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题:当赛斯说他走到他最喜欢的书房里的办公桌前时,这样的描述是指其他人能真实感知到的,还是说它代表了一个完全主观的心理结构?

 

DATRE(SETH): (大笑)好吧,有时很难分辨"笑话"的成分在哪儿,不是吗? 是的,我能走到办公桌前,还能到床上睡觉...我能做很多很多这类事情.可问题是:连我自己都不记得什么时候说过这些话了.要知道,大多数时候我都"爱开玩笑".假如我能坐在办公桌前,把腿放在上面,我会干些什么呢? 我会等待灵感,即使把脚伸在桌子上,也会做很多其它的事.你看,这很"有趣",我把这些"有趣"的事情放入我的书中.但你知道吗?很多次,它反而变复杂了.人们将书中非常"严肃"的内容当做"笑话"来看;然后又将我的"笑话"当做非常"严肃"的话题.你知道,有时事情总会碰触一点点"底线"...,还有,那个提出这个问题的人,请不要为此生气.我不是在开你的"玩笑",相信我.但我发现很多人都认为我很有趣,这太有意思了.

 

,我不是.我只是在把我想说的信息告诉给你们.是的,我会大笑,也会微笑.在这个传导中,我也能用Aona的身体做这些事.但问题是:在我的书籍中,那个最最最基本的内容是非常非常严肃的.

 

如果能遵循这些信息,你们当中至少有"一个"能离开这里 - 离开这个被你们称之的地球泡泡.因为这些信息非常深奥,所以...或者至少能让你们当中的"一些"走到泡泡的边缘.很多年前,当最原始的信息被给予时,你们当中没有一个可供理解的"框架".假如你能根据你所经历的物质体验来阅读这些书籍中给予的信息,你就会发现它是完全不同的.

 

因为我们试图在这里做的事情之一,就是一小步一小步,非常简单的,为你们建立一个良好的基础,扩展你们的觉知.

 

现在,我把我的脚放在桌子上...,听起来像一个好主意.听起来非常非常好,但我不再有时间那么去做了.虽然我也喜欢开心,正如你们所知:我们在这里有着快乐的时光.只要Aona出体后,我们就能进入玩耍.但我们并没有开玩笑,或者只是在告诉你们一些有趣的事情.

 

问题:为什么Datre尽力想帮助我们?

 

DATRE:好吧,我们没有试着"帮助"你们.我们尝试的,是希望给予你们"信息",以便让你们成为更好的"真正的自己".因为这个星球上有如此多"冲突"的信息,很多不同的内容都在告诉你该如何成为"真正的自己":比如连接你的"高我"就是其中之一 - 这个很好,但那儿还有很多绊脚石,而不是垫脚石.你们的信念系统也是其中之一.信念就是一个借口,真的,是一个借口.他们说:"生存需要信仰" - 是的,你能这样,很多人在这样的状态下生活的很好.但你却不需要"相信"任何东西,所有你能做的就是"存在",觉知和允许 - "允许"不仅仅是"允许"你自己,还要"允许"别人.你对这个星球上的其他个体没有任何责任 - 一点责任也没有.

 

你唯一的"责任"就是成为最好的你 - 这是你本就知道的.你知道如何成为,如果你是"真正的自己";而在这时,"责任"也就不存在了.你不能靠别人获取幸福.你不能让别人为你解决问题,因为如果你问10个人,10个人都将给出不同的答案-那么你该选择哪一个呢? - 那个最好的答案,是那个你已经知道的答案.你在寻找的答案,是那个当别人说:",这是个好答案"之前,你就已经选择好的.你是那个唯一能"修复"你自己的人.当你开始觉知到"你是谁""你是什么"的时候,就能放松和允许 - 允许它存在,也允许你自己存在.

 

我们现在在这里的原因,我们已经讲过,是因为"重生",分离将会发生.新能量来到地球上,正在"改变"你们的个性.它会改变你们的物质结构,如果你们与之"斗争"或与任何来到这个星球上的东西"抗争",你们肯定就会陷入"黑暗"时期,保证的.

 

这就是为什么我们"现在"来到这里想让你们知道:你们是谁,你们该如何运作到某一程度,以便允许自己"放松",并让它发生.不要抗争,这是你们这个星球上其中一个最大的问题.你们都想"""顶点".你们踩着每一个人的脖子往上"",你们要战斗到顶峰.你们有一个不断竞争的现实,一个强烈竞争的现实世界.你知道我们从群体意识中看到了什么吗?很多人并没有做具有"实质性"意义的工作.然而,我们还发现一些个体,他们并没有坐在那儿呻吟抱怨自己的处境,而是决定去过他们自己想要的生活.他们可能没有赚大量的钱,但他们却从自己所做的事情中找到了"幸福".因此,你能看到这儿正在发生的变化吗? 你们的星球,每一天都会发生更多的变化.

 

这就是为什么我们现在在这里,不是为了帮助你,因为我们不能做任何事.每一个人都只能靠自己去做.但是,我们能为你们解释,让你们理解这些"新能量",了解一点点关于你们这个物质层的信息.

