启动EVENT 2019-06-07

   编译 | 马克兔文

 

 

乔治 · 斯坦科夫

2019.5.19

 

摘自《思想》, 2008  

由作者从德语转译成英语

 

在这篇论文中,我特意选择了生物物理学 (biophysics) 这个术语,尽管我也可以只称它为先验物理学 (transcendental physics) 。因此,关于新理论的基本知识我想强调是,人只能直接用他的头脑和心灵来感知星光能量,因为它们本身就是星光能量系统。

此外,它们还与感官相连,以接收和处理来自局限三维时空能量波谱的数据;严格来说,只有通过处理周围的低频数据,头脑和心灵才能创造出三维时空的假象,并把它当作一种排他性的 客观 现实。在纯精神和灵魂的层面上,灵魂是精神的一种放射能,而所有的能量层面和系统 ——7F 创造领域和 3D 时空 —— 都是同时被感知的。这是灵魂在其中运作的最初感知水平,比如,控制身体的生物调节,协调人际关系。

头脑和心灵都有一个非常复杂的立体度量结构,它们始终处于变化之中,并根据各自的思想和心理模式不断地改变。出于这个原因,为了澄清头脑和心灵我也提到了情绪体和心智体,它们就像生物身体一样有着自己的形式和结构,而不是像一些非传统科学家错误认为的那样包括了无形的 形态发生 场。

所有的能量都是有组织的 —— 它是精神。如果不是这样的话,我们就无法从数学上掌握它们,也就不存在传统意义上的物理学。但是,既然一个统一的物理是学有可能的 —— 宇宙法则的新物理证明了这一点 —— 那么,从地球观察者的角度来看,这就是生物物理学。

这一结论已经来自这样一个事实:所有的物理学都可以从人类思维的基本术语中推导出来,因此这也是一个生物物理学的问题。物理学只能从数学上感知三维时空,这是灵魂灌输给化身人格的一种先验幻觉,作为外部世界心理感官知觉的系统基础 —— 实际上它创造了外部世界。

这还包括,认识到在应用物理学和研究的框架内,对无机物质问题的技术评估,最终只有根据生物物理原理发挥作用的感官才有可能进行研究

从这一点,我得出了新灵知的另一个基本认识:

物理学不可能是一门无机物自然的实验主义学科。每一种物理学都是本体论和认识论的生物物理学。

人类所使用和将要使用的自然技术应用,都是化身人格经过 7F 造物领域的生物物理学应用(物质化)。 7F 创造领域的生物物理学的物质化通常被概括为 自然 一词。例如,所有的植物和生物能生存在地球上,只是因为地球大气层的组成是一样的,没有什么不同。如果没有二氧化碳,就不会有光合作用,因此也就没有植物。没有光合作用,地球大气层中就不会积累氧气,也就不会有动物或其他生物,因为无法呼吸。如果没有有机物的呼吸和燃烧,就不会有二氧化碳。没有水的存在,所有这些过程都不可能实现。同时,水占所有生物体重的 80% 左右。

有机物和无机物的界限在哪里?这两种时空形式中,哪一种是原始的?这个问题与母鸡和鸡蛋的问题一样: 先有鸡还是先有蛋? 这是所有人类知识的基本问题,所有宗教和所有哲学学说从一开始就自问,却无法回答: 世界有开始和结束吗?如果有的话,它是什么样子的?什么时候会结束呢? 对于达尔文的进化论来说这毫无意义,它根本不提出这一末世论问题,因为它不承认这是一个问题。

宇宙法则新的公理体系 中,我清楚地证明了万物一体是一个闭合的实体,即没有起点和终点,所以上述问题毫无意义。光合作用(在大气中产生氧气)和呼吸(在机体代谢过程中燃烧氧气并产生二氧化碳)都是闭合与自给自足的生物物理学过程:它们是 7F 创造领域的复杂应用,为了能形成这个星球上的化身实验和维持着生物物理学的框架,它们同时创造和维持着这一闭合系统。

7F 创造领域是一个同时发生的实体:所有生物同时存在在那里,同时,也在永恒的存在(当下)中,并不断进化。在这个层面上,过去、现在和未来的概念,也就是说,历史性的概念和事件的连续过程是毫无意义的。历史只是顺序思维的一种建构,人类意识极为有限,因此也是 7F 创造领域一种基本是生物物理学应用。历史的概念只在三维时空中才有意义,在这个三维时空中,有很多据称是连续化身的大型集体计划,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变为现实随后又被摧毁(实际上,所有化身都同时存在于更高领域的永恒的当下中)。

