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6-05 10:15:39)

 

 

我什么都敢试,当作我修道的实验,那个时候我就不要命了,万一死掉就拉倒。我有一个观念叫“以身殉道”,拿自身来试验,看是骗人的还是真的。释迦牟尼佛当年在求佛法的时候,为了半句偈子、两句诗,因为不懂要人告诉他,为此他可以牺牲生命。共产党的一个老前辈,在福建被国民党枪毙的瞿秋白,临死前写了这两句诗,这不是他作的哦,是唐朝的:“月到上方诸品净,心持半偈万缘空。”这是用佛的观念,佛求道为了两句口诀,牺牲生命换一个知识,求学要有这个精神。

 

人类为了修行,求证这个生命本体的作用,自己产生很多的方法。那么现在我们讲,譬如生瘤生癌,真正修安那般那,修气的人,就可以下决心用工夫把它破掉,等于镭射一样把它击破了。这是可以做到的,就看人有没有决心。道家有两句话,“若要人不死,除非死个人”。你想求长生不死,除非下死的工夫,死就死嘛。这两句话有它很深的意义。所以修行做工夫,是以这个决心来的。碰到一个境界就害怕了,赶快找医生,就越看越厉害了。然后我常常说,我的朋友西医中医名医都很多,只是偶然参考一下而已,我到现在还是相信自己耶!大丈夫自己生命自己做不了主,那就不要做人了,就那么简单。

 

《禅与生命的认知初讲》

 

---------------

 

我小时候,父亲在家里经常有修道的人一起谈论,我爱在旁边偷听,听到那些老道士们讲:“若要人不死,先要死个人。”这个话莫名其妙 -—— 要想学到长生不死之法,先要把自己变成死人吗?我还听到:“未死先学死,有生即杀生。”实际上是修道方法,就是念头一起就要把它空掉。“未死先学死”,所以我每天晚上睡在床上先学死,修道嘛,自己装死人。死了以后,黑洞洞的,说有个生命的窍在哪里,我自己在想,“在这……这……”,东摸西摸,什么上丹田、下丹田,我都试过。你们十一二岁时有没有发现过,早晨睡醒起来,这一带,由心窝子以下到肚脐以上,哎哎!有无比的舒服,快感,乐感!我几十年来问了很多人,只有三个人答复我有,这三个人都是修过道的。后来我才晓得,这一带有条腺叫青春腺。这个青春腺真恢复了会得乐,真发快感。“中宫”,当时我就早摸到了,所以后来到青城山访道,写来两句什么“明也传来暗也传”,我看了只好笑就下山了。原来这个样子是道法,我早晓得了,那还有什么稀奇。

 

*****

 

不吃饭会死人哦!我自己试验过的,第三到第四天最难受最严重,肠子里头剩的东西都清理完了,只喝水,那真是一点力气都没有。那个时候你准备死好了,不准备死就不要学道啊!就是拿生命的规律来试验。道家有一句话,“若要人不死,必先死个人”。我觉得一般青年人现在学佛学道太精明了,像我们当年是笨兮兮的,你说死就死。所以说饿饭饿不死人,过了第四天到五天,精神就回转了。我那一次试验,眼睛看东西,墙壁都可看通了。一个朋友来看到我,他退了好几步,他说,你现在两个眼睛像电光一样,其实我照镜子看看也很普通嘛,不知道别人的感觉会如此。不过那时头脑特别清楚,身体又轻灵。但是你要注意啦!要出毛病也在这个时候,这个胃像个布袋那么蠕动,里头空了它自己还在摩擦,搓破了就胃出血,那就糟糕了!你要会用气把它充满,使它不会搓到出血。

 

******

 

有时候你们用功静坐反而没有精神,修道难啊!我劝你不要修,年轻人搞这一套我都反对。有同学问我,老师啊,你不是十几岁就修起来了吗?你怎么反对我们呢?就是因为我十几岁开始,我深知其中之艰苦,所以我劝你们不要修。你们玩这一套学不成佛,人也做不好,结果呢,神里神经的有什么好处?规规矩矩走一个孔孟之道,人道修好,天道也完成了,做好人做好事,多好!何必搞这个呢?

