪,范围极为宽广。人类的情绪可以飙到极高点,也可以荡到极低点,而且极高点和极低点之间还存在了多种不同的样貌。

 

在银河系的其他角落,情绪体验的范围不像地球人这么多样化,这也是先前两次实验进行不顺的原因之一。因为,情绪体验的范围要是不够广,个体的存在就会单纯许多,也就是说个体的弹性,接受新观念、新灵感,以及创造的能力就会相当受限。比较单纯的生命虽然可以让个体有机会仔细检视和探索实相,但如果要进行整合二元对立的游戏,范围宽广丰富的情绪体验,会大大提高游戏成功的机率。这个整合的过程包含了许多要素,而其中最重要的是:放下批判,也就是有能力体悟到光明与黑暗其实都是幻相,因为两者都属于源头能量(source energy)的一部分。一旦能意识到这一点,其实就是再一次将自己对光明与黑暗的观点整合成完整、圆满、神圣的状态。

 

地球本身,其实就是一座活生生、而且不断在成长的图书馆,里头的资料包罗万象──关于曾经生存在地球上的所有意识体经验过的种种。而且,幸运的是,各位还有办法进入这座图书馆。要达成整合这个目标,在地球上这么做会比在宇宙中其他地方容易许多,这一点或许跟各位心里的直觉南辕北辙。为什么呢?因为,各位能够任意进入这个极其庞大的基因记录和经验库里读取资料。容我们再次提醒各位,地球这座图书馆所储存的种种经验,不仅仅来自那些曾经生存在地球上的个体或生命,也包含成千上万种来自其他地方的物种(这些物种都曾经把自己的DNA资料下载到地球上)。

 

各位,现代人类能够被创造出来,得归功于五类原始物种所贡献的基因资料。这五类原始物种分别是:猫族(Feline)、爬虫族(Reptilian)、类人族(Humanoid)、鸟族(Avian),以及从天琴座(Lyra)来的高次元光体。他们之所以提供这些资料,是为了让你们能够更轻易读取他们的资料,好让这场整合的实验更有机会成功。这五个物种各有其丰富多样的历史,其中涵盖了许多知识与智慧,让各位在试图整合的过程中能够加以取用。透过他们的经验,各位可以接触到各式各样的资料来帮助你们辨识什么东西可能有益于这个整合的过程,而什么又可能造成阻碍。

 

明白这一点很重要,因为它是这场游戏的基本前提。各位在经历这个扬升过程(process of ascension)并提高振动频率时,其实也正在完成一个长达两万六千年的周期。这两者同时发生并非巧合。当这个长达两万六千年的周期结束时,各位同时是在做一件事,就是将你在这段期间内所学会的一切加以整合。所谓周期,各位不妨把它想像成是一个有起跑线和终点线的跑道。而起跑线和终点线的所在,是用频率极高的能量波段加以标示的。这个能量波段,我们称之为光子波段,因为它是光子(或日光粒子)所构成的。这些振动频率极高的光粒子,能协助和支援各位提升自己的振动频率。每完成一次周期,各位就会以螺旋状的方式向上提升,而不是在同一跑道内周而复始地不断循环。当每一个周期接近尾声时,各位都有机会复习自己在该周期内学习到的一切,加以整合,然后进入下一周期。人类在一九八○年代末就开始进入这个高振动频率的光能量场,并延续至今。不过,这个能量上的改变,多数人可能把它体验成:生活步调变得越来越快、越来越匆促繁忙,而这是因为,他们要处理的课题这时候会更密集地被反映出来,好让他们可以清楚看见自己有哪些地方需要放下批判。

 

现在,让我们暂时休息一会儿……感受一下,在听完我们刚刚分享的讯息后,你内心是否有某些课题被触动了,如操弄、掌控或抛弃等。有些人则可能感受到某种程度的乡愁。倘若如此,好好地来个深呼吸。记住,只要接受那些能引起你共鸣的讯息就好,其他的不用理会。我们正在分享的是我们对历史的诠释,因为我们接收到了你们在能量层次上发出的呼唤,而我们也希望你们能向前迈进。我们的目的是要支持各位。别忘了,当一个人开始改变、成长和扩展时,他看到的故事版本也会随之改变。

