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宙里没有巧合

 

尼: 那么我如何能知道这些律法?我如何能学到它们?

 

神: 这并不是一个学习的问题,而是忆起的问题。

 

尼: 那我如何才能忆起它们?

 

神: 以静定 (still) 开始。让外在的世界安静下来,内在的世界就可以带给你视力 (sight) 。而这种内在的视力——洞见 (in–sight)—— 就是你要寻求的东西。然而当你如此关切你的外在世界时,你是无法拥有此洞见的。因此,尽量寻求走入内心吧!而当你没进入内心,当你与外在世界打交道时,发自内心吧。请记住这个定理:

 

如果你不进入内心,你便没有心。 (If you do not go within you go without.)

 

请以第一人称的方式重复念一次这句话,使之更个人化:

 

如果我不

 

进入内心

 

 

便没有心

 

你一辈子都在没有心的状态下运作。然而你并不需如此,从不需如此。

 

没有什么是你不能成为的,没有什么是你不能做的。没有什么是你不能拥有的。

 

尼: 听起来像是空中楼阁似的允诺。

 

神: 那你希望神给你哪一种允诺呢?如果我允诺你较差的,你就会相信我吗?

 

数千年来,人们为了一个最奇怪的理由不相信神的允诺:它们太好了,不可能是真的。所以你们选择了一个较差的允诺——一个较少的爱。因为神的最高允诺出自最高的爱。由于你无法想象有一个完美的爱,因而一个完美的允诺也是不可想象的。就如你不会相信有一个完美的人一样。所以你甚至无法相信你自己。

 

无法相信这些意谓着无法相信神。因为相信神就是相信神最伟大的礼物——无条件的爱,及神最大的允诺——无限的潜能。

 

尼: 我可以打断你一下吗?我不愿意当神滔滔不绝时打断他……但我以前听说过这无限潜能的讲法,而它并不符合人类经验。且不论一个正常人所遭遇的困难——那些与生俱有精神上,或肉体上局限的人的挑战又怎么说呢?他们的潜能也是无限的吗?

 

神: 在你们自己的圣经里,有很多地方以各种方式是如此记载的。

 

尼: 给我一个例子。

 

神: 查查看你们在圣经创世纪第十一章第六节里写了什么。

 

尼: 它写着:上主说:“看,他们都是一个民族,都说一样的语言。他们如今就开始做这事,以后他们所想做的,就没有不成功的了。”

 

神: 就是这个。那么,你相信这个吗?

 

尼: 这并没有回答关于那些受限的人,衰弱的、残废的、残障的人的问题啊!

 

神: 你认为如你所说的,他们的受限并不是出自他们自己的选择吗?你以为一个人类灵魂遭遇到人生挑战——不论是什么挑战——是完全出于意外吗?这是你以为的吗?

 

尼: 你是指一个灵魂在事先就选择了它将经验哪种生活吗?

 

神: 非也,那就失去这些遭遇应有的目的了。这些遭遇的目的,是要创造你的经验——你再因此而创造你的自己——在当下那荣耀的一刻。所以,你并不事先选择你将经验的人生。

 

不过,你可以选择用以创造你的经验的人物、地点和事件——条件和情况、挑战和障碍、机会和选择。你可以选择你调色盘上的色彩、你工具箱里的器具、你店里的机械。你用这些来创造什么是你的事。那就是人生之所为何来。

 

在你所有选择去做的事里,你的潜能是无限的。所以不要先肯定说,一个投生在你所谓受限的肉体里的灵魂,是无法达到它完全的潜能的,因为你并不知道那个灵魂想做些什么。你并不了解他的生命议程 (agenda) 。你对他的意图并不清楚。

 

因此,祝福并且感谢每个人和每个情况吧!如此,你就是肯定了神的创造之完美——并且表示出你对他的信心。因为在神的世界里是没有意外的,没有一件事是巧合。世界也不会被随意的选择,或被你们所谓的命运所击倒。

 

如果一片雪花的设计可以如此的完美,你不认为如你们的人生这样庄严伟大的东西,也可以是这样的吗?

 

尼: 但是即使是耶稣也在治愈病患。如果每个人的情况都是如此“完美”,耶稣又为何要治愈他们呢?

