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thor之书】《来自一个已升扬文明的信息》 

【Hathor之书】《第一章:我们是谁,我们为什么来地球》(一)

【Hathor之书】《第一章:我们是谁,我们为什么来地球》(二) 

 

(三)

 

Virginia: 谢谢。那么,从埃及的历史上来看, Hathors 是否与埃及大金字塔的建造有过任何关系?

Hathors: 没有,我们没有。关于金字塔,其并不是如你们的历史学家和考古学家所认为的那样只是墓室。虽然在很多这些金字塔的内部确实是有墓室,但是它们(在过去)的首要功能是作为能量的振荡器。并且,由于金字塔的侧面原本是被像大理石一样的高度打磨过的花岗石给弄得很光滑,所以这使得金字塔能够振荡能量和接受(很多)能量。秘教入门者们会进入金字塔中以特殊的数学比例计算好的指定区域。这会允许他们接收到对“伟大的宇宙”和“伟大的神秘”的理解,而这些是如果他们不位于这样一个能量矩阵中就无法获得的东西。所以那是一种(有关意识)水平的事情。

  金字塔的另外一个作用是有关能量的。对外,这些金字塔以一种特殊的数学比例被安置,用以促进一种网格工作的建造。这个能量的网格构造是出于一个明确的目的:为了维持住随后到来的网格而被安置在这个星球上的,那随后到来的网格现在被称为基督网格,其是在你们的老师--被知晓为拿撒勒的耶稣--的献身努力之下而出现的。因此,当这个伟大的存有开始他的工作之时,被这些金字塔所建立起来的这个网格就支撑了那种新的振动,并且这个振动的基督网格直到今天都一直被持续强化着。所以说,这些金字塔是多层次和多目的的装置。

Virginia: 我获知这些是当我在危地马拉的时候,差不多有几百座金字塔分散在中美洲和墨西哥,但是人们甚至都不知道它们存在在那里。

Hathors: 是的,它们都被热带丛林掩盖住了。

Virginia: 那么,你们是不是说这些金字塔环绕这颗星球,被建在各种不同的位置上?

Hathors: 是的,但是其并不是被某一个特定的文明所完成的。其是被很多不同的文明所完成的。不过,所有那些参与了金字塔建造的存有们和文明们都通过他们的直觉以及他们对“伟大的神秘”的理解,而(在意识上)深深的联系在一起。并且他们从能量的观点上都很理解他们所做的事情。但是他们并不是联合在一名主要的建筑师之下,并且这些主要的建筑师们也没有在时间和三次元空间中见过面。这些金字塔都是在各自不同的地点被完成的,但是很明显都来自于同样的源头。他们都得到了外部的帮助。

Virginia: 来自于太空(的帮助)?

Hathors: 是的,来自于昴星系人、天狼星人等人们的帮助。

Virginia: 那么你是说在某些时候,这些地球外生命体们在一起共同工作?还是说他们在不同的时期到来?

Hathors: 他们在不同的时期到来。某些时期会有重叠。在你们的历史之中有一件有趣的怪事能被用于追溯到天狼星人。在现代的非洲有一个被称为多贡( Dogon )的部落。这个部落有着关于天狼星及其小的“姐妹星”的知识。这颗小星星直到 1960 年才被你们的天文学家们发现,但是多贡部落却在几千年前就已经知道它了。这些知识来自于他们与--几千年前作为对这颗行星的调查的一环而来到非洲的--天狼星人之间的互动。那时,天狼星人是一个高度发达的星际间文明。

Virginia: 谢谢你们的回答。我还想要弄清楚的是,你们之所以选择帮助我们,该不会是因为要去纠正过去所犯的过错吧?

Hathors: 是谁犯的过错?

