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题请问当心灵看到物质层中的演变没有按照它预期所想的那样往"正面"发展时,它是否会说:"哎呦,不是这样的,是时候该把这个往"负面"发展的灵魂自我给'切断'" - 于是就剩下物质身体,经过选择后(这里指自杀),重新在另一个物质身体中开启新的旅程.(以便转换物质约束中的进化方向 - 从负面转成正面). 这样的话,当我们"再次经历新的物质层""从死亡地带归来"的时候,心灵是否还能维持"原样"?是否这样的一个心灵发展方向就简单地结束了?

 

DATRE: 你看,我们已经在一定程度上解释过心灵.我们说:"心灵只能被体验,不能被解释" - 心灵是一个非常复杂的参与过程 - 真正的你包含了一"部分"你们称之的"心灵".整个泡泡中包含心灵. 心灵是你们从中"抽取/获取",用以创造出你们日常生活体验的地方.

 

现在,通过"出生"来到这个星球上...根据你们"以前""转世"或任何你们想称呼的名字 - 那儿有些人在进入"死亡"时拥有极为强烈的意图,他们想获取进一步"知识",并不想"删除"上一个转世的内容.换句话说,他们不会说:",我上辈子是个坏蛋.我的生活太糟糕了,我太坏了.我不想再要那一部分,下次投胎我一定不要它".

 

要知道,你们才是那个标榜""的人.从宇宙的观点上看,并没有这样的东西.你们是进入物质层体验的.如果在你的体验中你说:"好吧,我那样做了,但是,为什么我会那样去做呢?我能在那个标榜的所谓''的体验中获得什么?" - 每样事物都有正反两面 - 这只是"体验"一场,不要为体验贴上标签! 因为一旦为体验贴标签,你们就倾向于抛掉一切"你认为不应该是那样"的体验.

 

现在,谁说它不应该是那样?是你的父母?还是亲戚?或你的老师?牧师?或任何指引你进入这个方向的人?还是任何心灵团体?谁标榜它是坏的?是你自己吗?仔细审查一下吧.一切都是"体验".不要什么都不想就说:",是我做错了..." - ,你要去"评估"!

 

"评估"非常重要,因为在评估中,你才能够获得这场体验中的"闪光点"! - 这才是"真正的你"想为自己带来的.去找到那个"闪光点",那儿肯定有一些原因使你这样去做 - 否则你就不会在第一时间将它做出来.

 

你看,你们被赋予...我是说"真正的你"为你们赋予了一个极为广大的"心灵之海" - 你们可以从中拣选任何想要的体验(包括所谓的好坏).正如今天 - 你在这里 - 当你来到这个存在中体验时,你渴望什么呢? 你说:"OK,这一次,我想体验些不同的内容,这次我想从这个(所谓坏的)体验中学习." - 在体验过程中,物质层中的你将它遗忘;但真正的你却"知道":你正在向你为自己设置的目标前进.

 

那儿所发生的是 - 首先你决定:"我要把这场体验放到自己面前" - 1,"物质层中的你"没有获得信息,错过了;然后你又说:"好吧,那我们再试试另一个办法" - 结果你还是没有得到信息,又错过了 - "OK,那继续下一种方式"....你到底尝试过多少次,去推动自己获取"那个"特定信息呢? "真正的你"通过你面前的各种体验,不断把你推过去,直到你肯获得准确的信息为止.

 

所以,只有你不以"好坏"看待体验,不去标榜"好坏",你才能真正进入,获取你想要的信息.

 

打个比方:有人出了车祸 - "哎呀,这都是我的错" - 你说:"是我错了";"我做了坏事";"我伤害了别人";"我要受法律制裁"..."我要这样,我要那样"...你被这些事情全部束缚起来. 可是,为什么你会这样做?当你这么做时会发生什么? - ",当时我没有留意" - 为什么你没留意? - "如果我留意的话,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了"...

 

好吧,可是"真正的你"却说:",你需要这样,因为这才是真正的你想要的" - 这只是你在物质层扮演的角色.

 

你们为自己撰写剧本,却不想跟随.然而要找到"闪光点",你就要真正进入体验.也许在车祸"混乱"的过程中,你将遇见一个人,这个个体会对你的人生产生很大影响.当然,我说的只是一种可能性,你也可能为了另一个原因这样去做 - 只要你开始去寻找为什么你会遇到这场特定的体验 - 你就能开始学习并了解自己,找到其中的"闪光点" - 因为这才是真正的你想寻找的东西! 它是"真正的你""扩展" - 通过物质存在进行的"完全"表达!

