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对”与“错”、“好”与“坏”

 

尼: 我想问的事情很多。我有太多的问题。我想我该由大的、明显的问题开始。比如,世界为何是现在这个样子?

 

神: 在人类所问过神的问题里,这一个是最常被问到的。有史以来人人都在问。从创始到现在,你们都想知道,世界为什么一定要象现在的这个样子?

 

而这个问题的典型问法其实应该是:如果神是那么完美和那么有爱心,为什么他还会创造出瘟疫和饥荒、战争和疾病、地震、龙卷风和飓风,以及所有各种的自然灾害、个人的深深失望及世界性灾害呢?

 

这个问题的答案存在于宇宙更深的神秘及生命的最高意义里。

 

我并不藉由在你周围只创造你们所谓的完美来显示我的善良。也不想藉由不让你展示你们的爱来展示我的爱。

 

如我已经解释过的,除非你能展示没有爱心,否则你无法展示爱心。没有其相反物,一事无法存在,除非是在绝对的世界里。然而,绝对的领域对你或我都不够。我存在永恒里,而那也是你所来自的地方。

 

在绝对里,只有知晓,没有经验。知晓是一种神圣境界,然而最大的喜悦是在于存在 (being) 。存在只能在经验之后达成。进化就是这样:知晓,经验, 然后存在。这是三位一体 (Holy Trinity)—— 三位一体的神。

 

天父 (God the Father) 即知晓——所有了解的父母,所有经验的给予者,因为你无法经验你不知道的事。

 

圣子 (God the Son) 即经验——天父对他自己所知的一切的化身 (embodiment) ,具体化的演出,因为你无法做你没经验过的东西。

 

圣灵 (God the Holy Spirit) 即存在——圣子对他自己的所有经验之抽象化 (disembodiment) ;只有透过知晓和经验的记忆才有可能之简单、精致绝美的“在” (is–ness)

 

简单的存在即至福。它是在知道并经验它自己之后的神的境界。它是神在最初渴望的事。

 

当然,你早已越过了必须要别人给你解释对神的父–子描述与性别无关这一点。在此,我用到你们最晚近的圣经的生动语词。更早得多的神圣经典则将这比喻为母与女的关系。两者都不正确。你们的心智最能理解的关系为双亲与后裔;或肇生者与被生者。

 

加上三位一体的第三部分产生了这个关系:

 

肇生者 / 被生者 / 存在者。

 

这个三位一体的实相是神的印记。它是神圣的模式。在崇高的领域里,到处可见这三合一 (three–in–one) 。在处理时间和空间、神和意识或任何崇高关系的事情里,你也逃不出这范围。换句话说,在人生的任何粗糙 (gross) 关系中,你是找不到三位一体的真理的。

 

任何处理人生的崇高关系的人,都能认知到三位一体的真理。你们有些宗教描写三位一体的真理为父、子和圣灵。有些精神医师用超意识、意识和潜意识这些名词。有些唯心论者又说是心、身和灵。有些科学家看见的是能量、物质、以太。有些哲学家则说,对你们而言,直到一件东西在思维、语言和行为上都是真实的,它才是真实的。当讨论时间时,你们只谈到三种时间:过去、现在、未来。同样的,在你们的感知里也只有三个时刻——以前、现在和以后。就空间关系而言,不论是在想宇宙里的点,或你自己房间里各种不同的点,你都会认知到这儿、那儿及之间的空间。

 

然而在粗糙的关系中,你却没觉知到“之间”。那是由于粗糙的关系永远是两个一组的,但较高领域的关系无一例外,都是三个一组的。所以,有左——右,上——下,大——小,快——慢,热——冷,以及所曾创造出的最大的两个一组的东西:男——女。在这些两个一组里,没有“之间”。一样东西非此即彼,或是这两极之中的一极之更大或更小的版本。

 

在粗糙关系的领域里,所有被概念化了的东西,必须在其相反的东西也被概念化之后才能存在。你们大半的日常经验都是建立在这个实相里。

 