 

神: 耶稣并不是因为见到他们的情况“不完美”,才去治愈他们的。他治愈那些他治愈的人,因为他明白那些灵魂请求治愈做为他们生命过程的一部分。他看见过程的完美。他认知且了解到灵魂的意图。如果耶稣真是觉得所有精神或身体上的病代表了不完美,那他不会一次就治愈地球上的每个人吗?你认为他没办法这样做吗?

 

尼: 不。我相信他做得到。

 

神: 好。那么头脑心智就想知道:为什么他没去做?为什么基督要选择让一些人受苦,而一些人痊愈?并且讲到这个,神又为何要容许任何受苦的存在?这问题以前已被问过,而答案仍然相同。在这过程里有完美——而所有的生命都是出自选择。去干涉选择或置疑它都是不适当的。去谴责它更不应该。

 

那么什么才是适当的呢?去观察它,然后尽你所能的去协助那灵魂,寻找并做出一个更高的选择。所以,留心注意别人的选择,却不要去批判。要知道他们的选择在目前这一刻是完美的——然而要准备好去助他们一臂之力,万一他们要寻求一个更新的选择、一个不同的选择——一个更高的选择的话。

 

进入他人的灵魂与之心灵交流,对他们的目的、他们的意图就会变得清晰。这是耶稣对那些他治愈的人所做的——以及对那些他触及其生命的人所做的。耶稣治愈所有那些来到他面前的人,或那些叫别人替他们向耶稣求情的人。他并没有随意治愈人。如此做会违反了一条神圣的宇宙律:

 

容许每个灵魂走它自己的路。

 

尼: 那就是说,我们没被要求时,就不可以去帮助任何人吗?显然不是的,否则我们永远都不能帮助那些印度的饥童,或非洲受折磨的群众,或任何地方的穷人或被蹂躏的人了。所有人道的努力都没有了,所有的慈善事业都被禁止了。我们难道必得等到一个人在绝望中向我们哭诉,或一国的人请求帮助,才被容许去做显然是对的事吗?

 

神: 你瞧,这问题不是已回答了它自己吗。如果一件事显然是对的,就去做。但要记得,关于你们所指的“对”跟“错”,要极为审慎的判断。

 

一件事只因为你说它是对或错而是对或错。一件事并非本身就一定是对或错。

 

尼: 是这样吗?

 

神: “对”或“错”并非一个天生固有的状况,它是在个人价值系统里的一个主观判断。藉由你的主观判断,你创造你自己——藉由你的个人价值,你决定且表现你是谁。

 

世界以它的现状存在,以使你能做出这些判断。如果世界是存在于完美的状态中,那你自我创造的人生过程将会终止,会结束。如果再也没有诉讼,律师的事业明天就会结束。如果再也没有疾病,医师的事业明天就会结束。如果再也没有问题,哲学家的事业明天就会结束。

 

尼: 而如果再也没有任何困难,神的事业明天也会结束!

 

神: 一点不错。你的措辞非常完美。如果再没有更多可创造的,我们所有的人都不会再创造了。我们所有的人对继续这游戏都是既得利益者。我们虽然一再说要解决所有的问题,却不敢解决所有的问题,否则就再也没有什么事留下来让我们做了。

 

你们的军事工业复合体非常了解这点。那就是为什么他们强力反对企图在任何地方成立一个非战政府的原因。

 

你们的医药机构也了解这一点。那就是为什么他们坚决反对——为了他们自己的生存他们不得不如此——任何新的神奇药物或治疗法,更不必说奇迹本身的可能性的原因。

 

你们的宗教团体也很明白这一点。那就是为什么它一致地攻击对神的任何界定,若是那界定不包含恐惧、审判和报复,以及对自我的任何界定,若它不包含他们自己的朝向神的唯一道路的想法。

 

如果我对你们说,你们就是神,那将置宗教于何地?如果我跟你们说,你们真的痊愈了,那将置科学和医学于何地?如果我对你们说,你们将和平的过活,那将置调停者于何地?如果我对你们说,世界已经治理好了,那又将置世界于何地?

 

那么水电工人又怎么办呢?