Virginia: 你们以及其他人的。有时访问者们来自于其他地方,并且他们所做的事情最终也许并不会符合处于进化途中的意识的最大利益。

Hathors: 哦,是这样啊(笑)。是的。是有一些过错在这个星球上被犯下,并且这也是我们被召唤通过天狼星的入口来到这个太阳系,成为你们的监护人以及你们年长的哥哥和姐姐的原因之一。监护人( Guardians )也许不是一个合适的词汇。因为有人也许会觉得:因为我们在这里,所以你们就不必再负什么责任了。但这并不是我们的意思!我们的意思是,我们维持着一种对你们人类文明来说有帮助的振动--并且这种振动为了支持你们而恒久不变的被维持着。

Virginia: 你们刚才提到你们本来是经由天狼星而来的。关于这一点你们能不能再说的详细些?

Hathors: 天狼星是一个来自于这个宇宙的其它次元的入口,其也许难以从三次元空间的角度来理解,这是因为这个入口通往一个非物质的次元空间,而那里就是我们真正的故乡。非物质的次元空间对于生活在三次元中的存有们来说是一个难解的概念。其就好像是在这一句末尾(在一个二次元空间中)的句号试图去理解它出现于其上的这张纸,和围绕着--正看着它的--你这个存在的空间。这只不过就是因为它没有一个来自于其自身经验的参照点,来理解任何比二次元更高或更复杂的事情。尽管如此,我们还是通过天狼星而进入了这个三次元的实相。

  天狼星是一种连结到你们的宇宙的连结点,在那里,你们的时空连续体之“线”遇到,并与非物质的超空间( hyperspace )相交。这真的是一个不可思议的概念,而我们能花很长时间去讨论它。不过因为这并不是本书的目的,所以让我们只是说到--这种非物质的超空间是宇宙意识自身内的一种母体( matrix )--这个程度为止吧。在意识“创造”一个宇宙的时候,其做法是:将其自身极化进入一个连接点,这个连结点会变成空间中的一个物理位置,接下来在那个物理位置才开始你们所谓的“时间”的过程。你们可以说,我们真正的故乡是非物质的超空间。不过,随着我们进入三次元宇宙,我们的第一个物质的家乡曾经是在天狼星系统中。为了更接近地球,我们再从那里前往金星。

Virginia: 当你们在大约 1 2 千年前到来的时候,应该是在亚特兰蒂斯毁灭之后吧?

Hathors: 是的,公元前 1 万年前是在亚特兰蒂斯毁灭之后。在那时,我们通过 Hator 这个原型像在埃及积极的活动着。不过,我们之前还曾与几个在亚特兰蒂斯和列姆利亚的高度进化的个体们(先知们)一起活动过。当亚特兰蒂斯和列姆利亚将会毁灭这件事情变得无疑的时候,我们引导了这些个体中的一些人进入埃及。这么做是为了保护炼金术的“伟大工作”,这样一来,那些知识以及秘教入门者们这一路线才能免遭巨大灾难的破坏。顺便说一句,我们并不是播种埃及的唯一星际间文明。当时,大角星人和昴星人也引导了一些他们的人类个体进入非洲北部。

Virginia: 当你们说你们与人们一起工作的时候,其代表了什么意思?

Hathors: 我们是声音、能量和爱的大师。在与人类的关系中,我们主要是通过情感的本质--你们也许会称其为感情体--来工作。作为超次元空间的大师,我们能很容易的与人类接触。这种接触通常会被你们体验为超听觉声音传递、超视力视觉(幻视)、直觉以及梦中的征兆。我们与早期的埃及人进行接触是通过女神 Hator ,其通过神秘的幻视而被他们经验。通过这种女神崇拜,我们才能帮助埃及人建立起一个灵性的黄金时代,其最后在神秘学校的设立中达到最高潮。通过这些秘教中心,我们才能对秘教入门者的训练提供帮助,才能让一种正面积极的影响传播至整个世界。

  我们还想说的是:这些神秘学校所产生的影响至今仍活跃在世界上。这些学校有些保持着隐秘,而另一些正开始再度公开。我们的“工作”方式多种多样,不过最通常的方式是:先是我们中的一人或多人与一个人类进行通灵接触,然后再开始依照我们的理解来教导他或她。我们绝不会强行推销我们自己。只有当我们被问到的时候,我们才会提供帮助,但(我们的帮助)也只能限于既定的准则范围之内。这些准则会保证我们不会干涉人类的选择或命运。

 


 

(四)

 

Virginia: 你们是否曾与昴星系人或是来自猎户座的存有,或是其它所谓人类家族的前哨( outposts )有过关系?

