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tre回答Teresa的问题.

 

问题: Datre曾说:"一个能进入大宇宙中的个体是那个对物质层与身体完全理解的个体...这将非常有趣,因为在对宇宙的了解中,这本身就是一项非常特别的学习". 那么,为什么蓝慕沙与他的身体没能完成呢?毕竟,他声明他带着他的身体一起进入了死亡.这是否意味着他没有直接进入大宇宙呢? - 如果没有的话,那么他的身体去了哪里?

 

DATRE: 这句声明:"对物质层与身体的理解"- 这句话与蓝慕沙所说的并不矛盾,因为那些理解将由你自己带走.因此,谁会把蓝慕沙的物质层信息带走呢? - 是蓝慕沙他自己.他将携带他对物质层与身体的理解.

 

现在,为什么他没有将它带入大宇宙中呢?因为一切事物中都包含着"韵律/节奏/定时/调速".他呆在这个泡泡中,直到节奏的到来,改变才会发生.我们可以举个非常简单的例子: 所谓你无法在任何你想死的时候死掉 - 为什么呢?因为那必须有"韵律/节奏/定时/调速".因为那必须始终保持"平衡".你们应该听他们提及过一种被称之为"开窗"的时机,你会留意到那儿有个"韵律/节奏/定时/调速" - 如果你在停放尸体的太平间工作,就会发现有时那里的"位置"很空,没有一具尸体;有时那儿会短暂的出现几个;然后在23周内,又会出现很多个体;接着位置又继续""出来.他们对"韵律/节奏/定时/调速"非常熟悉.

 

你会留意到:在某个时期,数周内,你们当中会出现死亡大量个体的重大灾难.现在,在这些"灾难"之前,那些将离开的人数都会被粗略估计,不过不是根据物质身体的数量,而是根据振动的品质.同时,那些将要进入这个星球的振动品质也会被估算."灾难"之前,这些人的出生都将开始.这么做能够允许那些正在"出生"的人开始他们的发展.内在的"()"的振动品质显著不同.上千人可能离开他们的物质身体,而只有几百人可能会"出生".使用这种方式产生的变化,能够更加促进群体意识的进化.

 

你看,你们虽然从心理结构的角度运作,但同样也在与一个能量结构运作.与你们在宇宙中所做的一样,你们的星球也有一个和谐的编排,与其它任何地方都一样.因为,它都是能量.那是你们"如何"操纵能量,不仅做为"个体"的你,也做为一个"群体".要知道:即使你们的国家有一个敌国或是另一个国家的敌人 - 2个彼此敌对的国家 - 但这也是一种"合作"的成果.你看,你们从来不从这个角度考虑.你们会说:"他们总在战斗与杀戮对方" - 但从另一个理解的层面...(这是我唯一能想到的用来描述的词语):其实你们(真正的你们)全部都清楚那里到底发生了什么,并从中观察.你看,物质层是非常非常有趣的.

 

问题Datre也告诉我们,只有蓝慕沙到达了大宇宙中.然而蓝慕沙坚持说,比如佛陀与基督耶稣也去到了大宇宙.Datre与蓝慕沙的理论有些不同,但我们却被告知他们都是来自大宇宙的.

 

DATRE: 我认为这里有些问题出错了.我不认为Datre曾经说过蓝慕沙最初来自大宇宙.蓝慕沙还没有离开这个泡泡星球.所有在这个星球上起源的一切,仍然在这里保留着某种形式的心理构造.

 

问题这是否说明他们与物质层中的我们一样,同样具有个人的看法/理解/知识?比如:蓝慕沙坚持说他可以帮助很多个体,并作出承诺"我能帮助你".然而Datre却坚持说每个生活在物质层的个体都要为自己的进化负责.

 

DATRE: 好吧,这都是真的.但你必须要意识到蓝慕沙并不是最初来自大宇宙的.再一次的,你必须记住,蓝慕沙有过物质结构,他已经习惯了物质结构.如果他声明:"我将帮助你" - 那么他就是在说:"我将帮助你" - 但是,那是你的"信念"系统允许它运作的.如果你认为蓝慕沙可以告诉你一些能够帮到你的内容,而且你相信它-那就是你的"信念".如果你相信Datre能够给你帮助你的内容 - 那么那也是你的"信念".这都是好的.