基督教需要大约一千年的时间在旧大陆上全面维护自己的权利,同时失去它的意义。经验表明,最终很快就会结束,正如美国最大的银行之一的贝尔斯登投资银行 (Bear Stearns) 的股票走势图所显示的,这与一些 聪明 的专家所说的正好相反:

 

2008 3 月,贝尔斯登的股价在短时间内从 100 美元暴跌至 2 美元,因此贝尔斯登投资银行实际上破产了。然而,在人类的进化飞跃中,不会有一种 基督教联邦 的基督教中央权威在最后时刻拯救这一学说,因为在天启 (Apocalypse) 到来时,所有最重要的宗教、金融和政治权力中心都将暴露出它们的无力:他们是被选中的未来破产的候选人。

回到生物物理学:二氧化碳和氧气都被传统科学视为物理物质,被认为是无机物。例如,这些气体是放在化学而不是在生物化学中研究的,不论他们喜欢与否,必须承认它们是有机过程的产物。

从这个例子中我们可以看到,今天的自然科学只是通过人为分离他们的研究对象 —— 时空,来证明它们存在的理由。由于心理概念不正确,这些学科必然会被时空 / 能量的新泛理论 (pantheory) 所取代。就像宗教建立类似于神的诺斯替分界线一样,如此狭窄的灵性观念和由此产生的信仰明显阻碍了化身人格的进化。

由此可见,达尔文的进化论决不比基督教的起源论更进步,同时还形成了化身人格灵性进化的障碍。它的目的是让人了解自己的起源,这是人在宗教中找不到的,并使他陷入了更加无知的境地。引用 Cusanus 的话,这一学说表达的是博学的无知 (docta ignorantia) ,即受过西方科学教育的无知。它是 7F 创造和灵魂领域存在的众多笑话之一,我会在这篇文章中列举一些精选的例子。

从上面的讨论中我们可以看出, 7F 创造领域的基本术语不是抽象深奥的概念,而是所有人类知识的初始来源:它是所有现象的第一解释原则。新科学的泛理论,从基本术语开始,证明了这一点。

另一方面,当前的科学和我们所知的所有宗教都不足以解释存在的现象学,由于它们不了解基本术语的本质,因此无法从逻辑上合理地思考;仅凭这样一个充分的理由,必须放弃所有宗教和传统的科学思想,如果没有这种必不可少的灵性调节,人们将无法理解 7F 创造领域的逻辑和行动方式,也无法在塑造社会生活中充分考虑它们。但是,如果没有这样一种诺斯替知识的真正实现,人类的进化是不可能的

即使人们还不能通过感官直接感知 7F 的创造领域,她们也和我们每天面对的电磁学一样真实。以正确的科学态度,我们可以间接地观察测量星光能量,像日常生活中各种电磁效应一样准确。在这方面,我必须指出,即使我们不能通过感官直接感知电磁力,但我们仍然坚信电磁力的存在;我们只需借助各种电气和测量设备间接体验电磁力的作用。

测量电压的伏特计,被人眼看到的就是一个刻度盘,比如刻度盘上面可以移动指示数值的指针。

 

另一方面,电路中的实际电磁电压,例如,导体金属线中的实际电磁电压,是人类感官无法触及的。严格地说,由于我们习惯于将电器的显示与主要现象混淆,我们几乎从未认识到,我们所测量的东西不能给我们提供任何关于能量相互作用的实际信息,因为对外部世界能量相互作用的每一次测量,反过来都代表一个独立的能量相互作用,而这个相互作用与原始效应并不相同。

但是,由于所有的相互作用都是 U 集,并作为一个包含自身的元素,所以它们也包含了宇宙中所有相互作用的信息。在电学理论中,这被称为叠加原理 (the superposition principle) ;这一原理在传统的量子物理学(量子叠加)中也起着核心的认识论作用。叠加原理又是能量守恒的具体体现。

 

在新的理论中,我把时空看作是叠加波系统的一个闭合整体,它们之间有谐波共振,并被破坏性干涉破坏,再被建设性干涉干涉形成。这样,就保证了时空系统的可变性:尽管时空系统的外表和形式暂时稳定,但它们处在一个恒定的能量流中。

这就是古代哲学的一个基本观念:下层世界的形成和成长 (lower world of forms and becoming) ,从赫拉克利特的口号 "Panta rei"( 一切是流动的 ) 开始,并在新柏拉图主义中找的了它暂时的完美;没有哪一个诺斯替的世界观是从这个基本思想出发的。因此,我在宇宙法则新理论中提到了能量的基本术语和能量交换。物理学被认为是一门相互作用的自然科学,在发生相互作用的地方,能量必须流动。