 

OK,我希望我们给出了一个答案.现在,我们想谈谈"自杀" - "自杀"是谁的标签? 谁的标签? 那个个体不想再呆在这里,"他们"的选择.你不能为"其他"人做决定.请尊重其他个体.这种事对有孩子的父母来讲非常困难,父母很难理解自己的孩子为什么会做出这种事.当然,那些个体并不需通过自杀死亡.如果你们当中的每一人都不同意,它就不会发生.有人不停尝试自杀,自杀,自杀...最后还是活下来,没有成功 - 因为在这场剧本中,这是每个人都"同意"的事情,所以它就这样发生了.

 

你看,要让我们来教导你们非常困难,因为我们是不使用"情绪"来观察的.在我们的眼中,那些个体存在 - 那些没有留意的个体 - 是你们的物质存在情绪被"切断/流光".这就是你们与之工作的,物质结构情绪被"切断/流光" - 我并没有说这是"","","中立" - 我说的只是我们眼中看到的你们.

 

现在,如果你能从"戏剧演出"的角度观看这个情况,就能从没有情绪的角度运作.只要将"情绪"拿走,它就能变成一场完全"不同"的演出 - 一场体验戏剧! 这并不是说你将变得"无情绪/冷血",或变成吸血鬼等等.你当然会有情绪,没什么不好,但你能够"观察"到你的情绪.

 

所以,如果一个个体想死亡,那是他们的选择 - 不是你的选择,也不由你来评判.它不是好的,不是坏的,也不是中立的 - 它是!就与"真正的你"一样. 你来到这里体验,成为"自己的观察者","别人的观察者""体验的观察者",当这三者都到齐时,你将会惊讶你所看待事物的"不同".你将从一个完全"不同"的角度看待"一切".

 

问题Datre谈及过进行宇宙通灵传导的个体(比如Aona进行的训练) - 请问你们能否继续扩展这个话题? 讲讲必须的训练过程;或者在训练中,那儿是否有任何向内或向外的物理成果?

 

DATRE: 好吧,首先,它需要训练,因为传导者的物质结构必须改变用以接受我们的频率.换句话说,这是一个"过程"...一步步提升物质存在振动的过程.

 

现在,当一个个体传导宇宙能量时,这是在进入这个物质形态之前就已经同意好的.换句话说,你的觉知...甚至在你还没有开始进行一步步训练之前,你的觉知就已经知道,因为你在一直不断地获取信息.

 

所以,当一个个体需要带入这些信息时,就是训练认真开始的时候.物质形态振动提升,正如我们以前所讲,任何这样的改变将产生"".任何""频率的振动 -以更快的速度晃动 - 也就是说,当你遇到一个以很快速度晃动的任何事物时,都会产生"". 所以,为了让宇宙振动被带入,当你开始提升物质结构的振动时...每次都只能带入一点点,同时物质结构中的某处也会发生改变.

 

就这样一点一点,当传导者第一次开始时,就好像细小的耳语,然后它会随着物质结构中的能量增加而增强.首先,身体是静止的,不能动.因为在"训练"过程中,你的物质结构中也需要拥有一定量的振动,以便能使声带工作 - 这就是我们需要工作的第1件事.2件我们要工作的就是下颚的移动,还有嘴唇以及舌头清晰度的运作 - 这都包含了微小的细节.然后,当我们越来越"熟悉"这个传导者的身体后,我们就能知道如何与之工作了.因为从我们的角度看,你们的"外表"并不是人,而是振动结构.所以一旦我们发现哪个振动能够做什么后,就会开始操作.

 

现在,由于"DATRE"是由相当多的成员组成,所以物质结构中的能量将不断改变.我们拥有我们的"署名印记",就好像你们在物质结构中也拥有与之工作的"署名印记"一样.我们的署名印记均不相同.现在,那儿有一些Datre成员比其他成员更为熟悉身体,能够容易地去操控它.我们能让身体走路,说话.我们已经学会如何通过眼睛看东西.

