萨古鲁为我们讲了一个亚里士多德遇上赫拉克利特的小故事,以此阐述我们是如何迷失在思维过程中,却没有去好好看待生命。

 

萨古鲁:

 

有人告诉你,“我思故我在”。这是真的吗?你存在着,你才能制造念头,难道不是吗?你的思维过程变得这么不觉知,你的专注点从你的存在转移到了你的思想,以至于你现在开始想象你存在着是因为你在思考。即便没有你那愚蠢的思想,存在仍在此。你到底能思考什么呢?只不过是那些你到处搜集和循环利用的垃圾。除了那些被灌输到你脑袋里的东西外,你还能思考点别的吗?你所做的,只是循环使用着那些旧数据。这种循环变得如此重要,以至于人们竟敢说“我思故我在”。而这已成为这个世界的生活方式。

 

你存在着,你才能思考。你可以选择全然地存在着,而不用思考。生命中最美妙的瞬间——极乐的瞬间,喜悦的瞬间,狂喜的瞬间,完全平静的瞬间——都是当你没有思考任何东西时的瞬间。你纯粹地生活着。

 

你想做个生活着的人,还是思考着的人?现在,百分之九十的时间里,你只是在思考生活,而不是经历着生活。你来到这里,是为了体验生命,还是思考生命?每个人都可以思考自己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随便用哪种方式都行;这无需与事实相关。你的心理过程与生命的过程比起来非常渺小,但是现在前者却变得比后者重要很多。我们需要再次把重点转回到生命过程。

 

亚里士多德,现代逻辑之父,他的逻辑完美无瑕。他非常聪明,这毫无疑问,但是他试图把逻辑延伸到所有的生命面向,却在很多方面都如同瘸子一般站不住脚。

 

 

有个故事,我不知道是不是真事,但听起来像真的。有一天,亚里士多德在沙滩散步。美丽的夕阳就在眼前,他却无暇去看这种每天都在发生的小事。他在严肃地思考着一些关于存在的大问题,因为对亚里士多德而言,存在是个问题,他相信自己能解决这个问题。他很严肃地思考着,在沙滩上走来走去。沙滩上还有一个人,在非常专注地做着什么事——如此专注,就连亚里士多德都无法不去注意他。

 

你知道,那些太过专注于自己那些乱七八糟的事的人,都会变得忽视自己身边的人。他们是那种不对任何人微笑,甚至不去看这世界上任何人的人。他们的双眼不会去注视花朵,夕阳,孩童,笑脸——如果有不笑的脸,他们也没有兴趣让它笑起来;他们对这个世界不负任何义务,也没有任何关怀!他们无视身边的一切生命,因为他们太忙碌,忙着解决关于存在的难题。

 

但是亚里士多德无法无视这个人,他仔细观察那人在做什么:那个人走到海里,回来,到海里,又回来,非常地专注。因此,亚里士多德就停下脚步,问道,“喂,你在干嘛?”

 

那人说,“别打扰我,我在做一件非常重要的事。”说完,就继续他的事。

 

亚里士多德反而变得更好奇,问,“你在做什么呢?”

 

那人说,“别打扰我,我在做很重要的事。”

 

亚里士多德说,“什么事这么重要?”

 

那人就让亚里士多德看他在沙子里挖的一个洞,说,“我在把大海放进这个洞里。”他手上拿着一只汤匙。

 

亚里士多德看着这幅场景,大笑起来。亚里士多德是那种可以一年都不笑一次的人,因为他用智力生活着,而笑需要用心。智力不能笑,智力只能进行分析。

 

然而连亚里士多德都因此笑了,说道,“这太可笑了!你一定是疯了。你知道大海有多大吗?你怎么可能把这片大海掏空放进这个小洞里?并且是用一只汤匙装水?至少你得用桶吧,那样可能性还大点。你跟你讲,放弃吧,你这是疯了。”

 

那人看着亚里士多德,扔掉汤匙,说,“我的工作已经完成了。”

 

亚里士多德说,“什么意思?别说掏空大海,就连这个洞都没装满水。你怎么就说你的工作完成了?”

 

这个人就是赫拉克利特。赫拉克利特站起来,说,“我是想用一只汤匙把大海装进这个洞。你告诉我这很可笑,是发疯,所以我应该放弃。你在做什么呢?你知道这个存在是多么广阔吗?它能容纳十亿个这样的大海,甚至更多。而你想把这一切都装进你的脑袋里——用什么装?用一把被称为思想的汤匙。请放弃吧。这实在太可笑。”

 

如果你想体验生命,你永远无法用你那渺小的思想来体验。不管你想得多好,人类的思想仍然琐碎渺小。即便你拥有爱因斯坦的大脑,你的思想仍然是琐碎渺小的,因为思想无法大于生命。思想只能是逻辑的,在两级间运作。如果你想了解生命的广大,你需要一些比你的思想、你的逻辑、你的智力更广大的东西。

 

你可以选择:要么学着与创造同在,或者你可以在你头脑中创造你自己那荒谬的创造。你选哪个?现在,多数人都用自己的思想活着,思想是在心理空间中,而不是存在的空间中。所以,思想很不安全,因为思想可以随时崩溃。

 

地球在准时转动。这不是件小事。所有的星系都在完美地运行,整个宇宙运转良好。但你头脑中爬过一个不愉快的念头,就让这一天变成糟糕的一天。

 

你有思考的自由。那为什么不只想愉快的事情?问题就在于:你有一台电脑,而你没想过去找键盘。如果你有键盘,你也许就能输入正确的单词,难道不是吗?你没有键盘,就像野蛮人一样拍打电脑,所以电脑里出现的都是错误的单词。在电脑上试试,结果一定很难看。

 

你没有关注生命,因为你以为自己比存在更大。你如果从宇宙的角度看看自己,你比一粒尘埃更渺小,但是你以为你的思想——思想比你内在一粒尘埃更渺小——可以决定存在的本质。我在想什么,你在想什么,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存在的壮观和伟大——这是唯一的实相。

 

你听说过“佛陀”这个名字。一个走出自己的智力,或者说走出生命的区别对待和逻辑维度的人,就是一位佛陀。人类创造了无数种受苦的方式。生产这一切痛苦的车间,就在你的头脑中。当你走出你的头脑,就是痛苦的终结。当你不惧怕痛苦,就是全然的自由。只有实现这一点,一个人才能超越局限,体验生命。瑜伽和冥想的精髓就是如此:一旦在你和你的头脑之间有了一个洁净空间,你就能完全体验到存在的各种不同维度

 

下一步

 

你可以试试这个简单的练习。把你家的水龙头——或者类似水龙头的装置——设置成每分钟滴510滴水。看看你是否能这样观察每一滴水——它如何形成,如何滴落,如何在地上散开。每天这样做1520分钟。有一天,你会突然意识到你身边和内在很多你现在意识不到的东西。

 

英文衔接:http://www.ishafoundation.org/blog/lifestyle/stop-thinking-life/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