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2-07

 

人类在早先的时候,意识的活动性是比较强的,而且自我的身份认同也是比较民主的。然而,现在我们的自我身份不但独立而且集中,所以,我们只知道拥有目前身份的这个自己,而不知道这个世界上还有如手足般的“对等人物”存在。

 

我们的自我意识常常独断专行、一叶障目,并没有做到真正的民主。现在,我们只认同目前具有身份的这个自己,没有觉知到所有“对等”的自己,也就是所谓的可能性的自己。当我们在日常生活当中做任何决定的时候,我们不会与所有“对等”的自己讨论,而经常是具有身份的这个自己进行暗箱操作、独断专行。

 

所谓的民主,就是我们可以倾听自己内心的声音,甚至是倾听不同“可能性的自己”的意见。可是,通常情况下我们并不民主。假设我们自己的内在其实有好几个人,当我们在做决定的时候,既没有征求他们的意见,也没有认真倾听他们的声音。就好比一个家庭的爸爸或者妈妈做决定的时候,从来就不会去询问孩子的意见。其做法如出一辙,我们现在就执着在自己的自我意识里面,做任何决定都没有回到自己的内心世界。

 

 

我的老师赛斯讲过:“未来整个人类的意识打开之后,我们自我意识的独断专行就会改变。”也就是说,我们要把那个执着的自我意识放掉,改变自我意识统治心灵的这种情况,从而学会倾听自己内心的声音。

 

尽管自我意识一直在玩一个独断专行的游戏,但是,最近通过学习赛斯哲学思想,我想教给大家一个脑筋急转弯:“假设发生在我们身上的每一件事情,都是自己吸引和创造的,那么,我们所罹患的疾病就是自己主动想要的。”只有通过做这个假设,我们才能找到另外一个自己,才不会用某一个自己就取代了所有的自己。如果我们只听到某个自己的声音,而让某个自己当政、说了算,我们就听不到其余的自己的声音。

 

现实生活当中,我们的很多行为和人生的决定,都只是听从某一个自己的声音,而忘记了我们的内心里面有很多个可能性的自己。如果我们要找工作或者决定人生的方向,那就需要回家先和自己内心里面的很多个自己开个会。比如,假设有人向一位学员求婚:“请你嫁给我好吗?”这位学员说:“我可能要回去和自己内心里面的很多个自己开个会,商量一下再答复你。”其实,我们这样讲是有道理的,因为我们理性的自己觉得他很帅,钱又多,又会照顾人;而感性的自己却一点都不喜欢他,并且对他没有感觉。所以,我们一定不要忘记了自己的内在有很多个自己,有原生家庭的自己、后天学习成长的自己……

 

 

然而,有时候我们常常用某一个自己就取代了所有自己的声音,就像看电视一样,用一个频道把所有的频道都遮蔽了,所以,我们每一个人都要把自己内心里面另外的那个频道找到。由于我们过去都是某一个自己在暗箱操作、独断专行,而听不到其余的自己的声音。就像我们的感觉一样,对男人来讲,他们常常只听得到理性的自己的声音,却听不到自己感性的声音。

 

所以,我的老师赛斯提醒大家:“你内心里面其实不是只有一个自己,有很多个你。”就像我们经常讲的夫妻感情也是如此,当两个人闹矛盾的时候,感性的自己觉得要原谅对方,可是,过了一会儿,理性的自己又想要狠狠地惩罚他。再比如,我们的某一个自己很想赚钱,而另一个自己又不想那么累。所以,我们一定要知道自己的内心里面有很多个自己。

 

虽然,我们的自我每次的确只能有某一个自己当政,就像只能有一个领导人一样,但是,这个自我是能够倾听自己内心的自我,还是封闭内心的自我?我们只要问自己是否孤单,就知道这个自我是不是一个能够倾听自己内心声音的人。越能够倾听别人的声音的人,就表示他越能够倾听自己内心的声音。因为倾听的能力并不是来自外面,而是来自内心。

 

所以,许医师想告诉大家:“我们最好把自己当做一台收音机,收音机不会只有一个频道。”就像我们对自己的认识都只是一小部分一样,从根本上来讲,我们还没有发现其余自己的存在。

作者|许添盛

摘自|有声书《心灵的本质》

文字整理|平和

编辑 | 麦田心灵

图片|来自网络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