启动EVENT 2020-02-01

 编译 | 马克兔文

 

 

 

乔治·亚历山德罗夫·斯坦科夫

 

2020.1.22

 

大爆炸理论只是一种市场营销

 ——诺贝尔物理学奖得主 Prof. Dr. Robert B. Laughlin

在接受德国媒体《明镜周刊》采访时如是说

 

 

在上一篇文章中,我以一种全面地证明了为什么现代宇宙学理论是一个完全错误的人类科学知识的范畴体系。它是人类科学史上一门最新的物理学学科,在不到一个世纪的时间里作为一门独立性的学科出现。由于它最初是从物理学中发展而来的,确切地说是从广义相对论发展而来的。在处理来自天文学中快速累积的实验数据时,它涵盖了这些科学过去所有理论和认识论上的错误。

当今的宇宙学大多数理论上的错误都源于物理学。因为天文学至今未能建立起一个刚性的理论体系来构造其最不均匀的数据,因而对强加给宇宙学的数学模型没有任何反应,也不加任何批判。其原因是,大多数天文学家都是可怜的数学家,并不了解当前建立的宇宙学模型(例如膨胀理论)的巨大复杂性。同时,大多数宇宙学家只不过是数学家,且对物理学的知识非常贫乏,以至于他们不知道自己所应用的纯数学模型背后是怎样的物理学现象。

在当今宇宙学家们不屈不挠的数学努力和当今物理学可以接受的东西之间,存在着如此深刻的脱节。以至于我无法理解膨胀假说理论这样的一种奇怪的假说,怎么会在科学家中如此受欢迎和接受?甚至是在他们的科学被正确地定义为 伪科学 的时候。在最近发表的一篇关于大卫 · 霍金博士论文的文章中,我已经探讨了现代宇宙学这一令人感到困惑的理论缺陷。

论霍金与现代伪科学的所有代表

这在大众媒体上引发了极大的炒作,然而却没有他实际的科学成就任何批判性的评估。一个也没有。

在本文开头讨论这个话题是非常重要的,因为大多数人甚至是科学家,都无法区分作为一门探索性和应用性科学的天文学,与一门完全理论性数学学科的宇宙学之间的差别,后者除了把它的一些发现看作黑洞、中子星、像宇宙背景辐射等各种形式的辐射之外,实际上与天文学没有什么关系。这就是为什么我在本文和先前的文章中,将宇宙学排除在科学之外。我也不考虑天文学,尽管它对万物一体的真实本质同样知之甚少。

事实上,天文学完全是一门光学学科,为我们认识人类作为具有巨大创造力的宇宙多维度生命的真正起源过程中,产生深刻的诺斯替混淆有着重大的贡献。导致这种情况的原因是一个基本的诺斯替真理,即在这个三维全息模型中,人类的感官是人类所有幻觉的主要根源,人类本质上是 眼睛动物 ,正如我所说的:他们获取的外部信息中几乎有 90% 都是光学感知。从这个意义上说,天文学是一门 眼睛学科 ,甚至可以更确切地说,当一个人使用最先进的望远镜,把它作为宇宙学的世界观时,便极大地促进了人类的幻觉。

当今宇宙学的核心部分是 大爆炸 假说,也就是热膨胀假说,是在宇宙学的标准模型中提出的。它假设我们今天所观察到的宇宙,是从一种均匀的初始能量状态中演化而来的,其空间可以忽略不计,但在一瞬间爆炸的密度惊人。这种宇宙的初始状态被称为 大爆炸 。从那以后,可见宇宙据称就一直在不断扩大(请记住,宇宙学家只能感知我在上篇文章中证明的可见宇宙结构)。有关 大爆炸 假设,以及这个虚假的想法是如何被引入到科学史的,请参见以下文章:

宇宙法则入门版(3.5):两位PAT成员的观点—“大爆炸即将出现在宇宙学家空洞的脑腔中

在这种宇宙学观点的背景下,哈勃定律被解释为 膨胀定律 。由于该定律是 [ 通用方程 ] 的应用,因此我们必须以公理化的理由拒绝这种宇宙学的解释。我已经证明了哈勃定律评估了可见宇宙的恒定时空。从该定律得出的两个自然常数,即可见宇宙半径 RU 和哈勃时间,用以评估这个膨胀宇宙的年龄 1/HO=AU=1/fvis ,其给出了可见宇宙的恒定空间和时间并证明这个结论。通过这种方式,我消除了标准模型中的第一个基础支柱 —— 将哈勃定律解释为宇宙的膨胀定律

现在,我们将为这个无可辩驳的结论提供其他证据。宇宙膨胀的概念是相对论中均匀时空错误观念的一个结果。我已经在宇宙法则的新物理学和数学理论(第一卷和第二卷)中证明,爱因斯坦完全没有纠正经典力学中空的欧几里得空间,而只是为物质系统引入了时空的互惠性(倒数)。

