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HN: 是的,让我来问一个我曾经问过你们的问题.我会有点唠叨,因为我不能完全理解它.心念Thought是由一种特定的存在体创造出来的,祂们就是:"心念者Thoughters". (:心念者也被称作"核心本我")

 

DATRE: 是的!

 

JOHN: ...然后,当心念离开时,它具有"自我"智能.它寻找它自己的...它将自己依附在各种不同的条件之下.对我而言,我所知道的是,心念似乎在某个程度上必须回到某个地方"充电""再生",甚至"修改".我无法理解这里.

 

DATRE: ,是的.心念离开,然后被"完成".让我们这样讲,心念会"旅行".如果一个"心念"没有被一个个体完成的话(从我现在的角度,这是我所观察到的),如果一个"心念"来到你的身边,你开启它,但没有"完成"或贯穿"心念"中所有一切的话...,"心念"会在"整理工序""再生".充电,可以这么说.如果"心念"中还有一些剩下的东西没有完成的话,它就将继续旅行,直到找到另一种表达以"完成".

 

而在"完成"的时候,让我们这样讲,虽然那看起来永无止境,但当一个心念被完成时,在我目前看来,当它完成时,那就像一个小小的"爆炸",然后它将再次焕发活力,再次开始."心念者"在那时"看到"这个火花,同时会在"那时"为那个火花注入一个新的心念.现在,这就是我目前所见.它可能比这更为复杂,但为简单起见,这是我目前理解它的方式."心念者"能够觉知到心念本身所在.但你看,因为那里有很多"心念者",所以祂们不必拣选起那个"由祂们最初开创的那个特定的心念".

JOHN: OK,在这方面,它们是通用的.

 

DATRE: 是的,换句话说,就像你们讲的克隆.换言之,它没有男性...你看,你们是唯一以"男女"的概念来思考的存在.所以换句话说,如果某些事情发生了,它就必须为其中一个-要么男,要么女.所以,当你们没有任何通用的术语或概念时,它就不能...在大宇宙中,你们并不是"所属关系",因为你"拥有"所有你想维持的一切本身.问题是你们...如果一个"心念者"放出一个心念,当祂察觉到这个光的"爆炸光芒",就意味着一个"心念"已经被"完成"."心念者"不会去想:",我想知道那个心念是否由我开创出来的?" - ,,祂看到的是一个"火花"-"心念者"看到的是那个火花,而那个心念能被"再生" - "我将把'这个'心念放到那里".如果你们对"心念者"为这个地球"产生"出的"心念""数量大小"有任何主意的话,那可是相当惊人的.

 

JOHN: ,我可以想象,那是极大的.

 

DATRE: ,但那是一个"心念者""发展".因为你看,当那完成后,你看到所有那些"火花"的完成,而那个完成的心念被心念者所提取,就能"扩大"整体.

 

JOHN: OK,这是一种"自己"的再生.

 

DATRE: 它是,因为没有任何会丢失.

 

JOHN: 是的.关于心念,根据你们的解释,在我看来,当一个"心念"被创造时,它是在它自己的"培养"环境中被创造出来的,就好像一个类似培养皿的东西.

 

DATRE: 我将给你一个解释.这里有一个"心念者"和一把铁屑;每一个铁屑都是一个"不同"的心念."心念者"把这些铁屑丢到宇宙中.然后铁屑在宇宙中旅行,直到找到一块可把自己附着在上面的"磁铁" -在这个例子里,"磁铁"代表"物质或物理表达".

 

JOHN: ,物质表达,但在这一点上,那并不是一个完成的心念.

 

DATRE: ,这是它的起始.

 

JOHN: 现在,为了完成,它变得附着在一个可能性上面.