由于这些相互作用的数学条件是波浪型的干扰模式,相同或大致相同的时空系统一次又一次地形成。这种情况解释了同一种粒子的形成和破坏,它们称为基本粒子,比如质子、中子、电子等。在物理学中,这些粒子是由时空常数来量化的,例如能量、质量(能量关系)、康普顿波长(空间)或康普顿频率(时间),并概括为定性粒子类 (qualitative particle classes) 。粒子的其他特性,比如自旋和电荷目前用于描述它们,还可追溯到空间和时间两个维度(见第一卷和第二卷和表 1 )。

如果没有这个前提,世界将是不可测量的,也不可识别,因此粒子类的选择是 7F 创造领域的创造性基础所决定的。根据能量守恒定律,我们所知道的粒子类的多样性,完全取决于星光能量的剂量,并根据破坏性和建设性干涉原理在时空中的几何设计。

有些太阳宇宙是人类所不知道的,由完全不同的未知粒子类组成,它们在所谓的物理学标准模型中根本不存在,这再次证明了这个模型的不足。星光能量可以以无限形式的时空表现出来。人类也可以根据回旋加速器使用的能量产生新的粒子类。正因为这个原因,欧洲核子研究中心目前正在建造一个更大的新设施。能量的格式塔势能是取之不尽的。

为了结束这个理论探讨,我必须再次指出,我们只能测量空间和时间,或能量相互作用和系统的时空 / 能量,因此,时空作为 事物本身 (康德)是人类感官造成的幻觉,实际上与因果星光能量没有任何共同之处。

正如我在 新灵知 和我的其他著作中所解释的,空间是一个属于时空的人工维度,但不属于 7F 创造领域。空间是物理和数学上定义的,并没有其他定义 —— 它与传统时间相同: s=t

空间 s 和传统时间 t 是同一个相同物理量的重复定义和赘述

s = t

这是 7F 创造领域为化身灵魂在当前地球上的体验,迄今为止所设计的最大的宇宙玩笑,也是人在地球上业力体验所有玩笑的根源。它首先包含了分离的原理,我已经从不同的角度详细讨论了这个问题。(参阅 这里 这里

有一个人类对空间维度的幻觉感知的笑话,是物理学家相信物质中真的存在电荷,人们普遍相信,导电材料中的电流是由电荷来传输的。电流,能在金属导体和离子溶液中移动和分裂,从而产生电气梯度或电压。在导电介质中,正和负电荷流向相反的极,即正电荷被梯度的负极所吸引,反之亦然。根据大家的理解,这种电荷流产生了我们日常生活和生产中所使用的电流(例如电容器)。

 

一致的看法是,电荷和由此产生的电流或电压都可以用仪器测量。电荷的国际单位是库仑,电流的国际单位是安培。因此,在这个世界上,除了我以外,任何人都不会丝毫怀疑电荷的存在。

事实上,我可以毫不矛盾地证明在现实物质世界中,没有传统意义上的电荷。 电荷 这个术语代表了某种物理量,该物理量只是由它的国际单位制单位的数学定义库仑引入的。我在宇宙法则新理论中表明,传统物理学所使用的所有物理量和维度都是抽象的、创造性的数学定义,物理学家首先在头脑中形成,然后用同样的数学方法在每个实验中引入和测量。

只能写到这个程度,妙极了!这是新理论的基础知识,由于它总是被人们遗忘,所以我会在所有的书中会反复强调。如果我们现在用公理化的方法来写国际制单位库仑的传统语言定义,物理学家已经有 300 多年没能做到了,那么只要一个人具备物理学的基本知识,很容易证明, 库仑 是一个同义反复,是 横截面积 的一个重复定义。在这种情况下:

1 库仑 =1 平方米

1C=1m²

参阅:《 科学最大的错误:电荷是几何面积的同义词

这个公式揭示了在不太长的历史中传统物理学给多少人带来的如此大的尴尬。这一公理化的知识得出了以下令人信服的结论:

1)   物质中没有电荷。 电荷 是对 横截面积 的一个解释,它被离散地考虑,即在量子化的状态下。注意:时空是离散的。实际上,它是每单位时间内流过一根导线的横向电磁波 Sx 的横截面积。该区域的大小是根据金属丝横截面积的参考值 SR 的一个比率来测量的,并以电荷单位来表示; SR 可以很容易用几何算出:

电荷 = Sx/SR = (x) 库仑 = 平方米 .

