萨古鲁:如今这个世界上,有件很了不起的事情就是,现在,坐在这里,我们就能向整个世界讲话。在此之前,这是不可能的事情。今天,我们有了实现这点的技术。我相信,阿迪瑜吉(即第一位瑜伽士)他也会嫉妒今天的我,因为即便是他,在他的时代也不能向整个世界讲话。他需要派他的七个弟子出去传播他的话语。但是今天,我们坐在这里就能向全世界讲话,他们在家里就能听见我们的讲话——他们甚至都不必走出家门。我能对着全世界人的耳朵轻轻耳语我想说的话。今日的技术已发展到这个地步。

 

如果我们太过强调艾萨的重要性,那上述的就不会实现。我们不想变成类似政府那样的组织。我们不想把艾萨发展成为一个组织。如果你有这样的野心,你必须把它放下。我们应该让艾萨成为一个强大高效的工具,来传达我们想要传达的东西,但是我们没有把艾萨变成征服世界的组织机构之类的意图。我们不是 Mogambo 。我们是 Shambho ,不是 Mogambo

 

提升意识,并不意味着要教给人类什么东西。提升意识,是要让人们去渴求超过食物、金钱、财富、娱乐之外的东西——让人们去渴求成长,让人们去渴求接受那些比他现在所知的更大的东西。你只要让他们有足够的渴求,他们的意识自然就会提升。

 

这个 21 世纪的世界,带给人类的现代科技、各种娱乐和消遣,是人类提升意识的一大挑战。但是与此同时,见识了形形色色的舒适、便捷和娱乐消遣的各个国家和社会中的一两代人,正慢慢地厌倦这些。只有那些新兴的富裕起来的社群,才在奔向这种社会。而其他已经富足起来的社会,正慢慢地逃离。这已经开始在全世界发生,我们只需要去促进这个进程。西方社会中很多见识了舒适、富足和娱乐的两代人,都对自己的存在方式感到失望。但是,他们还没有找到一个方向,不知道往哪里走。

 

嬉皮运动实际上是一场方向错误、领导错误、 目标错误的灵性浪潮,但是其本质的愿望是良好的。他们想要逃离那约定俗成的生活方式。但是他们不知道要逃向何处,他们逃进了一个坑里,之后他们对掀起这样的浪潮就非常谨慎。这是好事——这是人类的一个学习过程。当开始这样一场大运动时,要引导其方向是很困难的。海啸来临时,你无法在这样的浪涛上行船去你想去的地方,你只会随波逐流,最后撞得粉碎。

 

所以,现代技术能让你与单人对话,而不是与一群人,这是好事。人们低估了现代技术。我们进行 Ananda Alai 的时候,我对着很大一群人讲话。这是现代技术的力量,但是在那些物质富足的社会中,最好还是跟单个人一对一讲话。这些是提升人类意识的一些方式。当这个进程完全地运行起来,我会休息一段时间——而那会是这个运动最强大的一个阶段。现在,我还活跃着做着各种活动。当我休息时,这个进程会变得非常宏大。我们现在仍没有必要的基础设施和人力在全世界设置起来,能让我休息一段时间。我们把这些都完全安排好,现在我们需要去执行。我们需要建立起由虔诚奉献的人构成的团队,来促进这一切发生。我们需要让自己加速进入一种不同层面的活动。不同层面的活动不一定是指要做更多活动,我们只是要做更深刻有力的活动。

 

原文链接

http://blog.ishafoundation.org/sadhguru/masters-words/creating-wave-of-consciousness-around-world/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