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父说,

如果你不曾有过语言,也不曾有过构成语言的文字,你凭籍什么来思维?亲爱的,语言当然是被珍惜和重视着的,如果你不曾有过语言,难道你不就是完全地生活在所谓的当下了吗?不是吗?除却了语言文字,你会如何来思维?然而,当然不假,存在着语言文字形成之前的思想的维度,它超越语了语言文字。除却了语言文字,出现在你眼前的画面也就没有了名字。画面将被看到、被指着,但不会有文字上的评论。
 
每个地方的人们都是说话的造物。我们决不会撤消语言,即便这也是可能的。先是指点,随后是名字被给予了这些被指点的东西。我想我们可以同时将语言称之为方便和麻烦。语言真是个奇迹!
 
可发出声音的舌头、嘴唇、呼吸及其心识,以及希望听到的声音的可以收听的人耳及其心识,凭籍这些能力,成就了语言也可以被记录下来的奇迹。
 
如此,语言在指点之外更进了一步,声音给耳朵带来福音,也满足了心识。随后,手也参与进来,与声音同步地作出些手势。各处的心识也希望像耳朵一般感受到语言,它希望听到语言的流淌。
 
难道这些在你看来,不是进化的波浪在祝福地球上的一切?地球难道没有因为听到声音,以及通过书写在她沙地上而感受到声音?从水域到陆地,从海洋到海洋,然后往返巡回,语言被听闻,一切似乎就是一波又一波的浪花。无所不在的水被称为海洋、湖泊、河流、自来水。而地球及其海域也渴望着各自的名称,渴望在每一种似乎是注定的美妙的语言中,听到属于它自己的的名号。
 
用根小棍儿在沙地上书写,或用铅笔在纸上书写,或在电脑上打字,书写是一种触觉。以不同的某种形式呈现的语言涵盖了所有的感官。你可否不去品尝你所言说、你所听闻的话语,不去感触它们?你可否不通过文字而看见?难道每首诗没有它自己的灵魂吗?
 
物理感官是心识的途径。有什么比心爱的人的声音、触摸、注目更甜蜜呢?沉浸在爱中的一位甜似玫瑰,另一位甜似丁香。与其说是看不见的光环,勿宁说是所有感官组合在一起经历了一次更为广阔的感知,通过拥抱所有已知的感官、头脑和心识。
 
虽说语言是有限制的,但语言是你的突围之路。尽管语言意味着许多东西,但理解更多则是你的路途。存在着在文字之前且超越文字的无法言表的生活,语言将有助于把你带到那里。理解是甜蜜的。文字游戏就如编排音符,伟大的音乐在被演奏着。舌头上传递文字的感觉很好,文字造就了音乐,语言演绎得相当成功。
 
语言在快慢之间来去。语言可以快跑也可以停留,快、慢、停留。语言对于说它、听它、读它的意识来讲总是崭新的。语言是意识的飞跃。
 
语言的确来自于海洋般辽阔的浩瀚与全一,来自于所有不可思不可议而文字想尽办法想要表达的真理之中。

原文:http://heavenletters.org/inexpressible-truths-that-words-try-to-say.html

中译:随意儿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