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6-07

 

 

每当受苦/痛苦时,保持觉知;那么那座桥就断了,能量就不会转移到痛苦/苦难里。渐渐的,痛苦萎缩了,因为痛苦是你的孩子。你生下了它,你就是起因;接着你喂养它,你浇灌它,接着它成长,然后你更加痛苦。接着你抱怨,接着你痛苦不堪,接着你全部的注意力都认同于痛苦了。

 

我听说,发生过这种事:两个女人在商场上相遇。一个问另一个近来怎么样,因为她经常生病。有些女人总是生病。某些东西一定出了错,那不是疾病,那是更深层的,是一种神经症,因为不生病她们心就不安;疾病已经成了她们自我的一部分。她问,“你感觉怎么样?”

 

那个经常生病或聊病的女人开始说了。她说,“很糟糕——从没这么糟过。我关节炎犯了,头很疼,胃疼的要命,腿也疼……”她不停的说。

 

对方说,“那就去看医生。”

 

第一个女人说,“是的,是的,等好点了我就去。”

 

但这就是所发生的:感觉好点了你才去见医生。但没人去——等你觉得好点了就没必要去了。当你痛苦时去见医生,当你痛苦时祈祷/祷告,当你痛苦时静心。不要说,“好点时我再静心。”那没有用——你不会静心的,你会错过一个有福的时刻,一个痛苦的片刻。静心,变得警觉和觉知。不要错失机会,它是一个祝福。

 

利用你所有的痛苦来静心,很快你就会知道,痛苦消失了,因为能量开始往内移动。它没有移向外缘,移向痛苦,你没有在喂养你的痛苦。它看起来不合逻辑,但这是全世界所有神秘家的结论:你喂养你的痛苦,你在以一种微妙的方式享受它,你不想好起来——你一定有一些投资在里面。

 

诸佛,耶稣们,查拉斯图特拉们一直在浪费唇舌,你对他们闭耳不闻。他们说终极的极乐是可能的。你听他们说,你说,“好的,等我好点时我再看。”但是,每当你开心时,有什么必要?这就是为何佛陀一直强调:你的一生都是痛苦/苦难——不要等待!不然你这辈子都不会开心幸福。保持清醒,观照。你把极度的痛苦本身称为“生命”。人们认为佛陀一定是个悲观主义者。他不是,他只是在强调。你对自己的痛苦变得如此执着,以至于你不知道。

 

你投资的是什么?从一开始,童年伊始,有件事几乎总是在出错,那就是,每当孩子生病,他就会得到更多地注意力。这创造出了一个错误的关联:母亲更爱他,父亲更照顾他,全家把他摆在中央,他成了最重要的人。不然没有人会为一个孩子费心——如果他健康的话,就好像他并不健康。当他生病了他很独裁,他会发号施令。一旦孩子学会了这个把戏——大家都被关注他,因为如果他们不关心,你可以让他们内疚。没有人能对你说什么,因为没有人能说你要为自己的疾病负责。

 

如果孩子做错了什么事,你可以说,“你要负责。”但如果他病了,你什么也不能说,因为疾病跟他无关——他能怎么办?但如果你不知道那个事实:90%的病都是自创的,你自己生成的,为了获得关注,同情,被重视。孩子很容易就能学会那个把戏,因为对于孩子来说基本的问题在于,他是无助的。他经常感受到的基本的问题是,他是无力的,每个人都很有力。但是当他病了,他就变得有力,每个人都变得无力。他开始明白了这一点。

 

孩子在懂事上很敏感。他开始知道,“甚至爸爸也算不上什么,妈妈也算不上什么——当我病了,每个人在我面前都算不上什么。”于是疾病变得非常有意义,成了一种投资。每当他在生活中感觉被忽视,每当他感到,“我觉得无助,”他就会生病,他会自己造病。这就是问题,一个很深的问题,因为你能怎么办?当孩子病了,每个人都得关注他。

 

但现在心理学家建议,每当孩子生病了,照顾好他,但不要过于关注他。他应该得到医疗而非心理上的照顾。不要在他头脑里创造任何关联:生病有的赚,不然他一辈子,每当他觉得什么事情出了错,他就会生病。那样的话妻子没办法说什么,没有人能责备他,因为他病了。所有人都得可怜他,同情他。

 

90%的痛苦之所以存在,是因为你把某些对你有好处的东西跟痛苦联系在了一起。放下这个联系。没有谁能为你代劳。彻底放下那个联系,彻底切断那个联系。痛苦只是在浪费你的能量。不要涉入其中,不要认为它会带来回报。唯有一种方式可以让痛苦带来回报,那就是带着觉知。变得觉知。

 

记住如何扔掉那个联系:首先,永远不要谈论你的痛苦。受其苦,但不要谈论它。为什么你要谈论它?为什么人们要对自己的痛苦说个不停,用自己的痛苦来烦扰别人?谁感兴趣?但我不是要冒犯你,如果你开始谈论疾病和痛苦,别人不得不忍受——但他们开始逃跑,他们开始想着摆脱掉你。没人想听,因为每个人自己都有太多痛苦。谁在乎你的痛苦?别谈它,因为谈论会创造联系。

 

不要抱怨,因为那样你是在寻求同情、怜悯、慈悲和爱。不要寻求,不要贩卖你的痛苦——收回你的投资。私底下受苦,不要将其公开——那么它就变成了tapascharya,它就变成了苦行,这是最棒的。但看看你们的圣人们:如果他们苦行,他们把它弄得非常公开。我说的是,把你的痛苦/受苦私人化,那么它就会变成tapa,苦行。他们将其公开,他们宣布自己将长时间断食——必须所有人都知道。

 

这帮人是发疯的孩子,他们很幼稚。他们投资比你还多:他们依赖于自己的受苦,他们的声望依赖于自己的受苦——他们能断食多久,全国或全球的注意力他们能吸引多久?他们非常狡猾,他们在利用受苦来剥削他人。但每个人都在这样做,只是他们把它做到了极致。不要这样做,不要试图变成烈士,那是徒劳的。不要当暴露狂(另译:爱出风头的人)。

 

私底下受苦,非常私密的受苦,以至于没有人意识到你在受苦。然后对其静心:不要扔掉它,把它聚集在内在,然后闭上眼睛,对其静心。这样那座桥梁就会断掉。

 

这就是耶稣的意思,当他说:受苦的人有福了——这就是针对受苦的技巧/法门:把受苦作为一个方法——他发现了生命。

 

痛苦属于死亡的范畴,觉知属于生命的范畴。切断那座桥梁,你就会知道,你内在的、围绕着你的某些东西,会死掉——它属于死亡;你内在的某些东西,你的觉知,不会死,它是不死的,它属于生命。那就是为什么痛苦能赋予你生命之钥。

 

摘自:The Mustard Seed. My Most Loved Gospel on Jesus(此书有台湾译本《芥菜种子》)

http://mp.weixin.qq.com/s/MtxU8kKo2eTO9BIyDzEpLQ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