 

就好像Aona有时会说:如果那儿有许多漂亮颜色与优雅运动的物体,Datre当中就会有几个成员进入物质存在,然后她就能体验到一种轻微的视觉重叠.这是Aona所允许的,然后我们就能通过她的眼睛""东西,甚至可以观看电视节目.其中有一个节目我们特别喜欢,就是你们的滑冰运动.很简单,因为它有优雅的动作与美妙的色彩.虽然它是你们星球上一个"竞争"的体育项目,但是这个星球上的滑冰选手都聚集在一起,形成一个大家庭.换句话说,他们就像兄弟姐妹.比赛时,他们的竞争本能很强,具有相当竞争的本质.但这不表示他们不会为获取高分的其他个体感到开心.是的,他们当然希望自己能赢,但不会妒忌或仇恨赢得比赛的人,反之却衷心佩服他们.

 

你们很少有像这样的比赛. 在你们很多其它体育运动中,那儿有太多"愤怒""生气".所以滑冰是一个我们喜欢观看的节目,因为它能为我们展示不同的一面.

 

OK,我们谈论了使用眼睛看.现在,因为Aona与我们工作了很长一段时间,所以她知道我们什么时候下来并观看了电视节目.她知道我们进入时看到的一些东西.有时她会被她看到的某个东西吸引,并产生一定的兴奋感;然后,如果我们当中的一个成员也是这样...Okay,让我们这样讲:如果周围发生这样的事情,我们就会下来看看到底是什么导致身体产生这种兴奋的.我们非常小心地看管她,因为在这个星球上众多的个体中,要失去一个物质结构相当容易.

 

Aona拥有一个非常明确的署名振动,所以我们才能找到她.但是,如果她...比如她白天去了另一个现实世界,在那儿呆了相当长一段时间,然后再回来进入这个身体后,她的署名振动就会略有不同.因为你不可能在进入不同的现实世界后,物质结构不会被影响.你进入其它现实世界,就要进入一个不同的振动结构.一旦进入不同的振动结构,你的物质结构就会改变.

 

所以,Aona的物质身体会发生什么呢?其中一个她所希望的,就是当她准备带入这个信息时,她要求:"第一,传导内容保持简单";"第二,我也需要在物质结构中体验,经历到那些其他个体将在这个星球上体验到的振动" - 因为如果她自己没有经历过"类似"体验,她就感觉不到她与其他个体之间的关联.

 

还有,对于那些经历"抑郁症"的个体 - 我的意思是真的非常非常抑郁 - Aona也经历过所有这些.她曾经非常非常"不适",但这是她必须要去经历的.还有你们谈论的那些令人心烦的胃部状况,Aona都经历过.她曾经相当生病不适,从呕吐到腹泻.当她去餐馆吃饭时,如果食物不"符合"她的物质结构,那么很快在几个小时之内,食物就要从体内排出 - 因为身体系统无法容忍.

 

还有持续的头疼,是的,23年的头疼.下颚调整的变化,喉咙厚度的变化,这些都是最基本的改变.一切"永远"不会维持现状,她的物质存在一直不断发生着改变.

 

有时根据她所带入的"主题"...让我们这样讲:有时她要走"出去"更远.不是因为她必须这样做,而是她想这么做.因为假如我们在"描述"她所感兴趣的内容,她就会"出去"观察看看我们所描述的.

 

所以你看,物质结构中的改变一直在发生中.如果你不去体验,就没有什么会被完成.虽然有些体验会比别人经历更多"创伤/痛苦",但这是她在物质结构中对"知晓"的渴望,通过她的改变,她就能做到这些事情. 下一个问题.

 

问题Datre详细解释一下曾经提及过的"皮肤接收器".

 

DATRE: OK,你们的皮肤是一个非常棒的接收器.你们开始变得非常敏感,即使经过别人身边,也可能会感觉到刺痛,是因为那个人身上所携带的振动非常不同.让我们这样说吧,如果一个人在他的结构中携带大量愤怒,即使他们的脸在笑,看起来像是"高兴的人",但你经过他们身边时,就会感觉到那些愤怒振动的刺痛.这也是为什么我们说:"皮肤是个很棒的接收器".传导者Aona经过某些人身边时会病得很厉害,整个人都会觉得恶心.还有呆在那些将死亡的人身边,你的皮肤首先就能为你感觉到.