Hathors: 有过关系。我们知道昴星系人、天狼星人、猎户座人以及大角星人。我们还知道其他一些你们尚未对其命名的存有,我们说“尚未”的原因是,因为你们正在成为一个银河以及银河之间的人类,所以其是会改变的。要明白,每一个这些团体都有一种独特的风味,一种性格,使得他们成为昴星系人、天狼星人等等。所以当每一个文化团体通过那“伟大的神秘”去看和去操作的时候,都有其自己特殊的秉性--性格上的风味。并且我们可以说,这些不同给我们带来真诚的快乐!我们被这些不同,被“伟大宇宙”的所有这些层次给迷住了,并且这也是为何我们如此着迷于,并且爱上人类的原因之一。

Virginia: 这是因为...?(译注:话说到一半时, Hathors 接上话头)

Hathors: 因为他们的极其多样性,因为他们的差异,因为他们--通过他们的内心,通过他们情感上的存在而--与“伟大宇宙”根源的根深蒂固的连接。但是在身处肉身的期间,他们发现他们自己处于一种矛盾的状况之中,这种状况在许多方面都要比--我们这些身处升扬之后层次上的人们所面对的状况--更加困难。这是为什么?这是因为他们生活在一个三次元的实相之中,并且他们的感官告诉他们事情是有限制的,是有限的和被约束的。实际上,因为他们的感官被封闭( land-locked )在这三次元实相之中,所以他们的感官无法向他们展现我们所领悟到的那种“伟大宇宙”的真相。不过他们的灵魂是知道的,也渴望着,并且也连接着那伟大的实相,那“伟大的神秘”。对我们来说,这是最吸引我们的地方--很多其他领域中的存在们也这样被吸引着。这也是人类中我们所珍爱和尊重的。

Virginia: 感谢你们如此。你们能不能从总体上稍微说明一下你们与这个太阳系之间的关系?你们也知道,靠近地球,有三颗较小的行星,我们将它们称为内行星( inner planets ),它们是水星、火星和金星;并且还有太阳系中所谓更外侧的物质行星。你们能否给我们任何一些关于水星或火星上的定居点的背景或说明?并且,你们已经提到过你们自己的定居点是在金星上,那么我假定在某一时点时,其是物质性的。

Hathors: 是的。关于火星,你们能看到被建造在地表之上的物质建造物的遗迹。存在着某种你们称之为“火星之脸”的东西,其是一个真正存在过的建造物。在金星上也曾有过建造物,但是在金星上的定居点要比在火星上的老得多,因此它们已经不存在了。如果你们以三次元的方式来到金星,除了气体和沙子以外你们将看不到任何东西,其是一个不适合居住的地方。火星仍留有物质建造物的遗迹,曾有一些文明在那里居住过。实际上,火星曾是很多不同文明的前哨( outposts )。

Virginia: 在最近,是否那里曾有过一个主要的前哨?

Hathors: 让我们这样说吧。当前由人类自己的科学所研究得出的历史在看法上是极端狭隘和有限的,并且并没包含整个拼图的全体像。比如,更高等的文明在早期人类存在于这个星球之前就已经存在了。实际上,在人类还非常原始的时候,就有在太空中旅行的高度进化的星际文明们,他们会定期来到这个太阳系以观察行星地球上新兴的生命现象。他们会在很多地方建造他们的前哨,而火星和金星是其中主要的地方。

  另外还有一些能量体性质的前哨。这是一种不同的看待事物的方式。有一些存有,他们是纯粹的能量并且是如此的精妙,以至于你们会称他们为昙花一现的( ephemeral )--因为他们没有形体,也没有质量。因此,在木星这样的大体积星球的面前,他们相对来说就不会受到重力场的影响。所以说,还存在着在木星和土星上设立前哨的存有们(译注:木星和土星是太阳系中体积最大的两个行星),不过,他们是能量形式和昙花一现的存有,并不和那些去火星和金星的存有一样是物质存有。

Virginia: 那么在水星上是否有过任何形式的前哨?

