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撒奈特.库马拉 Sanat Kumara》第一部分(一)

《撒奈特.库马拉 Sanat Kumara》第一部分(二)

《撒奈特.库马拉 Sanat Kumara》第一部分(三)

 

 

  撒奈特•库马拉( Sanat Kumara

 星际飞船的指挥官

 

 

来自你们宗教中的一些心存报复的“上帝们”就属于这一类。你们的一些宗教谈到了善意的神们,而这些神是我们更喜欢的。

  不过我要对你们说,他们和我一样都不再是“上帝们”了。这只不过是因为,他们是通过一个更原始之人的有限的理解而被感知到的。当处在于一个较低次元中的时候,去理解一个更高自然实相的真正本质是很困难的,但并非是不可能的。你们在一个较低次元中所能经历的(涉及一个更高次元存有的)所有体验,都是在能量遭遇后的后遗症,以及不寻常的,感知的次元上的特殊限制。

  在这里,我会提到这些善意的存有中的一个。你们所知道的拿撒勒的耶稣。我知道他是一名大角星人。

  在我所知道的大角星人中,他真的是我曾遇到的最有同情心和最善意的一位,并且他将大角星人的科技运用到了实际之中,而这是其它大角星人所从未实现过的。不过,我会把这些话题留给他自己去说。

  在这里,在当前这个特定时刻,我感受到,在将会阅读这些话语的一些人之中有可能会产生一种信仰危机。如果围绕这些披露,你们体验到了一种内心冲突,则我们要对你们说,这名大角星人的声望并不会由于他对大角星人科技的使用而减少,而是他是通过他的品行和意图而变得高尚。并且我要对你们说,我的地球上的兄弟姐妹们,这同样也适用于你们。在你们的品行和意图之间是一个接口,以你们的原始科技创造出结果。

  让我们回到你们的历史之中去解释这一点。在轮子发明之前,当你们的世界还是一个非常不一样的地方的时候,移动东西要更加困难得多,不过在这些早期的人类之中,在他们的品行和意图方面还存在着差异,而这正像现在一样,并且也永远会是这样。

  有些人倾向于善意和仁慈,并且并不只是关心他们自己,而是还关心他们部落族群中的其他人。有些人则只是自恋的,并且只关心他们自己。轮子的技术让双方都能去影响这个世界。

  随着你们在时间中前进,事情开始加速,使得你们撞上你们所称为的产业革命。然而,随着你们进入现在所称为的信息时代,事情还会更加快速,不过原理仍旧适用。

  有一些人会将你们的科技用于善意的目的。他们不仅会照顾他们自己,并且还会照顾其他人,而同时还有其他的一些人,他们只关心他们自己,并且还会利用你们的总是最先进的技术,来满足他们自己的目的,而不顾会有什么样的后果发生在其他人类、其他生命形式,甚至是这颗行星自身的身上。

  现在,让我来谈一谈一个悖论。前面我提到了“你们的原始科技”,然后刚才在我们的讨论中我提到了“你们的总是最先进的技术”。对于你们来说,你们的科技是一头加速中的有着巨大魅力的庞然大物。但对于我们来说,以我们的标准来看,你们的最先进的科技仍旧还是原始的。不过,你们正快速的前进至一个集体的阶段,以准备好进行行星探索,以及最终的银河系探索。

  不过,在你们人类文明(进化)的螺旋中,这个根本原则还是适用的。你们在这个宇宙之中会成为一股善意的力量,还是一股恶意的力量?

  让我们来谈一谈通讯。如我前面所说过的那样,我们大角星人更喜欢通过你们会称为的“心灵冥想状态”来和人类通信。我还提过,我是通过我所称为的“宇宙冥想”来穿越天狼星,去探索相邻宇宙的。某种心灵冥想状态能被作为一种和其他大角星人通讯的手段。

  在你们的大脑中央,是一个被称为松果体的感知器官。当我说“感知器官”的时候,我并不是指通过五感来感知。我是指对来自意识之其他次元的信息的感知。当你们进入一个精神上静默的平静状态,并且将你们的注意力聚焦在松果体区域,你们就能激活其作为一个接收宇宙信息的接收机的潜在能力。

  其非常像你们的收音机或电视机上的调谐器。其通过锁定某个特定的频率域,就能访问到在那个特定的频率范围内被播送的所有信息。你们的宇宙是一个播送信息的(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丰饶角(译注:古希腊神话中的典故)。你们存在于一个由振动所激发的海洋之中,不论是知识还是信息都被从宇宙中的一个区域转交到另外一个。经由松果体而接受的信息的传输不会受限于光速。这种特殊形式的信息是即时的。其是你们作为一个人类的潜在能力之一,以能访问到,能收听到所谓的宇宙会话。