 

现在,根据"其它"物质身体的强度多少,也就是它的"辐射或气场"接触你的皮肤的程度,这都将使你产生不同的反应.如果你路过一个即将死亡的个体身边,你就会感到自己快被抽干了.

 

你看,我们与身体互动,就知道Aona在物质层中的体验.对我们来讲,这是非常迷人的.因为我们从来都没有经历过物质存在,完全陌生.要步入一个身体体验是如此美妙,根本无法用语言来形容.经过长时间的训练,Aona并不会"不允许"我们.换句话说,当我们步入她的身体时,她尊重我们,我们也尊重她.无论什么时候,那儿都不会有试着想把我们""出去的情况 - 这是允许.当然,那儿也有Aona不想让我们进入的时刻,她就会告诉我们:"我想你们现在最好不要进来,因为我还有别的事情要做.欢迎你们等会儿再来" - 所以你看,这是一个不断沟通的过程.

 

无论怎样,你的皮肤就是你的接收器.你的气场 - 取决于它的大小,还有那些将气场扩展到身体很多很多英尺之外的人.你们并不需要接近别人的身体才能与他们的气场交互.有人的气场紧贴身体,他们就无法感觉得更远,因为事物必须更靠近他们才能让他们感觉到.他们的气场太"",不会与陌生人保持紧密的联系,除非有人突然跳出来碰到他们.OK,无论如何,我想我们已经回答了这个问题.继续.

 

问题这是一个群体意识的问题,它困扰我很久了.几个月前,当我听到一个权威的公众人物谈论关于"孩子"的话题时,我感觉自己就像被石块击中了 - 我觉得通过全球范围对"善心关爱儿童"的传播,我们的群体中将会出现一个巨大的操纵 - "关爱我们的孩子",这样的主题应该能引起这个星球上90%的居民的共鸣 - 我看到越来越多的公众人物使用这样"爱与关怀"的话题来操纵群体.

 

换句话说,我觉得"爱与关怀"的主题已经被用来当做控制的工具 - "被爱与被关怀"目前已经成为了一个非常时髦的说法.即使那儿有人利用它侵犯个人主权,一个个体也很难对此说"",因为它是建立在"以孩子的名义"为主的基础上 - 只有那个"没有爱心,没有关怀"的人才会对这些法律,税收,改革,审查等感到犹豫,因为这里隐藏着:"这些都是为了孩子们好"的说法.

 

DATRE: OK,现在,你们的群体意识可不仅仅存在于你所居住的"国家",它是全球性的.群体意识也是你的一部分.你所在的城市的群体意识包含所有居住在这个"特定"城市中的人.无论你是否能觉知,那都是你们的影响 - 它能"影响"你们的行为.这也是为什么那些旅游者能够发现城市之间振动结构的差异.你去到一些城市- 表面上觉得那些城市充满活力,发展良好,一切看起来都很不错 - 但是,群体意识中却能携带一种"死亡"的感觉.

 

群体意识与一个城市在地面上的"发展"无关 - 群体意识是主导一个地区的"思维模式".现在,你可以去倾听每一个人,听那儿的一切 - 但当你开始进入了解你"自己"的过程后,就会发现其中最大也是最重要的一点:"尊重".尊重你自己,尊重"别人",尊重别人的想法.当你成为你所在的现实世界的"观察者",你将以更快的速度学习,而不是在各个领域中卷入"情绪".

 

这并不是说你不能观看一场足球赛,从中获取兴奋 - 那对你们的情绪有利.但兴奋归兴奋.在你们的城市与国家,你将发现"对立面""拉扯"的越来越大,越来越大.让我们这样讲,那儿总会有些人,为了某些事,站在演讲台上.这不是新的,总会这样.对于你们这个星球上的人来讲,总是这样的.那儿总会有人在竞选这个,竞选那个.现在,你需要卷入这样的事件吗? - 只要你想就行.你看,这就是你们星球上的"自由意志" - 你可以做任何自己想做的,没有关系.那只是你想进入学习的方向和想观察的东西.

 

你让2个人走在一条相同的街道上,让他们自己单独走过3条街口 - 然后给他们一张纸和一只笔,把所见的描述下来.我敢保证他们可能会描绘出2个完全相反的场景.可能一个人描述的是加州,一个人描述的是纽约 - 非常不同,因为你们所"见到"的并不相同.