然而在崇高关系的领域之内,没有一样存在的东西具有一个相反物。所有都是一体,而每样东西由一个进行到另一个,周而复始,往复不已。

 

时间就是这样一个崇高领域,在其中,你们所谓的过去、现在和未来,息息相关地存在着。那是说,它们并非相反,而是同一整体的部分;同样概念的进行;同样能量的周转;同样不易的真理之面向。如果你由此下结论说,过去、现在和未来存在于“同时”,你就对了。 ( 然而现在不是讨论这一点的时候。当我们探索时间之整个观念时——我们以后会做的——我们就可以更详细的讨论这一点。 )

 

世界是它现在这个样子,是因为它无法是任何其他的样子,而仍能活在物质的粗糙领域里。地震和飓风、洪水和龙卷风,及其他你们所谓的天灾,只不过是地、水、火、风四大由这一极到另一极的移动。整个出生与死亡的循环是这移动的一部分。这些是生命的节奏,而在粗糙世界里的每样东西都遵照它,因为生命本身即是一种节奏。它是在一切万有心中的一个波动、一个震动、一个脉动。

 

疾病和不适是健康和安好的相反,并且是在你们的命令下,具体化于你们的世界内的。你不可能生病,如果没在某些层面导致你那样,而只要藉由决定要安好,你在一瞬间也是可以做到的。深刻的个人失望是你选择的反应,而世界性的灾难是全世界意识的结果。

 

但你的问题却暗示是我选择了这些事件,是我的意志和愿望叫它们发生的。然而,并不是我的意志令这些事成真,我只是观察到你们在如此做,但我并没有做任何事去阻止它们,因为那样做就挫折了你们的意志。接下来,那会剥夺你们作神的经验,那是你们和我一同选择的经验。

 

所以,别谴责世上你们称为坏的一切事。倒不如问你自己,关于这些你们判断为坏的到底是什么,并且你们是否想做任何事去改变它?

 

要向自己内在而不是朝外问:“现在,在面临这灾难时,我希望体验我自己的哪个部分?我选择叫到前面来的是存在的哪一面?”因为所有的人生都存在为你们自己创造的一个工具,而所有的事件只代表一个让你决定做你是谁的一个机会。

 

这对每个灵魂而言都是真的,所以,明白吗,在宇宙里没有受害者,只有创造者。所有曾生活在这星球上的大师都明白这一点。那就是为什么不论你叫得出名字的哪一位大师,他们都没有一个人会认为自己是受害者——虽然许多人真的被钉上了十字架。

 

每个灵魂都是位大师——虽然有一些并不记得他们的来源或他们的天命。然而,每个都在为了他自己最高的目的,及他自己最快的忆起而创造情况和环境——在每个被称为现在的时刻。

 

因此,不要批判别人走的业力之路 (karmic path) 。别嫉妒成功,也别可怜失败,因为你不知道在灵魂的判断里,谁是成功,谁又是失败。别随便定论一件事是灾难或欢喜的事件,直到你决定,或目击它是如何被运用的。因为,如果一个死亡救了一千条命,它是灾难吗?如果一个生命只造成悲伤,它是个欢喜的事件吗?就算是对你自己也不应下判断,永远将你自己的想法秘藏心中,也容别人保留他们的想法。

 

这并不意谓你应该忽略别人求援的呼声,也不是要你忽略自己灵魂想要改变某些环境或状况的驱策。而是当你做任何事时,都应避免贴标签和判断。因为每个状况都是一个礼物,而在每个经验里都隐藏着一个宝藏。

 

从前有一个灵魂,它知道它自己是光。这是个新灵魂,所以急于想体验。“我是光,”它说,“我是光。”然而对于这一点,它所有的觉知和叙述都无法取代对这事实的经验。但在这个灵魂从中浮出的领域里,除了光,没有别的。每个灵魂都是崇高的,每个灵魂都是庄严华美的,每个灵魂也都发着令人肃然起敬的灿烂光辉。因而这个小灵魂就像是阳光中的一支蜡烛。在最伟大的光——它是其中的一部分——当中,它无法看见自己,或经验到自己真正是谁。

 

且说,这个灵魂变得越来越渴望认识它自己。它的渴望是如此之大,以致有一天,我说:“小毛头,你知道你必须做什么来满足你这渴望吗?”

