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译:
becomequantum 今天

 

 

问:我们的光晕(aura)会是来自我们DNA的汇聚光线的延伸吗...就像是内在的光放射到我们身体外面?光晕就像是一个更复杂的,关于科学面向的我们的能量印象?

 

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们是不是可以说由于现前我们有限的知识,我们还不能直接影响我们的DNA,光晕就是为此目的服务,而如果我们能知道关于光晕的更多,我们就能改变我们的DNA

 

答:你们的DNA直接影响光晕。光晕就像是你跨维能量的颜色,而这个颜色取决于你DNA的改变。所以你只能通过改变DNA来改变你的光晕属性。光晕相机并不是真的拍摄到了光晕。它只能捕捉到一个3维属性,也就是能在3维中被看到的电磁能量的残留。只有那些有天赋能看到3维以外的人才能真的看到光晕。光晕相机并不是一个跨维设备。

 

大部分人类,即使是那些觉醒程度最高的,都没想过他们实际上有和他们的DNA在一起工作,但他们有。我最近向我的搭档揭示了大部分DNA的内在工作,就是没有编码(转录成RNA)的那部分,科学界仍视其为垃圾或者最近又被称为人类基因组中的暗物质。而就是这部分包含了阿卡什记录,你们都拥有的列穆里亚连接,并且是的,甚至还有昴宿星人给你们的非人类属性。这些是跨维的部分并且能通过你自己的努力被唤醒而被掌握。

 

因此,你可以说历史上有记载的最邪恶的人和最高级的大师之间的区别就在于在这些跨维的DNA部分上发生了什么。每个人都掌控着他自己的。他可以忽视神性并选择堕入能想象的到的最低能量,变得沉沦于死亡,虐待,贪婪,权利和对邪神的崇拜。他也有同样的力量去发现神性并进入一个在此之前只为在地球上行走的大师保留的地方。这就叫做自由选择和二元性。因此,人类既是上帝也是魔鬼,掌控着他们自己灵魂中光明和黑暗的比例。

 

这对于大部分人类来说是多么见外的概念,他们只是把这些事情归结到天使或恶魔那里,信奉光明和黑暗的神话并用之解释和承担一切...自己却从不承担这两方面的责任!如果坏事发生了,那就是恶魔干的。如果伟大的事情发生了,那就是上帝干的。但事实上是人类掌控着这所有的一切。

(译注:上面这两段太精彩了)

 

改变你的意愿(intent);做好自己的内在工作;寻求答案,在你的人生中创造出对平和的需求并开始了解和学习大师们拥有什么。如果你这样做的,你会影响并改变你的DNA。它吸收你意愿的能量就好比是接受从老板那来的命令。然后你的光晕才会改变。

 

你从来都没有干预你的DNA。你只是从3维层面中把阻挡它工作在100%效率的帷幕移去了。想想这一点。当你工作于你的DNA时,你所做的实际上是在减去人性。

 

问:亲爱的克里昂,在我的工作中,我实际上在观察人类的DNA——染色体——我们DNA的可见部分。你曾说过当DNA被激活到更高振动时会发生变化。我有可能能看到这些变化吗?我很想能够检测到这些变化并知道这是激活现象而不是一些异常。

 

问:亲爱的克里昂,我读了一本Anne Brewer写的叫The Power of Twelve的书,它点燃了我的想像。这些DNA重新编码中有多少是真的?她谈到了不同的层面,关于基因工程,关于星际委员会,以及关于他们在我们星光体上的工作。我想多问一点关于DNA的信息是不是有点啰嗦?

 

问:亲爱的克里昂,我直到最近才发现你的教导,但发现它们是引人入胜的温暖人心的——谢谢你。

 

我有一个看起来有点怪的问题希望你能谈一谈。遍布世界(非洲,南美和墨西哥)的土著萨满都提到一个在很久以前为了逃避另一个种族存有的迫害而来到地球的跨维爬虫存有种族。他们发现他们可以躲藏在人类里面以免被大多数人类所发现。这个概念并没有让我担忧,因为我们都是一体的并归根结底都是神性的一部分。我好奇的是这些萨满故事是不是基于事实的,如果是的话,那这些爬虫存有真的就是我们的恐惧,我们的小我,而我们必须克服它们以获得觉醒吗?

