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题: Datre曾提到:我们在死亡地带放弃"罪孽"或坏体验时,就会放弃自己的能量.那我们是否能通过积累能量加速我们的体验呢?

 

DATRE: 你们没有放弃你们的"能量".这可能是误解或错误的转译.你们没有放弃能量,你们放弃的是你已经"学习"的内容.

 

你所涉及的"罪孽"与那些"觉知"到自己在做什么的个体是完全不同的.这并不是说你要慌慌张张地跑过去,做完一件所谓的坏事后就发表声明:"我犯错了,我对不起我的罪孽,我对不起我做的事" - 然后又离开去做自己要做的事.在白天清醒的时刻,你们当中很多人都这样做.人们总是不停地说:"对不起,对不起" - 可一旦你说"对不起",你就"犯了错".

 

在物质层中这样做没什么不对,但你们应该做的是去学习为什么你在第一时间会这样做?你的体验是什么?这才是重要的.你无法成为一个全知的创造者,如果你不"理解"自己为什么这么做.你看,你对你们的物质存在已经变得如此熟悉, 甚至超越了你们称之的"时间线"时期.你们不断体验着"时间线",这已经让你们变得自满 - 不再去留意这些事情.

 

那些想知道如何成为创造者的人,他们能够觉知到自己面前的"画面".他们将画面摆在自己面前从中"学习",这才能成为"真正的创造".你可以在默认的情况下"创造".换句话说,你早上醒来跳入物质身体中,以群体意识的方式思考并到处蹦来蹦去,最后卷入所有的物质情绪中,包括:,,恐惧,愤怒等等.上一秒你还在仇恨某个人,下一秒另一个人就过来安慰你,拥抱你,并说:"我爱你" - 然后你就兴高采烈地将刚才的仇恨全忘掉了.那么,你从中学到了什么?如果你是一个创造者,你就知道自己为什么仇恨第一个人?你能从中""到什么?

 

一个创造者将"研究"这个情况.这并不是说他要坐下来冥想才能弄清楚这是怎么回事.,一旦你"习惯"了那个行为,你就会"马上"对自己说:"为什么那个人让我憎恨?背后的问题是什么?我应该从那儿学到什么?" - 你越擅长越熟练,就越能"立刻"理解"为什么" - 为什么我要画这幅画让自己学习呢? 然后,当另一个人过来拥抱你时,你也会说:"这样一幅画又是为什么?""为什么我要让这个人给我一个拥抱?""这一切是怎么回事?"

 

你看,从物质层的角度,这似乎是一个艰巨的任务 - 你要尝试整天去寻找:"为什么你在做'你现在正在做的事情'"? 也许一开始你只能搞清楚一个问题, 但你知道为什么吗? 因为你们一直给自己施加压力,强迫自己"不停"从一个情况进入一个情况.你们所做的就是:试着让大脑像电脑一样不停运行.一台电脑有"比特""字节"," 比特""字节","比特""字节".....;你们的电视或广告也在不停"闪光","闪光","闪光".你们让头脑不停以那样的方式工作.

 

, 如果你是一个创造者,你的头脑"不是"这样工作的.一个创造者会放慢进入头脑的"群体意识垃圾" - 放慢那些头脑经常处理,会阻碍"理解/领悟"的念头/信息.也许你们当中有人马上说:",我没有时间这么做!" - 我们曾告诉你们那儿没有"时间".时间已经"个体化".你们现在已经没有需要遵循的"剧本".你们的"剧本"消失了.在这点上,你将成为一个真正的创造者.


 

现在,假如你是一个电影导演,一个导演不介意重复拍摄同一个场景,一遍又一遍直到他认为合适为止.有多少次你听一个导演说:"我们的预算超支了,比我们预期多花了3个月或6个月的时间." - 这个导演不在乎花多长时间,他只想将事情做"".okay,让我们将它放入物质结构中.你们不在乎要花多长时间才能做"".从这个原则出发,希望你们容易理解.要花多长时间做"",这不是问题.为了做"",你们能做的就是去"理解"你们的"画面".当你理解你的"画面",你的"画面"就会改变了.有人会问:"好吧,我怎么做到?我住在同样一个屋子里,有同样的家庭,同样的车,同样的工作,我怎么能改变?" - ,""改变.