 

“哦,神啊,要做什么呢?我什么都肯做!”小灵魂说。

 

“你必须将你自己和我们其他的分开,”我答道,“然后你必须将黑暗召到你身上。”

 

“哦,神圣的主,什么是黑暗?”小灵魂问。

 

“你所不是的那个。”我答道。那小灵魂了解了。

 

因此,那小灵魂真的将它自己与所有的我们分开,是的,甚至去到另一个领域里。在那领域,灵魂有力量召唤所有各种的黑暗到它的经验中。小灵魂那样做了。

 

然而处在黑暗当中,它却哭喊道:“父啊!父啊!您为何舍弃了我?”就像你在你最黑暗的时候一样。然而我从未舍弃你,反而是永远站在你身旁,准备着提醒你你真正是谁;正准备着,永远准备着叫你回家。

 

所以,做照亮黑暗的光吧,不要诅咒黑暗!

 

在被“非你”包围的时刻,不要忘记你是谁。纵使当你想去改变创造物时,也要赞美它。

 

并且要明白,在你受着最大的试炼时,你所做的,可能是你最大的胜利。因为你创造的经验乃是你是谁——及你想要是谁——的一个声明。

 

我告诉你这个故事——小灵魂和太阳的寓言,是让你能明白世界为何是它所是的样子,以及当每个人都忆起了他们最高实相的神圣真相时,世界如何能在一瞬间改变。

 

至于有些人说人生是个学校,在你的人生中你观察到及经验到的这些事,都是为着你的学习。我先前曾论及这点,而我再告诉你一次:

 

你进入这人生并没有任何事要学,你需要的只是展示你已然知道的事。而在展现它时,你透过你的经验表现它,并且重新创造你自己。如此你使得人生合理化,并且赋予了它目的。使人生更神圣。

 

尼: 你是说所有发生在我们身上的坏事,都是我们自己选择的?你的意思是,在某些层面,甚至世界上的灾难和不幸,也都是我们自己创造的,因为我们要“经验我们真正是谁的另一面”?如果事实真是这样的话,那是否有较不痛苦——对我们自己和其他人较不痛苦——的方式,也一样可以让我们创造经验自己的机会?

 

神: 你问了好几个问题,也都是好问题。让我一一来回答。

 

不对,并非所有发生在你身上你称为坏的事,全是你自己的选择。并非是有意识的——如你所指的。但它们的确全是你自己的创造物。

 

你们永远是在创造的过程里。分分秒秒。日日夜夜。你如何创造的,我们待会儿再谈。目前,只要相信我的话就好了——你是一个大创造机,而你真的是象你所能想象的那样很快的造出一个新的具象。

 

事件、事故、意外、状况、环境——全是自意识创造出来的。个人的意识就有足够的力量。当两个或更多的人以我之名聚在一起时,你可以想象得到,会释放出些什么创造能量啊!至于群众意识呢?当然,那是更有威力了,它能创造出带给整个世界一个重要后果的事件和环境来。

 

说是你选择了这些后果,其实并不正确——不是以你所以为的方式。你跟我一样,我们没去选择它们。而是象我一样,你也在观察它们,并且在你与它们的关系中,决定你是谁。

 

世界上并没有受害者,没有恶棍。你也并非别人的选择的受害者。然而,在某个层面上,你们却全都创造了你们说你们讨厌的东西——创造了它,而且选择了它。

 

这是个进步的思想层面,并且也是所有的大师迟早会到达的层面。因为只有当他们能接受所有事情的责任时,他们才能获得改变其一部分的力量。

 