 

答:物理层面上:你们这些实际研究DNA结构成分的科学家将不会看到什么物理变化。我们所说的改变是跨维的。然而,对那些会说你这忽悠的多轻松的不信者,我们会说:即使你们或许看不到物理结构上的改变,但化学组成本身会变化。免疫系统会增强,寿命会延长,基因会重组它们自己,然后其它系统将会看起来进入一个新轨道。因此你们将能够看到另外一些东西看起来好像影响了DNA4维层面(人类基因组)的结果。当你们最终有了能探测到跨维(其它维度现实的影子)的仪器的时候,你们将会在你的DNA周围非常清楚的看到这一点。这将会引出以下问题:“DNA4维显微镜之外是不是还有更多?

 

答:灵性层面上:我们多年前曾说过你们的DNA曾经被这个世界之外的能量所修改。这是按照计划的,我们甚至告诉过你们这在人类历史上发生的时间。你们的人类学家也知道人类进化过程中的异常...去问一下为什么进化给地球带来了如此的生物多样性但却除了人类之外!他们甚至能指出(人种多样性的结束)是在什么时候发生的。*这些历史事实都指向我们曾给你们的真相:你们有过帮助,而它来自于你们称之为七姐妹的那一片天空。

*Scientific American, January 2000, Volume 282, Number 1

*Kryon Book Eight, Passing the Marker, pages 367–69

 

答:关于爬虫族:上述事情永远无法被证明的但却是直觉的并从你的DNA中涌出,在很多文化中浮现了很多关于战争,斗争,善恶,爬虫起源以及这些是怎么回事的故事。所以我将请求你走进内在并问你自己:这些信息和一个有着愛的人类创世场景有多少相称?在其中有神性并在宇宙中有着愛的角色的人类被创造。你有没有想过你或许曾在其它的星球上在过去的宇宙中?我们曾说过到这儿来的人类都曾在其它地方做过这件事情(活在二元性中)。我们还说过你的全部灵魂记录就在你的DNA中。这也意味着那儿会有你作为其它造物的细微记忆,如果你使劲去看的话。但这对于你现在在地球上的这一生是没有意义的,而它却有着让很多人难以释怀的残留能量,并制造出很多基于恐惧的教导。

 

想想吧,家人们:你们的进化难道真的是一个错误的结果吗...或者是由于魔鬼和诸神之间的战斗...或者是星际战争的战利品...或者是和隐秘的爬虫族有关?我想你自己的神性会告诉你一个更好的故事——一个有着荣耀,逻辑,和神圣目的的故事。

 

问:亲爱的克里昂:我知道昴宿星人对我们的DNA做了一些事情,添加了一个星际种子。我也把他们和圣经中传说的和男人/女人交配的巨人联系起来。你说过我们的进化需要他们,我想问这是为什么。他们是哪种类型的先祖?他们现在仍和我们在一起工作吗?

 

答:你说的都是的。昴宿星人,从七姐妹星球系统来的团体,需要他们来修改你的DNA,这在一个离现在实际上很近的时间已经完成(十万年前)。你们在那个时间正要发展进化出很多种人类,正如地球上大部分哺乳动物一样。

 

他们所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停止了其它所有人类支系的进化...只留下你们现在这种。他们所做的第二件事情就是修改了将成为核心种族的人类的基因编码。这项改动会在你们每个人之内创造出一个基因上的神之印记,因为他们也携带了这个。

 

