启动EVENT 2019-06-29

    编译 | 马克兔文

 

 

 

 乔治·亚历山德罗夫·斯坦科夫

2019.6.27

 

昨天我告诉过大家,621日夏至期间,我们稳稳地扬升到新的5D地球。我没有提到的是在621日到24日之间,在这个门户附近,我们完成了对所有无法扬升的时间线最后一次大规模的分离,它们必须被切断。

在这段时间里,我个人感到非常沮丧和情绪低落,这种感觉就像我正在净化的所有不成功的灵魂一样,她们感到悲伤和绝望,不得不在另一个卡利瑜伽时期继续她们可怕的化身周期。这种分离是极为暴力的,我认为当它在我们扬升的时间线上回响时,你们很多人已经注意到了。

尤其是中东的政治事件,美国无缘无故地加大了对伊朗的口头侵略,结果却以特朗普的一次反悔而告终,据说他在开始前的10分钟停止了对伊朗的攻击。以防你相信这个版本。现在,我们可以期待局势会平静下来,因为发生在朝鲜的事情已经没有人再谈论它了,尽管自从特朗普两年前对这个国家歇斯底里的恐吓之后,一切都没有改变。他可能根本不记得当时朝鲜领导人金正恩谴责他是一个老顽固了。现在,伊朗最高领导人将白宫描述为一个疯人院,而它的主人则是一个精神病患者。我不记得还有哪个政治领袖像特朗普那样,被这么多的同事指责患有各种精神疾病,尽管这些远程诊断完全正确,但他们没有注意到关键点。

随着所有较低的下沉时间线被最后分割,旧的矩阵也被消除,旧矩阵喂养这种病理性行为,然后再负面反馈的循环中强化矩阵。当许多未成年的灵魂继续生活在旧的分离性的黑暗习惯中,对所有人类的危险都有着一种顽固的漠不关心,他们就无法阻止不可避免的事情发生,也无法在他们感到舒适的地方拯救旧的秩序,正如我们今天在美国可以清楚地看到的那样。我们现在看到的是,这个矩阵的主人非常迅速地瓦解了旧矩阵,按照歌德辩证的名言来说,他们一直都是创造美好的邪恶

随着所有较低时间线的最后分割,所有扬升时间线与旧的3D矩阵的纠缠也被消除,因此它们现在可以快速地向最终目的地移动。由于在这个星球上有着与化身人格命运一样多的扬升时间线,所以不可能对这一新的发展做出任何可靠的定性陈述。除了有一点是肯定的:

所有这些时间线的未来是非常光明的,这应该是我们感到非常兴奋和高兴的理由。

这是我们在过去两个月里努力工作的结果,为我们的成功奠定了基础。只要引用我从51日开始写的日记,我就可以写下另一篇很长的能量报告。我注意到我忘记了所有的事情,因为我的思想现在牢牢地固定在现在,过去已经变得无关紧要了。因此,我非常需要一份日记,来记录我们自5月初以来每天完成的所有转变和创造。在此之前,我曾经定期向大家通报我们代表人类的提升工作的所有亮点。

然而,当前这段时期是最难以理解和描述的,因为我们每个人现在都创造了自己的现实,并带着自己想要体验的人性版本。这颠覆了因果关系的原理,但这个原理基于虚幻的线性时间,可是我们现在牢牢地锚定在万物一体的同时性中,所有的创造都是同时的。但我们仍在适应5D这种新的生活方式,需要我们谨慎而缓慢地朝着这种新生活方式前进,以避免出现重大的混乱,正是因为我们现在只拥有正面的时间线(有积极成果的时间线),而任何可能导致一些毁灭性战争因素的重大的、突然性的社会、经济和金融崩溃没有了。

不过,这并不意味着不会出现金融崩溃和当前经济秩序的崩溃,正如我们这些天所看到的,由那个垂死邪恶帝国所谓的王牌(特朗普)触发的经济制裁和敌对性的贸易战。

在过去的两天里,我处于一种非常特殊的情绪状态,非常接近我所描述的第五维度的极乐,我在体外体验和清醒的梦中对新的5D地球进行了几次访问。正如扬升完全是一个内在的过程,我正在非常密切地观察这些新生命的情绪状态,它们给了我一个非常好的概念,关于当前正在发生什么以及下一步将要发生什么。但是我不能给大家任何精确的时间,因为我们现在有无数的扬升时间线,当人类达到觉醒的临界点,似乎在能量上非常接近这个即将到来的极乐的内在情绪体验点时,我们将经历的最后一次维间转变。

此外,目前不知从何而来的热浪正以前所未有的40摄氏度以上的高温,瘫痪了整个欧洲,这也促成了这种紧迫感。来自撒哈拉的热空气团引起这种热浪的解释是非常幼稚和愚蠢的,事实是我们有那么多来自南方的强风,而整个五月和六月的大部分天气是异常寒冷的。现在当风停时,欧洲从未经历过撒哈拉热浪的部分地区也突然出现了热浪。气象学不是火箭科学,在过去的几个月里,所有的气象预测都是完全错误的,因为天气是由人类的集体情绪而不是风造成的,风只能驱动气象学家头脑中的风车。

我们现在所经历的是人类有史以来最热的夏天,我们刚刚进入了这个宇宙的一口大锅。

最后,我想提请大家注意今天的大角星人的信息,这条信息证实了我昨天已经向大家宣布的:我们现在只有正面的时间线,我们应该有理由来庆祝它,这样我们就用积极的情绪能量加速它们的发生。因此,仔细阅读这条信息,并开始用你的积极感受来加热扬升进程,以便使这些时间线能够很快显现,或者更确切地说,把我们转移到最陡峭的扬升时间线,可以在那里显现疗愈中心,这样我们就可以真正开始我们的使命了。

《只有正面的时间线》

最后,你可能想知道我为什么用全名。在保加利亚我们有三个名字,第二个是父亲的名字——我父亲的名字是亚历山大。耶洛因敦促我开始使用我的全名,因为它是一个非常强大和充满能量的符号,这将有助于宇宙法则即将到来的突破。

 转自:斯坦科夫宇宙法则中文网

原文地址:

https://www.stankovuniversallaw.com/2019/05/energy-report-for-the-month-of-may-2019/

 

【全線閱讀】《乔治·斯坦科夫》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