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6-05 OSHO

 

受苦的人有福了,他发现了生命。

 

十字架上的耶稣是一个象征,象征着最后的受苦、绝对的苦难,苦难的顶峰。当耶稣在十字架上时,最后一刻他有些动摇。太痛苦了。那不是一般的受苦,不是一般的身体疼痛,而是极苦(极度的痛苦)——不只是身体上,心理上也是深深的极度痛苦。那个极苦在于:他突然开始觉得,“我被上帝抛弃了吗?为何它发生在我身上?我没有做错任何事。为何要牺牲我?为何要受这种痛苦?为何要受刑?为什么我要遭罪?”他问上帝,“为什么?”他质问。

 

一定有一刻是充满了深深的极苦,那一刻所有的基石都塌陷了,甚至你的信念也粉碎了。太痛了——真是耻辱。那些人,他为他们而活,他在他们身上工作,他服务他们,他是他们的治疗师——现在他们正在谋杀他,毫无缘由。他问上帝,“为什么?为什么这种事发生在我身上?”接着他突然意识到了为什么,因为他变得非常有觉知;在受刑的那一刻他达成了完美的意识。

 

我经常说,在那一刻之前他是耶稣,之后他变成了基督。那一刻完全的蜕变发生了。之前,他越来越近,越来越近,越来越近,但最后的一跳在那一刻发生了:耶稣消失,基督诞生了——一个突变。

 

发生了什么?他说,“为何我要遭这种罪?你把我抛弃了吗?我被遗弃了吗?”在这份极苦之后他马上说,“应该完成您的意愿。”他接受了。“为什么”是一个拒绝,因为质问意味着怀疑。他马上懂了,他说,“我接受,我懂。应该完成您的意愿,而不是我的,因为我的意愿是错的。”于是他放松了下来,他放手了,最终的臣服。在死亡的那一刻,他也接受了死亡。在那份接受里,他变成了永恒的生命——钥匙被发现了。这就是为何他说:受苦的人有福了,他发现了生命。

 

每当你受苦,下一次不要抱怨,不要从中制造痛苦。相反,观照它,感受它,看着它,从各种可能的角度看着它。把它变成一个静心,看看会发生什么:正在进入疾病的能量,正在制造痛苦的能量,被蜕变了,品质改变了。同样的能量变成了你的觉知,因为你内在并没有两股能量,能量是一。你可以把它变成性,你也可以蜕变它,把它变成爱;你可以把它蜕变得更高,将其变成祈祷,你还可以把它蜕变的更高,将其变成觉知——那股能量是同样的。

 

当你受苦,你是在消耗能量;在你的痛苦之中你在消耗能量,能量在泄露。每当有痛苦时,抖动你自己。闭上眼睛,看着痛苦。无论它是什么——精神上的,身体上的,存在性的——无论它是什么,看着它,把它变成静心。看着它,犹如它是一个客体。

 

当你像看着一个客体一样看着你的痛苦时,你是分离的,你不再认同于它,桥梁断了。于是,正进入痛苦里的能量动作停止了,因为桥已经没了。那个桥就是认同:你觉得你是身体,于是能量进入了身体。你哪里有认同,你的能量就流向哪里。

 

你或许并不知道这一点,但你可以尝试一个简单的实验:如果你爱一个女人,就坐在她旁边,感觉认同(于对方),就像你是她,你的爱人;让对方也觉得她是你,她的爱人。等待,感觉认同(于对方)。突然你们会有一个能量震击。爱人们觉得好像一股能量跳了出来,就像电击一样,来到了对方。每当你认同于一样东西,就会有一个桥梁,能量能经由那个桥梁流动。

奥修每日分享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