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thor之书】《来自一个已升扬文明的信息》 

【Hathor之书】《第一章:我们是谁,我们为什么来地球》(一) 

 

 

Virginia: 因为我想以一种会令人们感到亲切熟悉的方式介绍你们 Hathors ,所以请介绍一下你们有多少人在这个为我们带来这些信息的团体或委员会里工作。并且还请给出任何用于识别你们(每个人)的因素,关于你们在不同领域中的兴趣或是专门特长。我们希望在这第一章就得到这些信息,这样人们就能产生仿佛在和你们见面的感觉。

Hathors: 我们是一个十人小组。实际上我们有十三人,但是有三人并不参与这个资料的传递。他们是见证者,他们在幕后观看这整个过程(译注:我记得也有其他的通灵团体也是像这样由传递者和见证者组成的)。我们十个人或多或少的作为一个集合意识而表现着自己,并且主要是通过我们小组中一个名叫 Avar 的人来通灵的。

Virginia: Avar

Hathors: 是的,我们是十位来自于一个有数百万人口文明的个体。我们的(职业)背景包括了你们所称为的一名医生、一名科学家、几名教师和几名历史学家。并且我们中的一位也许还会被你们称为神秘主义者或是哲学家--尽管从本质上我们都具有神秘主义和哲学的性质。所以,在我们的小组中,我们有着非常不同以及多样的视角。

 Virginia: 显然你们是自己选择做这个事情。你们能给我们一个为什么你们要这么做的原因吗?

Hathors: 我们珍惜并深爱着我们的人类兄弟姐妹。我们觉察到,并且我们看到一个惊人的改变正在这颗星球上展开。你们正处在一个,诞生进入意识的一个新的次元的过程当中。同样,我们的文明也曾经经历过这个过程。我们切身懂得--那穿越时间和空间的入口进入一个更加美好的现实时的--诞生的痛苦。所以,出于我们的爱和共感( compassion ),以及我们与人类在一起的喜悦,我们选择提出这些资料,希望以此能帮助你们。

 Virginia: 好啊,我们自然要感谢你们这么做!你们能不能为我们澄清一下 Hathor 这个名字似乎暗示着女性原理的那一面?即(其似乎暗示了):女性的、有创造力的和丰饶的性质?

Hathors: 好,我们来说一下。在你们到达那最基础的--将所有二元性统合为一体的--八度音阶( octave )(密度)之前,这个宇宙中的一切万物在性质上都会是周期性的和二元性的。但是在这个宇宙--无论是物质宇宙还是所有其它(非物质)的精细宇宙--中的一切万物都有极性。按照人类的象征来说的话,这些极性是男性性质和女性性质,或是正电荷和负电荷。

  在我们访问早期的人类意识的时候,你们刚出现的意识是与“伟大的地球”--你们可以称之为“伟大的母亲”--保持着联系的。过去的主要宗教也确实都提到过将地球称为“伟大的母亲”。因此,由于这里早期的人类意识深深的连接着地球母体( matrix )--作为女性的地球意识--,所以女性的神秘和女性的性质就成为意识的最基础的表达。随后,在女性性质开始被,被称为男性性质的东西所取代的时候,我们作为你们的见证人,目睹了一些事情的发生。人类开始了一个从地球分离的过程,和一场意识独立自主的运动。虽说--人类终于认识到了自身意识的独立自主性--这件事情很重要,但是与地球分离,失去同所有生命的相互联系,这也是非常危险的。现在正在发生的事情是,人类意识正开始意识到必须要回到对“伟大的地球母亲”的尊敬之中。而这是一种周期性的进步和发展。

  在埃及宇宙学的早期形成时期,女神 Hator 是被和天空联系在一起的。(后来 Hator 才被看成是富饶女神。)她的名字和我们的名字相似这并非偶然。是我们播种并帮助形成了这早期的女性神秘的符号象征。女神 Hator 确实是有一个和我们互不相连的独立的存在,并且她可以被称为是一个“原型( archetypal pattern )”。她能被象征性的看成是一种宇宙的力量,而我们,作为一个文明被认为就等同于她那爱、至福和心醉神迷的特质。