只要你怀着在外面有某个东西或某人“对”你做某事的想法,你便剥夺了自己对它做任何事的力量。唯有当你说“是我做了这个”时,你才能找到改变它的力量。

 

改变你自己正在做的,比要别人改变他们所做的要容易得多。

 

改变任何事的第一步,是了解并接受它现在的样子。如果在个人层面上你无法接受这一点,那就经由你的理解“我们全是一体”去同意它。然后想法去造成改变,但并非由于一件事是错的,却是因为它不再对你是谁做出一个正确的声明。

 

做任何事只有一个理由:就是对宇宙做出你是谁的一个声明。

 

以这个方式去做,人生就变成自我创造﹙ Self creative ﹚。你用生命去创造你以为及你一直想作谁的样子。所以不去做任何事时也只有一个理由:就是因为它不再是你想要作谁的声明。它没反映你。它没有代表 (represent) 你,也就是说,它没重现〔 re–present 〕你……

 

如果你希望被正确的重现,你就必须努力去改变你人生中与你想投射到永恒的你的照片不相符合的任何事。

 

最广义的说,所有发生的“坏”事都是你的选择。但错不在你选择它们,而是在你称它们为“坏”。因为在称它们为“坏”时,也就是称你自己坏,既然是你创造了它们。

 

可是这个标签你无法接受,所以与其表明是你自己坏,倒不如否认你自己的创造。然而就是这知性和灵性上的不诚实,使得你必须接受一个如此现况的世界,除非你接受了——或在内心深深的感觉到——个人对世界的责任,世界才会大大的不同。如果每个人都觉得有责任,这显然会变成真的,如此。由于这个道理是如此明显,但人们却不明白,所以这也就是我们会如此痛苦,并且如此痛切的反讽。

 

世界上的天灾——如龙卷风、飓风、火山、洪水——这类物理性的骚动——并不是你确实创造出来的。你所创造的是这些事件触及你的生命的程度。

 

再怎么伸展想象力,你也无法宣称是你鼓动或创造了这宇宙里所有发生的事件。

 

这些事件是由人的共同意识创造出来的。整个的世界共同创造,产生了这些经验。你们每个人各别做的是,在事件中行动,决定它们是否对你有任何意义,以及在与它们的关系中,你是谁及是什么。

 

如此,为了灵魂进化的目的,你们集体并各别的创造你们在经验的人生和时代。

 

你问,是否有一个比较不痛苦的方式去经历这过程,答案是有的,然而你的外在经验完全不会改变。要减轻你将之与俗世经验和事件连在一起的痛苦——你的及别人的——是改变你看它们的方式。

 

你无法改变外在事件 ( 因为那是你们许多人创造的,而你的意识还没成长到你能各别地改变集体创造出来的东西 ) ,所以你必须改变内在的经验。这是在生活中到达主控权之路。

 

没有一件事其本身是痛苦的。痛苦是错误思想的结果。它是思维里的一个谬误。

 

一位大师能令最严重的痛苦消失。以这方式,大师也得以治愈。

 

痛苦来自你对一件事的批判。去掉批判,痛苦便消失了。

 

批判往往建立在先前的经验上。你对一个东西的想法,出自对那东西的一个先前的想法。你先前的想法是更早一个想法的结果——而那想法又来自更早的一个,如此类推,象建材一样,直到你回溯到我所谓第一个思维的镜厅。

 

所有的思维都是具创造性的,但没有任何一个思维比原始思维 (original thought) 更强大有力。那就是为什么它有时也被称为原罪 (original sin) 之故。

 

原罪就是当你对一件事的第一个思维出了错时,这个错也将随着你产生了第二个或第三个思维而更变本加厉。圣灵的工作就是启发你新的了解,使你能由你的错误中解放出来。

 

尼: 你是说我不该对非洲饿死的小孩、美国的暴力和不公、巴西杀死上百人的地震觉得难过吗?

 

神: 在神的世界里,没有什么“该”或“不该”。做你想做的事。做能反映、能重现一个更真实的你自己的事就是了。所以如果你觉得应该为这世上的事难过,那就难过吧!