爱因斯坦认为引力物体是被镶嵌在真空的 无质量 状态的光子时空中,这是一个绝对错误的概念。

参阅:《 宇宙法则入门版(2.3):狭义相对论与广义相对论的时空概念

和《 宇宙法则入门版(2.4):爱因斯坦相对论的终结,它是针对物质时空的应用统计学

我已经证明,光子具有质量,从而消除了当今宇宙学中另一个史诗级错误 ——“ 暗物质 的存在,仅此一点就使得宇宙学成为了一门伪科学。

关于空间和时间的互惠性,爱因斯坦在广义相对论中假设 : 真空可以被局部引力所弯曲。目前的解释是,光的传播路径被局部引力所吸引,因此在空间中不能是一条直线。

当这个时空概念被应用于宇宙学时,它不可避免地导致了恒星的有限寿命被忽略,正如钱德拉塞卡( Chandrasekhar )所描述的那样,后来才在现代天体物理学中得到验证。任何引力系统的有限寿命是物质与光子时空之间能量交换的结果(参见 上一篇文章 )。

新的公理学明确指出,所有系统,在叠加旋转的情况下,都有有限的寿命,该寿命仅由建设性和破坏性干涉的条件决定。在这种垂直能量交换中,物质能级的时空,例如原子能级、电子能级、热力学能级等,被转换为光子时空的能级,反之亦然。

光子的空间比物质能级粒子的空间更大,这可以通过其基本行为势能的 [1d- 空间 ] 量级来证明:电子的康普顿波长 λc,e=2.4×10-12 m, 质子的康普顿波长 , λc,pr=1.32×10-15 m, 中子的康普顿波长 λc,n=1.32 ×10-15 m 远小于光子能级的基本行为势能 h 的波长 λA = 3×108 m ,或更准确说,按照其固有的时间 —— 如表 1 所示的特定康普顿频率:

 

基本行为势能的 [1d- 空间 ] 量级是相应能级的特定常数。它评估了能级的特定空间。在两个能级的垂直能量交换期间,时空的扩展以特定常数量级的飞跃,来离散性地变化。这些飞跃可以通过在能级之间建立时空关系来进行评估(通用方程的三项式)。这样的常数是无量纲的数。在新公理体系中,我称它们为 垂直能量交换的绝对常数 (请参阅卷 3 9.9 章)。

当我们只在一个方向上观察垂直能量交换时,例如,从物质到光子时空,这个过程被认为是时空的爆炸性膨胀。这恰好是当前宇宙学的观点。

热核爆炸是一个典型,这种从核能级到光子能级进行垂直能量交换的例子也被定义为辐射,尽管规模很小。这个过程与被称为 核爆炸 的极端空间膨胀有关。原因是,与核爆炸过程中发射的光子的膨胀相比,强子( hadrons )的空间非常小,正如这些时空系统的相应时间量级 —— 康普顿频率或可替换为它们固有的空间常数 —— 康普顿波长,所证明的那样。(参见上面的表 1

当从光子时空到物质的方向上观察到这种垂直能量交换时,它表现为空间的收缩。黑洞就是极端空间收缩的典型例子,因此,它们被限定为 空间的奇点 。最初,人们认为黑洞只会 吞噬 空间和物质。但是,这将违反能量守恒定律(热力学第一定律)。

后来,已经证明了(仅在数学中,因为无法直接观察到黑洞)黑洞在其视界 (event horizon) 发出伽马射线,因此遵循行为势能守恒公理(参阅新公理体系),就像所有其他的时空系统一样。这消除了这些天体的壮观特征。因此,黑洞应该用俄语中 结冰的恒星 来形容更加恰当。

黑洞伽马辐射的平均频率 fH 可以表示为物质基本粒子固有时间 f 的函数:

mp  fH = mp ( fc,e + fpr,e + fn,e ) /3

黑洞的高温是另一种物质时间量 —— 物质热力学水平的时间。在第二卷, 5.5 章中,我推导出了新的基本 CBR 常数 ——KCBR ,并表明最大发射辐射的频率取决于材料本身的温度:

 fmax = KCBR × T (参见卷二,方程 82

在先前的文章中,我用这个常数来拒绝标准模型的第二个支柱 ——3K 宇宙背景辐射( CBR )的传统解释。

3K-CBR 被认为是大爆炸热辐射的残余,这是宇宙随后绝热膨胀的结果。这种观点出现在宇宙学的标准模型中,与哈勃定律对红移的错误解释密切相关,正如我在前一篇文章中所述。

通过这种阐述,我们得出以下结论:

当只用一种方式观察到垂直能量交换时,即从物质到光子时空,就会给人以空间膨胀的印象。当只是单方面考虑能量交换时从光子时空到物质时,会给人以空间收缩的印象。当考虑到两个方面时,以 ΔVU VU 代表宇宙体积)测量的时空总变化为零:

ΔVU= 0 ,或 VU = 常数

时空保持恒定

这是新理论的公理性陈述。它可以很容易地从传统的能量守恒定律中推导出来,因为能量只能被人类和科学家视为时空(见新公理体系中 [ 基本术语 ] 的等价原则),因为人类感官的这种幻觉感知与所用仪器的复杂程度是无关的。事实上,人类本应免受这种欺诈性、愚蠢的、不道德的科学家为我们提供的假宇宙学,所带来的智力上的疯狂。

在当今的宇宙学中,光子时空被视为均匀的虚空状态。因此,该科学只考虑到物质与光子时空之间的垂直能量交换:从可以观察到的物质到虚无的空间。空间被视为没有结构的虚空,因为其不能被人类的感官所直接感知到,尽管在当今的物理学中,显而易见的是,所有微观粒子都是从 富含能量 的真空(虚空)自发产生的,这就是一种典型的矛盾修辞法,也是最白痴的概念。这种单方面以人类为中心的观点(人类是物质的一部分),是由其局限感官和基于线性思维模式的碳基大脑的产物,它会自动唤起的宇宙在虚空中膨胀,这样的误导性印象。

由于这一观点中没有考虑到恒星的有限寿命,所以与新公理体系不同的是,现代宇宙学对物质和光子时空之间离散的、普遍存在的能量交换没有足够的概念。在第二卷, 3.7 章中,我证明了当互反 LRC 公理 应用于可见宇宙时,该时空系统可以描述为光子能级和引力能级之间 LRC 的函数。

给定为 SU 的可见宇宙空间,即视界 KS 的周长 [1d- 空间 ] 作为可见宇宙的球面 [2d- 空间 ] (参见第二卷中方程 241 )与代表空间扩张的光子能级 LRC (普遍光子梯度) LRCp = UU = c2 成正比,其代表空间膨胀,与重力的 LRC 成反比,后者表示引力系数 G (按定义称为场或加速度),其代表了空间的收缩是由引力或力的吸引所导致的(参见第二卷方程 37a ):

SU = c   /G

这个美妙简单的方程就是通用方程三位规则的一个应用。它根据可约公理体现了可见宇宙的整个时空行为,并暴露出当前的宇宙学的 伪科学 本质。它证明了描述可见宇宙视界的周长 SU 是一个 恒定 [1d- 空间 ] 量,因为它是两个自然常数 c G 的商,用于评估两个垂直能量交换的能级 —— 光子时空与物质引力。

真是太神奇了,现代宇宙学的整个理论中如此多的信息,都可以浓缩成这样一个简单的方程,它是怎么做到的?这是一个三位规则,也是人类数学中最简单的方程式。这是宇宙法则新理论的优点,它向我们展示了:

简单就是美丽

简单就是纯粹的知识

简单就是美学的最高形式

简单就是灵性不受物质束缚的自由

出于显而易见的原因,宇宙学(实际上是天文学)只能评估可见宇宙的时空,而无法获得超出其视界范围的任何实验证据(请参阅上一篇文章)。这是宇宙法则新公理体系的特权 —— 它从认识论来评估万物一体的基本术语,而不从经验主义(公理化优先于经验主义)。

正如我们所看到的,新公理体系对我们宇宙学世界观的影响是一种令人难以置信的简化,并拒绝了一个因为物质和光子时空能量交换错误的单向感知,所形成的膨胀宇宙的概念。这个概念催生了学到悖论,这些悖论与哈勃定律背景下对多普勒效应的解释密切相关(参阅上一篇文章)。

参见:《 宇宙法则入门版(1.8):多普勒效应是时间与空间互反作用的普遍证明

但是首先且最重要的是,拒绝光子时空作为万物一体的真实能级,并用(虚无)的概念来替换它,仍然在阻碍着今天以自由光子能量为基础的新科技的开发,这种新科技将会给全人类带来无限的富足。因此,一切错误的(假的)科学思想都会对人类的发展产生巨大的负面影响,并给全人类带来很多的苦难和痛苦。科学不应该是一个与人类生存完全脱离的象牙塔。它通过其思想深刻地决定了人类的生活。首先是来自思想,然后是它的物质化,这是每一个人都应该深刻内化的基本诺斯替真理。出于这个原因,科学中所有的错误观念都应该要一劳永逸地废除,这最好在今年 2020 年实现,然后人类就可以开始享受自由、富足、创造力和无限的智力扩展。宇宙法则及其科学理论是实现这一崇高目标的唯一方法。

 

 

 转自:斯坦科夫宇宙法则网站

原文地址:

https://www.stankovuniversallaw.com/2020/01/why-the-big-bang-is-a-science-fiction/

【相关阅读】

《宇宙法则 -- 新超自然宇宙学》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