 

基本上,世界充满了两种人:那些给你你想要的东西的人 (who give you things you want) ,及那些修理东西的人 (who fix things) 。而在某种意义上,那些给你你要的东西的人——屠夫、糕饼师、制蜡烛者——也是修理者。因为有想要一个东西的欲望,往往是对它有了个需要。那也就是为什么我们会说,有毒瘾的人需要一针 (a fix ,字面意思为修理之意 ) 。所以,要小心,别让欲望变成了瘾。

 

尼: 你是说世界永远都会有问题?你是说是它要它那个样子的?

 

神: 我是说,世界以它存在的样子存在——正如一片雪花以它存在的样子存在——实在是被设计成那样的。你们以那种样子创造它——正如你们创造了你们现在这样的人生。

 

我要你们所要的。你们真的想要结束饥饿的那一天,将不再有饥饿。我给了你们去做到那一点的所有资源。你们拥有去做那个选择的所有工具。你们没做那个选择,并不是由于你们不能做那选择。世界是可以明天便结束饥饿的,只是你们选择了不去做那选择。

 

你们宣称,每天有四万人必须死于饥饿是有很好的理由。并没有什么好理由。然而当你们说你们毫无办法制止每天四万个人死于饥饿,你们同时每天却将五万人带入你们的世界,开始新的生命。而你们称这为爱。你们称这为神的计划。这是个完全欠缺逻辑或理性的计划,更别说什么慈悲了!

 

我以赤裸裸的说法告诉你们,世界以它现在的样子存在,是由于你们自己所选择的。你们有系统地摧毁你们自己的环境,指着所谓的天灾,说是神的残酷愚弄或大自然的无情方式的证据。你们愚弄了自己,你们的方式才残酷无情。

 

再没有东西比大自然更温和。也没有什么东西对大自然比人来得残酷。然而你完全置身事外,否认所有的责任。你还说这不是你的错,不过在这点上,你的确是对了。这不是错的问题,而是选择的问题。

 

你们可以选择明天便终止你们对雨林的破坏。你们可以选择停止耗竭盘旋在你们星球上空的保护层。你们可以选择终止对地球巧妙的生态系之持续猛袭。你们可以想法将雪片重新拼好——或至少制止其无情的融化——但你们肯这么做吗?

 

明天你们就可以停止所有的战争。这既简单又容易。所需要的——一向只需要的——只是你们全体同意。然而,如果你们在象停止杀害彼此基本上这么简单的一件事上,都无法全体同意的话,你们又如何能摇着拳头,呼唤老天来帮你们整理你们的人生?

 

你们不为自己做的事,我也不会为你们做。那是律法和预言。

 

世界会是这样的现状,是由于你及你做过——或没有做——的选择。 ( 不做决定也是决定。 )

 

地球会是这样的现状,是由于你及你做过——或不肯做——的选择。

 

你自己的人生是目前的现状,也是由于你及你做过——或不肯做——的选择。

 

尼: 但我并没选择被那卡车撞到啊!我也没选择要被那强盗抢劫,或被那疯子强奸啊!人们可以这样说。世上有人可以这样说。

 

神: 你们全都是那些状况的根由。是那些状况的存在,造成了强盗心中的欲望,或他感到的偷盗需要。是你们创造了使强奸成为可能的意识。当你在你自己内心看见了引起罪行的东西时,你才终于开始治愈那罪行自其中跃出的状况。

 

喂饱你们的饥民、给你们的穷人尊严、给较不幸的人机会。停止那些令群众缩成一堆,并且满怀愤怒,抱着“明天恐怕不会更好”的偏见。收起你们对性能量无聊的禁忌和限制——倒不如,帮助别人真正了解其神奇,并且适当的输导之。做这些事,你便对永远结束抢劫和强奸大有贡献了。

 

至于所谓的“意外”——卡车拐过街角撞来、砖头从天而降——学着面对每个这种事件,当它是一个更大拼图的一小部分吧。你到这儿来,是要为你自己的解脱设计出一个个人的计划。然而,解脱并不意味着将你自己救离魔鬼的圈套。因为根本就没有魔鬼这样东西,地狱也并不存在。你是在救自己脱离未能自我“实现”的湮灭 (the oblivion of nonrealization)

 

在这场战役里,你不会输。你不会败。所以,它根本不是场战役,只是个过程。然而如果你不明白这点,你会视它为一个不断的挣扎。你甚至可能一直相信那是挣扎,久得足以围绕着它创造出一整个的宗教来。这个宗教会教导挣扎就是它全部的要旨。这是个错误的教导。过程是在不挣扎中进行的。胜利则是在臣服中赢得的。

