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父说,

你没有必要来找我投诉、来恳求我,因我就是你的本我。你之所思所想我都能听到,你的心跳不可能不抵达我。我被称为无所不知无所不在不无道理。我看到一切、知道一切、我就是一切。你的想法我知道,我听到了,我听到你的心跳,嗒嗒、嗒嗒。它就在我的耳中和心中跳动。你从未被遗忘。我不可能有任何方式把你忽略。

亲爱的,是你在俯瞰自己,是你在不知其然,是你没有倾听你心的跳动。通常,当你感到迫切的需要之时,你倾听你自己的心,却希望与我连接。你无须乞求我,是你在给予。何不倾听你心深处,在那儿,总是无一例外地,让我心满意足,你我于此同在。无一例外,我强调。

当然,你可能觉得,你之所思往往不够准确,也因此,你的心也会出错。有时,你的想法都不在真理的可变通范围之内。你也许在阅读我的话,但却不一定意味着你明白我的意思。有时你可能会脱离我之所说,甚至完全不得要领。你诠释出的东西是自找苦来吃,所以你痛苦。

这跟服从我没有关系,你不是没有服从,你没有违背。你只是简单地认为你是对的,如此你重写出我说的话,不同就在你加进了自己的意见。你自己的意见从何而来,亲爱的?从周遭的环境,也许?从你呼吸的空气中?从别人的思想中、从久远的过去里?你离我越近,你离真理越近。真理比意见更适合你。这不是在商量 --- 服从我。

当你按图索骥找路的时候,你首先得有可以指引你的图。你的头脑得首先懂得这些指引,以便你可以跟从它们,进而到达你的目的地。只有这样,你才能遵循指引。否则你就被误导。你误导了自己。

并且,有时候,不管你如何多次地犯错,也认识到你的错误,你还是可能会再次地犯同样的错误。

你的错误之一就是过早下结论。你可能把你之所见认作是负面的、侮辱性的。你之所见,亲爱的,就是你之所得。如果你看到某人对你不满,然后他将手伸进他的口袋里,你得出的结论就是他在拔枪,场景如此展开。你可能会跑掉,你可能从自己的口袋里拔出枪。你就是那个做好准备猛攻的人。可能那个被你认作对手的人根本就没有枪,但在你也无关紧要了。他可能只是从口袋里拿出一块口香糖。并没有实际的冒犯,但冒犯却被看见了,也因此冒犯被你处理对付了。这就是在幻像的世界中发生着的事情。一种幻像紧跟着另一种。并没有敌人。你看见的敌人根本不存在。

端正你的言行,亲爱的,跟从我的意志。我的意志总是美好的。

不知怎么回事,你常常义无反顾地用恶意来诠释善意。你究竟还能说出些什么来?理所当然,从你的心中发送善意,发送我的美好意愿

原文:http://heavenletters.org/what-you-see-is-what-you-get.html

中译:随意儿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