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2-08

 

 

我的老师赛斯说:“爱的语言、形象以及文字的诞生,有相互关联的通道,也是连接所有的物质意识流过的通道。”也就是说,在所有的物质之间,意识都是可以流动的。所谓意识的流动性,就是说我们的意识不但可以和一条河流、一棵树的意识做联结,而且也能够和别人的身体产生联结。

 

在所有的物质之间,本来就留有一个意识流动的管道。由于现代科学的兴起,我们的意识被关在个人狭隘的身体里面了。我曾经讲过医学上所谓的亚斯伯格症,那么,亚斯伯格症是一种真正的疾病还是科学信念下的副产物?现代科学强调客观性,而不关注每个人之间真正的情感联结。如果是这样的话,就会有越来越多的儿童罹患亚斯伯格症。因为,人既需要关心别人,也需要被关心;既需要了解别人,也需要被了解。所以,人与人之间的情感不仅需要被重视,而且需要被联结、被看见。

 

然而,科学本身强调的是客观性,强调的是把情感拿掉,从而让我们不用去感受或者联结别人。其实,这是有弊端的,毕竟,人与人之间最重要的联结就是感受。比如,在每个家庭里面,我们和孩子之间情感的流动就是靠感受。难道我们以为把孩子养大了,给他东西吃,给他地方住,就是尽到我们的责任了吗?其实,人与人之间最重要的就是情感的交流。也就是说,我们的感受是否被别人在乎、了解。

 

我们赛斯家族和其他人的不同之处就在于:我们不但能够了解别人的感受,而且自己的感受也能够被别人所了解。所以,我们最终会发现一件很重要的事情,那就是人的感受若能被了解、在乎,恐怕比有没有办法解决问题、或者有没有钱吃饭更重要。现在社会上经常在讲“拼经济”,而台湾有个叫陈升的歌手曾经说:“我最讨厌听到拼经济这三个字。”人在社会上生存,不只是要过得好或者想要过好日子,人真正需要的是自己的感受能够被别人了解、在乎。

 

 

举个例子,一位大学教授,当他要批评一名学生的时候,可能会先和学生说:“抱歉,我准备要批评你,你可能会很痛苦、难过,可是我还是要批评你。因为,你连课都不上,实在是太不遵守学校的纪律了。”当教授批评完这名学生以后,他也需要关心、同理一下这名学生的感受,而让学生感觉到,尽管教授批评了自己,但是教授还是很关心、在乎自己的。

 

我们赛斯家族之所以有别于其他的团体,主要原因就是我们觉得自己是关心别人感受的一群人,虽然我们不一定能够帮助别人解决问题,但是我们会去关心别人的感受。也许有人会心存疑惑,比如,企业的老板要怎么去关心自己员工的感受?难道都要帮员工加薪吗?当然不是一定要每位老板都帮员工加薪,而是他们有没有了解、在乎员工的感受,这才是最重要的。所以,人的感受被了解远比解决问题更重要,而我们的社会在这个部分是比较缺乏的。

 

我们的社会、教育从来就没有一门课程是教授如何了解别人的感受、自己的感受如何被别人了解以及如何开始在乎别人的感觉等等。如果你的先生是学机械或者核能物理等专业的,那么,假设你问他:“你从小到大有没有学过一门课程是教授如何在乎别人的感受的?”他肯定会回答:“没有学过。”现在的幼儿园、小学、初中、高中是否会教授我们的孩子如何去了解、在乎别人的感受?当然没有。

 

 

如果我们每个人的感受都是各自独立的,自己的感受不需要被别人知道,所有人都不理你,那么,我们就会越来越孤单、寂寞,最终与世隔绝。所以,现在的社会上才会有越来越多罹患亚斯伯格症的人。

 

从现在开始,每个人都要有一个共识:我们虽然不能够关心、在乎所有人的感受,但是我们能够常常让自己的内心怀抱着一种心态,尽量试着在乎周遭人的感受。我们无须把每件事都能做得很好,却可以在自己可行的范围内试着了解、在乎周遭人的感受。

 

让我们先从自己的家人、周遭的人开始做起。当一个人的感受被在乎,这个人就会非常感动,他内心的“善”就会被激活。当然,甚至是现在的孩子,都把自己压抑得很深,父母亲可能从来也没有真正地关心过他们的感受,他们也可能从来没有真正在乎过身边人的感受。因为,他们在和别人打交道的时候,可能也从来不知道如何了解、在乎别人的感受。

 

 

假设我们能够开始倡导一种新的社会风尚,人人都“多付出一份心力,关心周遭人的感受”,那么,这个社会就会变得很不一样。现实生活当中的很多问题,并不是我们用理性或者“拼经济”赚很多钱就能够解决,最终还是要回到自己的感受是否被同理、被在乎、被看见。这才是最重要的。

 

我的老师赛斯讲过:“万事万物之间都有一个意识连通的管道,所有的物种、物质之间,它们的感受都是相连的。”所以,让我们携起手来,经常有意识地了解、在乎、关心身边人的感受,让我们的社会越来越和谐、越来越美好。

作者|许添盛 

摘自|有声书《心灵的本质》

文字整理|平和

编辑 | 麦田心灵

图片|来自网络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