  现在,人类的意识已经经历过两种极性:地球的母性意识,以及独立自主的父亲的男性意识,但是这两种意识从未走到一起过。而现在正在发生的是,这两种意识必须要走到一起,这样男性性质和女性性质才能获致平衡。每一个人类的这种--与他或她自己的两性性质,即,与他或她自己的男性性质或女性性质之间达成和解和友好相处的--过程的必然发生,决不是偶然的。那些知晓并清醒认识到女性性质和男性性质之间必须获得平衡的人们有一种感觉。他们意识到男性极性和女性极性之间的战争必须被结束,这样男性性质的独立自主的原理和女性性质的感受性和理解力才能回到平衡的状态。

  随着女性性质再次从灰烬中兴起,可以说,埃及的古老神秘就又回来了。这些(古老)知识的回归单单只是一种帮助。人类选择如何利用它们则是他们自己自由意志的选择。但是这种概念正在回归,并且你们很多人正在回忆起你们的古老埃及的起源以及那些早期的时光,因为女性性质再度觉醒的时候已经到了。不过,我们想要指出的是,女性性质正在以一种与过去不同的方式--作为一种平衡的原理--而回归,并非是全然的女性性质或是全然的男性性质,而是这两者的一种处于平衡状态的两性具有的融合。

 Virginia: 如果我理解了你们所说的关于女性原理的内容,那么(我想问)这个原理是否也适用于整个太阳系?还是说这个原理只限制在地球之上?

Hathors: 其适用于整个太阳系,但是是在不同的时期。此时在地球上所发生的事情非常关键。你们也知道,存在着两个并行的进程。地球作为一个意识正在经历她自己的提升--她自己的一种改变,所以,所有的生物--不仅是人类,并且还包括动物和植物--都正在受到影响。他们全都正在经历他们每个人各自的,与地球的转换对齐以进入更高的振动领域的过程。

  太阳系的其余地方也正在经历一场改变振动领域的过程,这是因为你们的太阳正在转换;不过,地球尤其特别的正在经历一场独一无二的,与(太阳系内)其他星球在这个确切的时候所体验的不一样的过程。这就是为什么会有来自很多次元以及其它领域的存有们,他们驻扎在地球周围的行星、小行星和次元之间的空间中,就为了观察会发生什么。因为(地球正在经历的)这个过程是如此的独一无二。

 Virginia: 我想要知道在太阳系中地球和金星是怎么样联系在一起的。是否曾有一个单一非凡( singular )的意识凌驾于并超越这些我们称之为金星和地球的物理的行星天体之上?你们能否说明一下我们在过去以及现在与他们之间的关系是怎样的?

Hathors: 你可以认为金星是地球年长的姐姐。在行星被实际创造之前的无形的时期,这些行星的种子--或者称为精细的振动--就已经存在了,并且有一些思想形式和存有们穿过这些空间。那时,行星地球和金星是紧密连在一起的。它们形成了一种能量的脉动,非常像一个无限的符号(∞)。因此,金星和地球自它们被构想之时就被连接在一起了。它们是一对姐妹星(译注:建议用“地球 金星 姐妹星” google 一下)。我们之中那些位于金星附近的,正做着我们自己的工作,进行着我们自己的进化--朝着伟大的理解而进化--的人们,被深深的与地球连接在一起。因此,我们以帮助你们为己任,并且我们也非常高兴能够帮助那些已经决定在这个美丽的行星地球上具现化的存有们,同时也非常高兴在这个行星以她自己的过程开始升扬的时候对她提供帮助。

 Virginia: 我明白了。我们之中曾经学过有关行星金星的各种各样的形而上学式教导的人们都听说过萨纳特•库马拉( Sanat Kumara )这个名字,我们想要确认一下那个存有以及他早期教导中的能量。这会是你们资料中的一部分吗?

Hathors: 我们并不准备讨论我们的兄弟萨纳特•库马拉,但是我们非常熟悉他,因为正是他请求我们进入这个宇宙的。萨纳特•库马拉是一个古老的灵魂,他是一个被知晓为“白色兄弟会( White Brotherhood )”的星际间议会中的一员。白色这个词并不是指皮肤的颜色,而是指纯洁的状态。作为一个已经升扬了的大师,萨纳特•库马拉对行星地球以及这个太阳系的进化发展肩负着众多的责任。他参与这项任务已经有很多千年了。他不知疲倦的在这些领域中做着奉献,并且他在整个宇宙之中都由于他那强大的有魅力的风采( powerful magnetic presence )而赫赫有名。我们也非常喜欢他,特别是因为他有着最妙不可言的幽默感。他也和我们一样,在致力于升扬事业--在这个太阳系中的意识的进化发展。他的家乡--如果你们想要提到一个物质场所的话--就是金星。正如你们所知,他这个存在贯穿了很多的次元。他所使用的方法与我们打算在这本书中揭示的所有方法都是协调一致的。但是我们并不打算讨论他的工作或他的门径,因为,如果你们想要讨论的话,则应该是他自己的信息--他自己的分享比较合适。

 Virginia: 换句话说,在金星的更高的能量中间已经建立起了一种有目的的伙伴关系?

