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题: 假设真我为我在物质层设置了一场疾病的体验.Datre,在物质层,我们应该先观察这场疾病,然后从中学习."想疗愈自己"是带有恐惧的行为,它可能会与我们的"人生课题"相冲突.但我却认为:如果我们先疗愈好自己,就可以更容易地"掌控"这个情形,而不是卷入疾病的痛苦中.但是..."掌控"似乎又变成了跟"物质层打架",而不是放下允许"真我"进入.

 

DATRE: 好吧,当你决定在物质层患上一场疾病 - 你第一步要分析的,就是"疾病(disease)"这个词."真正的疾病"是指:不愿意放轻松(dis-ease).疾病是因为你在体内为自己积累了很多压力,导致身体打结,限制了体内"液体/能量"的自然流动.是这种无法放松的状态导致它的发生.

 

假若你在物质身体中非常放松,情况就会完全不同.但这也并不是说:你就永远不会生病了.因为身体有时需要维护自己的免疫系统.也就是说:不是说只要你放松了,身体就永远不会感冒.但如果你感冒,这是"真正的你"自己决定的,因为你想让自己的免疫系统进入正常的状态.但是..这也不是说你就一定要感冒永远持续下去,当你决定不想要的时候,就不会再感冒了.也许我这样说,你们会不同意.因为在你们的医疗界,医生会说:"你这个病大概要持续多久多久".好吧,如果你相信,这时信念系统就介入了.",我要感冒这么长时间",好吧,你的身体听进去了.可是为什么一定要这样呢?如果你的身体已经得到了需要的部分,为什么还要让感冒延续下去呢? 这都是你自己的决定.

 

你们总是想试着疗愈自己."试着" -看看这个词吧.这是一个"实施"的词语.我现在对你们的语言越来越熟悉了,我知道"试着"是一个实施的动作.

 

你可以这么说: 如果你不去试着尝试,你是无法疗愈自己的疾病的.我总听见你们说:"我要战胜疾病".,这不是一场战争或比赛 - 你才是那个掌控的人-不是你的身体.你就不能自己做决定,去做一些事情来好好照顾自己的身体吗?身体是你在物质层合作的伙伴,你可以跟它说:",我为你做这个;然后你为我做到那个,好吗?"

 

比如:你说:",我给你吃这个药.我会照顾你,然后你就会好." 这时你的信念系统有多强烈? 你是非常确信地这么说?还是你认为:如果这个药不工作的话,我就要试试其它的?

 

身体是不会虚假的.身体获得什么,就会做什么.现在,如果你想疗愈一个疾病,那么那个真正的你的意图是什么呢? 如果你的意图是:保留它,看着它,那么你就会持续下去;如果你的意图是想穿越它,让身体与你一起享受合作,那么你就会获得疗愈;

 

你看,对你们来讲,最简单的事情却是最难做的 - 因为你们被"训练"得越来越复杂.你能觉知到你将自己训练的有多复杂吗?你们当中有很多事非常难懂,因此你认为"每一件事情"都必须复杂.你们的医疗领域太复杂了,以至于他们陷入了一个圈子里,无法走出自己的路.他们设置不同的参数,就好像你们的科学家说:"这是一个"事实".这个做这个,那个做那个.这是我们"专家"说的,因此你要相信." - 你并不需要相信,这就是我们想告诉你们的 - 请成为一个真正的个体.

 

你并不需要和每一个人走在同样一条路上,那是他们走的路.你不想做些不同的事情吗? 有的医生说:"那个人过去常常生病.现在他的病全好了.按照惯例,这是不可能的.我完全不理解." - 当然,如果你从群体意识的角度看,你永远不会理解.

 

你们当中确实有人选择了"生病"的身体,然后把这个身体变成了自己想要的样子.我不知道你们是否知道Teddy Roosevelt.为什么他有着强壮的身体? 因为他的意图是想要一个强健的身体.他并没有躺在那里吃各种不同的药丸.他做了什么呢? 他出去,学习骑马.外出"体验"生活 - 因为这是他真正想做的事情.我能想象他的所有家人都告诉他:"你最好躺在床上吃药,你还不够强壮.你不能做这个,你不能做那个,这可能会伤了你" - 这些话都是你们的惯例.但是,一个拥有自己目标的个体 - 他的目的是去做他想做的.他想要一个健康的身体,从中分享"玩耍"的乐趣.

 

很多人不明白这一点.他们说:"好吧,也许他是一个特例". 为什么不是所有人都是特例呢?为什么你一定要听从别人的,听从你自己,你自己内心的声音.这才是最重要的部分.