 

现在,因为蓝慕沙曾有过"一次"物质存在体验,并从中学得了他想从中了解的一切后,他就有了"一个"关于物质层的理解角度.还有Datre中的那些成员 - 包括蓝慕沙和赛斯-都在Datre.Datre中还有并""属于这个星球存在的成员.他们都有着不同的表达,思维模式与如何看待理解的方式.现在,这个传导者就能"感觉"出不同.当一个有过星球体验的个体,比如蓝慕沙或赛斯进入这个物质结构时,她身体的感觉与那些从未有过星球体验个体进入的感觉是完全不同的.让我们这样讲,从外往里看,他们如何感知这整个物质结构的角度是完全不同的,甚至不具可比性.

 

这是一个非常难解释的内容.Datre一直被称为"语言太平坦" - 没有情绪.你说一个从未有过物质结构的个体该如何有情绪呢?那是陌生的.事实上,他们已经学会"如何"操纵这个物质结构的舌头,喉头以及嘴巴,以便带入信息;但带入信息是一回事,他们当中还有很多无法移动这个身体,甚至一根手指头;他们也无法通过眼睛看,他们在以一种完全不同的方式工作.

 

所以说Datre与蓝慕沙是不同的.如果蓝慕沙进入,它就会不同;如果赛斯进入,那也会不同.蓝慕沙与赛斯也是完全不同的.但身体会立即知道哪个是哪个.

 

你看,那是物质结构的改变以适应所有这些不同的振动.它是独特不同的.我们以前从未有过这样的机会,所以每次传导你们都会得到不同的信息.你看,虽然蓝慕沙与赛斯生活的体验时代完全不同,但当他们开始了解自己,开始知道他们是"",以及知道物质层是怎么回事后 - 在这一点上,他们之间的分别也就变得越来越小,因为他们都开始从不同的角度看待物质层.

 

这就是区别进入物质存在的地方.如果你能在物质存在中切换,"你知道你是谁""物质,身体,心智的运作"之间切换,就会知道那完全不同.这也是其中一件会发生的事情:当你开始获得你的理解后,你将对同一件事物产生不同的看法.

 

这里所发生的是:当蓝慕沙,赛斯与你们在一起的时候,你们试图使他们保持与当初完全相同的样子.但你要记住,这里可不是让你坐在那儿无所事事的天堂.如果那儿没有什么可学的,那将多无聊?!你们必须要记得:当初在这里的赛斯与你们称之的"今天"所存在于这里的赛斯,是不同的.同样,当初的蓝慕沙也与今天的蓝慕沙不同.要知道:"知晓"与渴望"知晓"是这里唯一的事情.

 

事实上,在你们时间跨度中,所谓的"时间段"只不过是一个"学习"的阶段.如果你能以这种方式看待,在你比较物质存在的时候,就会知道:虽然你们的学习"跨度"非常小,但如果你取得了任何对物质层的理解,你也与5年前不再是同一个人了."不是"同一个人,不再以同样的想法思考.现在,为什么你希望蓝慕沙和赛斯与以前一样呢?他们不同了,而你也不同了.

 

允许,并推动扩展一点点边界吧,打开自己,拥抱可能性.要意识到,是的,赛斯资料与蓝慕沙资料的振动都还在那儿 - 那些振动去哪里了呢? 它们都呆在这个泡泡中.就是这样,而那就是创造.那都是你们做为学习能使用的阶梯.但是,没有任何事物是保持不变的 - 也不能保持不变.

 

所以,如果你带入信息,那都不会是相同的.特别是Datre.无论怎样,你都不能用一个去否定另一个.

 

问题那儿有数百万的人患上了痴呆症(老年痴呆症).他们的思维模式已经混乱到某个程度,需要依赖别人而生存.请问这是怎么回事呢?

 

DATRE: 现在,你必须记住:痴呆症是物质结构中的一种疾病.那与"(真正的你)"没有任何关系.那是你正与物质结构一起进行的体验.

 

对物质结构而言,那些患上痴呆症的病人对物质层的"连续性"已不再牢固.这里所发生的是:那个物质层中的""的一部分,也就是内在的"",正在考虑与调查死亡地带和其它几率与可能性.他们看看这个可能性,再看看那个可能性,等再次回到身体中时,就完全糊涂了.这样的事情发生在很多人身上.唯一的问题是:他们是使用那作为一种"体验"模式的.在心理构造中,你们总会朝着任何你们希望的方向去学习-也就是能对""的学习产生最大"影响"的方向.