 

但不要去批判,也不要去指责,因为你并不知道事情为何发生,也不知是为了什么目的。

 

并且记住这一点:你指责的将指责你,你批判的,有一天,你也会变成那样。

 

不如想办法改变那些事,或支持正在改变的那些事——那些不再反映你最高觉知的你是谁的事——的人。

 

甚至更要祝福一切——因为一切都是神透过活生生的生命所创造的,而那就是最高的创造。

 

尼: 我们可不可以停一下,让我喘一口气?你刚才是不是说过,在神的世界里,没有“该”或“不该”?

 

神: 没错。

 

尼: 那怎么可能?如果在你的世界里没有?它们会在哪儿?

 

神: 没错——会在哪儿呢……?

 

尼: 我再重复一次问题。如果不在你的世界里,“该”和“不该”会出现在哪儿?

 

神: 在你们的想象里。

 

尼: 但那些教过我所有有关对与错、做与不做、该与不该的人,都告诉我这些规定是你——是神——所立下的。

 

神: 那么是那些教你的人错了。我从来没有立下什么“对”或“错”,“做”或“不该做”。这样只会完全剥夺了你们最大的礼物——依你的高兴去做,并且经验其后果的机会;按照你真的是谁的肖像重新创造你自己的机会;制造一个建立在你可能做到的、最崇高的理念上的“越来越高超的你之实相”的空间。

 

说某件事——一个思维、一句话、一个行为——是“错的”,就跟告诉你不要去做一样。我告诉你不要去做,就是禁止你。禁止你就是限制你。限制你也就是否认你真的是谁之实相,并且否定让你去创造并体验那个事实的机会。

 

有些人说我给了你们自由意志,然而同样这批人却宣称,如果你们不服我,我会送你们下地狱。这是哪一门子的自由意志?这岂不是在嘲笑神吗?这样在我们之间又怎可能有任何一种真正的关系呢?

 

尼: 啊,现在我们进入了另一个我想讨论的区域,就是有关天堂和地狱这整件事。从我现在的推断来看,并没有地狱这回事。

 

神: 是有地狱,但不是你们认为的样子,而且你也不会因为你曾被告知的理由去经验地狱。

 

尼: 那地狱是什么?

 

神: 地狱是你的选择、决定和创造所可能产生的最糟结果的经验。它是否定我或对与我有关联的你之为谁说不的任何思维之自然后果。

 

它是你因为错误的思想而遭受的痛苦。然而,即使“错误思想”这个词也是个误称,因为根本没有错的事。

 

地狱是喜悦的反面。它是不圆满。它是知道你是谁和是什么,却无法去经验。它是逊于你的本质 (It isbeing less) 。那就是地狱,对你的灵魂而言,不可能有的更大痛苦。

 

但地狱并不存在于你们所幻想的那种地方,在那儿有什么永远的火会焚烧你,或是什么会永远折磨人的境地。我要那样的地狱有何目的呢?

 

纵使我真的有那种极端不神圣的想法,认为你们不值得上天堂,但对你们的失败,我又何需寻求某种报复或惩罚呢?我要除去你们不是很简单吗?是我的哪个复仇心很重的部分,会要求我,让你们受到一种言语都不足以形容的、永远的苦痛?

 

如果你回答,是为了公正的需要,那么,只要简单的不让你们有与我在天堂里作心灵沟通的机会不就可以了吗?非得施以永无休止的痛苦才行吗?

 

我告诉你,在死后,根本没有你们在以恐惧为基础的理论里所建构的那种经验。然而,灵魂有一种经验,会是很不快乐、很不完全、很不完整,而且让你远离神的最大喜悦,以致对你的灵魂而言会是地狱一般的。但我告诉你,不是我要送你去那儿,也不是我导致你有这经验。而是每当你以任何方式,将你自己与对你自己之最高想法分开时;每当你排斥你真的是谁或是什么时,是你,你自己,创造了这经验。

 

然而,这个经验从不是永恒不变的。它无法是永恒的,因为我并没有要你们与我永远永远分离。真的,这样的事是不可能的——因为要达成这样一件事,不但你必须否认你是谁,我也一样得如此。但我永远不会那样做。而只要我们之一保持住关于你的真相,你的真相最后就终究会获胜。

 

尼: 但如果没有地狱,那是不是表示我可以为所欲为,做任何事都不必怕报应?

