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tre回答Lee的问题:

 

问题我同意Datre所说的:我们当中一些投身在这里(过去,现在与未来)的人正处于将把人类乃至这个星球带入另一个水平的成长阶段过程中.请问什么时候这个过程将达到"临界点/临界质量"?(:临界质量是指知识技术积累到一定的临界点,新技术就会跟裂变反应一样爆发,并剧烈扩展)

 

DATRE: 这是个很好的问题,我们不知道. 因为那儿不仅有"临界点/临界质量",还有你们称之的,发生在其它星球存在中的"时间安排/时间调速/宇宙事件".当改变发生时,很多事件都会被涉及.

 

不仅是你们这个星球上的人,还有其他星球上的人,如果你想称他们为人类的话.在很多其它的星球上也有很多改变在发生.你们可不是唯一的存在.那儿有很多其它的存在形式,但因为你们几乎无法认知出来,就认为他们不存在.

 

你们想把你们星球上现有的先进设备与其它星球连接起来,你们花费大量的具体我不清楚,但你们把一堆复杂的设备送入太空,希望能得到来自外太空的回应.

 

你们必须觉知到:与你们工作的"焦点"和物质结构只有能够理解你们这个星球的能力.无论你们是进入太空,或是进入俄罗斯宇宙轨道空间站,你们都在与你们星球上的人工作.你们的眼睛,耳朵等感官知觉,都是为"这个"星球存在而"设置".

 

我们曾谈论过你们其中一个物质表达的进化 - 颜色. 我不记得是什么时候谈论的了,但肯定讨论过.最近我们从一个个体的研究中获得了一段非常有趣的信息,来自Richard M.Bucke MD的书籍:<宇宙意识>

 

摘抄: "最近研究中一个关于颜色感官的迷人例子. Max Mueller在他的<思想科学>中声明: 众所周知,颜色的区别是人类发展到近期才出现的.比如色诺芬尼(希腊哲学家)只知道3种颜色的彩虹 - 紫色,红色与黄色;甚至亚里士多德说的也是三色彩虹;德谟克利特(古希腊哲学家)的彩虹不超过4种颜色-黑色,白色,红色与黄色.

 

还有Lazarus Geiger,他在对人类发展的历史贡献中指出:可以通过语言检测证明使用原始印欧语的种族,在不超过1.52万年前,这些种族只能意识或觉察到一种颜色.也就是说,他们没有区分不同色彩的能力,包括蓝天,绿草,黄色或灰色的土地,还有金色与紫色的朝霞与晚霞.

 

古希腊史诗<伊利亚特>,<奥德赛><圣经>也都完全忽略了天空的蓝色.鉴于天空是组成这个星球上最生动的颜色,这样的遗漏很难归因于出错.且从词源上看,蓝色这个名称随后都合并来源于黑色这个词.”

 

再次的,从同一本书中,我们还看到:"似乎古人只能公认出2种颜色:黑色与红色是不太可能的.古人对黑色与红色的感知与现代人对红色与黑色的感知之间存在差异, 若我们仅根据语言来分辨,便无法查明清楚.比如在红色这个词的定义下,似乎古人认为白色,黄色和其中间色都属红色;而所有深浅不同的蓝色或绿色都属黑色.接着随着感官对颜色的区分,古人的红色与黑色也开始慢慢出现分歧.首先,红色被分成红黄色,然后又被分成红白色.黑色被分成黑绿色,接着再次被分成黑蓝色.在过去的2500年中,颜色慢慢被分隔成了现在相当大数量的颜色群,并加以公认与命名."

 

你看,我们曾说过你们的眼睛能够"看见"一个较大范围内的色彩. 如果你要回到过去甚至不需回到亚里士多德时期,因为你们对亚里士多德比较熟悉,所以谈论他时就像在谈论10年前的事情,觉得那个年代并没那么遥远 - 我的意思是说,当你停下来想想这个星球上几千年前的存在与这个星球上的物质进化时,相对来说,那其实是很短暂的.

 

然后你们问:"他们怎么可能只看到3种颜色呢?" - 因为进化能改变"一切".那是"物质层"物种的进化.当你们每发现一件事物,物质身体就会根据你们的视觉,嗅觉,味觉,触觉而改变,所有一切都会改变.