 

意外之发生就是发生了。人生过程的某些成分在一个特定时间,会以一种特定方式相聚,产生了特定的结果——你选择称之为不幸的结果,也是为了你自己某个特定的理由。然而照你灵魂的议程来说,也许它们根本并非不幸的。

 

我要告诉你的是:没有巧合,并且也没有什么事是“因意外”而发生的。每件事和每件冒险,都是你的灵魂召来你自己身边的,以使你能创造并经验你真的是谁。所有真正的大师都了解这一点。那就是为什么在面对人生最糟糕的经验 ( 就如你所界定的 ) 时,神秘的大师仍能保持面不改色。

 

你们基督教的伟大老师们了解这点。他们知道耶稣并未因被钉上十字架而慌乱,反而预期它。他可以逃开,但他没有。他也可以在任何一点终止那过程,他有那种力量,然而他没有那样做。他容许自己被钉上十字架,为的是他可以作为人之永恒救赎。他说,看看我能做些什么。看看什么是真的。并且你们知道,你们也能做这些事,甚至更多的事。我不是说过你们是神吗?然而你们不相信。那么,如果你们不相信你们自己,相信我吧!

 

耶稣是如此的悲悯,以致他寻求一种方法——并且创造了它——以给世界一个如此的冲击,使得所有的人能上天堂 ( 自我实现 )—— 而如果没别的办法,那么就经由他。所以他战胜了悲惨和死亡。而你们也是可以的。

 

基督最伟大的教诲,不是在你们将享有永恒的生命——却是你们本就有;不是你们将有在神内的兄弟情谊,而是你们本就有;也不是你们将拥有你们要求的任何东西,却也是你们本就有。

 

所有需要的就是要明白这点。因为你们是你们实相的创造者,而生命必会对你展现你认为它会展现的样子。

 

你想它就生出。这是创造的第一步。天父就是思维。你们的思维是孕生所有东西的双亲。

 

尼: 这是我们该记得的律法之一。

 

神: 没错。

 

尼: 你还可以告诉我其他的吗?

 

神: 我告诉过你其他的了。自开天辟地以来,我告诉过你所有的。我一而再,再而三地告诉过你们。我派给你们一位又一位的老师。只是你们不听他们。你们杀害他们。

 

尼: 但为什么呢?我们为什么要杀害我们中最神圣的人?我们杀死他们或侮辱他们,都是一样的。为什么?

 

神: 因为他们与你们所有每个否定我的思想抗衡。而你若要否定你自己,你就必须否认我。

 

尼: 我为什么会想否定你,或我?

 

神: 因为你害怕。并且因为我的承诺太好了,以致你觉得不可能是真的。因为你无法接受那最伟大的真理。因而你们将自己陷入一种叫人恐惧、依赖、不包容的灵性教诲里,而非爱、力量和接受的灵性教诲里去。

 

你们充满了恐惧——而你们最大的恐惧是,我最大的允诺可能是人生最大的谎言。因而你们创造自己所能造的最大的幻想以保卫你们自己:你们宣称,任何给予你们神的力量,并且向你们保证了神的爱的允诺,必然是魔鬼的假承诺。你告诉自己,神绝不会做这样一个承诺,只有魔鬼会——以诱惑你去否定神的真实身份,但是你们却以为神的真实身份,其实就是那可怕的、好判断的、善妒的、爱报复的及会惩罚的存有中之存有。

 

纵使这个形容更适合一个魔鬼 ( 如果有魔鬼的话 ) ,你们却将魔鬼的特征派给了神,为的是说服你自己别去接受你的创造者之似神的承诺,或接受自己的似神的特质。

 

恐惧的力量是很大的!

 

尼: 我正试图放下我的恐惧。你可以再告诉我更多的律法吗?

 

神: 第一条律法是,你可以是、可以做,并可以拥有任何你能想象的东西。第二条律法是你会吸引你所害怕的东西。

 

尼: 为什么呢?

