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苦并非通往神的道路

 

尼: 那受苦又是什么呢?受苦是否是通往神的道路?有些人说它是唯一的道路。

 

神: 我并不喜欢见人受苦。不论什么人说我是这样的话,他就是不了解我。

 

受苦是人类经验里并不必要的一部分。它不仅不必要,它还是不明智、令人不舒服,并且对你的健康有害的。

 

尼: 那么,为什么有这么多人在受苦?如果你是神,你为什么不终止一切受苦,如果你这么不喜欢它的话?

 

神: 我已终止了它。只不过你们拒绝用我所给与你们的工具去实现这一点。

 

你明白吗,受苦与事件毫不相干,却与一个人对它的反应有关。

 

发生的事只不过是发生的事。你对它感觉如何则又是另一回事。

 

我给过你们一些工具,你们可用之对事件反应,以便减低——事实上,是消除——痛苦,但你们并没有去利用那些工具。

 

尼: 对不起。但为何你不消除那些事件呢?

 

神: 很好的建议。但不幸的是,我无法控制它们。

 

尼: 你对这些事件没有控制力?

 

神: 当然没有。事件是你们选择在某个时间与空间里制造出来的事情——而我永远不会干涉选择。那样做的话,就是除去了我创造你们的理由。关于这点,我在前面已解释过所有这一切了。

 

有些事件你们是有意地制造出来的;有些事件是你将它们吸向你——无意识地。而有些事件——你说的这一类事件包括了主要的天灾——则被推给了“命运”。

 

然而,即使是“命运”,也可以是“发自所有各处的一切思维”的同义语。换言之,即地球的意识。

 

尼: 集体意识。

 

神: 完全正确。

 

尼: 有些人说世界正在加速地走上毁灭之途。我们的生态正在死亡。我们的星球正面临一个重大的地球物理学上的灾祸。地震、火山,甚至地球的轴可能会倾斜。而有些人则说集体意识可以改变所有这一切;说我们可以用我们的思维救地球。

 

神: 造成行动的是思维。如果各地都有足够的人相信必须做某些事来帮助环境,你们就救得了地球。但你们必须赶快努力。因为有这么多的伤害已经造成,并且已经这么久了。而这需要的是重大的心态变换。

 

尼: 你的意思是,如果我们没有改变,我们就会见到地球——及其居民——被毁灭。

 

神: 我已制定了很清楚的物质宇宙定律,以便每个人都能理解。我也已划出了够清楚的因果律( laws of causeand effect )梗概给你们的科学家们、物理学家们,再透过他们转给你们的世界领袖。我并不需要在此再一次的叙述这些定律的要点。

 

尼: 那再回头谈谈受苦——我们到底是从哪儿得到说受苦是好的,以及圣人是“默默地忍受着痛苦”的这个想法?

 

神: 圣人的确是“默默地忍受痛苦”,但那并不意味着受苦是好的。在“学习作主的学校”( schoolof Mastery )里的学生们默默的受苦,是因为他们了解,受苦并非通往神的道路,而毋宁是一个明显的征状:就是对于神的道路仍然有需要学习、需要忆起的事。

 

真正的大师根本不会默默的受苦,而只不过显出没有抱怨的受苦的样子。真正的大师不抱怨的理由是,真正的大师并没受苦,而只是在经验一套你会称之为不可忍受的境遇。

 

一位身体力行的大师不讲受苦,只因为他很清楚语言( the Word )的力量——因而选择根本不发一言。

 

我们让我们注意的事物成真。大师明白此点。所以对她选择使之成真的事物,大师让自己站在选择的地位。

 

你们所有的人也都时常这样做的。一个头痛的消失,或使得一次看牙医较不痛苦,没有一个不是经由你们自己的决定而达成的。

 

而大师只不过是对于更大的事情作了相同的决定。

 

尼: 但为何要有受苦这件事呢?甚至,为什么要有受苦的可能性呢?

 

神: 如我已经解释给你们听过的,如果没有“你不是的东西”,你无法认识并且变成“你是的东西”。

 

尼: 我还是不了解,我们“受苦是好的”这个想法是哪来的?

 

神: 你坚持的质疑这个是很明智的。围绕着“默默的受苦”的原始智慧已被如此的曲解,以至于现在许多人相信(并且好几种宗教真的在教导)受苦是好的,而喜悦是坏的。所以,如果某人得了癌症,却保守秘密,你们认为他是个圣人;然而,如果有人有(挑个爆炸性的话题)旺盛的性生活,并且公然地礼赞性,她就是个罪人。

 

尼: 哇噻!你真的挑了个爆炸性话题。并且你也聪明地变换了代名词的性别,从男性变为女性。那是为了说明要点吗?

 

神: 那是为了显示给你们看你们的偏见。你们不喜欢把女人想作有旺盛的性生活,更别说公然地礼赞它了。

 

你们宁愿看见一个男人不呻吟地死于沙场,而不愿见到一个女人在街上呻吟着做爱。

 

尼: 难道你不会吗?

 

神: 我不会判断或偏袒任何一方。但你们有种种的判断——而我必须说的,是你们的判断使你们得不到喜悦;是你们的期望使你们不快乐。

 

所有这些加起来,就引起你们的不适( dis–ease , 因而肇始了你们痛苦的因由!

 

尼: 我怎么知道你现在所说是真实的呢?我又怎么知道这是神在说话,而非我自己过度的想象力呢?

 

神: 你以前曾问过这个问题。我的答复还是相同的。但这中间又有何分别呢?纵使我说过的每件事都是“错的”,你又能想到更好的生活之道吗?

 

尼: 不能。

 

神: 那么,“错的”是对的,而“对的”是错的!

 

然而,我要告诉你一件事,以帮助你脱困:就是别相信我说的任何一句话。只要去实行它,经验它。然后实行你想要构建的任何其他的范型( paradigm ),之后再以你的经验来找到你的真理。

 

有一天,如果你们有足够的勇气,你们将经验到一个不同的世界,在其中,做爱会被认为比做战好得多。而在那一天,你们将欢欣鼓舞!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