 

比如100年前的人类是无法"看到"那么多色彩的,他们的眼睛还没有进化到你们现在这种程度.

 

你们当中很多人对文艺复兴时期着迷.你们说:"看啊,那是多么辉煌的年代" - 你们看着那些文艺复兴时期非常非常流行的舞会,:”,他们穿着如此华丽的服饰,唱着情歌并弹奏奇怪的乐器 - 这一切看起来真是太美妙了! 那些颜色都好漂亮,音乐听起来也非常不同…”

 

但是,你们必须觉知到:这些你们所看到的颜色只是你们今天所看到的 - 并不是那时他们所看到的.你们还把那个时期的音乐以你们现在认为的方式进行演绎. 你们甚至不需回到太久之前,就能看出音乐领域的进化.这个星球上的每一个人都从最基本最简单的音符开始学习.他们还重新改写了很多作曲家的作品.

 

举个例子: 其中一个Datre成员就不太喜欢巴赫.然而,当巴赫按照原始的创作在自己的乐器上演奏时,那种沉稳的音调绝对是难以置信的优美.可是,由于这个星球上的每一个人都在弹奏同样的乐曲,你们做的都是同样的事情,所以那儿就没有了清晰的基调,就不美了.

 

所以你看,你们使用一种方式改变这个,又使用另一种方式改变那个 - 这都是进化. 在达到临界点/临界质量之前,这个星球上的存在们到底希望进化多远呢? 不过无论怎样,当你达到临界点时,这就将变得不再重要.

 

任何一个阅读这些信息的人该如何知道自己不会进入所谓的"死亡"阶段呢?也许当临界点到达时,你已经死掉了.那么那时会发生什么?你说:”哎呀,我死了.我该如何进化?该如何达到临界点?我已经死了,无法做任何事情,无法永生了” - 你看,你们为自己设置了什么样的恐惧?

 

就好像你们的2000千禧年危机.你们的星球上有2种极端的人,也许有3不管怎样,那儿有人对2000年能带来什么感到兴奋;还有人却存上足够的食物与生活必需品,因为千禧年程序会出问题,所有的电脑都会瘫痪,电话也无法工作,没有了电,就没有供热.要小心,要害怕;害怕,就要小心.”快把所有的东西囤起来! 我们当然不想这样,也想留一些给其他人,但我们还是要确保自己的储备足够” - 好吧,你们到底在害怕什么?

 

所以,你们当中有2种极端的人.那儿还有一些人对此并不在意.他们说:”我不在乎.早上醒来,我就活在今天” - 你看,你想选择哪一个?

 

你们对文艺复兴时期非常感兴趣,2000千禧年(21世纪)也是这个星球上的另一个复兴,你打算如何去看待它呢?

 

所以临界点什么时候发生很重要吗? 你的今天才是重要的.

 

问题:我们都处于不同的"成长"阶段中,这也是我们使用身体做为载具的原因.那么,请问那些对此不了解的人,该如何进入下一个层次?

 

DATRE: 你看,再次的,这是你们新时代(NEW AGE)灵修团体的想法,你必须达到某种水平/层次.你能达到的最高水平层次就是通过"完整/完全的你"进行察觉与运作.

 

要记住,虽然"真正的你""物质层中的你"被分离开进行物质层中的体验,但你们都是同一个!所以任何人都不可能评估那些"对此不了解的人".你只能看到他们的物质表达.在你们的星球上,那儿有很多人从一个现实世界转换入另一个现实世界是没有问题的.他们也许完全不知道Datre或其它任何资料,但他们的每一天都生活在一个"整体""连贯性/连通性".

 

比如: 一个男人坐在路边看着来来往往的人群. 人群中有人会同情他,给他一些钱;有些人则会说:"我不知道为什么他总是坐在那里,不去找份工作";还有人甚至看都不会看到他.

 

现在,从一个男人或女人坐在路边观看人群的角度 - 他们在想什么呢? - "对每一个从我身边路过的人,我都曾经像他们那样过... - 我知晓! " - 这就是区别.

 

坐在那里观看人群的男人或女人并不关心,因为他们已经体验过了,已经经历过了;他们知晓,并准备离开这个物质存在 - 准备存在于没有身体累赘的星球泡泡中,因为他们理解,他们"知晓".

 

谢谢,我们是Datre~

 

【相关阅读】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