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ingQing: 续春游前翻译的那篇Datre传导174,这一篇也是继续回答Barrie的问题.当然,这也是我在春游期间学习的内容

 

关于Datre的翻译: Datre翻译是我的私人分享.虽然内容反反复复,还有很多没翻译完,但大致的框架已经呈现出来了.特别是Datre总结的最后一本书 -[DATRE书籍5:DATRE的对话]. 相信理解的朋友都知道:到最后,这些文字已不再重要,重要的则是你的体验.)

------------------

 

Datre接着回答Barrie的问题:

 

JOHN: Barrie的下一个问题是:"我们从内在的范畴内"变出"物质现实中的对象,然后再专注进入物质层体验.我们利用内在的知识或信息帮助我们在物质层做出决定.或者,换句话说,我们清醒的意识能够通过潜意识获取我们的内在信息 - 以帮助我们做出各种看似微不足道或非常显著有用的决定"

 

DATRE: 好吧,你们唯一与意识工作的时候是当你处于物质结构中时.除此以外,让我们这样讲:你是以一种完全不同的"波长"来工作的.

 

JOHN: Barrie继续问道:"其中一个最难让物质存在体接受或理解的概念就是时间的同步性.同步时间只能从内在的角度去理解 - 这是一种与我们清醒时的感官经验彻底相反的角度.所有问题的开始与结束,因与果 - 仅在线性时间的角度上是有意义的.物质现实做为一种棱镜,"无时间""当下""同步时间"划分为"过去","现在""将来".我们的语言是如此沉浸于线性时间与图像,以至于太难讨论同步时间了"

 

DATRE: 你指的同步时间是什么意思呢?换句话说,你指的同步时间好像是与其他人在其它的

"时间期内"互相连接的东西.我们不理解你说的同步时间 - 因为所有"时间"!当你体验"当下",你所在的时间都是"现在","现在","现在",永远是"现在"!但为了维持你们的角度,你们已经将它设置为"过去","现在""未来".

 

当你开始进入体验"当下"的那一点时,你将与"过去""未来"断开,"线性"时间移动入另一种不同的时间中 - 这就能允许你踏入其它方向,让你能感知到"其它"时间本身.然后,你将会发觉一切都是"现在".当这样的事情发生时,那儿将造成大量的迷失,因为你们的头脑无法处理"当下",它没有被设计用来处理"当下".在现阶段,你们唯一能做的,就是让你能够离开物质结构,进入你们称之的"空无" - 完全的虚无.这就是"未分化的能量",你们所体验的"当下"全部处于"未分化的能量".

 

但那是一个不能被描述的领域,因为它没有涉及任何"时间"元素.然后,无论你是去那儿,还是从那儿移动回来,你的生物钟都不会移动一分一秒. 这就是"当下"时刻 - 但你们不能呆在物质结构中存在于那里.

 

至于同步时间,我不知道你到底指的是什么.当你处于物质结构中时,你们的时间是处于移动中的,而导致"时间"移动的就是事件.这非常难解释,我只能尽我所能:事件之间是没有任何"时间"连接的.换句话说,为了让"时间"存在,一个"事件"必须发生.那儿必须要有来自物质结构中的"行动",否则你们就没有时间.

JOHN: Barrie的下一个提问:"随着我们做出的每一个决定,我们体验这个决定的所有可能性,并选择我们想物质化的那一个 - 这当中包括所有与之相关的协定,所有的证人或想参与这个事件的人员- 无论此事件是琐碎还是显著.可以这样讲:我们不断将其它不同的可能现实加入我们的物质层现实,而剩下的每一个没有被物质化的现实,将按照自己的方式持续下去."

 

DATRE: 等一下,你最后那句话... - 每一个...

 

JOHN: 每一个没有被物质化的现实,将按照自己的方式持续下去.

 

DATRE: 等等,现实世界不包含时间,它们不会自己持续下去 - 不可能.所有的现实世界一直保持在那儿- 除非一个"事件"被实化,否则它就只是在那儿.我们曾说过,你们是看不到任何几率与可能性的画面的.你们拥有的是完形概念,并从完形概念处工作 - 这也是为什么你们的"剧本"一直在不断改变中,因为当你们将"完形概念"带入玩耍时,你能带入某种主动行为或被动行为,而其他人也能从中采取主动或被动行为.它的可塑性极强,不是一成不变的.你所采取的行动,若换成另一个人,则会成为另一个完全没有预期的不同行为.

 

但问题是:你们现在已经走错方向了,必须要改变 - 为了让你们能进入另一个方向,这里会有一种变更 - 那些不同意改变的人,要么改变自己或去适应它并持续下去,要么就会完全离开.