 

这个星球上已经有个体在改变中了.他们没有出去祈祷世界"和平".没有关心他们的邻居在做些什么.他们关心的是他们自己 - 当一个个体开始关心他/她自己时,/她的主动行为和被动行为就会"不同".这些事情将会自动发生,因为""开始"尊重"一切和每一个人 - 这是自动的,因为你能"看到"不同.那儿有一个流传下来的古老谨句:"世界从来没有改变过,改变的是你看待它的方式".这就是我们试着想让你们去做的,因为那些能做出这样改变的人是快乐的,满足的个体,他们的每一天都与以往完全不同.

 

问题:我直觉地认为自由意志唯一的操作方式就是通过共同选择(比如人际关系之间的斗争或像犹太大屠杀那样的群体事件).但我必须承认我的小我很难接受这一点.

 

DATRE: 好吧,第一,你的小我不需要接受它.不要从小我的角度出发.当你成为一个创造者时,你不是从小我的角度运作的.以前我们说过:小我与个体化是无法融合的.当你成为一个"个体",小我就被搁在一边了.这不是你必须与之"工作",这是自动发生的.或者直白的说:2个东西无法出现在"同一个"地方.在物质层, 这种说法是真的,因为你不能让2个物理对象占据同一空间.你们大脑的思维模式也一样.你们的大脑中到处布满了"回路""波浪线",当这些"回路"没有使用后,就会溶解.就像你把自己的手割伤了,然后结疤脱落后,下面就会有粉色的平滑肌肤.这与头脑中的"电流"模式相同.如果那个"电流"模式不被使用,那个模式就会溶解(变平滑).

 

在你们称之的"觉知"与观察中,那些从群体意识中运作的小我模式就会溶解/消失.我知道这很难让你们理解,也许有人会说:"要是这样的话,那这个人是否会变得枯燥无味?" - 好吧,那个人不会枯燥无味.假如这是你"感知"那个人的方式,假如他是你认为的那种枯燥无味的人,但你看着他的眼睛,却能从中看到成千上万的"事情/故事".因为这个个体不再"蹦跑",不再"喋喋不休",不再"胡扯"...也许从表面上看,这个个体是"枯燥无味".但是,通过与这个个体对话,你将发现他会给你与你的期待完全不同的答案.于是你开始对他们的谈话着迷.即使谈论日常生活,他们的看法也是如此的不同.

 

当觉知进入时,小我自动熄灭了.因为小我不再需要"安抚",你不需要"安抚"每一个人,也不需要"打击"每一个人.

 

你看,那些在高速公路上因有人超车就要开枪枪杀别人的人...也许你会说:",这只是一个极端案子".在观察中,你说这比那些用"口头方式"去攻击别人的人更为极端吗?哪一个伤害更多?这些从群体意识中运作的人,他们哪一个造成的伤害更多?

 

现在,一个成为"个体"的人能"觉知"到他们自己,如果一个人上前用语言辱骂他 - 他们可以看着这个情况,并说:"为什么我会描绘这幅画面?"然后决定该从这幅画的哪里继续下去.你会发现那些已经知道情况的人,语言辱骂不会伤害他们.那么如果这个人遇到了那些开枪想枪击他的人呢? 如果这个人是一个觉知的个体,并开始理解为什么这幅画在他面前,那么当他看到别人手中的枪时,眨眼间,他就会说:"为什么我要创造这种情况?" - 然后整个情况的画面就会很快改变.因为他已经了解这幅画能告诉他什么.所以在那个时刻,他能决定:"我是想被枪击还是想让那个携带枪的人回去乖乖坐在位置上?"- 也许你会说:"这怎么可能?" - ,这是可能的!是的,是可能的! 但只有你决定你是真正的创造者时,你才能做到,否则你就"无法"做什么.一旦你"发现"- 这就是一种领悟/实现 - "发现"你是真正的创造者,"发现"你能做些什么.

 

问题:我的问题是重要的人际关系(父母.配偶,姻亲,孩子和亲密的朋友)和实际发生的互动模式(施虐者和被虐者,侵略者和服从者等等),他们都是在出生前共同预先选择安排好的吗?那出生后的自由意志能在多大程度上产生影响呢?

