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父说:

我每天都唱歌给你听,一首爱之歌。这歌声来自天堂和地球,来自四面八方,即使空间不存在。也从未有间断,即使时间亦不存在。这是首颂歌,发自我心,也是唱诵的唯一之地。听我唱给你听。

移除我要评判你的想法,而且也不建议你去评判。我不会表里不一。那样意义何在?我已经万能,包罗你能想到的一切。对你我彻底的坦诚相见,没有任何别的必要。

你可以把我拿到桌面来讨论。你们一直与我争论不休,这个由来已久。我不会指责你们,也不会拐弯抹角。我不会改变我来适应你。你觉得我有义务这样吗?事情发生变故让你措手不及,你就理直气壮的来投诉我。你应该知道我的回答:

亲爱的,不是生活的所有细节你都有捕捉到,那些下面的根基你并不清楚,更深层的原因你没看到。以你的所见所感为经受的打击开脱,是没理由的。如果我看到的一切你也能看到,你的双眼会豁然明朗。一旦那样,你思考的方式都会完全转变。

麻烦找上门,你很擅长识别出它。但就整体全局而言,非你所长,因为你深信我只会惩罚--不管你们是否接受。前方的路可能崎岖难行,但你却被误传,误导,还自欺欺人。当前的你还做不到高瞻远瞩。机遇在等着你,最好换个视角吧。

在看待生活的这些片段时,不管它们对你个人来说多么难以容忍,如果生活的每次曲折和变幻都有它的祝福在,那会怎样?事实是转弯之处你看不到。

除非你愿超越当前的思维。在我看来你是漏掉了什么,或并未着眼全局。除了认定有罪,你对我就不能宽容些吗?认为我背叛了你们的小我是种罪过,你们的笃定让我震惊。找错是小我做的事,真理是看向别处。

如此渴望自由,又渴望的这样理直气壮的你,却拒绝给我自由。只要没有理解神圣意志,你就不会接受我。是的,你要我对你仁慈,但却严词拒绝宽容待我。这是自我对抗,你不觉得吗?

你不愿接受--你的思维是有限的--这一事实。你莫名奇妙的告诉自己,排斥我就是种胜利。两岁大的孩子们很肯定他们是对的。因为从他们的视角当然是的。没得到玩具卡车就不高兴,被什么人抢走了,这不可能是对,因为不存在着对的条件。生活总是事与愿违,难道这不是你持有的想法吗?能对相关的人都宽容些吗?这个新想法不好吗?

原文:http://heavenletters.org/a-new-idea.html

翻译:天堂竖琴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