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如何从金星的星光界来到肉身国度地球

 

我在一九五五年来到地球时,首先得先经过一个被称为瑞兹Retz)的地方,这个地方同时存在于肉身国度和其他次元中,算是一个通道,而我们在这个地方的某处圣殿中,取得我们的肉身。然后我和我的奥丁叔叔一起搭上一艘小型太空船,展开我们前往地球的旅程。当我们进入了地球的范围后,我们降落在西藏一处相当特别的寺院中,这里同时也是座修道院,数千年来一直都是外星访客用来调节并适应地球大气与重力的地方。我在那里住了一年,学习如何操作我的身体和说话,学习使用声带,当然也要适应地球的环境,还有学习怎么吃东西,都是些人类在小时候就知道该怎么做的基本事项。我虽然拥有了一副新的躯壳,但其实我还没有完全调整到适应这整个环境。因为这座寺庙人迹罕至,离一般人类居住的城市和文明相当遥远,所以我并没有受到太多人类情感、侵略性和其他我尚未习惯的事情的影响。当然,这也是一种学习的过程,而且身为一个小女孩这件事真的很怪异──我的意思是,活在一个小女孩的身体里──尽管我在火星上已经活了人类的一百三十年之久了,但那里是星光界,不是肉身国度。在那里我们不需要吃东西,只要吸取能量就行了,而且我们也可以靠吸收能量来形成任何我们或我们的环境所需要的东西。在那里我们有许多学习殿堂,其中一座特别的圣殿就是通往肉身国度的入口。不过一旦我们决定要拥有一副身体并且到肉身国度去生活,我们就无法再回家,只能等到肉身生命结束后,才能以星光旅行或灵魂旅行的方式回去。这就是你得为自己下半辈子作出的抉择,意思也就是说,一旦作了决定,你就得负起责任在肉身国度生活,直到生命结束为止。一开始这对我来说是场冒险。

 

知道自己和这个小女孩及她家人之间有着因果牵绊。在他们得到我首肯愿意走这一遭之后,我们得确定我的灵魂必须在这小女孩出生时陪伴在她身旁,尽管那时候的我还没有任何肉体形象。但她出生时我必须在她身边,就像是她的双生姊妹一样,为了未来在此的生活,接收她的基因模式和其他一切,这样一来我才能拥有和她相同的特征,而且我才能慢慢适应这个世界,并拥有和她一样的身体。而这也让我能够把她的生日当作我自己在地球上的生日。

 

在金星我们有着不同的时间概念和存在方式,我们可以活到人类的五百岁。我们在肉体和年龄上的发展要缓慢许多,但另一方面我们的身体机能却快速许多,所以这对我来说很奇怪,我必须要适应才行。

 

时和我一起生活的家庭只以为我是席拉,但其实她在一场公车意外中丧生了。当时公车起火燃烧,席拉也在里面,后来我就跟其他人一起被抬到路边等待救护车把我们送进医院检查,我身上放了张和席拉带着的一模一样的字条,写着要把我送去席拉的祖母那儿。席拉已经有两三年没和祖母见面了,而我身上与她相符的几个特征已经足以让她祖母以为我就是她的小孙女。

 

之后我把一切都告诉了我在地球上的母亲,然后也告诉了祖母,但是那个时候的我还没有公开这件事。我很努力要完全适应这里的环境、文化、思考方式和情感。而同时我也注意到地球上有些很难解的问题存在于人们的意识和情感之中,还有,他们与其他人之间的连结也出了问题。

 

时我就知道有一天我会出一本书,而当时我真的以为这样就够了,我只要写本书把讯息传递给大家就好了。一开始这只是个实验,看看一个来自其他次元、什么都不一样的孩子能不能在地球上存活、适应,并长大成人。当然一路走来相当艰辛,在我成长的过程中也不乏爆笑有趣的事情发生,这些我在自传里都有提到。而在西藏的寺庙里我甚至还闹过更大的笑话呢。

 

长大后我嫁给了一位地球男性,生了两个小孩。之后我和他离婚又跟其他人再婚。我一共有四个孩子。我的生活很平凡,也做过许多不同的工作,因为我并没有继续我的学业。我从来没有准备好要成为一位灵性导师,这完全不存在我的想法和意识之中。不过我经常会引导孩子们、引导他们的灵魂,在他们还没有肉身之前就这么做,或是在他们睡着时这么做。在其他次元中我经常会和孩子们一起唸书或玩耍,彼此之间产生了连结。我并不知道这样的连结会让他们在未来认出我,并来找我寻求指导,而且正好是这些特殊的灵魂所需要的指导。

 

展开灵性工作前的准备

 

