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父说:

这个世界里,时间是一个很大的困扰和难题。时间像风儿一般来来去去。在同一时刻,时间来时间去,去来的中间,你无法把握它,就如你无法把握风。是的,时间,出现又消失,来去匆匆,逃逸如风如飞。没有人能够停止时间,没有人能够赶上时间。时间与风儿到底藏在何处?时间随风而逝,它们即至即离。真实不虚,它们随时离你而去,不舍须臾。今日之韶华犹在,明日之光阴不存。甚或,它出现的瞬间就是它消失的瞬间。你被风儿吹拂,你被时间催促,你不能也无法依靠它们。或迅急或缓慢,风儿与时间,来的尽管来着,去的尽管去着,它们不在乎你的感受。它们如其所愿地横行飞扬。它们常玩的把戏就是秋风扫落叶,把你玩于股掌之间,可怜的你在风中凌乱。时间可以呈几何级数地递增,但它与风儿一样总是不舍昼夜地隐去不留。

诚然,你看不见风,你只见到风吹过的痕迹。即便是和煦的春风,它自顾自地吹着,并不顾忌你的存在。时间也如此,轻轻悄悄地拂过你的脸颊,它去了,留下你在它身后徒增伤悲,无奈叹息。

时间既不偏向左也不偏向右。真实不虚,时间一刻不停地行进着。尽管,有时你感觉到它走得快了,有时你又感觉到它走得慢了。时间和风儿都不似它们显现的表象,它们是骗子,精湛高明的骗子。它们一点儿也不可靠,它们无常不定,它们表里不一,它们冷漠无情,它们无理取闹,它们推搡拉扯你,让你疲于奔命,让你上气不接下气。

它们也可以很可爱。你可以在某一刻很享受它们,但当你清醒过来,却常常发现自己无所依靠,因为它们就像掠夺者。

风能已被发现是可利用的资源,但时间的仓促却无一是处。时间急于带着你往前赶。时间在波动和摇摆间戏弄你,逗着你玩。时间算计着你的时间,一分一秒地累积起来,迟早,你得还债。风儿也会捉弄你,它吹起你的裙裾,吹乱你的头发,吹干你的皮肤,它无所顾忌地呼啸而过。

时间让你衰弱老去,毫不怜悯。可能需要些时间,但岁月总似刀,刀刀催人老,它不会使你更年轻。时间推移着,匆匆着,它无所顾忌地呼啸而过。

是的,时间和风儿都是掠夺者。它们关心什么、它们在意什么?它们只是流逝。它们冷漠无情,从不怜香惜玉。但你,虽然勉力而为也无法跟上,但仍然奋力追逐着时间的翅膀。时间和风儿游弋不定,它们是无常控,它们可能让你陷入困境,甚至都不会瞅你一眼,甚至都不会留下一点儿多余的时间给你。

在时间的大笑中,你臣服。你可能有着全套的冬装:大衣、帽子、手套、耳套、靴子,但风儿在风中冲你大笑。是的,时间和风儿笑得肆无忌惮,它们推拉着你,完全不在意你。当你无法追上它们的时候,它们是舞蹈的精灵,你只能跪拜在它们的石榴裙下。

是的,你是时间的仆人,你在和时间赛跑。风儿追逐着你又弃你而去,时间也一样。时间不会为你而停息,但你围绕着时间旋转,它是你的主人。时间是掌管任务的主人,是钟表的主人,而你是它忠实的仆人。

原文:http://www.heavenletters.org/the-time-of-your-life.html

作者:Gloria Wendroff

中译:随意儿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