他们现在的系统并不像你们地球一样处在学习阶段,他们的生活和你们大不一样。你们在地球上的存在是关于自由选择,在这里你们会使用盖娅的能量。在银河系的这个地方你们有着一个使命,而这和他们的非常不同。他们知道该对你们做什么,因为他们有着神圣起源而这是他们存在和目的的一部分。这很难向你们解释,因为你们从人类的视角去看一切事情。昴宿星人和你们不同,你们生活在一个新旧能量交替的情境下,处于非常年轻的阶段。他们实际上也经历他们自己的测试,并且现在正以其它的方式在服务宇宙...包括未来播种其它地球

 

然而,在很多方面他们和你们很像。当最终你们遇见他们时,你们会的,不要惊讶如果他们看起来和你们长得很像。而且是的...他们仍然对你们星球上发生的事情感兴趣;但他们对干涉你们的道途不感兴趣。他们以挚爱的心灵和你们靠近。

 

问:亲爱的克里昂:你曾说过在你揭示的DNA多维层面的希伯来语名称发音中有着能量。我们能通过发声祈祷或者念诵咒语来激活我们的这些DNA意识吗?声音就该是这样被使用的吗?

 

答:所有的希伯来字母以及很多希伯来语中神的名字都有能量与之连接。当被说出的时候,他们携带一种盖娅也会回应的能量。(顺便说一下,说列穆里亚语效果甚至会更好如果你会的话。)

 

但这些事情对于任何一个人的觉醒,或者对于一个人激活他的DNA进入另一个层面来说都不是必须的。它们只是地球上用来帮助你们保持平衡的一个巨大的有活力的工具库的一部分。

 

DNA会回应你用任何语言发出的任何声音的唯一原因是,你在其中融入了你的意图。没有哪个语言里面的哪个字母或词语会有它自己的力量。当你融入了你对它的了解,它在这个语言中是什么意思,它对你的意义又是什么的时候,念这些词语才是有力量的。我知道这不是一些人愿意听到的,因为有很多人想给词语和音调本身建立能量属性。这样你们似乎就能在边走边忙自己的事情的时候听这些,然后受到影响。

 

念诵古代词语背后的真正科学揭示出了真正的力量来自于你融合了声音和一个行动意识。因此它实际上是一个静心(meditation)技巧而不是只是发出某个不知怎的就能神奇的帮助你的声音。

 

所以答案是当这些东西被发声或说出的时候的确是和DNA发生了对话。但它必须伴随着意图。所有的声音都是以这种方式,你可以在只是听或者是练习说的时候获得益处,只要你摆正了意图。

 

现在所给出的最有力量的声音都是源自于远古的,甚至比希伯来语更早。这些声音是被那些能看进DNA的人发展出来的,因此他们知道什么是最能让你平衡的。

 

因此如何的答案再次被给出...伴随着意图!

 

问:亲爱的克里昂,你展示了很多信息关于DNA和我们将要经历的变化。线粒体DNA在我们人类过去,现在和未来的进化发展中起到了什么作用?它到底是做什么的?为什么它在那儿?这个DNA一直被科学追溯到25万年我们在西非的源头。这看起来我们好像都和一个象征的亚当和夏娃有关联。这是我们作为人类遗传的一个标记吗?

 

答:就是在线粒体DNA中有着星际种子。并记住,它只来源于夏娃(在你们的情形中)。它的能量是女性的。就是在这里你将会找到昴宿星人的属性。这实际上是你们真正的生物传承。在宇宙中一个生命种族去帮助另一个也不是稀罕的事情。在你们的情况中,它对你们的进化是需要的。

 

如果你认为这很好笑很科幻,那就问问你们的人类学家为什么在早期人形生物进化中,在星球上有很多种的人类。就像地球上其它生命一样,形成了很多种类。你可以在你周围到处都看到这种多样性的结果...每种动物都有很多种。而对于人类来说,只有一种进化了。

 

多么巧合啊![克里昂幽默]

 

编辑注:Scientific American - January 2000,有篇文章就问了这个问题。我们的种族曾经至少有15个表亲。只有我们还在。为什么?

 

 【相关阅读】

【全線閱讀】《克里昂》 

【推】【亚特兰蒂斯的陨落与DNA的封锁】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