 

神: 你需要因为害怕,才会去做及去有天生就是对的东西吗?你必须受胁迫才会“乖乖听话”吗?“乖乖听话”又是什么意思?谁来做最后的判定?谁来设定指导原则?谁立下规矩?

 

我告诉你,你们是你们自己的规则判定者,你们自己设定指导原则;并且,也是你们自己决定你们要做得多好。因为是由你们决定自己真的是谁和是什么——以及你想要做谁。而你是唯一可评估你做得多好的人。

 

没有人会审判你,因为神为什么,又怎么能审判他自己的创造物,说它是坏的呢?如果我要你是完美的,并且完美地做每件事,我把你们留在你们来自的完全的完美里就好了。让你们来到这里的整个目的,就是要让你们发现自己,创造你自己,如你真正是的样子——并如你真正想成为的样子。然而,除非你也有做为别的什么的选择,否则你是做不到这些的。

 

所以我是否因此该处罚你,因为你做了我自己放在你面前的一个选择?如果我不想你做第二个选择,我为何不就只创造一个选择就好了呢?

 

这是在你派给我一个定罪的神的角色之前,你必须问你自己的问题。

 

所以,对你所问的问题,我的直接回答是:是的,你可以照你希望的去做而不必害怕报应。不过,事先觉知其后果对你却是有用的。

 

后果即结果。自然的结果。这些和报应或惩罚完全不同。后果只是后果。它们是因为发生的事而发生的可预期的结果。

 

所有物质性的生命都按照自然律作用。一旦你记住这些法则,并且应用它们,你便可在物质层面主宰生命。

 

那些在你看来像是惩罚的事——或你称之为邪恶或恶运的事——只不过是自然律在维护它自己而已。

 

尼: 那么,如果我懂得这些法则,并且遵从它们,我就再也不会有片刻的困难了。你是不是这个意思?

 

神: 你再也不会经验你自己而落入你所谓的“困难”里。不会将任何一个人生状况看成是一个难题。不会再以惶恐面对任何情况。你会终止所有的忧虑、怀疑和恐惧。你会过着象你幻想亚当和夏娃曾过的生活——并不是象没有形体的精灵在绝对的领域里,而是象有肉身的精灵在相对的领域里。而且,你会有你本是的灵魂之所有的智慧、了解及力量。你会是个完全实现了的存在体。

 

这是你灵魂的目标。这是它的目的——当它在身体里时完全实现它自己;变成所有它真正是的东西的具体化。

 

这是我为你们所作的计划。这是我的理想:我经由你而得以实现。如此一来,观念便转成了经验,我便可以经由经验而认识我自己。

 

宇宙律 (The Laws of the Universe) 是我订下的律法。是完美的律法,创造出物质之完美作用。

 

你看过比一片雪花更完美的东西吗?它的纷繁、结构、对称,与自己的一致性,以及与所有其他的不同的独创性——全都是个谜。你对自然的这个令人敬畏的展示奇迹啧啧称奇。然而,如果我在单单一片雪花上就能这样做,你想我对宇宙能做的——且已做了的——是什么呢?

 

就算你能从最大的天体,到最小的粒子中看出其对称性、其设计的完美,你也无从在你的世界里掌握到它所有的真相。纵使到现在,在你略见了数瞥之后,你仍然无法想象或了解其涵意。然而,你可能知道的确是有一些涵意存在——远比你目前的理解力能接受的更要复杂和殊胜得多。你们的莎士比亚说得好:在天堂和地球上,有比你们的哲学所能梦想得到的更多的东西。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