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部分(一)第一部分(二)第一部分(三)《第一部分(四) 

 

 

  撒奈特•库马拉( Sanat Kumara

 星际飞船的指挥官

 

 人类的历史

  前面我提过我和一位名叫Esura的存有的互动,她是一位有着非凡能力与智慧的女人,她的这些特质是我们大角星人认为最有吸引力的,因为我们更喜欢与高素质的存有们交往。

  如前所述,我和这名存有一起坠入了爱河。我所提到的这段时期是在地球历史中大约一千万年之前。是在智人出现之前。

  实际上,她是一个第五次元的存有。她那时正在进行转移进入第三次元的试验。你们会称她为一个无常(ephemeral),而我意指这个词是一个名词,而不是一个形容词。不论是在此时,还是在数千万年以前,都有位于第五以及更高次元中的,存在于地球上的存有们。他们在本质上是无常的,并且不会受到(地球上)地质混乱的负面影响。他们正在进行物质属性方面的试验,并且他们中的一些最喜欢冒险的,求知欲更强的,以及更加勇敢无畏的人们,会临时性的转移进入第三次元的身体形式之中。

  他们会在他们的第三次元的身体形式之中停留非常短暂的一段时间,之后再返回到他们的第五或更高次元的状态。在他们这些无常之间,关于更长时间停留在第三次元的身体形式之中所会带来的正面助益,曾有过很多的讨论。其是作为与——处在第三次元身体形式中的危险性与限制性——有关的另一方面而被予以讨论。

  我在前面说过,Esura和我是在第五次元中进入我们的关系的,并且在第五次元空间中我们俩都有身体。实际上,在第五次元的实相中,我们就如你们人类一样,会体验到有一个物质身体,不过这种物质性会以一种远远比三次元身体快得多的速率振动。

  当时,我作为一个星际间存有,与Esura做爱,她在接收了我的种子之后,就降低了的她的振动频率进入第三次元,来看看孩子会是个什么样子,然后她又带着孩子返回了第五次元,这个孩子作为一个大角星人和一个无常的融合,其同时也是一个地球存有。Esura如同很多的无常们一样,在身体上像人类一样。

  现在,我们来到一个神奇又令人着迷的异常事象,以及你们的还尚未被发现的生物学之根源。

  我们在这里所谈的是数百万年以前的事情,在第一个智人之前,在尼安得特尔人(Neanderthals)之前。那些下降进入第三次元空间的无常们,他们在现实中,(如我先前曾提过的那样)将其作为一个试验而这么做。在时间上有一段期间,在这段期间内,一个无常能作为一个生物实体而留在第三次元空间中,并且还能返回到更高的次元。可是,如果他们超过了这个期间,则可以说,他们就会被困在这个实体生物之中。

  在无常们刚开始的时期,当他们试验从第五次元下降进入第三次元的时候,他们知道也理解这个狭窄的(时间)窗口。当他们继续这个从第五次元下降进入第三次元的试验成千上万年之后,他们中的一些人变得肆无忌惮和不再那么谨慎了。

  在尼安得特尔人之前的期间,无常们发现他们能够进入动物们的身体之中,并试验通过他们所进入的动物们的生物神经系统来感知这个世界。不过,那个窗口仍旧是适用的,我所说的窗口的意思是,能让他们安全停留在第三次元实相中的时间窗口。

  有一些无常们在他们进入哺乳动物的身体进行短程游览的过程中,发现了一个令人惊奇的生理方面的体验。你们会称其为性高潮。这些无常们发现这是一种极其迷人的存在状态。他们中的一些人变得如此的着迷和好奇,这让他们失去了与时间窗口的联系,而宁愿留在生物身体之中。他们中的一些人开始被困住了,而无法再返回到第五次元。

  在整个这段时期中——从一千万年前到大约你们过去的一百万年间——有很多的星际间文明与你们的世界相接触过。

  现在,这个故事在这里变得非常的复杂。那时有一个哺乳动物的种族,你们可以称其为一种哺乳动物,它们具有一种独一无二的特殊性。而正是这种特殊性与前人类的被开发有关。

  在我们谈这个话题的时候,让我说一下人类(进化)树中会追溯到海洋的那一部分。有一些人类发展出了对海洋的一种更大的亲和,于是进化成呼吸空气的海洋生物,但其仍拥有人类的特征,他们与鲸类动物、海豚和鲸鱼的进化相平行。

  大多数的这些存有现在已经灭绝了,不过仍有一些以小族群的形式留到了今天。你们会称他们为美人鱼和人鱼。他们并不是一个神话。他们是一个现实,尽管是一个关于过去的现实。

  在所有这些前人类中,(我们正在谈前尼安得特尔人),在两个不同的意识面向之间有了一种分隔。一种是纯粹的哺乳动物,而另一种在数量上更少的是被困在哺乳动物(早期的灵长类)中的无常们。

  想要明确一点的是,我们所说的早期的历史,是指从2700万年前到1000万年前这个区间之中,那时无常们存在于第五次元的实相之中,并且开始试验下降进入第三次元的地球实相。他们是意识的探索者。