这种电荷的测量利用了波理论,也是几何在这门学科中的具体应用。众所周知,麦克斯韦的电磁理论是波理论在这个时空平面 上的应用。

起初,物理学只研究物质的电。后来,人们发现物质还有一个磁层面。在这段时间里,无数独立的电磁学定律被推导出来,对于今天大多数物理学学生来说,这仍是一门令人困惑的主题。一个多世纪之后,麦克斯韦发现电平面不能与磁平面分离,因此所有已知的电磁学定律都可以简化为四波方程 (four wave equations) 。一百三十年之后,我发现了宇宙法则,这是第一次对物理学的决定性统一。

它是这样的:所有的电磁定律都是波方程 —— 它们是几何方程。物理中使用的大多数几何方程都涵盖了用国际制单位 平方米 测量的面积。这是因为在物理学中,人们只能测量空间和时间,或者时空和能量,因为(绝对)时间 f 等于空间 s 的倒数,或者传统时间 t 的倒数:

f = 1/s = 1/t

2)  没有带正负电荷的粒子。也没有电的正负极。术语 ,符号分别为 ,是波理论中破坏性和建设性干扰的常规隐藏的符号。它们是对这些时空基本现象的一种流行的简化(实际上是解释其意义),也即是说,它们是叠加波系统的统一。我在第一卷和第二卷中证明了, 相反电荷的吸引 相同电荷的排斥 只是从观察者局部视角对时空旋转的不准确解释。注意:所有的波都是旋转的,反之亦然。

时空所有的运动都是选择或波

因此,每个旋转运动分为两个阶段:当物体接近观察者的 吸引阶段 ,当物体在其运动中离开观察者的 排斥阶段 。把这些术语从物理学中统统删除,我可以很容易把电磁和重力 ( 经典的牛顿物理学及其演变 ) 结合起来,相对论只知道引力,麦克斯韦电磁学理论,描述了吸引和排斥的电磁力,它们只不过是宇宙法则新理论中的部分自然描述。

这样,我就消除了传统物理学的根本悖论:

为什么引力总是吸引,而电磁力却能吸引和排斥?

从局部的角度来看,引力也可以解释为一种吸引力或排斥力,这取决于物体(如彗星)是否接近或远离地球上的观察者。这也揭露了传统物理学这个笑话,它是物理学家有限和局部方法的产物 ——“ 是他们未经分析的意识产物 ”( 马克斯 · 伯恩 )—— 我回到我原来的话题。

这个电荷的例子,就像世界上所有的错误一样,它是一种语言上的误解,我们看到,所有被认为可靠的科学物理体验,实际上都是基于错误的概念和意识形态信仰虚与委蛇的幻想感觉。最重要的是,它们缺乏公理化的结果

如果物理学的大多数结果不是用数学方程式写的,而是书面语言,那么这些科学发现的诺斯替内容就和所有宗教思想一样错误:

对物理学数学结果的所有书面解释都是错误的,必须抛弃。这是宇宙法则新自然和数学理论的认识论结果。这一声明尤其适用于四种基本力的共同定义。

另一方面,不可否认电磁力作为一个时空平面是客观存在的,虽然感知它们的前提是 7F 创造领域的无形协调,这被具体化为物理上的数学方法和感官数据 —— 就像光神经元通路的电磁行为势能 —— 显示在光学感知的电测量仪器上。

通过这种观察和方法,我意识到在我纠正人们对世界看法的根本扭曲之前,已经把人类所有掌握的生存经验都颠倒了。但别无选择!因此,新启示的核心诺斯替问题是:

我如何才能从观察到的现象的内在和系统的扭曲中,解放我的感官和头脑,并开始不带偏见地,更为准确地认识到 7F 创造领域在时空中的相互作用?

人类存在的这一最基本的诺斯替问题,将是未来几代化身灵魂的主要关注点。我只能从认识论的角度,简要地讨论这个话题的很多后果。 7F 创造能量转化为 3D 4D 时空形式的实际应用,必须由未来的化身人格以个人创造性的方式来定义。

正如我所说的,人只能通过他的头脑和心灵去感知因果星光能量。思想是频率高于感觉的星光模式。因此,感受只能由头脑来控制。严格地说,人们不能把思想和感受分开,这就是为什么我在写作中总是提到心理模式 (psycho-mental patterns) 。每一种感觉在心理上都是有色彩的,反之亦然:每个想法都被一种或多种情绪模式严重扭曲。

这是因为所有的感官感知都作为思想和观念与头脑相通,先是作为记忆存储在星光器官中,在这个存储过程中被情绪模式严重扭曲和变形。这种扭曲的图像现在必须被头脑纠正。人类感知这种失败的结构是一种对人类头脑的有意挑战,也是灵魂为她目前在地球上的化身实验所设计的。实际上,它是地球化身周期中最大和最重要的挑战。