 

这就是你们一直在做的事情.你们没有觉知到自己到底在玩耍一场什么样的游戏,因为这场游戏全部处于完形概念中.你撰写一个脚本,并不意味着它会被遵守,若不遵守就不能持续下去.一个几率与一个可能性,它们都只是""如何去感知一个几率或一个可能性的完形概念.除了你能感受到的,摸到的,闻到的或听到的等等,它就什么也不是了.当你体验一个几率与可能性时,你并不在物质层中,你只能在物质层体验一个完形概念.你将不同的能量摆放在一起,并为你自己的学习或你想获取的信息来安排它.

 

另外一个个体能与你选择同样一组几率与可能性,却以一个完全不同的结尾结束 - 你无法让所有的结果都是一样的,因为一个几率或一个可能性只是那个人把信息摆放在一起的一个完形概念.每一个人的结果都必须不同,因为没有2个人是一样的.也许它们看上去一样,但实质却不一样.因此,几率与可能性的多样性与多重性,能令你进入任何你想进入的方向.

 

JOHN: Barrie的最后一个问题:"每一个物质体都专注自我创造,创造出无限的梦境和可能性自我. 这些可能性自我都活在他/她的生活中,并在日常生活中做出选择.同样的,这些每一个可能性自我也都创造出了无限梦境与他们的可能性自我."

 

DATRE: ,停下来.首先,你只与一个物质身体工作.你不是那个从"物质层"的角度选择几率与可能性的人.物质层是为了让你"演出/玩耍"剧本的 - 不是做决定. "决定"将由真正的你来做出 - 为了你的体验,几率与可能性都在那儿.但你不能从物质层的角度做出决定,物质层只是严格的体验.物质层创造出"事件",但物质层中的你并不选择几率与可能性,因此你不能说:"哎呀,为什么这个人会那样对我?" - ,这都是你为自己设置的.除非你出体(不在物质层)时也不愿承认自己.这都是有目的的.当你达到"了解"自己的那一点时,当你对你的梦境与物质层都具有同样的理解时,你就会知道它们都是"",然后,你就能找到对物质层的答案.但是,它必须要先体验才能被理解,而且那儿没有任何办法能让你向其他任何人解释清楚.

 

它是"内在的知晓"-这不是说:"好吧,它藏得太隐蔽了,所以我们不知道" - ,这是你自己把它隐藏起来,不让你自己发疯的! 你不能...你的头脑不能处理它 - 没有办法.除非你能训练你的头脑达到理解的那一点,并通过你的体验获得"基本"的理解后...接着,当某件事件发生时,你才能说:",我知道并了解了" - 这时你才不会发疯,因为你已将你自己带入到了"理解的那一点".若没有理解或内在知晓,你根本就无法到达那儿.

 

这是一个非常缓慢的发展过程,不会发生在一个生命周期内.但在你们历史时期中的某点,你们可以在一生之内完成 - 因为那时的生命周期与现在不同.但现在,你们将你们的生命周期分隔的如此之开,区分的如此之大,每样事物都以分秒间隔,一切都被设置成纳米秒,你们已经被分割成了一切.甚至连你们的教育也是如此刻板,如此枯燥无味;它们太基本了,以至于失去了所有的自发性,失去了对完形概念的理解-而完形概念才能够带给你们巨大的喜悦与快乐 - 但这些都必须通过体验获得!

 

你们试图把一切放入一个整洁的小盒子里,却奇怪为什么放不下? ,它不行,它不能!因为生命本身是"流动",不是静态的 - 是你们试图让它静止!

 

就好像看电视,那天晚上他们试图解释复活节岛 - 虽然我们不那么认为,但再次的,你们总是从"一切就必须是这样的角度"去看待所有事物.如果你们真的能看到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的话,你们会大笑的,因为你们总是说:"一定是这样那样,因为那些建筑物能证明这个和那个". 可问题是:你知道你们在做什么吗? 你们一直在根据你们"今天的标准"不断创造"画面".你们认为它们必须是那样的 - 因为你们所认知的那些多年前古代人生活的方式,是根据"你们自己当下的思维模式"来决定的.

 

你看,这里所发生的是:你们试图把一切都组织在一起,但它并不在组织中,而是在"允许".它是放手,然后从中看看发生了什么,并试图找出这一切是怎么回事.正如我们说过很多遍的:学习成为一个观察者!

 

有人会问:"好吧,我不理解那个人怎么那么开心!" - 很简单,因为他在体验生活.如果他真的在体验生活,那是无法用钱买到的快乐.人们可以为某样东西感到快乐,也可以在没有任何东西的情况下感到快乐.那些开始理解这场"疯狂"的游戏到底是怎么回事的人,都开始突然获得一点点小小的瞥见.有人把窗帘掀开一点点,探头出去看看到底是谁在观看这场戏 - 然后,当他们发现原来自己就坐在观众席里时, 这就是快乐开始的地方.忘掉过程吧,去享受观赏这场"魔法演出"~

 

我们要离开了,谢谢,我们是Datre~

 

【相关阅读】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