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是 Hathors 。我们伴着爱而来,并且还给你们地球带来了一个新的,有关理想的现实的声音( sounding of a new dream reality )。如果你们已经准备好了去建造这个新世界,则我们邀请你们加入我们,加入这个精神和心灵上的旅程。我们是你们年长的哥哥和姐姐。我们已经和你们一起,在你们在这个星球上的进化时期之中,呆了很长时间了。永世以来我们就和你们在一起,这甚至都可以追溯到,在我们的任何足迹出现在你们当前的历史记录之前的,那已经被遗忘了的岁月之中。我们的本质是超越次元的能量形式的存在。我们原本来自于另外一个宇宙,经由天狼星这个入口进入你们的宇宙,然后从天狼星,我们又移到你们的太阳系,并且最终定居在金星的以太界。

  在过去,我们特别是与古埃及的 Hator 丰饶女神一起,并且通过她来展开工作。(编者注:为了使之明确,我们将使用“ Hator” 这个拼法来特指埃及女神,而“ Hathor” 这个拼法是指在本书中所称为的那些升扬过的存有。)在藏传佛教的形成初期,我们还与西藏的喇嘛们有过接触。因此,他们的某些有关声音运用的独特技术和做法是来自于我们自身的传承以及我们对他们的教导( Thus, some of their unique techniques and practices about the use of sound come from our own lineage and our teachings with them )。尽管我们曾与地球的某些早期文化有过交流,但我们是一个存在于星系间的文明 , 我们有很多的前哨站,其跨越了你们已知宇宙的一部分,甚至比那还要更远。

  我们是也许会被你们称为的“一个升扬过的文明”--一个存在于一个特殊振动领域内的存在团体,正如你们也有一个能量上的印记。只不过我们在一个比你们更快的频率上振动。尽管如此,我们大家都是那(伟大)神秘的一部分,都是那将所有宇宙维持和团结在一起的爱的一部分。

  我们也曾像你们所成长过的那样成长过,我们正朝着一切万有那“一个源头”而升扬。如同你们一样,我们在喜悦之中并且历经悲伤而成长起来。从浩瀚无际的角度来看的话,在认识和意识的(进化)螺旋之上,我们只比你们高一点点;因此,作为朋友、导师以及在--返回到一切万有之记忆--的路途上的旅伴,我们能够向你们提供我们所学过的东西。

  我们(大家)现在身处在一个伟大的时期,一个伟大的疗愈本地太阳系之所有层次,并且包括所有领域之王国--并不只是人类--的时期。然而,你们人类却手握着你们行星地球之进化和升扬的钥匙。这把钥匙需要自由意志的选择,并且你们人类的选择--或是不选择--将会影响这个世界上的很多王国。你们正盘旋在--这个行星的意识(进化)历史中的--一个重大时期之上。现在正在发生着某些以前从未发生过的事情,能够再一次参与你们,并且进入你们的显意识,这对于我们来说既是一种喜悦也是一种欣喜若狂。上一次我们和你们像这样有意识的在一起是在古埃及的时候。

  在埃及的历史之中,已经几乎找不到有关--我们的存在、我们的动机以及我们的物质性描述--的线索了。不过,在 Hator 神庙还遗留有一些显示我们外表的雕像。一张那样的雕像的照片在这本书中出现两次,对你们中的一些人来说,其也许能作为一个回忆(而帮助你们回想起什么)。(译注: Hator 的照片在这里)

哈托尔(Hator)头像的照片,拍摄于埃及丹德拉神殿,摄影者:Judi Sion

 

 

 

  在后面的书中,我们将试图带给你们一些来自于我们这个认识层次的工具以及理解。我们希望并且也渴望这些东西会被证明对你们有帮助。我们希望澄清的是我们并不是你们的救星。我们也不是救世主。我们是居住在离你们很近的你们的兄弟和姐妹,但是我们将既不会介入你们的选择行为,也不会介入你们的进化,因为那是你们自己的自由意志。

  但是,我们却时刻准备着要帮助你们。我们之时刻准备要帮助你们,并不仅仅是通过我们将在这本书中所揭示的技术以及(我们的)理解,而是:为了获得更好的健康以及更高的意识,我们时刻准备着与你们进行紧密的和个别的接触。你们选择这本书这表示了你们有这个意愿,而我们则在意识的众多层次上都做好了准备并保证能为你们服务。但是不管怎样,通过提供我们的援助,我们既不希望以任何形式干预你们的其他灵性助手以及你们的宇宙方面的联系( cosmic relationships ),也不希望干预任何帮助你们的宗教信仰、联盟和组织。但就算如此,我们还是有很多想要分享的。

  那么,让我们从一个--将你们自身看成是能量--的理解开始吧。我们之所以要先从能量开始我们的讨论是因为,此时在这个地球上,意识被锁在和被固定在你们称之为三次元现实的--你们能用你们的肉体知觉触摸到和看到的--物质世界之中。可是,在能量频谱之中,在你们的物理学家已经发现的电磁频谱之中,你们所能看到的,实际上还不到存在的百分之一!我们就如同在这个宇宙之中尚未被你们辨识的其它无数数不尽的王国一样,存在于其他那些未被发觉的 99% 的能量之中。

  如果你们能仅仅只是理解到,在其它那些领域之中,你们是多么的被爱护的话,你们也就能释放那已经限制你们物种很多世纪的,自我否定( self-abnegation )的枷锁。不过令人欣慰的是,所有这些枷锁正开始被除去--这令我们十分的喜悦和欢笑。实际上,你们将会发觉,我们这些年长的兄弟姐妹们也会有幽默感,这是因为,那“一个源头( One Source )”的--发展进入无限领域和无限层次的--显现,其本质上是喜悦的,甚至还是幽默的。是不是因为这是一个玩笑--难道它不是?--所以那无限才能将祂自己放入有限之中?就好像把天空拿起来装入一个玻璃瓶中,然后始终都想着你就是那玻璃瓶。直到有一天玻璃瓶碎了,然后天空被释放出来。朋友们啊,请不要害怕那破碎。没有必要把其变得很困难。也没有必要把其看得很悲伤。其可以是喜悦的、幸福的,并且还可以是非常非常滑稽好笑的。

  有了这些说明之后,现在是我们建议,我们建议你们提出任何也许会想到的问题。 Virginia ,你有什么特别想问的问题吗?

---完---

 【Hathor之书】(来自一个已升扬文明的信息) 

  【相关阅读】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