 

DATRE: 好吧,再一次,当你看待这些事物时,是从严格的物质层的观点来看待的.你们看待正在发生的群体事件.你们可以""群体事件,但不是卷入情绪中.人们根据自己的个人进化和理解选择这些东西.如果他们无法从中学习,而是被"牵着鼻子走",那这也是他自己的选择,因为他没有足够的"勇气"使用自己的内在"智慧/知晓"去了解这是怎么回事.

 

你们...从我们的角度上看,我们看着这整个星球的存在模式 - 你们"全部"处于"挫败感"的状态中.你们"全部"如此"挫败","全部"如此"紧张不安",因为你们都从群体意识处运作.你们到处蹦跑慌慌张张,所以很难从中找到那些开始创造属于他们"自己"画面的"个体".你们很难将自己与这个星球上的人类群体分开,然后好好去观察这些情况.但是,"开始"总会始于" "(开始必须始于个人).

 

假装你在白天指挥拍摄一部电影,并浏览着每一个场景说:",这一个场景我不喜欢" - 为什么你不喜欢这个? ",因为我想用不同的方式去做" - 那么就采取行动以不同的方式去做吧.下一次,当这个"场景/情况"出现时,好好观察然后采取不同的行为."学习"就从这一点开始.当一个类似的例子出现, 你采取了不同的行为后,你就将从中学到什么.成为一个"导演".这些画面都是每次你睁开眼睛时属于你自己的胶片.你通过眼睛"看东西" - 就像一台摄影机.你的眼睛就是你放在自己面前运转的摄影机.你通过"眼睛"投射出去,然后将画面放在你面前.你想看到什么样的画面?又或者想如何改变它们呢? 你听别人谈论过电影中的"剪切和拼接"? 去学习"剪切和拼接".

 

问题:如果我们完全使用自由意志,忽略了出生前的协议呢?

 

DATRE: 你记得你出生前的协议吗?你知道他们都是谁吗?你怎么知道自己是否正做着这件事呢?如果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这是一回事;但如果你只是"生存""存活",这就是另一回事了.如果你不知道自己是谁,你怎么"知道"与你协议的人在哪里?你知道自己出生前的计划是什么吗?这些信息又能带给你什么?很多人甚至无法记得自己这辈子想做什么,哪怕一件小事.因为当你们出生后,你们就将一切留下了.要知道:你不是故意将它们留在那儿的,而是"默认的"!如果你"知道"自己是谁,你就会带着它们,然后按照你的计划好好在这个物质层生活.但你不得不先"知道"你是谁,然后才是"有趣"开始的地方.当你能够观察到"生活,死亡,生活..."这整个过程时,这才是"乐趣"开始的地方.

 

问题:如果我们死后能获得暂时性的觉知扩展(失去物质身体),我想知道怎么会有人自愿成为"施虐者/受害者"?

 

DATRE: 谁说你在死亡地带中能获得更多觉知?你死后并不表示你变聪明了.你也许可以"观察"物质层,但你进入死亡地带时,仍抱着足够的警惕以确保自己"完整",希望不会因所谓的"死亡"受到创伤 - 但你们已经这样做了成千上万次了.如果你足够明智,就能保持自己的"完整".你可以去观察发生在物质层中的事情,同时了解发生在你身边的事情,但还是那句话,要做到这点,你还是不得不先"知道"你是谁才行.

 

所以,谁想自愿当"施虐者/受害者"?你想自愿当哪一个有什么差别吗?你能教会自己什么呢? - 这儿有个很好的例子:某天John在谈论杜鲁门总统,是吗?我不记得了,好像是收音机里的?

 

JOHN:新闻里只强调了他的职业,因为那天是他的诞辰纪念日.

 

DATRE: 好吧,他们说他是一个没有被抱多大希望的总统,结果他却决定在日本投放原子弹.那儿还有一个突出的声明:他为自己的行为负"全部"责任.这句话能告诉你什么?"知道" - 他为那个行为负责.现在,你能为你自己的行为负责吗? 无论是一个小行为还是一个大到能影响一个国家的行为?

