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题:奥修,你可以讲一讲金钱吗?那些围绕在金钱周围的感觉是什么?是什么让它这么有力量,以至于人们为了它会牺牲自己的生命?

 

奥修(OSHO):

 

这是一个非常有意义的问题。

 

所有的宗教一直都在反对财富,因为财富能给予你生命中一切能买的到的东西。而几乎一切都能买到,除了那些灵性的价值——爱,慈悲,开悟,自由。但这几样东西是例外,而例外总是最佳证明。

 

其他的一切你都可以用钱买到。因为所有的宗教都一直在反对生命,他们注定会反对金钱。这是必然的。

 

生命需要金钱,因为生命需要舒适,生命需要好的食物,生命需要好的衣服,好的房子。生命需要美妙的文学,音乐,艺术,诗歌。生命是浩瀚的!

 

而一个不懂古典音乐的人是可怜的。他或许能听到——从医学上来讲,他的双眼、耳朵、鼻子,所有的感官都好极了——但是从玄学上来讲……

 

你看得到那些文学巨著的美吗,比如《密尔达特之书》?如果你看不到,你就是瞎的。

 

我遇到过一些甚至听都没听说过《密尔达特之书》的人。如果我列一个巨著清单,这本书会排第一位。但是要想看到它的美,你需要巨量的训练。

 

只有你去学,你才能懂古典音乐——而那是一个漫长的学习。它不像爵士乐,这个不需要学习。甚至猴子都能懂爵士乐——事实上,只有猴子能懂。它不是音乐,就几个疯子在制造各种噪音而已,而你认为那是音乐。

 

你能在瀑布里找到更好的音乐,或者当风吹拂松树,或是秋天走在森林里你踩着干枯的落叶,声音出来了。但是要懂那个,你需要摆脱饥饿,摆脱贫穷,摆脱各种各样的偏见。

 

比如,伊斯兰教已经禁止了音乐;现在他们把人那伟大的经验给剥夺了。

 

它发生在新德里……当时最强悍的伊斯兰帝王之一奥朗则布当政。他不仅强权,而且非常拙劣。

 

在他之前的伊斯兰帝王都只是说,音乐是反伊斯兰的,但也就这些;德里满是音乐家。但奥朗则布不是一个绅士,他真的是一个伊斯兰教徒。

 

他宣布,要是在德里听到任何音乐,那个音乐家将立刻被斩首。

 

而德里是中心,很自然的,因为它数千年来一直都是首都。所以这里生活着各种各样的天才。

 

当告示贴出来,所有的音乐家都聚集在一起,他们说,“得做些什么,这太过分了!他们以前说这是反对伊斯兰教的——这个还可以。但这个人是危险的,他会开始屠杀。”

 

所以作为抗议,所有的音乐家——有几千人——去了奥朗则布的宫殿……

 

他走到阳台上,质问这群人,“谁死了?”——因为他们所做的……他们抬着一口棺材,就像在印度那样。而里面没有尸体,只是枕头,但他们让它看起来像口棺材。奥朗则布问,“谁死了?”

 

他们回到,“音乐。而凶手是你。”

 

奥朗则布说,“死了好。请帮我下——挖个能多深有多深的坑,好让它再也无法从坟墓里爬出来。”奥朗则布对这数千名音乐家和他们的眼泪无动于衷:他在做一件“神圣”的事情。

 

音乐被伊斯兰教否定了。为什么?因为基本上来说,东方都是美丽的女人在弹奏音乐。

 

“妓女”这个词的含义东西方不一样。在西方妓女是卖身。在东方,过去,妓女并不卖身;她卖她的才华,她的舞蹈,她的音乐,她的艺术。

 

你会惊讶,过去每个印度国王都会把他将来继位的儿子们送到伟大的妓女那里呆上几年,学习礼仪,学习温柔,学习音乐,学习舞蹈的美妙之处——因为一个国王应当真正的博学多闻。

 

他应当懂美,他应当懂逻辑,他应当懂礼节。这一直都是古老的印度传统。

 