 

DATRE: 是的,因为那是"磁铁"在吸引它们...那些你们所讲的"复杂性",也就是你们正试图想解决的问题成为了你们的磁铁.这个小铁屑,一个迷你心念将附着在你身上,很简单,因为这个特定的小铁屑中有你感兴趣的答案.那能...在你的一生中,你大概能获得一个或两个心念.如果你以那个方式继续下去,你将不断扩展它,扩展它,扩展它.但多数人并不会在一个心念线上持续任何一段时间.因为当下一件事情出现时,他们...你可能完成了这个心念或你可能只获取了它的一部分.现在,这是我的基本解释骨架.

 

JOHN: 我从你们解释的这一部分中留意到,你们说当"心念者"留意到那个"爆炸光芒",就会"""一个新的心念,""什么?你能看出我想说什么吗?那里必须要有一个你能给予的,被我们称之的"培养"环境.因为如果一个"心念"被完成,"爆炸",而你们将会把这个新的"心念"放到哪里呢?这就是我的意思.

 

DATRE: 那是..那里有被维持的"火花".

 

JOHN: OK,即使心念在一瞬间发生,那里也得要有一个中心或起点吧?如果你将那么做的话.

 

DATRE: 好吧,举个例子:Aona"爆炸"成许多"闪光/光芒".

 

JOHN: OK,很好.

 

DATRE: 她还在这里.

 

JOHN: 她在这里,但我不知道有多少.

 

DATRE: 这真的没有关系,只要她把食物放在桌子上,对你们而言,你们都没事.,不过说实在的,只因那里有一个"闪光/光芒"...

 

JOHN: 这是一个我们不习惯考虑的观念(完形概念).

 

DATRE: ,但你们所想的是,就像要坏掉的灯泡,它瞬间闪了一下光,然后就坏掉了.

 

JOHN: 没错,就好像超新星爆炸那样.

 

DATRE: 我讲的可不是那个部分...

 

JOHN:被科学家们称之的超新星是恒星的爆炸

,然后就没有更多了.

 

DATRE: 你看,通过"他们"的物质眼睛,他们无法看到"更多".

 

JOHN: 我明白了,那是"心念".

 

DATRE: 我知道,但你看,你们是如此...

 

JOHN:被锁定.

 

DATRE: ...,不仅如此,因为在你们体验中的某个点上,你们决定"死亡",也就是通过死亡过程,才是你们"唯一"能够察觉到其它存在的方式.所以你们物质存在中的一切...为了"维持"那个心念模式,必须死亡.就好像灯泡,植物,树木,一切都必须"瓦解",一切都必须死亡,因为那是你们所设置的.但在大宇宙中却"不是"这样.所以你看,只因它"爆炸"成为巨大的"闪光",并不意味着它"瓦解".否则Aona早就离开很长一段时间了.

 

JOHN: 那很有趣,很高兴我坚持问这个问题.因为这个理解的片段-对我而言是一个"重要"的帮助,能帮助我理解其他的行为,而对这些行为的认知被我们自己给"锁定或阻塞" - 仅仅是因为我们对很多事物的看法都是狭隘的"铁板一块".

 

DATRE: 你看,这就是物质表达中的一个问题-一切都是"单一",这很难让你想象在其之外的东西.但随着"新能量"的进入,当你变得更加"适应"这些创造出来并被带入这个星球的"新能量系统",由于进入的新能量支持"不同"的心念,你就将能够扩展有意识的觉知,用来包含更多的信息.你将在更大的程度上允许自己,当你开始"允许"自己体验"多样性",在允许中,你同样能保持住你的焦点.你这样做的越多,就将变得越舒适.就好像其它的一切,当你达到一个"舒适"地带时,你就能继续往前走.

 

现在,这里还有一些"差别".有人达到一个"舒适"地带后,就希望停留.但还有一些人到达"舒适"地带后,则不会安分,他们想获得进一步的追求.

 

我们不想进一步解释了,除非你还有特定的问题想问?

 

JOHN: 我没有了!

 

DATRE: 好吧,那我们离开了. 谢谢,我们是Datre~

 

【相关阅读】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