 

神: 情绪是吸引的力量。你非常害怕的东西,你就偏会经验到。一只动物——你所认为是较低等的生命形态 ( 纵使动物比人类以更大的正直及更大的一致性行动 )—— 能立刻知道你是否怕它。植物——你们认为甚至更低等的生命——对爱它们的人,远比对毫不在乎它们的人反应要好得多。

 

这些全非巧合。在宇宙里没有巧合——只有伟大的设计;一片不可思议的“雪花”。

 

情绪是在动的能量。当你挑动能量,你便创造出效应。如果你移动了足够的能量,你便创造出物质。物质是能量聚结在一起而成的。它们四处移动,挤在一起。如果你以某种方式操纵能量够长的时间,你便得到物质。每位大师都了解这条律法。它是宇宙的炼金术,是所有生命的秘密。

 

思维是纯能量。你所有、曾有、会有的每个思维,都是有创造力的。你思维的能量永远不会死。永远。它离开你后会朝向宇宙前进,永远延伸。思维是永恒的。

 

所有的思维会凝聚在一起;所有的思维都会遇见其他的思维,在能量不可思议的迷宫里穿梭,形成一个难以形容的美丽,且不可置信的、复杂的、流变不居的花样。

 

相似的能量会吸引相似的能量——“形成”类似的能量“团”。当这些类似的“团”彼此穿梭——碰触——慢慢地它们彼此就“粘在一起”。于是,难以想象的大量相似能量“粘在一起”就形成了物质。但物质是由纯能量形成的。事实上,那也是它能形成的唯一方式。所以,一旦能量变成了物质,它就会有很长的时间都维持是物质——除非它的构造被一个相反的,或不同的能量形式扰乱。这不同的能量就会使物质产生作用,实际上也就是拆散了物质,释放出组成它的原能量 (rawenergy)

 

基本来说,这就是你们的原子弹背后的理论。爱因斯坦是比任何其他人——以前或以后——更接近于发现和解释宇宙的创造秘密,并加以运用的人。

 

你现在该更了解臭味相投的人如何能一起努力来创造一个他们偏爱的世界了吧。“不论何处,两个或更多的人因我之名聚在一起”这句话 ( 译注:圣经名言“若你们中二人,在地上同心合意,无论为什么事祈祷,我在天之父,必要给他们成就。” ) 乃变得有意义得多了。

 

所以当然,当整个社会以某种方式去想,往往会发生非常令人惊愕的事——并非全都必然是人们想要的。举例来说,一个活在恐惧中的社会,往往——事实上不可避免的——反而创造出它最怕的具体东西。

 

同样的,一个大的社区或宗教集会,也就很可能在共同的思想 ( 或一些人称为的共同祈祷 ) 里,找到制造奇迹的力量。

 

所以你们可以很清楚,即使是个人——如果他的思想 ( 祈祷、希望、愿望、梦想、恐惧 ) 是令人讶异的强而有力的话——也是能自己制造出这种结果来的。耶稣就经常这样做。他了解如何操纵能量和物质,如何重新安排它,如何重新分配它,如何完全地控制它。许多大师都知道这种事。许多人现在也知道它。

 

你也可以知道它。就在现在。

 

这就是亚当和夏娃了解的有关善与恶的知识。除非你们了解了这个,否则不可能有他们所知的人生。亚当和夏娃——你们用以代表第一个男人和第一个女人的神话性命名——是人类经验的鼻祖。

 

被你们形容为亚当的堕落的事——人类历史上最伟大的一件事——实际上是他的提升。因为没有它的话,相对性的世界不会存在。亚当和夏娃的作为并非原罪,事实上,却是第一个祝福。你们该打心底里感激他们——因为在亚当和夏娃成为第一个做出“错误”选择的人这件事上,实际上他们是制造出了能做选择的可能性。

 

在你们的神话里,你们让夏娃成了“坏”人,那偷吃了禁果——善与恶的知识——的诱惑者,还娇羞地邀亚当加入她。而由于这个神话式的背景设计,使得你们自此以后令女人成为男人的“沉沦”之因,结果造成了各种各类的扭曲世界——更不用说扭曲的性观点和迷惑了。 ( 你怎么能对一件如此坏的事觉得如此棒? )

 

你最害怕的东西就是最会祸害你的东西。恐惧会象个磁铁似的将它吸向你。所有你们神圣的经典——你们创造出的每种宗教信仰和传统——都包含有一个很清楚的训诫:勿惧。你想这是偶然的吗?