伊斯兰教徒毁了它。音乐是反对他们的传统的。为什么?因为要学习音乐,你需要走进妓女的家。

 

伊斯兰教徒非常反对任何类型的欢庆,而妓女家里充满了欢笑、歌曲、音乐、舞蹈。他们直接把它禁了:任何伊斯兰教徒都不能进有音乐的地方;听音乐是犯罪。

 

而不同的宗教也做了同样的事情——出于不同的理由,但是他们一直在砍杀剥夺人的丰盛。而最基本的教导是,你应当抛弃金钱。

 

你能看到其中的逻辑。如果你没钱,你就什么都没有。与其砍砍枝叶,他们在斩草除根。一个没钱的人是饥饿的,是一个乞丐,衣不覆体。你无法指望他懂杜思妥耶夫斯基,尼金斯基,罗素,爱因斯坦,不;那不可能。

 

所有的宗教一起已经让人穷到爆了。他们是如此的谴责金钱,如此的歌颂贫穷,以至于对我来说,他们是世人所知的罪孽最深的罪犯。

 

瞧瞧耶稣说的:一头骆驼能穿过针眼,但富人无法进入天堂。

 

你认为这个人神智正常吗?他已经准备好让一头骆驼穿过针眼——这绝对是不可能的,但是甚至他所接受的这个不可能都有可能变成可能。

 

但是一个富人进入天堂?这个就更加的不可能了;没有任何办法让它变成可能。

 

财富被谴责。富有被谴责。金钱被谴责。世界分成两个阵营。98%的人活在贫穷里,有一个很好的安慰,那个富人没办法进入的地方,会有天使奏着竖琴迎接他们,“哈利路亚……欢迎!”而2%的富人活着,带着极大的内疚——他们富有。

 

因为内疚,他们没办法享受他们的富有。内心深处他们害怕:或许他们不被允许进入天堂。所以他们进退两难。

 

富有正在他们内心制造内疚——他们不会被抚慰,因为他们没有在哀悼:他们不被允许进入天堂,因为他们在地球上有这么多财产。他们将被丢进地狱。

 

因为这个情况,富人活在极大的恐惧之中。即便他享受,或试着享受物质,他的内疚也会把它给毒害。他或许在跟一个美女做爱,但只是身体在做爱而已。他思考着骆驼走入的天堂,而他站在外面,没办法进去。

 

现在这个人可以做爱吗?他或许在吃最美味的食物,但他无法享受食物。他知道人生短暂,死了之后就只有黑暗和地狱火。他活在妄想里。

 

我曾见过印度那些最穷的人,他们没有任何不满。而美国人跑遍世界找寻灵性对的指引——很自然的,因为他们不想被骆驼打败;他们想进入天堂。他们想找到一些方法,一些瑜伽,一些练习,作为一种补救。

 

整个世界已经被搞得反对自己了。

 

或许我是第一个尊重金钱、尊重财富的人,因为它能让你多元、多层面的富足。

 

一个穷人无法懂莫扎特。一个饥饿的人无法懂米开朗琪罗。对于梵高的画作一个乞丐甚至瞧都不瞧。而那些忍饥挨饿的人没有足够的能量让自己变得聪慧。

 

只有当你内在有多余的能量时聪慧才会出现。他们把能量耗费在赚取每日的面包跟黄油上。他们没有智力、聪慧。他们无法懂《卡拉马佐夫兄弟》,他们只能听教堂里那些愚蠢的牧师。

 

牧师不懂他在讲什么,听众也不懂。绝大多数的人很快就睡熟了,六天的工作太累了。而牧师也很舒服,大家都在睡觉,这样他就没有必要准备一份新的布道。他可以继续用以前的。每个人都在睡觉,没有人能看出他在欺骗大家。

 

财富跟美妙的音乐,伟大的文学,艺术杰作一样重要。

 

有些人天生就是音乐家。莫扎特8岁开始就弹奏美妙的音乐了。在他8岁这个年纪,其他音乐大师都无出其右/比不上他。

 