 

在此,我们要告诉各位的是你们真正的历史,虽然这些资讯可能稍嫌片段零碎,但这是因为,这份历史的全貌要等到你们每个人都真正准备好了才会揭晓。要是一口气把真正的历史全部塞给你们,你们可能会感到困惑不解,因为,过去有太多讯息经过人为的操弄。因此,到了某个地步,你们一定会觉得不晓得该相信谁。但在这里,我们会告诉各位一个起点,让你们每个人都可以转往内在,读取阿卡夏记录(Akashic record),浏览里头各式各样不同的历史和基因资料。

 

其实,各位只是忘了自己拥有一张图书馆的通行证而已。所以,拿出你的通行证,走进图书馆,跟馆员打声招呼吧。没错,我们其中有些灵体就专门负责这份工作,协助有需要的人去找到他们想寻找的资讯。他们的职责就是负责协助各位,并且尽最大的努力调阅出与你们频率相呼应的资讯。

 

刚刚说过,各位正处在一个长达两万六千年的周期的尽头,但除此之外,某个宇宙周期(universal cycle)也快要接近尾声。这个宇宙周期之所以快要结束,跟星星绕行了多少圈没有半点关系,而是因为人类把自己在过去吸收到的资讯与学会的技能散播出去、分享给全宇宙的结果。这份新的知识与智慧,将在本质上改变这场宇宙的游戏,而且由于改变的幅度太大,这场游戏基本上可以说已经划上句点、不复存在。之所以如此,是因为宇宙的本质是全像式的(holographic)。

 

让我们解释一下“全像”的概念。身为个体的你,其实是整体的一部分。每当整体有某个地方遭到改造,构成此整体的所有零组件也会跟着升级,以呼应整体的那份改变。反之亦然,当整体的任何一个零组件产生变化,其他的零组件和整体本身,也会反映出这份改变。因此,当你学会了放下批判,你也会将这份讯息及相关诀窍以全像的方式传递出去──传递给其他人类、传递给遗传基因,也传递给宇宙其他地方的其他生命体。当你这么做的同时,你其实是在改变这场宇宙的游戏,因为其他人或其他生命体会因为你这么做而有机会读取这份前所未见的新讯息──说它前所未见,是因为一直到你体验到它了,这份讯息才得以显化出来。而且,其他生命体只要有意愿,就能够将你透过自己人生经验与他人分享的知识与智慧加以下载和运用。这是多么振奋人心且威力强大的一件事。而这,也是它被称为“大实验”的原因之一。从来没有一颗行星像地球这样有如此多情绪范围宽广的有情众生经历扬升过程。所以,地球才会得到这么多来自星际与天使的支援。因为我们知道,这份体验有多么独特,转化力量又有多么强大──不仅现在如此,未来也将如此。

 

而且,我们要说,这项工程或体验也曾经发生在其他时间线上,只是没有成功而已。但正在听我们讲话的你们,是已经成功了,而且正在经历扬升过程。体验生命的方式,有无穷的可能性。

 

但在地球上的你们,以线性方式思考的你们,却以为真相只有一个。其实,对实相的诠释,存在着多种版本,你们只要调整自己的振动频率,便可以任意在这些不同的版本之间穿梭自如。但由于你们是透过头脑在理解实相,所以才会以为自己只存在于一条时间线上,而尚未意识到自己的时间线其实已经改变。偶尔,当你们体验到似曾相识(deja vu)的感觉,就代表你们已经跳到别的时间线上。但由于你们对实相的看法并没有产生太剧烈的改变,因此你们的觉知、信念与频率通常也只会产生很细微的变化。

 

不过,就算你们没意识到自己存在于多条不同的时间线上,你们的高我一直是知道的。高我可以在同时间目睹并参与多种不同版本的实相,只不过你们的小我(就是你们那受限的存在)不知道而已。但,这正是第三次元的美妙之处,也是这场游戏的机关之一──觉得自己与整体是分裂的。这点既独特又充满挑战,也是你们之所以降生在地球上的原因所在。

 