所以我算是过着隐姓埋名的生活,除了我的丈夫和亲近的朋友之外,没有人知道我是谁,最后保罗.翠契尔(Paul Twitchell)也知道了,他正是将艾康卡教(Eckankar)带入美国的第一人,而其教义正如我所知的纯正。当我还是个在金星上的孩子时,就已经被安排好了要和保罗合作,并帮助他成立这个组织、宣扬艾康卡的教导。我二十几岁时和保罗密切地合作,我们一起跳舞并成立青年组织、开发各种课程让大家能够获取资讯、在我家里进行冥想。这是非常重要的一步,因为我们向大家揭露的资讯已经在西藏的寺庙中被隐藏了数千年之久。

 

考量到人类所遭受的控制,我们决定要保护这些资讯,这样它们才不会受到操弄,或是被断章取义。数百年来,这些资讯都只由师父口传给弟子,不留下文字纪录,原因是,我想你们也知道,许多人在翻译古老文字时,如果碰到其中某些他们不认同的概念,他们很可能就把这些部分整个抽掉,隐而不宣。这也是地球人在资讯方面所受到的一种控制和操弄。包括圣经在内也是如此。圣经被翻译过许多次,而第一份英文版则是由英王詹姆士所译。詹姆士国王并不认同转世和其他次元的存在,以及其他许多基督向世人讲述的事情,所以就从圣经中把这些资讯给移除了。这就是为什么圣经有时候读来让人觉得很困惑,因为里面有些部分被拿掉了,你没办法知道完整的故事。

 

我年轻时,就像我说的,我自己默默地为之后要进行的灵性工作作准备,而一切正式开始则是在我的书出版,以及我的孩子都上了大学或开始工作之后。那时我已经没有家庭的责任了,至少不像之前我每天都要为家人操劳。所以我可以开始四处旅行,将资讯传递给大家。而当我受邀前往德国时,我第一次在杜赛道夫的幽浮大会上对大家演讲。就是在这场大会上我遇见了在德国第一个支援我的灵魂家族,到现在我们都还保持着联系,而且他们也始终如一地支持着我。

 

事实上,直到今天我都还和他们其中许多人生活在一起。其实,我在德国演讲完回到美国之后,还是回到我之前每天上班的地方继续工作,虽然我的书在美国出版之后,我上了许多电视节目接受访问,也参加了其他许多不同的活动。当然我在不同的国家都接受过访谈,像是俄罗斯、德国、义大利,我记不清到底有多少次了。总之我上了好多次电视,有几年的时间我常出现在美国的媒体和电视节目上。但就算如此我还是回去工作,空档的时候我就在我工作的餐厅里卖我的书。这还满好玩的,因为餐厅里的人完全不知道我写了书,一直到这本书出版,你们可以想像他们有多惊讶、多么不可置信。

 

我来到地球的原因

 

过话说回来,这也是我来此最主要的目的,我来地球为的就是要让你们知道,这个太阳系中的外星人其实正是地球上人类的祖先。这就是我在德国和美国公开身分的用意,我想让大家克服恐惧。因为你们从媒体上听到的全都是些非常负面的事件报导,像是绑架、满怀恶意的外星人,还有长相恐怖的外星人。当然科幻电影也有影响,电影里呈现出让人类惊恐的情节,所有外星人都是要来占领地球,人类会被统治,失去原有的能力。所以,要处理一开始就接收了这些资讯的人其实相当不容易,而且你一定要非常坚强才能不去理会这些人对你的嘲笑和轻蔑。但是从另一个角度来看,我能理解他们的想法和他们长久以来所学到的东西,而且我能够面对他们,你们也知道,因为我有幽默感;每次上电视当镜头对我特写的时候,我总是会开玩笑说:这些人到现在还在找我的天线藏在哪里。是幽默感帮助我得以面对地球上的许多事情,并且让我感觉快乐而不是受到冒犯,同时也让我了解,每个人都有权利决定自己要相信什么。你们也知道,有许多科学家、心理学家等等这一类人检查过我,评估我的心理状态。有时候看到我自己竟然会处在那种状况里其实还满有趣的,但是这一切我都挺过来了,因为我始终带着严肃认真的态度,也始终维持着自己的尊严。

 

我不会用一般人在生气时会出现的行为方式,他们会试图强迫其他人相信他们所说的话,这时候他们会变得暴躁,然后下一个瞬间冲突就爆发了,我认为如果对方不相信的话,根本没有必要花力气试图去说服他们啊。相信,是发自内心的,要打从心底有那种感觉才行。所以我下定决心要继续维持我的尊严及和善的态度,尊重这些人的想法,希望他们对我也能同等看待。一般说来,电视圈和媒体的人都非常尊重我,也让我拥有尊严,尽管他们在背后嘲笑我,那也没有关系,他们这么做反而让我有机会获得更多人的注意。我还是持续在对那些觉得和我之间有所连结的人发出连结讯号,那些在认识我之前就有所感觉的人。于是他们顺从了自己的直觉行事,兴办各种工作坊,而当然我就会去参加。当大家发问,想要得到更多资讯、想要更多的接触时,我就会尽我所能地前去,为大家解答。

 