Hathors: 有过。不过那是一种能量形式的昙花一现的文明。他们是一种能专门以星球气体和光为生的存有。他们会被诞生中的星球吸引过来,用人类词语来说就是:因为他们以之为营养。他们像所有存在一样也要获取光和能量,不过他们如同飞蛾扑火一样会尤其被光和能量所吸引。无论在哪里有刚诞生的新的星球,他们都会被吸引去,然后以一个昙花一现的、能量形式的文明存在。不过在火星上无论是过去还是现在都有一些物质的三次元建造物。大多数这种痕迹已经从金星上消失了,但是在你们的月球上还有一些建造物,而月亮在很久以前曾是地球的一部分。

Virginia: 考虑到 Hathors 尤其是在古埃及时期活动,你们认为那种影响给人类带来的最大成果是什么?

Hathors: 我们相信我们的最大影响在于:为人类维持住神圣之爱与无条件接受的泛音( harmonic )(注 1 )。并且我们还觉得,我们对意识的独一无二的理解也给人类带来了极大的利益。我们通过古埃及的炼金术所播种的秘教的教导已经遍布整个世界,并进入众多其它文化圈,能在印度、中国和西藏找到其根源。我们的教导之精髓--和来自其它星际文明和超次元文明的教导一样--,在这些文化圈吸收埃及的神秘教导的时候,被他们吸收与合并。因此,你们会在通过这些文化所表现的多种多样的炼金术系统之间,看到很多相似之处。尽管这些各种各样的系统的语言和象征各不相同,但却有着惊人的类似。

  或许可以说,通过这些各种各样的传统而传下来的我们的教导之中最有力的东西,涉及到生命力,以及如何增强和提升生命力。这种理解,再加上我们对爱之泛音的维持,也许是我们对人类最大的两个贡献。

Virginia: 这些事情真令人着迷。谢谢你们。那么就你们来这里帮助行星地球上的人类这方面来说,我的理解是,你们来这里是为了提供实践性的建议,而非只是提供信息。另外顺便问一句,如果我们真的看到了你们中某一位的话,你们能否描述一下,一个 Hathor 人在今天看上去会是什么样子?是否我们在埃及所发现的少数古代文物和你们的雕像是你们的准确写照?

Hathors: 嗯,在我看来,我们是非常美丽和引人注目的存在,不过我们也存在着个体上的差异。一般来说我们有十到十四英尺高(译注: 3 4.2 米),有些人会更高,而有些人会更矮,我们还有相当大的头部。我们有双大耳朵,我们的头发以一种风格化的样式向后梳,那样式就和你们看到的这本书封面上的雕像一样。我们有着长的双手和长的四肢,因为按照地球标准我们相当高。如我前面所说的那样,我们的真正形态是光(和你们一样),但是当我们的意识移动进入存在的一种稠密的层次,我们的光体将会采取物质身体的形态。在我们是物质形态的时候,我们会采取我们前面所描述的那种外形。

  埃及的古代工匠们关于我们的外貌有着多种多样层次上的理解,这要取决于他们是否真的与我们有过直接通讯,以及是否能够超视力的感觉到我们。在古埃及初期,尤其是在法老时代以前的时候,我们真的来到了地球上,并且那些与 Hathor 能量体一起工作的人们能够看到我们。我们曾超视力的在物质上出现过,这意思是:我们会在地球上走来走去,有意识的与他人互动,不过我们只能被那些具有超视力的人们看到。我们并不具有你们所知道的那种实际的物质躯体,但是因为其与物质躯体是如此的接近,所以我们几乎可以说我们确实在地球上有过物质躯体。