 

所以,这些律法是非常简单的,就是:

 

1 思维是有创造力的。

 

2 恐惧吸引相似的能量。

 

3 爱是所有的一切。

 

尼: 老天,这第三项可把我弄糊涂了!如果恐惧会吸引相似的能量,爱又怎么可能是所有的一切呢?

 

神: 爱是终极的真实 (reality) 。它是唯一的、所有的真实。爱的感受是你对神的体验。

 

以最高的真理而言,爱是所有的一切,所曾有的和将有的一切。当你进入了绝对里,你就进入了爱里。

 

相对领域是创造来使我能体验我自己的。我曾向你解释过这点。但这并没使相对领域因而变为真实。它是你们和我设计出来,且继续设计出的被造出的真实 (created reality)—— 为的是让我们可以在经验上认识我们自己。

 

然而创造物可以看来非常的真。其目的也就是要看来很真,这样我们才会接受它是真实的存在。以这种方式,神曾设法创造出不是它的“某样别的东西”。 ( 虽然以最严格的说法,这是不可能的,既然神是——我是——一切万有。 )

 

在创造“某样别的东西”——也就是相对的领域时,我制造了这样的一个环境,在其中你可以选择做神,而非只被告以你是神;在其中你可以经验神格 (Godhead) 为一个创造行为,而非一个观念化;在其中,在阳光下的小蜡烛——最小的灵魂——能认识它自己为光。

 

恐惧是爱的另一端。这是原始的两极化。在创造相对领域时,我首先创造了我自己的反面。所以现在,在你们居住的物质层面的领域里,只有两个地方可待:恐惧和爱。在物质的层面,根植于恐惧里的思维会创造一种具体化。根植于爱里的思维会创造另一种。

 

曾活在地球上的大师们,是曾发现相对世界的秘密,却拒绝承认其真实性的那些人。简言之,大师们是那些只选择爱的人。在每一瞬间,每个片刻,每个环境,纵使当他们被人杀害时,他们也爱他们的谋害者。纵使当他们被迫害时,他们仍爱他们的压迫者。

 

你们很难了解这点,更不必说要消化它了。不管怎么说,那却是每位大师都做到的。不论是哪种哲学,不论是哪种传说,不论是哪种宗教——那是每位大师都做到的。

 

这个榜样和这个教训,曾如此清楚地呈现在你面前。一而再地让你看到。在每个地方和所有的时代。经过你所有的生生世世,并且在每个片刻。宇宙曾用每一个设计来将这真理放在你的面前,在歌和故事里、在诗与舞蹈里、在语言及动作里——在你们称为电影的动作画面里,并且在你们称为书的字句的聚集里。

 

从最高的山上,它曾被大声叫出,在最低的地方,也曾听到其耳语。经由所有人类经验的长廊,这个真理在回响不停:答案是爱。然而你们没在听。

 

而现在,你到这本书里来,再问神一次神已经以无数方式告诉过你无数次的东西。然而我要再告诉你一次——在此——在这本书的本文里。你现在肯听了吗?你真的会听吗?

 

你认为是什么将你带到这资料里来的?你怎么会将它拿在你手上的?你认为我不知道我在做什么吗?

 

在宇宙里没有巧合。

 

我听到了你心的哭喊。我看到了你灵魂的追求。我明白你对真理的渴望有多深。你在痛苦中,也在喜悦中召唤它。你不停不休的恳求我显示我自己,解释我自己,透露我自己。

 

我现在就在这样做,以如此浅白的文字,使你不会误解。以如此简单的语言,让你不会搞混。以如此平凡的语汇,让你不致迷失在冗词中。

 

所以就来吧,问我任何事。任何事!我会设法给你答案。我会用整个宇宙去做这件事。所以注意了!这本书并非我唯一的工具。差得远呢!你可以在问个问题后,就放下这本书。但注意看!注意听!你听到的下一首歌的歌词、你读到的下一篇文章里的资讯、你看的下一部电影的故事情节、你遇见的下一个人无意中说的话,或下一条河、下一片海洋的私语、轻拂你耳朵的下一抹微风——所有这些的设计都是来自我的;所有这些途径都对我开放。如果你肯听我向你说话。如果你邀请我,我会来。那时我会显示给你看,我一向都在那儿。一向都是。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