我正在计划要回美国去,所以我们开始为想要得到这些资讯却无法在接下来几年里接触到我的人规划这一系列的工作坊。因为世界上其他地方的人也需要这些资讯。我已经在德国进行我的工作十年了,我的人生必须开启新的篇章。我有这个机会能将这些资讯呈现给你们,并且让你们能带回家里去,自己一个人慢慢研读或聆听我所说的话,这就是我们现在这个阶段在做的事,而我自己也有了变化,我要回到我的女儿和孙子们的身边。或许我会有段时间单纯地就只当我的席拉奶奶,然后等到我的书出版,我就会开始在美国展开我的工作了。

 

地球及每个人的灵性转化过程

 

在我开始谈灵性转化过程之前,我想再多说一些关于我自己的事。灵性转化是此刻正在发生的事情,我们都身在其中,我们必须了解这一切如何发生、原因为何;正因为这非常重要,所以人们必须在社会出现转变前就先作好准备。我没办法给你一个日期,因为这一切取决于每个人投入了多少能量在灵性转化上,以及大家能够放下多少恐惧,并带着正向的态度大步向前迈进,欣喜于地球能够再次获得疗愈以及摆脱那些控制操弄我们社会的负面能量。我无法给你关于灵性转化的所有资讯,但我可以提供你部分,而这可能刚好触及灵性转化中最重要的方面,帮助你作好准备面对你生活的社会中即将发生的状况,这样一来你就有机会能为眼前所发生的事作出应变,而不光只是在那里害怕惶恐。

 

改变一开始总是混乱无章的,而且会制造出许多让人搞不清楚方向的状况,但通常改变代表的是新的开始,也是重新调整并重新定位自己的机会──当然你也要突破现状,并找出让理智、情感及身体各方面都能保持安然无恙的最佳方法。所以我今天要一步一步跟大家仔细解说这整个过程──为什么要作出这个决定、一切是如何开始的、这过程会为你和你的社会带来什么影响,以及为什么有必要这么做。

 

当然你们每个人也都一定要在自己内在经过一次灵性的转化──可不是一觉醒来世界就会整个改头换面了。状况在变好之前,首先会变得更糟。事情就是这样,如果你受了伤,通常你的伤口一定会先恶化到一个程度,然后等到毒素慢慢排出去之后,伤口才会开始痊愈。地球和我们的社会也是一样的状况。在疗愈开始之前,必须先把毒素和负面资讯都释放掉,这样一来许多世人长久以来一直受到蒙蔽的事情才能被揭露并摊在阳光下,就是这些事情操纵着这个世界并控制了我们的社会。所以你会受到许多惊吓,也需要很多时间来复原。而这也正是我想要帮助你们的地方──我想先让你们对灵性转化作好心理准备。

 

灵性转化的过程在好几个世纪前就已经开始了──不过只是概念的部分。接下来就是要有许多人参与并合作,才会让一切有可能成真。这是用来取代过去做法的方案,之前是把灵性资讯传递给人们,但是他们发现,只要这个人是出生在地球上,无论他的父亲是不是来自外星或其他次元的生物,某种程度上基因的操作还是会对这个人的大脑产生影响,也因此这些人无法完整接收这些资讯。之后我们又受到政府的种种阻挠,因为每当来自其他星球的人在各国领导人眼前现身并和他们交谈之后,结果都还是和之前没有两样。他们只对科技有兴趣,完全不想让人们知道有关地球的真相、一团乱的现状、之前的种种操弄、困难、社会是如何被分化,以及不同种族之间是如何被挑拨以致相互对立。要扬弃这些旧的想法非常困难,特别是当你完全孤立无援的时候。

 

所以我们决定要采取的替代方案就是:地球上的人以及地球本身都要经历一次灵性的转化,好让破坏力强大且已经成为我们社会一部分的现有架构崩解,而这架构本身就是由负面能量所创造出来的。这些架构到现在依然在操弄和控制着大家,比如大家都在为有钱人卖命,付出所有精力和时间,因为你得这样做才能在这个社会上生存下去。所以,我们决定要将人们从控制中释放出来,而且一定要让大家的意识出现剧烈的转变才行。资讯从一八○○年代开始就源源不绝地涌入地球,直至今日,而这种原本隐而不宣的地下活动已经逐渐在人类社会中茁壮起来,并且开始变得普遍,也越来越受欢迎。大家对这些资讯和知识非常感兴趣,所以我们决定,我们唯一可以做的就是尽力改变地球的频率来保护现存的文化,同时提供灵性资讯。现在大家开始转而寻求自然的疗愈方法,像是利用能量、石头和水晶,还有饮食,来做治疗。这些老方法其实原本就是人类生活的方式。大家现在称之为“新时代”,但换个角度来看,这在古老的地球殖民地和其他星球上,其实是很普遍、很日常的事情。

 

 

本文摘自: 《来自金星的智慧与爱》

作者:欧米娜.欧涅克, 安雅.席佛

译者:张国仪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