  某些优秀的曾清晰知觉到我们的工匠们为我们刻了雕像,并且这些相当准确的描绘中的一部分出现在了神殿的墙壁和石柱上,尤其是在石柱的顶端。久而久之,随着这颗行星密度的增加,人类很少能再超视力的看到我们,因此他们就不得不依靠早期所流传下来的东西。然后那些后期的,没有如早期那样与我们直接通讯过的工匠们,就开始风格化他们自己对前人的复制。

Virginia: 那么从基因方面来看, Hathors 是类人型生命体吗?

Hathors: 我们是类人型生命体,但是我们的 DNA 12 股。

Virginia: 因为你们的耳朵显然对声音非常敏感,所以你们能否解释一下声音是怎么变得对你们这么重要的?

Hathors: 你们所称为的“声音”对于我们来说,是在这个领域中的主要振动( the primary vibration in this realm ),并且我们会将声音澄清为是一种振动,而非仅限于被人类耳朵所听到的物理声音。当我们说“声音”的时候,我们所意指的是“振动”--其能够在真空中发出。你们在你们的物理学中所定义的声音只能在--当存在着一个运载一个振动的媒介--的时候才会发生。所以,我们所理解的声音是:所有在本质上是振动性的实相的,最根本的性质和基础。换句话说,物质只不过是一种振动--以某种泛音振动。因此,当一个人转变那泛音,一个人就能从物质变成能量,并且当一个人理解了如何去做,其就能自由的来回转换。最初我们用于太空探索和进入你们太阳系的飞船就是基于声音和振动。这在我们的文明中是一个非常古老的认识,并且能追溯到我们的祖先。我们已经知道并使用这个方法很多千年了。

Virginia: 那么现在,我们已经有了一个对你们团体的介绍,在我们结束第一章之前,你们团体中有没有谁想要说点任何什么事情?

Hathors: 我们想要向--在这个时候来到这个星球,想要穿过这伟大的转变之门,转换进入一个意识的新次元的--身处人类躯体之中的我们的兄弟姐妹们表达我们最深的谢意。我们知道这是多么的困难,多么的具有挑战性,同时也是多么的有益,就好像是:我们站在时间的对岸,伸出我们的双臂欢迎你们进入星际间领域,进入生命的更精妙领域。我们怀着极大的谦卑给你们带来这些信息,并且希望其能服务于你们。如果这其中有什么能为你们所用,就请用吧。如果我们所分享的东西没能打动你们,那就让它们过去吧。此时,不论你们的选择是什么,我们都尊重你们,因为不论你们的选择是什么,其都充满了机会,这些机会会被用于:自这个宇宙创始以来还从未被见过的一种进化发展。

 Virginia: 非常感谢。我们十分感激你们的关心和支持。

---完---

1 harmonic 这个单词在物理上是指谐波,在声乐上是指泛音(日文单词为“倍音”)。感兴趣的可以自己研究一下。我不是搞音乐的,但是当我仔细研究了中文 wiki 里面对泛音的描述后,觉得需要强烈推荐大家一定要去研究一下什么叫泛音。按照我的理解,自然界中,由造物主所创造出来的任何声音,无论是虫鸣,还是马嘶,还是流水的声音,都不是一个音,而是多个音混合在一起所发出的声音,组成一声虫鸣的多个音之间并不是乱来的,而是有其和谐关系的,这种和谐关系就是日文单词“倍音”的字面意思:各个音在频率上是有倍数关系的,并且组成自然界中一个音的各个音的数量是无限的!正是这种无限变化性,决定了同样音高的一个音的音色也是无限的!(由简易电子琴所发出的电子声音是人工泛音,不是自然泛音,所以听电子琴时间长了会容易感觉疲劳,因为其不是造物主所造)。看到这里,新时代思想爱好者们,你们能感受到这其中的哲学意义吗?

  • 【相关阅读】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