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意料之外的附言

1955425

即使这本书已经开印了,但刚刚发生了一件重要的事,我把它记录下来并马上跑到出版商那里让他们加上。

昨天一整天,也就是424日,周日的来访者数量如常,他们到我在巴乐马山台地的家里由早待到晚。正当我与他们见面谈话时,我越来越感觉到精神上被人提醒,有一个正来自(外星)兄弟的访问正在接近。当最后一对夫妇离开后已经很晚了,我回到我的房间,但睡不着。一个小时内一种起床并马上到城里的迫切感非常强烈,我知道我必须马上离开了。

在开车到城里的漫长路程里,我在想是不是我在最后一次会面时的要求被答应了。我问过他们能不能在飞船上拍照,提供更多的证据给怀疑者和相信者。且不说我这个要求不像我想的那样容易被答应,其中一个兄弟作了一个评论,我觉得他说得对。即使我们让你拍,他指出,我怀疑这能不能成为让怀疑论者们相信的证据,因为地球人仍然对其他行星和那里的环境存在错误的概念。

虽然如此,我仍然是这么希望....

我去到平时那个地方,遇到一个人,他在上次会面时已被介绍给我,他是来代替那些回到自己母星的兄弟的。毫不延迟地,我们开车来到沙漠地方,那里有一艘侦察船,与我第一次会面坐的那架一样,在等着我们。我们一走进小飞船,我看了一下表,正好是零晨230分。打过招呼后,飞行员问我有没有带相机。我当然有!这是一部刚买的小宝丽莱牌相机。他从来没见过,要我解释一下如何操作。

这次见面特别安排来实现你的愿望,上次我们见面你说想拍几张照片。因为一些理由,我们无法向你保证什么,这个事后将向你说明。但我们应该先在我们船上跟你拍一张。如果用我们自己的摄影技术就很简单,但这无法满足你的目的。我们的照相机和摄影机完全是磁性的,你们地球上没有这样的设备把相片冲晒出来。所以我们必须用你的相机,看看能拍些什么。

我专心地向他解释相机操作,我完全没察觉到任何运动,直到跟我见面的那个人喊:我们到了!

我抬头一看,飞船的门正在打开。我惊奇地发现我们降落在一首小母舰的顶上。说它因为这艘跟我去过的那些相比没那么大。小飞船进入母舰的舱口通常很容易看见,但我的朋友走出飞碟,召唤我跟过去。我们走过母舰的顶部,经过一个舱口来到一个小一点的入口,我们一走近它就打开了。这是另一个惊奇的地方,因为我不知道这些母舰上有这种入口。这里原来是升降机,我很高兴看见Orthon站在平台上。他请我站到他身旁。那个为我领路的人回到了侦察船,他的同伴留下我的相机。

这个升降机很像第八章里描述的大型土星飞船上的那架。我们下降到船舰中间,一个个舷窗分别排满飞船的两侧,船舰有多长窗户就铺多长。升降机停在这里,我们走了出来。Orthon解释他将站在其中一个窗口前,我站着旁边另一个窗口,在飞碟上的人尝试为我们拍一张。那架侦察船现在飞到了一段距离之外。

我发现这艘母舰的舷窗是双层的,外层和内层玻璃大约相隔六尺。我们站在内层窗口的后面,我真不知道他们如何用我的小相机通过这些玻璃拍下好照片!

在空中很难估算大小和距离,没有任何参照物。在我看来飞碟似乎悬停在离母舰约100尺的位置。飞碟从它的球顶(见图)射出一束强光,落在船舰上。有时这束光非常强烈,然后又减弱。正如照片显示,他们在测试用多少光度才能显示母舰,并且同一时间能穿透舷窗拍到站在后面的Orthon和我。

当这个过程持续,从母舰和飞碟发出的光被调整到最小。我后来才知道那些人不得不把某种过滤器放在相机和镜头上,用来保护胶片免受飞船的磁力影响。这全是初次实验,正如照片上清晰地显示,他们尝试了不同的距离和光反射度。

在这一点上我必须承认我不停地为自己的疏忽自责,由于匆忙出门赶到城里,我忘记带上更多的胶卷。这为他们带来极大的不便,留给他们的只有极小的空间进行试错。他们一边操作相机一边紧密地研究结果。或许他们未来能做出一种能拍出更精细相片的附件。

在侦察船发出一个回航信号之前过了好一段时间。我看着升降机上升到船舰顶部。舱口打开,升降机带着飞行员回到我们那层,我的相机在他手上。他向我们报告说虽然他们觉得照片不好,但还算有几分成功,他们已经保留最后两张尝试在母舰里拍摄。

已经为坏的结果做了如此充足准备,我对他们感到惊喜。

我们三人走到船舰前面,我看见一面墙滑下来露出一个入口,里面很像一条隧道。隧道那边是一个小房间,两个飞行员正坐在控制装置前。

因为船舰前端是透明的,并且里面有很多发光的图表,因此光线很足,我热切期待能拍出一张好照片。我们站立的房间里所有灯都关掉,剩下几乎完全的黑暗。但这两个尝试都失败了,因为船舰里有着与侦察船相比更强大的磁力。(译注:这里作者描述得不太仔细,不知道为何关灯拍照,推测是怕过度曝光或者灯光本身也产生磁场。)

可以证明一件事。一旦缺少某种还没开发出来的过滤系统保护我们的胶卷,就不可能在太空船内拍出清晰的照片。我问如果有更好的相机和更好的镜头会不会好一点,他们说任何可评估的改进都无济于事,因为我们所用的胶卷类型(不合适)

拍完最后两张照片,飞船的灯再次亮起。我们三人回到升降机,上升到船舰顶部。随着舱门打开,我再次看见侦察船停在停机架上。Orthon与我握手告别,然后飞行员和我走向待命的飞船。我们一进去,门静静在身后关上,我们马上回程。

对我来说很难判断我们身在多远的太空里,但从离开到返回整个过程大约两个半小时。

回到地球,我的朋友和我向飞行员告别,然后回到停车处。当时差不多早上7点,我的同伴把我送到家门口。虽然我邀请他进去喝杯咖啡吃个早饭,但他感谢并回绝了,解释说他在地球期间的工作不能迟到。

最后,我要说我完全明白很多人会尝试破坏这些照片的信誉。但这不会打扰我。每个人有自由相信或者不相信这些有照片支持的,呈现在本书上的陈述。但每个人都要明白,他个人的结论无法改变他们的现实。为确证这一点,一个人只需翻出任何年份任何一页的历史。在大众的概念里,世俗的思想总是更容易嘲笑新的奇迹,而不是面对自身知识局限的现实,在他居住的无限宇宙里,奇迹正等待着被人发现。

对于那些来自其他世界的兄弟们,那些像我们一样的人类存有,我很高兴他们对我展示和教导的一切。对于我在这个世界的兄弟们,我知道很多人已准备好。一如既往,怀疑论者必须等待那些,即使对他们来说,压倒性的证据证明太空已经被来自远比我们先进的人们征服了。

(图文来自网络,版权属于原创)

 

【相关阅读】

【全線閱讀】《在飞船里》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