 

你要修这个,告诉你,到时昏头涨脑的,你一点办法都没有。像我一度有一个长时间,我觉得快要死了,一点精神都没有,一张纸都拿不住!好在我不在乎,万事不管,天大的事我都一笑大睡一番。我的气魄大,准备躺下去就死了,这一生修不成功,再看看死了以后什么样子,来生再试。虽然好像气魄很大,我也晓得一句话,老子说“反者道之动,弱者道之用”,阳极阴生有这个现象,而且必须要经过。没有经过就没有得,这是天地间自然又必然的法则。

 

其实我们普通人,每一秒每一个时候都有这个现象,每天都有,但你不懂。“弱者道之用”,要知道应用。佛家讲老僧垂垂入定,古人这个形容辞就用得好,垂垂,这个人就这样挂下来,一点力气都没有。葡萄长熟了,一大串葡萄太重了,树枝都垂下来了,那是垂垂入定之相。这是阴极,是剥极了再剥,像剥卦的现象,阴到极点就会阳生。可是人都怕剥极的境界,所以老朋友们修道经常讲:“我实在是不行了!”不行就准备死嘛!我给你写挽联,这不是很简单嘛 ! 所以生死看得开才能够修道,你生死都看不开,你还能拿生命来实验这个东西吗?

 

《我说参同契》

 

---------------

 

真正佛法,不在色上求,不在受上求。今天有位外国同学打电话来,问题解决不了,气脉通不过,骑着车子自己人都不见了,就害怕了。我告诉他这是个感受,是一定的过程,中国儒家讲变化气质,不只是理论讲讲的,是在做功夫上,气是气机,质是身体物质,修养好了的人身体硬是会变化,脱胎换骨。道家讲就是气脉变动,到某个阶段是会如此。修行用功,胆子不要那么小嘛!我自已经验,走在路上忽然走不动了,现在人可能会认为是心脏病发作了,或中风了,我就不管它的,走不动就死在这儿,万一被车子辗过去都无所谓。有时甚至走着走着,觉得身子倒过来了,头在下脚在上,我都不理。碰到这情形,我把身体一丢,“不贪躯命”,充其量殉道而死。我就告诉那位外国同学没有事的,但是这几天不要骑车子,气机在夹脊通不过,一定会有这阶段的,不稀奇。然后就请他找朱文光,贴两付膏药,帮他快一点通。

 

《维摩诘的花语满天》

 

---------------

 

一个小庙子有个和尚跟我是朋友,在庙子里头他有个角楼,楼梯是木头做的,我一上去,他就告诉我说:“你就把楼梯拉上去,下面有人来也不知道你在上面。”我就照他说的,借用这个楼上,每天跑进去打坐两、三个钟头,等于闭关一样,避开人,很用功啊!开始同你们一样念头不能专一,不过我自己晓得看看经啊,多问问这些朋友善知识啊,但是真叫我拜他为师嘛,我要考虑考虑的。

 

所以我自己就用别的专心的方法――观想字轮,有时候观起来,有时候观不起来,即使观起来也稳不住,一下这个念头又跑了,再把它抓回来就难了。可是有一个观念,就是道家的话,“若要人不死,必须死个人”,既然想成仙成佛、想得道,我这个凡夫之命就准备殉道了,修不成功死了就死了,下决心了。有一天我也到这个庙子上去了,上楼打坐。这个和尚朋友跟我有个约定,中午吃饭的时间到了,他在下面敲一下,我把梯子放下去,他就给我端上来,他说:“今天中午还是给你送来。”我说:“慢一点!我们改个办法,我在楼上如果敲楼板,你就送,我不敲楼板就是不吃了。”他说:“好!”

 

那天打坐腿还是那么跷的,膝盖头离下巴很近,哪有你们那么庄严,腿撑得很难受。过了中午,有点下决心了,不证菩提不起此座的气概来啦!突然这个腿就下去了,我没有要它下去哦!它自己下了,这一下身体“砰”,不是跳起来,挺起来了,这个时候身体是寂然不动。可是呢!有一点我自己也晓得,八触里头的涩,八触跟你们讲过的对不对?涩触,就是身体枯僵了,要想把手拿开,拿不开了,就是这个姿态,我也不怕。心境是专一了,要观想凝定,一念专一得很,不动了,我原本只坐三十分钟,这一坐就三个半钟头不下座。

 

 

******

 

修行到了某一个阶段,有时候觉得身体,譬如两个腿不能走路了,腰也动不了,我自己也有经验,到了四十多岁爬楼梯,两个脚抬不起来,但是我知道这是用功的过程,我就不在乎;还有一个阶段,一个多月里拿一张纸都拿不住,可是我一点都不怕,所以要懂得原理去实践的。我还有经验告诉你们,我有时候走路感觉到自己倒转来,我的头在走路,脚在上面,我也不在乎,就看怎么样把我“弄死”,既然要实验嘛,修行就是把自己的生命投入到这个道理中去实验。所以道家有两句话我很欣赏,“若要人不死,除非死个人”,很有道理,你要修到生命不死长生不老,除非你以准备死了的决心去修。

 

来源: http://blog.sina.com.cn/s/blog_65c26d780102wwym.html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