 

正如我们以前所讲,每个城市中的群体意识均不相同.你们可能有另一个群体意识更涉及到你们的城市,涉及你们的国家,然后你们的国家又卷入你们的政府.你们将会发现 - 随着这些年的进化发展 - 你们称之的整个"美国",你会发现你们的"国家"将变的非常"不开心".让我们这样讲,因为你们国家中的每一个州都有自己的议程.其中有些州开始想"抽身",成为它们自己.那儿有些州在明天,甚至今天就很容易这样做到 - 如果那是他们所希望的话.只要他们想,就能做到 - 那是他们的群体共识.你们都处于群体意识之下.现在,如果你能成为越来越多的"你自己",就能以完全不同的角度看待一切.你将"观察",你将"尊重",完全不会影响/打扰到你.因为,它会影响你吗?你是那个将做出改变的人,你是那个将在"重生"之前做出改变的人,成为那个你希望成为的"个体" - 这都是你的选择.现在,你们可以鼓动一堆人走到大街上 - 走到"外面",但是个体真正的"成长"来自于"内在" - 那才是你想成为的个体,这完全取决于你.那儿没有"",没有"",它只是"不同".,下一个问题.

 

问题:当我把DATRE资料传给其他个体阅读时,发现那儿有很多关于"DATRE"这个词发音的问题.很多人的发音都不相同,而且我几乎不知道它的发音到底是什么,除非有必要一定要讲出这个名字.请问那儿是否有一个准确的发音呢?如果发音不准确,在频率上会有什么影响吗?

 

DATRE:很好,很好,如果你阅读它后,从中什么也没获得,不知道它到底是什么,这非常好,因为这样的话,你拣选的就是一个频率 - 非常好.如果你一定想知道它如何发音 - 它是:DOT()-RAY(光线) - 这是一个我们能找到的最接近的发音.你看,你们星球上的人出生后都会被给予一个名字,但那个名字不一定最"适合"那个个体.你会发现一个孩子成年后,他们就不会再想要那个名字了.他们会为自己取一个昵称或小名,或任何他们觉得振动与自己熟悉的名字.所以对很多个体来讲,名字的振动非常重要.有人会添加一个叠字,比如2T2L等等.当书写一个名字时,那个名字携带着与他们共鸣的振动.我们几乎可以说,这是你的"物质"署名印记 - 居住在物质结构中的你们对此感到非常舒服.

 

现在,你可能会遇到一些个体,无法记得他们的名字.每次你试着回忆那个人时,都会给他赋予一个不同的名字.因为他真正的名字,对你来讲,并不符合他.有时,如果去探究真相,你会发现连他们自己也对那个名字不满意,可他们从来没有想过要去修改.

 

选取DATRE这个名字花费了我们好几天的时间 - JohnAona在纸上写下所有字母,然后我们与Aona连结,感觉这个词被说出来时的"振动" - 这就是这个词是如何演变来的.如果这个词中的第1个音节对我们当中的某些成员来讲非常平淡无味,我们就会让第2个音节发出,比如结尾是"lilt"等这样不同的"轻快"发音.名字的第1部分几乎一样,然后根据不同的个体进入来完成其它部分,最后这个名字的最后部分就变得不同了 - 这是John告诉我们的.

 

所以这个名字到底怎么发音不重要.重要的是:人们对我们没有"名字"感到非常不适.而且每次传导时,我们都不希望被定义,因为每次传导都会进入相当多的不同的我们.

 

你看,这是一场如此美妙的体验 - 因为Aona扩展了她的振动范围 - 我们当中有很多都想下来参与这场特殊的体验.

 

那儿有很多成员来来去去.有时某个成员先说出一个句子的开头,再由另一个成员完成这个句子.其他的普通通灵传导是不会这样的.你看,我们是不会等待"回头/轮流",无论是谁碰巧在那儿 - 这也是为什么我们不喜欢名字,因为我们从来就没有过名字,也不喜欢再"回头/轮流" - 这甚至是我们根本就不会考虑的.Aona准备好成为管道时,无论是谁碰巧在那儿,他就会进入,然后传导就开始了.所以名字没有关系,它只是一个用来识别的东西.

 

谢谢,我们是Datre~

 【相关阅读】

  【全線閱讀】《Datre通灵》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