此外,头脑还持续不断地通过直觉和其他形式的刺激,从灵魂那里获取想法。这些思想可能是抽象的,或者与过去和未来的事物有关,这些事物不在瞬时感官知觉的范围之内。但这些精神上的想法也带着强烈的心理烙印。那么让我来看看另一个重要的诺斯替发现:

每个想法都有一个心灵和情绪的维度

即使是最抽象的想法也与感觉有关。物理解释很简单:作为能量模式的感觉,形成了情绪的星光层,它的频率最接近于地球的时空。因此在许多通灵书籍中,它被称为 第四 ( 星光 ) 维度 ;在这种情况下,时空被认为是一个由三维构成的平面。

这只是一种习惯,试图将能量的本质转化为语言的范畴。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必须认识到语言的局限性,在当前化身灵魂群体中缺乏心灵感应能力的情况下,语言是人与人之间的普遍交流方式(详见《 语言是灵知的限制 》一文)。

尽管思想的频率高于感觉,它直接来自 7F 创造领域(参见新柏拉图主义中对 nous spirit 的描述),但它们必须先通过尘世的情绪星光层,然后才能在这个星球的 3D 时空中显现出其它的效果。在与情绪星光层的这种互动中,想法是被能量调制的,类似于无线电信号,由一个携带高频的波和一个被调制的低频信息波组成。

在这种情况下,个人的高频思想是构成星光能量波系统的基础,在较低的星光平面上被低频的情绪模式不断调制(调节频率)。

由于所有的系统都是叠加波系统,并是一个包含自身的元素,所以它们总是以心理模式出现。这些心理模式可能来自父母、朋友、伴侣或不认识的人。可能表现为个人或集体的信仰。其丰富的变化几乎是无限的。

民主秩序比独裁统治更优越的信念,起初表现为一种纯粹理性的抽象概念,比如,在一个国家的宪法中就表现为一种法律声明。众所周知,法律是没有感情的。但是在实践中,这种思想又是个人的感受和偏好所形成的,因为个人、文化和民族历史各不相同。

例如,相比美国人,德国人和奥地利人与民主的关系非常扭曲,美国人可以回顾他们所谓成功 民主 秩序的完整历史。而德国人曾经有过民主魏玛政权的负面经历,奥地利人则会哀悼曾经统治半个欧洲的奥匈帝国的辉煌历史,这些历史记忆决不会被他们当前毫无意义的中欧民主优势所抹杀,这种所谓的民主在欧盟已经缩小到了数量可以忽略不计的程度了。德国人把君主制视为民主的对应物,因为一个普鲁士人威廉二世的独裁政权,导致了德意志帝国在一战中的垮台,也促成了它在二战中的失败。

另一方面,英国人则认为他们的君主制,是他们没有实际价值的民主制度的必要补充,尽管皇室成员的丑闻不断,但却不需要像某个民主国家的民选代表那样辞职,还可以不断向小报记者提供流言蜚语。

美国人对民主理解受到基督教信仰的强烈影响,因为他们既不了解宗教裁判所,也不了解欧洲人自启蒙时代以来所经历的反宗教运动。对许多美国人来说,特别是对所有新保守主义者和信奉圣经的福音传道者来说,民族国家必要的世俗化在欧洲是一个无可争议的概念,是他们的肉中刺。美国人的民主思想还带着一种炫耀的民族主义特征,这在今天的欧洲是不可想象的,因为所有的民族国家出于经济原因都希望,并且必须自愿将主权移交给欧盟。而且,所有欧洲人都很清楚民族主义的负面影响。

因此,民主和有限的主权对欧洲人来说不是矛盾,而是福祉;另一方面,大多数美国人认为这些观念是不相容的,甚至是对立的东西。为此,每当美国政府想在世界上任何地方用武力的方式强加给别人他们假定的美国主权利益时,他们就会毫无顾忌地践踏国际法。由于欧盟允许自己在国际上被美国人这种不合法的态度所诱惑,而这些态度又与欧盟成立的理念相矛盾,于是欧盟正在经历一次又一次的惨败,面临着背叛其身份和合法性的风险。

我可以不停地举出这些例子。它们只是证明,在实践中没有哪一个思想,哪怕是口头上赋予的一个词汇,不是由现实中无数的心理模式组成。所有的集体信仰也是如此,更不用说个人的信仰了(参见《 语言是灵知的限制 》)。

正是因为我们这个时代的大多数公民、政治家和思想家根本不理解这个基本的事实,否则地球上就不会有这么多暴力冲突了,而只会组织起关于灵知的讨论,我们可以用它来逻辑合理地解决地球上每一个可能的问题,因为:

所有人类的问题完全来自于他们的灵性无知:他们通过语言对人类现实的判断是错误的。

这样一种错误的思维模式,正在全球从根本上塑造化身人格从出生到死亡的思维和心理结构,这种影响通常无法引起他们的注意。只有很老的灵魂为了达到她们在这个 3D 时空所期望的业力结果,才会反思这些完全发生在人类感知和普朗克常数 H 之外的星光能量的相互作用,并有意识地调谐到它们。

大多数人都是缺乏批判性的自我观测者,他们首先要让这种进化方法成为可能。对于绝大多数的化身灵魂来说,目前的星光相互作用表现为致命的事件或巧合的遭遇,必须像受害者一样忍受它,个人对此几乎无能为力。他们并不知道自己生活中的每一件事,都是他们的灵魂在 7F 创造领域中进行仔细规划过的,在最佳方案实现之前、在万物一体永恒的当下、在无数可能性的选择中发挥着作用。

这种集体心理幻觉的方法首先产生了因果原理的错误观念,人们试图用它来解释时空中所有的能量相互作用。科学、政治和日常思维都完全基于这一原则,尽管它在量子理论中的认识论上被拒绝,但是没有考虑到这种拒绝的实际后果。

因果原理总体上在宇宙法则的新灵知和理论中是被否定的。万物一体的本质(基本术语)从一开始就否定了它,因为它是一个闭合的系统。在一个闭合的系统中,不存在因果链意义上相互作用的首选方向:

每一个因同时也是一个果,反之亦然!

因果关系原则是分离原则的体现。为了让读者实践从这篇文章中获得的诺斯替知识,我让大家自己来证明这一说法。在这篇文章中我也提供了 7F 创造领域的星光能量实施到三维时空之前,人们用思想和心灵忠实地感知并合理解释它们的关键。在这种情况下,头脑和心灵在记录星体能量方面的功能与电压表测量电磁电压的功能相同,顺便说一句,电磁电压是星光能量的 U 子集,是以次要的方式出现的。

我无法断言情况并非总是如此,因为没有这种能量互动,任何化身都是不可能存在的。但是,由于不成熟灵魂的化身群体极度健忘,这些相互作用被基督教时代否定,因而不再进行有意识地感知:它们在人类语言中已经没有了关联,也不代表人类思想的真实维度。这种态度在当今社会仍然占主导地位,对社会行为有着决定性的影响。为此,我下面将在基督教的基础上详细讨论宗教的有害影响。

如我所说, 7F 创造领域与地球时空的互动可以采取非常不同的形式。但它们始终适合目前在地球上化身灵魂的灵性进化。

在基督教中,这种神圣的 启示 被认为是例外,只留给那些受 上帝保佑 的选中的人。如果有教会等级之外的人能经历这些启示,比如过去两千年中许多有灵媒天赋的女性那样,那么她们就会被宣布为女巫,并最终成为牺牲品。

这种排斥始于保罗,他曾经在他的书信 (Kor) 中表达了对早期基督教会信众中许多的语言和 舌头说话 (通灵)感到不安,并且,当时大部分星光世界的启示都传递给了妇女,因为她们的性别更具有灵媒的天赋,因此,他严格限制了她们在教会中的作用。从此之后,信徒应完全听从使徒和他们所认识的门徒们的指示。通过这种方式,保罗成为了率先在信徒的个人先验体验和官方基督教学说之间推行教条主义过滤器的人。最重要的是,从整个中世纪,一直到 19 世纪最后一次在德国焚烧火刑柱上的女巫时,西方灵魂的化身必须在自己的身体上经历这些后果。

这种情况也解释了,为什么教会会怀疑任何与 7F 创造领域的先验互动,以及为什么教会从未发现过与神的联系。我指的教会是一个机构而不是信徒个人,他们中有些人直接进入了 7F 创造领域,比如过去很多的神秘主义者(也可以参阅海伦娜 · 布拉瓦茨基的权威著作《揭开伊西丝的面纱》,这本书站在一个开明的灵性立场上对教会进行了强烈的控诉:她的灵现在一直与我们在一起)。

正是这种个人的灵性体验,教会中最重要的创新出现了,比如由老灵魂阿西西的弗兰西斯 (Francis of Assisi) 所创立的弗兰西斯运动 (the Franciscan Movement) ,这对教会的灵性更新和强化起到了重要的作用,当时教会正处于危机之中。圣弗兰西斯几乎被梵蒂冈谴责为异端。教会的每一次诺斯替复兴都是在 圣洁 异端 之间的狭窄地带。

 

阿西西的弗兰西斯(Francis of Assisi)的肖像

 

 

 