在体验扬升过程时,不必太急着要到达彼岸。毕竟,你们其实已经明白多次元的体验是什么滋味。但你们不知道要如何放下批判,并藉此学会对自已慈悲并对他人慈悲(而这也是我们希望从你们身上学会的东西)。此刻,你们还在经历这个学习过程。那些会让你们感到不舒服、感到沮丧,甚至感到快要崩溃的种种,正是你们来此的目的──你们想学会如何加以穿越。最后,当你们学会了这项功课,就可以把慈悲及其整合过程教导给银河系里的其他人。对于这种种让你们体验到较低频率状态的经验或事件,你们要是懂得心怀感谢,就能够用不同的角度加以审视,看见蕴藏在其中的礼物,甚至加以超越。

 

入夜后,你们每个人都会灵魂出窍,到更高的次元来向我们报告。夜里的你们是很忙很忙的,你们要到一个又一个委员会去参加一场又一场会议。别忘了,所有更高次元的灵体,都是整体的一部分。但我们并不明白,为什么你们总觉得自己与他人是分裂的、为什么你们要做出那些决定,以及为什么宁愿选择恐惧而不是选择爱。你们的夜间会报,大多都跟这些事情有关。一个灵体除非降生在第三次元并拥有肉身,否则便无法精确地体验到特定频率,所以我们才需要你们降生在地球上,好回报最新消息给我们知道。

 

举例来说,我们是来自第九次元的光体,所以就只能透过第九次元的角度去理解实相,唯一的例外是透过通灵。当我们和灵媒共事时(像此刻帮我们通灵的是温蒂),由于能量会与通灵者相融合,所以就可以透过她一窥地球人眼中所看到的世界。但大多数较高次元的灵体不会这么做,他们只会在一旁观察而已。有时候,他们还会质疑你们的动机,而且无法明白你们为什么会在遭遇特定情境时产生特定的情绪反应。因为,人类能体验到的情绪,范围实在太广。要知道,在宇宙中其他地方,有些生命体只能感受到五种情绪,有些只能感受到十来种。什么!情绪只有五种?这一点各位大概很难想像吧。举例来说,卡西欧皮亚人(Cassiopeian)能体验到的情绪大概就只两种:爱与慈悲。因此,一个卡西欧皮亚人要是只懂得爱,却又决定降生到地球上,日后当他体验到与爱相反的情绪时,要调适起来可能会很不容易。关于这一点,我们稍后会再谈到。

 

现在,你们每个人应该都已经知道,自己经历过许多黑暗的前世了吧。每当你们有人说:“关于自己黑暗的前世,我一点都不想知道”时,我们都不禁感到莞尔。因为,在这些前世里能体验到的事,多半迥异于较高次元的体验,所以其实比较有趣,更何况你们还能体验到一切种种!

 

深,呼,吸……

 

各位想明白真理的渴望,是十分深切的,为的是连结源头能量。而经历扬升过程,基本上就是在经验这件事。各位经常提到“回家”,但是这次,你们要做的事情不是回家,而是在这里找到自己的家。我们晓得这份渴望可能深切到令人无法招架,甚至造成绝望和疏离感,但容我们再次提醒各位,重点不是要离开你们的星球,而是要把这份浩瀚的觉知感带进身体里。你经历过的任何一世,你的高我都可以意识得到。它知道自己是多次元的灵体,只不过此刻正在地球上体验受限的生命。一旦将这份开展的自我感带进身体里,这场游戏和你的运作方式就会随之改变。

 

你们当中有许多人都曾经在自己身上植入密码,也就是在能量场中置入标记,好让自己在特定时刻能觉醒过来,并唤起某些记忆。这些标记会告诉你:“时间到了,快醒醒吧!”而这正是你们此刻在经历的。西元二○一二年,就是这样的一个标记。这类标记通常意味着,这是个可以获得重大成长与发展的时期。由于各位是透过“线性”时间概念在理解当下的实相,所以需要特定的时间标记来提醒自己、激励自己。但如果你不这么想,那什么事都不会改变,因为你会觉得自己还有一个月或一年的时间可以拖延。二○一二年十二月二十一日这一天,启动了你们每个人,因为这是你们基因资料里极重要的密码,也是关键的记忆,让你们得以再一次接触更高的智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