 

问题:请问Datre是从宇宙的哪个存在体和组织中获取指导方向与任务的呢? 或者说:这一切都是"","一切万有"的一个部分或频率?

 

DATRE: , 我认为我们已经解释过了.我们是,绝对的,个体主义.换句话说,我们都是个人主义,我们都有属于自己的工作.然而,因为我们不在物质结构中,不像你们被局限在一个非常"狭窄"的领域内,所以那儿没有"秘密" - 没有秘密这种东西,没有任何事物被隐藏,或任何你们不希望告诉别人的事情.这都不需要,所以每一次经历都是一个与大家"共享"的体验.换句话说,现在,我通过这个物质身体传导,我在这儿传导的体验能"分享"给每一个"".因此那儿没有障碍.我们之间没有像你们那样的现实世界"障碍",也没有你们那样的物质身体障碍.我们的存在是完全不同的.

 

我们大概有一点点像...你们称之的"白日梦".这只是一个简单的比喻,我只是在尝试解释.当获取一个"灵感",我们不会等待直到这个灵感被完成.一旦灵感到来,或者说,当我们的觉知到来时,下一秒,我们就开始采取"行动",我们不关心结果,只是观察它.

 

这与你们完全不同...在这里,你们需要等待,直到获取"所有"的信息,然后才能采取行动.你看...我们马上就能行动...这就是为什么我们不需要"意识",不需要心灵,因为在""宇宙中那儿到处都是,我们与它们"玩耍".当有一个灵感时,你们说:",我不知道这样做会发生什么?" - ,我们不需要.当我们说第2个单词时,就已经在第一个单词上采取行动了.

 

你看,这就是你们无法理解的概念.相信我,其实这很简单,就是这样.这也是为什么当你开始与"加速""心念"工作时 - 也就是那个小小蒲公英种子.当你能够与它工作,比你目前获得更大程度的扩展时 - 那个小种子就会"打开",你就能获取第一个暗示,然后开始"行动",这就是你们称之的"想到就做".因为一旦那个小种子打开,向你揭示它自己时,啊哈,你中奖了!你就完成了!就是那么快!所以你能发现那些"连接"""想到就做"的人:他们就像一种高储存硬盘.这一秒他们在做一件事,2分钟后他们就在做别的事;接着再过几分钟,他们又去做其它的事情了.

 

他们就像一个穿着长裙旋转的舞者,从这里旋转到那里,然后再到这里...随着旋转,舞者"完成"所有的心念/动作,最后形成一个圆.但在物质层,你们需要保持一段长度的时间.也许你要花费一天的时间去做,直到夜晚降临,你才会说:"我度过了美好的一天!" - 但对我们来讲,我们一直都是这样.你看,我们不会赋予"停止牌" - 不需要停下来吃饭,不需要停下来上厕所,不需要坐车从这里到那里.我们不需要工作,不需要任何物质方面的限制.

 

所以,我们只是做,,,.这就是我们的存在方式.

 

问题:请问大宇宙中有"一切万有"这个东西吗?

 

DATRE: 好吧,再说一遍,这是一个非常"限制"的术语.因为"一切万有"只是一切万有,在那个当下它是,但在下一秒,它就是别的东西了.或者在下下一秒,它又改变了.你看...你们将每样事物都束缚得太"".或者让我们换个方式讲:一切你们需要的,想要的,能想到的,能执行的,任何东西,一切东西...任何你们想不到的,足以让你们兴奋的东西都包含在这个地球泡泡中.可你们只与其中非常微小的一部分工作,只是很小的一部分.没有人扩展达到使用大部分的地步.这个泡泡中有大量上亿的东西, 你们可以不设置"死亡",一直继续下去,永远不进入"死亡地带".假如你能进入"流动"的状态体验一切,你就能在这个星球上生活到永生,即使是这样,也用不完这儿所有的东西.

 

所以你看,一切万有,仅仅在这个当下是一切万有.但在下一个时刻,它就会不同.这就是宇宙的乐趣,因为它不会永远保持不变.在你们的物质层,你们没有表达的"自由",可要从你们的小宇宙中进入大宇宙- 那里是没有限制的."",但你不需要在身体中鬼混.这就是你们为自己设置的第一个限制.

 

请记住,不要误解,我没有任何贬义的意思.你们在物质结构中的体验是非常"伟大",虽然只有很少的人能觉知到这一点.但你们只"触摸"了一点点,就对此感到厌倦:"好吧,我想我现在该死掉,再重新来一遍". -  我知道,John你不要笑,但这就是这个星球上的人说的话,他们对物质层感到无聊 - 因为他们只触及到了物质层中的极小一部分.

 

所以,限制是你的身体.如果你能学习如何与身体工作,允许你的心灵""你工作,不被到处"推扯",使一切...你知道,你们有梦境时刻,当你醒来时,会发现那儿有各种各样解释梦境的书.我的天啊,你怎么就不能为自己解释梦境呢?哪怕就只解释出一个?你看,你们不需要让其它的书来为你解释"梦境",不需要让其他个体为你解释"梦境",如果你无法解释,那就忘掉它.要么你会在白天体验到它,要么你不会.这不是什么大阻碍,放掉就好.

 

谢谢,我们是Datre~

 

【相关阅读】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