多米尼哥·季兰达的绘画,描绘了佛罗伦萨对弗兰西斯统治的确认

 

 

 

下面的例子是近代的共产主义意识形态,几位第一批创立共产主义的领导人最终成为阶级敌人;他们被处决、逮捕或谋杀,托洛兹基就是其中的一个例子。难怪共产主义是教会最大的敌人:它与共产主义非常相似,也同样在短时间内取得了成功。正如这一思想体系将在几天和几个月内从人们的视野中消失一样,教会和它的信仰也会在我扬升之后崩溃,并很快被遗忘。

这就使我得出了关于这个讨论的结论:基督教的学说不仅不适合真正理解 7F 创造领域与地球三维时空之间的能量互动,而且在过去的两千年里,它野蛮并系统地压制了西方民众的灵性沟通的能力

教会严厉禁止并暴力压迫人们与自己的灵魂进行交流,使他们与上帝保持分离状态。

这个原因特别重要,普通人的通灵能力此刻已经萎缩到如此低的程度。这一发现也解释了为什么我不会在这里具体讨论教会和其他宗教必须永远废除,让一个真正的新灵在这个地球上出现和发展。

除了佛教之外,这样的教义完全丧失了对诺斯替的尊重,应该被人们抛弃;在一个开悟的个人灵性的黄金时代来临之际,人们不再需要随身携带这种宗教思想的垃圾,因为这种有组织的宗教信仰只会妨碍他完美地走向上帝(也可以观看我们 PAT 成员 Otfired Weise 博士关于这个主题的视频)。

顺便说一下,没有必要再像过去那样和宗教斗争了,因为它们得不到星光领域更多的支持。在过去的 20 年里,这些扭曲的集体信仰逐渐从地球的星光层面上消失。每一个有通灵天赋的观察者,都能从适当的社会态度中轻易认识到这些过程对地球能量更新的影响,正如我多年来所做的那样。由此也可以确定 Parusia( 基督再临 ) 和人类进化飞跃的确切时间。

在过去的二十年里,许多的社会进程和趋势都见证了地球星光层的这种心理更新,随后,人类进化的飞跃将与我的 Parousia 一起开始。为了适应黑暗的过去,特别是第二次世界大战造成的黑暗,在这一时期大众媒体上的广播数量急剧增加,这绝非偶然。

恐怖事件和可耻的行为长期以来一直被掩盖,例如德国联邦国防军(德军)在二战期间,卷入了有计划杀害数百万苏联东线公民的事件,因为意识形态,这些事件在冷战期间被官方史书故意隐瞒。现在浮出水面,在大众媒体和展览中受到争议。

我记得上世纪 70 年代,我与我的德国岳母在讨论这个问题的时候有过一次激烈的争论,因为她并不知道德国人在东线的罪行,虽然她读过很多这方面的书,比大多数德国民众都了解得多。

战后,只有失败后被苏联俘虏的德军的悲惨命运,以及被驱逐出东德领土(东普鲁士)的德国人才受到德国集体记忆的关爱。冷战期间,在苏维埃帝国威胁的阴影下,德国的集体灵魂认为有了一个心理机会,自己是苏联的受害者,而不只认为是应该受到历史惩罚的罪犯。

当时,大多数德国人觉得受到了西方的惩罚和羞辱,除了犹太人的大屠杀之外,他们没有考虑过要对数百万斯拉夫人的种族灭绝承担全部责任。德意志国家在主权统一后对这件事半信半疑,当时也没有人担心有更多的实际后果。

直到我让我岳母读了《布洛克豪斯百科全书》中的相关段落后,她才沮丧地同意了我的看法。这本百科全书明确地报道了德国在入侵苏联之后的 2000 万俄罗斯受害者。

这些被压抑的暴行记忆,近几年来已经悄悄地传到了人类的集体记忆中,正在被处理成各种各样的纪录片,这在 70 年代和 80 年代是不可想象的,来得那么突然并让人吃惊,这种情况只能解释为 7F 创造领域的幕后专家进行了一次无形的指导。

可以说在进化飞跃之前不久,在这些集体业力模式,也即是他们曾经经历过并存储过的记忆,被彻底地从地球星光层的矩阵中抹去之前,人类必须对其所有丑陋和可怕的经历记忆 直冒冷汗 。正因为如此,在铁幕倒塌和冷战基本上和平结束之后,一定会发生一些局部战争,近年来这些战争的数量急剧增加。