Hathors: 是的。

 Virginia: 然后我们想要知道的是,你们在金星上的经验是否以任何某种方式与天狼星 B ,或是与银河系中超出我们太阳系的其它区域有关?并且就如同欧西里斯( Osiris )、伊西斯( Isis )等很多其它埃及的概念和词语所暗示的那样,还与埃及有关?

Hathors: 我们会就这些方面的特定问题给出我们的回答,不过,我们本来为这本书所准备的资料并不是为了解决这些问题的。我们试图提出一些实践的工具以及一种理解,这对于那些将会读到这些话语并回想起很多事情的人们来说,将是他们恢复记忆的关键,也是一种象征。我们希望我们的信息能为每一个人自身的进化和提升提供服务。同时我们也很愿意讨论任何你们的有关我们的历史和我们的背景的问题。

  那么下面来回答你们的有关天狼星的问题,在金星和天狼星之间有一种直接的联系,这个联系就是:在我们进入这个宇宙之后,最初我们是来自于天狼星。你们所称为的欧西里斯和伊西斯这些古埃及的神们,如果以你们的专业术语来描述的话,则最好可以被描述成是力场--觉识和广阔意识的能量模型。这些能量被古埃及时期的人们拟人化的称之为是欧里西斯和伊西斯等神们。所以实际上,古埃及的众神们是一幅图画,你们可以说,其描绘了穿过这个宇宙的力场。故而,我们鼓励在现代社会中的你们,不要从字面意义上去考虑这些古埃及的众神,因为这种字面上的理解是被给予那些心智较不发达的时代的。相反你们要理解,所有的教导都是在多种层次上被给出,所以,被早期的不是那么进化的意识们按照字面所理解的东西,会被进化了的神职人员理解成是能量--移动的力场--的象征。

  当然,他们的对这些能量的理解并不同于你们现在这个时代,但是从根本上来说,这些伊西斯和欧西里斯的能量现在仍然是活动的,并且对所有人都是开放的。这对所有那些众神们也都一样。他们是“一个源头”的不同面向。只存在“一个创造的力量”,而他们只不过是从那“一个源头”流出来的不同的意识面向或是意识之流。因此,想再次说的是,最好是将这些诸神们理解成是能够与之合作的仁慈的力量,但他们并不是神本身。他们并不是不含所有二元性或任何极性的终极的源头。

 Virginia: 关于 Hathor 对古埃及的影响,你们还没有给出一个近似的,自耶稣基督诞生之日起往前计算的日期。其大约是(公元前) 2 万? 5 万? 10 万?还是更多年前?

Hathors: 应该比那还要更长,但是如果从我们留在埃及历史中的痕迹来看的话,则我们是在法老之前的时代。是在赫里奥波里斯( Heliopolis )之前,当天空女神还是哈索尔( Hator ),天空之神还是荷鲁斯( Horus )的时代。在顺序时间上的位置大致是在公元前 1 万年(大约在距今 1 2 千年前)。

 Virginia: 那时是埃及的时代?

Hathors: 是埃及的时代。不过在那之前,我们已经在地球上工作了。埃及的时代只是那“(伟大)神秘”的一种文化上的表达。那“(伟大)神秘”是跨文化的,并且其扩展至超越了所有的时间和所有的空间。因此我们通过我们所遇到的那些文化以及它们的信念系统而展开活动...

Virginia: ...通过有能力并且愿意与你们进行通信的人?

Hathors: 是的。作为已经升扬过的存有,我们能够游历广阔的区域,并且与数不清的文明相接触。有的时候我们只与很少的一些个体们接触。而在其他时候,就如同在古埃及一样,我们会与上千的人们接触并一起工作。虽然我们所带来的信息中的一部分被保存在埃及的秘传或是密教之中,但是大部分我们的知识从未被传授给人类。

【相关阅读】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