 

当然,痴呆症是一种非常麻烦的病症,不是对患病的人而言,而是对那些试图想照顾他们的人.让我们这样讲,根据你们星球上群体意识想发展的方向,已经有很多这样的事情出现在你们的视野中.就像痴呆症,还有脊椎受伤的运动员等,所有你们在这个星球上运作的不同事物,都是你们为了物质层的发展,想学习物质层的群体意识的渴望.在物质结构中,所有这些事物都是迷人的.当他们以任何想学习的方式,越来越从他们的学习中获益时,你就能看到你们的星球又将发生改变了.你们在一起工作,但同时也进行你自己一个人的单独进化.

 

问题那些患上痴呆症的人该如何进化呢?

 

DATRE: 他们与你们之间没有什么不同,就像你从你的体验中学习一样.你能从中学到什么呢?如果他们没有从中学到什么,那他们就与物质层中余下的你们没有什么两样.

 

如果你将自己当成一个受害者来玩耍,那你就没有学到任何东西.但是,如果你将这些情况看成是一种学习体验,你就将学到很多.你看,从痴呆症中可以学得的内容之一是:学习轻易地从身体中滑进滑出.出于恐惧,他们大概无法以其他的方式学到.你看,你们其中一个恐惧就是害怕离开身体.因为你认为你就是你的身体-但你不是.无论怎样,一个痴呆症患者可以从这场体验中学到很多,并觉知-"我并不需要一定呆在身体中,我有出体的自由.我可以离开再回来,然后身体仍然可以正常工作" -

 

他们说:"Okay,我将呆在这里一段时间.我现在非常困惑,因为我不知道我现在在哪里"- 这就是他们的困惑.因为他们不断从身体中进进出出,不知道自己在哪里了.除此之外,他们对物质层的关心也变少了.他们更不开心,并等着他们的物质结构说:"我已经受够了!" - 他们不得不等待,直到这个物质结构想走开,直到那儿有一个可通行的"开口".你看,那儿还有很多个体使用痴呆症去获得他们想要的东西.你不知道那些个体的思维模式如何.也许那个个体会说:"你知道吗?我已经受够物质层了.但这个身体还很健康,我也不知道该如何离开这里.我不想自杀,但我厌倦了我所处的环境,那就让别人来照顾我的身体一段时间吧" - 你看,你们有没有想过这点呢?

 

所以不要被你所看到的限制了.也许还有人患痴呆症是为了试图寻找些什么-"死亡地带是什么样的呢?它到底是什么?感觉像什么?"- 那种想"知道",那种内心深处的渴望,就会开始让他们离开身体,暂时旅行到死亡地带中,去寻找那里到底是怎么回事.但在来来往往之间,他们的困惑甚至达到了连给自己都无法解释的那一点.

 

无论怎样,看看所有这些不同情况中的不同事物吧.在一个给定的例子中,还有很多很多不同途径的体验.这也是为什么我们说:"开放你自己".考虑每一个事物的几率与可能性.但那并不意味着你无法过正常的物质生活-他们说:"好吧,我无法在走路的时候观察.我有工作,有家庭,还有......" - 当然,你当然有这些,但这也正是有趣的地方.你并不需要停下所做的事而去观察.如果你一定要停下来才能够观察的话,那你就理解错了.你们喜欢停下来冥想,并说:"若我冥想的话,就不能做别的事情了" - 可是除了冥想,当你回家后,你去了哪里并做了些什么呢? -"因为冥想是如此平静,如此美妙.我看到了许多美好的事物".

 

你看,你们试图摆脱物质层,试图分离自己,因为"外面"比这里好太多.,不是,因为当你离开进入冥想中时,那些享受,兴奋和情绪体就都没有了.物质身体坐在这里等你回来.你说:",我的生活真是烦躁" - 然后你的身体说:"看看我们曾经一起拥有过的快乐与兴奋吧" ---Okay?这样讲,我不是轻率或没礼貌,我是非常现实的.这也是为什么我们说:"为了从这里出去,你必须要进入身体中".下一个问题?

 

JOHN:这是最后一个了.

 

DATRE: 我们谢谢你们,我们是Datre~

 

【相关阅读】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