特别是前南斯拉夫战争,它是解决欧洲这一地区嗜血历史问题的一种非常残忍的方式。冲突发生在东西罗马帝国之间的前沿边界上并非巧合,持续了几个世纪的移民搬迁过程就是例子,那几百年一直战争不断。同一个边界又将东正教与天主教分开。正是在这一历史边界上,东西方之间 —— 基督教和伊斯兰教之间 —— 发生了最大规模和最为血腥的冲突,诺贝尔奖获得者伊沃 · 安德里克 (Ivo Andric) 在他的小说中 , 生动地描绘了这一地区的南斯拉夫人集体历史感受的心理后果。

从这段历史的简述中可以看出,人类的命运是一个远比人们目前所怀疑的更为复杂的、多维度的星光能量的过程,它超出了传统历史学的局限和那些没有价值的概念,无限地扩展了人类的视野。我可以直接用我对世界事件的观察,和我在过去 50 年中对这片古老大陆的生动、充满变数的亲身经历来写几本这方面的书,这本身就是一个非常有趣的主题。但这并不是我目前的研究目的(请阅读本网站上的《 亲历真知 》一书)。

对我来说,这篇文章最重要的是,说服诺斯替的灵性读者在一个更大的框架中审视人类的历史和全球当前的政治事件,其中还包括了 7F 创造领域的影响。这种先验的智力成就促进了个体的灵媒能力,在新启蒙世界的爱与知识的共同体中,这种能力将成为人类关注的最前沿,它将在人类进化飞跃发生后不久从旧秩序的废墟中出现。

发现这种 上帝赐予的 能力是非常重要,甚至在新约中也被明确告诫过。其原因是,只有那些预见并期待未来的发展,并在精神和心理上为之做好准备的人,才会体验到即将到来的进化飞跃,因为它就像是现实中一种欣喜若狂的幸福体验。

正如我在交流中一而再地发现的那样,绝大多数对即将发生的事件一无所知,又不想了解任何这方面知识的人都会被它们吓倒。绝大多数人的人生信条都建立在以恐惧为结构和心理取向的基础上,他们目前只专注于日常琐碎的事情,通常会表现出愚蠢的担心。

最近几年,大众意识形态的短视正成指数级增长,把人类变成程序化的生物机器人,他们像僵尸一样四处游荡,完全不知道他们的处境,也不知道 7F 存在领域的准备工作,它代表着人类即将到来的进化与飞跃。例如,他们坚持自己不需要任何 神秘学的东西 ,因为这都是 胡说八道 。再如,假如你问他们对目前幕后发生的事情有什么了解,他们就会变得焦躁不安、咄咄逼人,以至于无法与他们进行任何有意义的思想交流。

然而,在他们 硬化的心 中,大多数人和年轻灵魂很快就会被一个 惊喜 所吸引:他们将真的经历到突如其来的、意想不到的 基督再临 和圣经中宣布的 世界毁灭 ,并成为一场个人和社会的灾难。这些事件将把他们从所谓的安全状态中驱逐出来,从此一去不复返,他们认为自己身处在这种安全状态中,每天都以一种盲目的热情为之奋斗(参阅 这里 )。

我在这里主要讲的是西方世界的公民;第三世界的人民一直不知道社会和物质的安全。西方公民很快就会陷入这个星球有史以来最大的集体精神情绪的混乱之中。只有在他们完全脱离了以前的错误信仰之后,他们才能走出这个灵性的深渊。这也是本文的最终目的。

在即将到来的动荡中,整体性的混乱过程并不新鲜,在东欧的前共产主义国家已经为此进行过彩排,但一直被西方曲解或完全压制。众所周知,在过去的很长一段时间里,大多数人都被所谓的共产主义制度优势蒙蔽了双眼,就像西方国家的公民相信所谓的 自由 市场经济的好处一样。

正如东欧人民经历的惨痛失望和经济冲击那样,老实说,他们还没有恢复过来,西方人民也将在未来的几个月和几年里经历前所未有的经济崩溃,这将使他们陷入有史以来最大的灵性、经济和政治危机

注释:

(1) 见第三卷和《西方哲学的诺斯替传统》

(2) “为了推进灵性进化,人必须拒绝进化论。这是7F创造领域存在的另一个笑话(逆喻)。

(3) 参阅第二卷和第三卷中的麦克斯韦方程。

(4) 参阅我的《新灵知:人类进化的飞跃》一书中的文章基督再临的前夜,世界经济危机的星光动力学(译注:中文版未收录)。11年前的出色预测,这将在今年实现。

 

 转自:斯坦科夫宇宙法则中文网

原文地址:

https://www.stankovuniversallaw.com/2019/05/practical-applications-of-transcendental-biophysics/

 

  【全線閱讀】《乔治·斯坦科夫》

《健康与疾病的错误观点》

《先验医学和生物学基础》

《先验生物学替代宗教信仰》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