 

问题:在大宇宙中,怎么能在保持完全"个体化"的同时,还能保持宇宙的合一/统一呢?我想这也许是个愚蠢的问题,但它超越了我理解的范围.

 

DATRE: 这一点超越了这个星球上所有存在的理解.在物质层,你们不得不以物质头脑运作,物质头脑不得不被"教导".真正的你能够成为一个伟大的老师,但你要与他做出"更多的连接".就是这么回事.真正的你将"东西"交给你以便你能理解,因为你入睡时你们在一起."物质层中的你""真正的你"成为一个整体.在物质层,真正的你的一小"部分"进入体验.我知道你们很难理解这个概念,但对我们来讲很简单.要解释宇宙中发生了什么...如果你们连"这个"都无法理解的话,那你们也无法理解宇宙,因为那更复杂.宇宙理解无法通过物质头脑"工作".

 

你看,睡觉时你们不知道自己是谁,接下来你唯一知道的就是:你从物质结构中醒来了 - 而这只是你的一小部分.因此你看,我们试着想告诉你们的是:这是你们需要""学习的概念.当你为大宇宙做好准备时,才能进入下一步. ...你可能有下一步,也可能没有下一步-因为那儿还有很多不同的星球存在供你们探索.这个星球存在可不是你们唯一学习的地方.你选择来这里学习,因为"这里"最刺激.可你们却觉得:生活是无聊的.

 

JOHN:我小时候特别喜欢把腿或胳膊伸入有开口的"间隙"里面,比如铁条间隙之中.最后我母亲不得不向外界求助,才能把我从这些间隙中拉出来.因为我认为:如果我能进去,那我肯定也很容易出来!我想问Datre:是否进入物质层比出去容易呢?

 

DATRE: 这是你一直不停试着告诉自己的事情.你为自己作画,而你却不去"".是的,进来比出去容易许多.你们为了出去花费了太长时间,这已"不再"是当初的预料.跳入物质层是一个""实验,新体验,这是"不同",于是你们就说:",我们进去探索吧" - 我现在唯一能说的是:你们还好够明智,没有将所有的自己都放进去. 但你们当中大概有一些也放入了"很多部分""自己",因为你们变得越来越成为"机械"化的个体群,没有让自己进入"学习"的模式中.

 

你们变懒了.你们"允许"自己被"包裹",否则你们应该早就离开这场体验了.不要将我们所说的"时间"与你们认为的"时间"画上等号. 你们能离开吗,如果你们还在浪费时间? 我们不知道你们什么时候会出来.我们现在试着做的就是:看是否能让"少数人"出来,让他们进入别的地方并进入新的进化体验中.我们想看看你能在这个物质层的表达中进化多远?这也是为什么"不同"的物质表达不得不被分离出来,因为它们不再适合"聚集"到一起.你们之间的进化阶段是如此不同,头脑的思维模式也是如此不同,为了看看这个物质结构中的"进化"能走多远,我们需要"分离",因此就有了"重生".

 

这和那些来回摇摆,拿着筛子选谷子的人没有什么不同.这就是现在正发生的事情.你们谈论新能量,想知道如何处理新能量?身体处理这些能量.你是那个在学习过程中唯一帮助身体的"内在存在体".当你变得越来越个体化,越能观察事物时,你就越能处理这些能量.它就不再是你的问题.

 

现在,回到筛子的例子中.用筛子选谷子时,大谷子会留在筛网上,小的细的就会漏下去.那些漏下去的细小谷子没有被丢掉,只是被拿到了别的地方.然后留在筛网上的大谷子再被换到另一个筛网中筛选,从中选出中型谷子.现在,小中型谷子占了大部分,只有很少几个大谷子被留了下来,于是它们将以不同的方式被使用.筛选完后,这些被区分开的谷子就无法统一在一起了.

 

筛网是你们的星球."分离"来自于个体.那些"觉知自己是谁","知道他们为什么来这里" "了解自己画面的个体"将会被筛选出来.为了进化,他们不得不从别的地方开始.也许这不是一个特别好的比喻,但这我能想到最接近的. 细小谷子,中型谷子都会被使用,没有一个会被丢弃.

 

谢谢,我们是Datre~

 

【相关阅读】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