这个人天生就有那份创造力。

 

梵高是一个在煤矿工作的穷光蛋老爸生的。他从未受过教育,他从来都不知道任何艺术学校,但是他成了世界上最伟大的画家之一。但他一辈子连一幅画都卖不掉。

 

现在每幅画……梵高的画现存的只有200幅;他画了数千幅画,但是他拿来换香烟,一顿饭,或是一杯茶。现在他每幅画价值一百万美金甚至更多。

 

发生了什么?为何人们不懂他的画?要懂他的画需要很高的智慧和聪明才智。

 

几天前我看到一幅梵高的画。而所有的画家都在嘲笑他这幅画,怎么能对别人说三道四?——因为他画的那些星星,没有人能看得出是星星:就像星云,每颗星星都在运转,像轮子一样转个不停。谁见过这样的星星?

 

甚至其他的画家都说,“你疯了——这些不是星星!”更甚的是,他在星星下面画的那些树木比星星还高。星星被甩在大后面,树木长得高高的。现在谁见过这样的树?这简直是疯狂!

 

但几天前我见过一张这种类型的照片。物理学家现在已经发现梵高是正确的:星星并不像它们看起来那样,它们跟梵高所描绘的一样。

 

可怜的梵高!那个人有着一双怎样的眼睛啊,竟然能看到物理学家用大型实验室和高科技、花了100年时间才看到的。而梵高,真够怪的,用一双裸眼就能弄清楚星星的轮廓。它们在旋转,它们是回旋僧;它们并不像你看到的那样是静止的。

 

当他被问及他画的树木,“你哪里能找到比星星还要高的树呢?”他说,“我只是坐在它们旁边聆听它们的雄心壮志。我听到树木在告诉我,它们是大地想要触及星辰的雄心壮志。”

 

或许物理学家还需要几个世纪,才能发现树木确实是大地的雄心壮志。有一件事是确定的,树木在违反重力的移动着。大地允许它们违反重力移动——支持着,帮助着它们。或许大地想要跟星星做些交流。大地是活的,生命总是想要走的更高,更高更高。它的渴望没有极限。

 

那些穷人怎么能够懂呢?他们没有那份聪明才智。

 

就像有天生的诗人,天生的画家,我想要你记住,也有天生的财富创造者。他们从来没有被感激和赞赏过。并不每个人都是亨利福特,也不可能。

 

亨利福特出生的时候很穷,后来成了全世界最有钱的人。他一定有一些创造金钱、创造财富的才华,天才。而那个比创作一幅画、一首歌、一首诗要困难的多。

 

创造财富不是一件易事。亨利福特应当像任何大师级的音乐家、小说家、诗人一样受到赞扬。事实上,他应该受到更多的赞扬,因为有了他的金钱,全世界所有的诗歌,所有的音乐,所有的雕塑都能购买到。

 

我尊重金钱。金钱是人类最伟大的发明之一。它只是一个工具。只有白痴一直在谴责它;或许他们是在嫉妒,嫉妒别人有钱而他们没有。他们的嫉妒变成了他们的谴责。

 

金钱就只是交换物品的一种科学方式而已。在金钱出现之前,人们真的很有麻烦。全世界有一个物物交换系统。你有一头牛,你想要买一匹马。

 

现在这成了你一辈子的任务……你必须找到一个想卖马又想买牛的人。这很困难!你可能会找到有马的人,而他们没兴趣买牛。你可能会找到有兴趣买牛的人,但他们没有马。

 

这就是金钱出现之前的情形。自然地,人们注定贫穷:他们没办法卖东西,他们没办法买东西。这很困难。金钱让它变得非常简单。想卖牛的人不需要去找想卖马的人。

 

他就是把牛卖掉,拿着钱找一个想卖马但对牛没兴趣的人。

 

钱成了交换的媒介;物物交换系统从世界上消失了。钱帮了人类一个大忙。因为人们有能力购买、销售,自然地他们变得越来越富有。

 

这个需要明白。钱越是流动,你就越是有钱。比如,如果我身上有一块钱……这只是个比方,我没有一块钱;我身上一分钱也没有。我甚至都没有口袋!有时候我会担心,如果我有了一块钱,我该把它放哪里呢?