  之后,当我在1000万年前遇到Esura之后,有一些(但不是全部)无常们开始试验下降进入动物们(特别是早期的灵长类)的生物性现实之中。

  下面,我们会朝前进入你们的最近100万年的有意思的时间之中,那时,星际间文明变得更加着迷于你们的星球,因为地球那时已经发展出了灵长类智能,这是生物在与进化的关系之中,作用在其自身上的一种结果,并且有时候还要归因于有无常们出现在它们的生物体中。在古希腊时代,他们被知晓为是仙女。

  由于曾发生在你们的行星上的地质变化,你们的行星还富含矿物质。大约在40万年之前,一个被知晓为安努纳奇的星际间文明偶然发现了你们的行星。他们那时正在执行一项任务,一项寻找黄金的采矿探险的任务。这是由于他们的大气层已经开始变得退化,并且他们的科学家们也已经发现了,黄金的性质能够帮助稳定他们的环境。这个探险队发现了你们的行星富含黄金。那时地球拥有着比现在更多的黄金。

  随后,他们派出了采矿队,这支队伍是由安努纳奇人和你们所称为的机器人混合而成的。在很多个世纪的过程之中,安努纳奇人不高兴的发现了,地球和太阳之间的关系对于他们来说是有害的,作为当时地球的大气层来说。

  于是他们开始寻求一个解决方案。极其聪明的他们注意到了,在周围徘徊的哺乳动物和灵长类动物中,有一些比其他动物群的智力水平更高。它们能被训练。他们那时尚未意识到的是,在被选择的这些特殊的灵长类动物中有无常们困于其中。这些无常们令动物们的眼睛中有一丝微光,其表明了他们有更高的智力状态。

  安努纳奇的科学家们决定进行异种交配,于是他们从他们自己的DNA中选取出某些属性,将其融和进他们所选择的灵长类动物之中,这样来创造一个生命种族——人类。他们更加的有智能,更加的具有自主性,但却能简单的被控制住。接下来,这场我们可以称之为冒险的经历,开始变得更加复杂。

  在采矿结束之后,杂交种们应该被销毁——这是由安努纳奇人所决定的事情。但是作为对集体安努纳奇人的这个宣言的一个违背,有少数几个安努纳奇的叛徒们选择去挽救他们所喜欢的一些杂交种们。

  对于这些在数量上较少的灵长类来说,安努纳奇人就像上帝一样。

  有很多宗教的萌芽都开始于当安努纳奇人离开这个行星,并留下这些更加进化的灵长类们,让他们自己谋生。可以说,他们被逐出了伊甸园。

  在安努纳奇人离开之后,又有数目庞大的其他的星际间文明来与这些混种的人类互动,就这样,星际间的DNA就被混进了人类的地质基因池(geological gene pool)中了。

  这就是为什么我会说人类是星际间的王室成员。总而言之,你们曾被2324个不同的外星文明所影响过。

  因此,作为现代人类的你们,在你们更深的无意识记忆之中拥有着两条重要的知识之流。但是,无意识的知识的困难之处在于,其会不带理解的产生出有意识的行为。

  这里我所说的两条流是你们内在的无常带给你们的。在你们的史前,无常们变得被困住了,因此有一种深深的被困在物质之中,虽然渴望回家,但又无力这么做的感觉。

  顺便说一句,这种被困是由重力所导致的后果,因为这些无常们作为你们的祖先,从第五次元下降进入了第三次元,而让他们的光体承担了重量,而当什么东西有了重量,其就会被重力所影响。因此,在你们的集体深层无意识中,一直都有一种陷入物质之中的感觉,一种渴望回家但又无法这样做的感觉。

  第二条流是与——由安努纳奇人所进行的,为了将你们变成一个奴隶种族,而对你们进行的基因操控——有关。因此,在你们的深层无意识中,有一种渴望,想能与上帝们处在一种“正确的关系”之中,以及有一种想要变得驯服和去崇拜的倾向,因为你们并不理解你们认为比你们自己更高的存有们的真正的现实或本质。

  如今,就像我说的那样,在安努纳奇人的操控之后,又有其他的星际间文明与你们互动。他们中的一些文明希望传授给你们他们自己的一些素质,以及他们所拥有的一些能力,因为他们确定其会符合你们的最大利益。不过,正如我在这次讨论刚开始时所说过的那样,正面的意图并不总是会带来积极的结果。

  但尽管如此,你们作为一个集体人类所拥有的很多素质都还是基因馈赠所带来的结果。同时我还想补充的是,你们之间的一些冲突并不只是因为历史(的原因)而加深,而是还由于世界的不同区域中占优势的外星人基因路线的表达而恶化。

  困难之处是,今后我们要走向何方这件事情对于每一条基因路线都是不同的。在一些人看来,人类被认为是要成为一个整体的。不过事实上却是,你们有着相互冲突的派别,不仅是在文化、宗教和政治层面上的不同,并且还名符其实的在遗传上有着相互对立的立场。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