  开放这一领域的知识,会带来某种程度的责任,因此,在我告诉你们怎么做之前,我必须要解释一下其危险性,尽管你们中有些人已经知道怎么做了。

  当你们的头脑或情绪处在一个焦虑不安的激动状态,就并不适合去收听这些宇宙中的宇宙会话。这是因为,你们的情感振动频率会影响信息的质量和准确性。并不是说因为你们是在接收一个通信,接收一个信息或知识之流,就一定意味着其会是精确和正确无误的。

  如我前面所说的那样,有一些外星智能是善意的,而有一些则是恶意的。而我想要进一步追加说明的是,有一些外星智能有着卓越的智能,而有一些则很愚笨,老实说就是这样。

  如果你们想要去实践位于你们和我们大角星人之间的思想之桥,则只有几件事情是需要你们去掌握的。但话虽如此,可以说,你们中的一些人还是会紧张不安,不安于以一种(不需要你们进入头脑的一种宁静的沉寂状态)的方式去实现接触。你们能够接收到灵知或直接的知晓。不过大多数个体们为了能使用这个思想之桥都需要进入一种沉寂状态。有很多很多种方法能进入这种头脑和情绪的沉寂状态。在你们的瑜伽冥想的古老传统中提供了很多不同的途径。

  我会提供一个方法,用于开始这场伟大的星际间及物种间的通信实践。我在这里还想提到的一点是,同样的这个方法还能被用于与动物们进行通信。

  对于大多数个体们来说,一个最简单的方法是使用呼吸。只要将意识聚焦于你们的吸气和呼气上。重要的是不要去改变你们的呼吸节奏。而是要让其跟随它自己的脉动。当你们一边这样呼吸,一边要将意识聚焦于你们的吸气和你们的呼气之间的间隙上。

  随着你们持续的这样做,最终,你们会发现你们的呼吸变得越来越浅,这是身心复合体进入一种平静。你们必须要让它自己发生。你们不能刻意让它发生。你们必须要有耐心。

  随着你们继续将意识聚焦于吸气和呼气之间的间隙上,你们会发现这个间隙在变得越来越长。你们的呼吸也许会暂停。甚至你们也许会停止呼吸。但是不用担心,你们会在你们需要呼吸的时候开始再次呼吸。

  当呼吸变得非常浅,并且(或是)完全停止的时候,你们就已经进入了一个沉寂的时刻。然后,你们就可以将你们的注意力转移到位于你们的脑部中央的松果体上,接着,你们要将你们的意识保持在注意力的两个重要区域上,一个是你们的吸气和呼气之间的间隙上,另一个是松果体上。随着你们这样做,你们就会进入一种更深的沉寂状态。

  最初的一个迷你型实践涉及到要很多次的进入身体和头脑的寂静状态。当你们感到你们已经熟悉了这个方法,你们就可以将第三块,也是最后一块加入进来,其是:当你们的意识聚焦在松果体上的时候,你们要持有一种意图,即:在你们和大角星人(或任何你们想要与之通信的人)之间的思想之桥开放了。你们会开始接收到一种印象和感觉之流。不要去思考这些印象和感觉,请只是允许你们自己去接收它们。

  随着你们不断的掌握这个方法,可以说,你们将有能力去“锁定”这个调谐器,锁定住你们希望与之通信的频率域。

  随着你们在这方面获得了经验,你们将能认出振动的品质,或是能感觉到你们正处在正确的地带中。

  让我把你们作为一个接收器的责任说清楚一下。首要的是要认识到,在你们能掌握这种(通过你们的意图来实现对特定频率的)锁定之前,你们能接收到各色各样的印象和感觉。它们中有些是纯粹的,有些则是混合的。并且它们中有些是精确的,有些则不是。

  不论在任何时候,如果你们遇到了一个存有,其告诉你们,有什么是你们必须要去做的,则请不要再进一步和这个实体打交道了(If you ever encounter a being who tells you what you must do, have nothing further to do with this entity.)。你们的至高无上的独立主权意志是你们最伟大的力量之一,而交出这个主权则是对你们自己以及对你们这个物种的一种伤害。

  而这一点同样也适用于你们所视为的灵性存有,其(正如我在前面所指出过的那样)常常只是由于次元的差异,而被你们以这种方式所察觉到。

  如果你们选择去进入这个宏大的星际间的,以及物种间的通信实践,则你们就要对这个后果负有责任。我向来不会重复我自己的话,因为我不喜欢冗余,但尽管如此,这句话还是值得重复的:责任的担子就压在你们的身上。

  我分享这个信息所抱有的意图是善意的,因为我信任生命、智能和自由的提升。不过,你们会如何接收我的信息则是你们的创造和你们的责任,并且我真的建议你们,除非你们真的明白了这个事实,否则你们不要承担去进行这个伟大的实践。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