 

还有一个人叫Christopher Reeves(演过超人),从马上摔下来后就完全变成残废了.他无法呼吸,必须要依靠插在脖子上的管子.他和巨大的求生仪器生活在一起,当他醒来时,体重可以超过500.人们为他捐献钱财,让他供养自己的孩子和妻子.但是他说:"我要自己做到!" - 于是他飞到不同的国家演讲.你能想象对他来讲从A点飞到B点要花费多大的努力吗?他能够躺在轮椅上为上百的人演讲.然后你说:"真了不起!".但你是否有想过,他是怎样迈出第一步的?从一个演讲台"走上"另一个演讲台的?

 

你看,这就是我们在观察中所看到的.想一想吧,想一想那些重要的事情.你们的身边有太多"垃圾""杂音",以至于你们无法停下来思考.你们的身体从早上清醒的那一刻开始,就充满着噪音.你们星球上噪音的数量太庞大了.即使你住在所谓的"安静"地区,那儿还是有非常多的"噪音".

 

这些"杂音"都能分散你的注意力,让你无法成为真正的自己.如果你想做到最好,果你想疗愈你自己,那么就对自己坚定地说:"这就是我要做的.我要去做一些事情,让我的身体理解,让身体成为真正的我想要的样子,这样我们就能够在一起享受这场人生游戏了".

 

这个星球是一个游乐场.这就是这个星球被设置出来的原因 - 一个供人们玩耍享受的乐园.然而,你们将这个星球变成了"灾难".它变成了一个"医院"的星球.你们当中有很多事情发生着,但是如果你能够好好去"觉察",就会发现这些个体到底在做什么.这是个医院的星球,因为你们从来不想去照顾自己的身体.不肯倾听自己的身体.你总会说:"好吧,我可以去医院,让别人来照顾我".

 

这个星球也成为了律师的星球.因为你们从来不肯为自己辩解.你无法照顾自己,"我在这个工作中工作25-30年了,我在等着退休呢". 你真的喜欢你的工作吗? - ",我讨厌它.从第一天工作的时候就讨厌它 - 但我不得不去做 - 因为我无法做其它的事情." 好吧,那么在你工作的时候,有试着去学习其它的吗?这样你就可以选择别的工作了." - ",我没有.因为每次下班我都好累".

 

你看,你们从来没有为自己负责过.那些开始自己"个人进化"的人,想成为真正自己的人,是不会被动地坐在那里的.一个观察者不是被动的.观察者通过自己的"意图/目标"来学习."我想学一些东西,而对我来讲最好的学习方式就是观察" - 这都是"意图".

 

你说"在物质层中体验的你""真我"决定选择一个疾病的体验.那为什么呢? 为什么你不能选择其它类似的体验?为什么一定要是疾病?为什么你会选择疾病?为什么你要把它放入自己的身体?为什么你会为自己这么做? - 也许这样说对你们来讲太难了.但是我说的,并不只是针对问问题的个体.我是对你们当中所有的人说的.为什么你会对自己这么严厉?为什么你不能好好尊重自己,然后对自己说:"我不想再给身体这些毛病了",找其它的方法去学习吧.在这个星球上,有成千上万的方式可以学习,多到你们无法想象的境地.

 

现在对每一个人来讲,最重要的就是学会"个体独立".为你的生命负责.为你的身体负责.你要与身体一起合作,从其他的个体中学习.这都是学习的步骤.即使你早上起来,不知道将会发生什么,这个世界对你来讲都能非常迷人.

 

就好像东海岸的晴朗天气.面对这样好的天气,有人说:",今天真美";还有人说:"是的,但是寒潮马上就要来了,每个人都要生病".你看,也许你会笑起来,为什么你们就不能享受当下呢?Aona对那个人说:"我不介意明天是否有寒潮.我不是住在明天,我住在当下."然后那个人看着Aona:"好吧,她怎么了?她的想法真奇怪".是的,但奇怪是好事,奇怪就是不同.

 

如果你要和每个人一样做同样的事情,那么"区别"在哪里? 区别是非常重要的.如果你有疾病,那么就去疗愈自己.你观察这个过程,看看多久能够将它疗愈好.或者,如果你不想疗愈自己,那么就加速让自己死掉,从这里出去.你们当中很多人这样做过.他们说:"我不想永远生病.这不是我自己的选择.如果我的身体病成这样,是无法使用它的.好吧,我只好先死掉,然后再回来获取一个新身体".

 

谢谢,我们是Datre~

 

 

【相关阅读】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