 

比如,如果我有一块钱,我继续把它攥在手里,这样的话就只有一块钱。但是如果我买点什么,这一块钱就流到了别人那里,我得到了一块钱的价值——我会享受它。你没法把钱吃了。

 

攥着它不放你要怎么享受它呢?只有把它花掉你才能享受它。我享受;钱到了别人那里。现在,如果他攥着,那么就只有两块钱——一个我已经享受了,一个在攥着它不放的吝啬鬼那里。

 

但是如果没有人是守财奴,每个人都尽可能快的在流动金钱——如果有3000人,就有3000块钱被花掉和享受了。这只是一轮。更多轮的话就会有更多的钱。没有什么加入进来;事实上,只有一块钱,而经由流动它实现自我繁殖。

 

这就是为何金钱被叫做通货。它应当是一个流动。这是我的含义。我不知道别人的含义是什么。一个人不应该攥着它。一旦你有了钱,就花掉。不要浪费时间,因为那么多时间你都在阻止金钱增长,变得越来越多。

 

金钱是一个非凡的发明。

 

它让人更加富有,它让人有能力拥有他们所没有的。但所有的宗教一直在反对它。他们不想人类富有,他们不想人类变聪明,因为如果人们是聪明的,谁还会去读圣经?

 

有一天,我收到消息说,美国的一个无神论团体发行了一本插图圣经。那本圣经将会被所有的基督徒、政府谴责,因为它很黄。它比任何东西都更黄,因为圣经里有这么多的色情图片……

 

只是读它你留意不到。现在,当我跟你们讲索多玛……在这本新圣经里,他们画了男人跟动物性交的图片,还有女人跟动物性交的。有通奸,同性恋,有鸡奸,有强奸。随你怎么说,圣经里都有!

 

我说我们应该立即订购这本书。我的人应该开始阅读真正的圣经!立刻就订购,因为它随时都有可能被禁。世界上从来没有一本比这本圣经更黄的书了。

 

而他们所做的圣经里全都有——他们只是把它画成画。看图片你更好懂。看“强奸”这个词没啥,但是当你看到一系列强奸的图片,突然地你就会意识到——这是一部圣经。

 

宗教从来不想人变聪明,从来不想人变得有钱,从来不想人去欢庆,因为那些受苦、贫穷、愚蠢的人——他们是基督教教堂、犹太教会堂、佛教寺庙、清真寺的客户。

 

我从未去过任何宗教场所。我为何要去?如果那些宗教场所想要有一些宗教的体验,它应该来找我。我不会去麦加,麦加得来找我!

 

否则我不在乎。我不会去耶路撒冷,我没疯——虽然有一点疯狂,但没疯。当我们能在这里创造一个充满喜悦、欢笑和爱的地方,以色列到底有什么?我们已经创造出了新以色列。

 

丢掉一切强加到你身上的关于金钱的观念。

 

尊重它。

 

创造财富,因为只有在创造出财富之后,很多其他的次元、面向才会向你敞开。

 

对于穷人,门是紧闭的。

 

我想要我的门徒尽可能的富有,尽可能的舒适。在人类历史上,这是第一个社区,每间房子都有中央空调制冷。在此之前从来没有任何社区有过空调。

 

这是唯一的社区,在这里,当我在对你们讲话的时候,你可以笑,你可以享受,你可以舞蹈,你可以做任何事——因为跟拉着长脸悲伤的坐在那里相比,你的欢笑跟我有更多的连结。

 

你没法在教堂里笑,像你在这里所做的一样。看着耶稣基督挂在十字架上,所有的笑都会消失。

 

事实上,这是第一次,我们给予宗教以它真实的色彩,它的音乐,它的舞蹈,它的爱,它的欢笑。

图文来源:奥修每日分享微信公众号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