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题:奥修,作为一个天主教徒我受到了非常多的制约,以至于我觉得自己没有任何指望了,你仍然能帮助我吗?

 

奥修:

 

玛利亚,天主教徒,伊斯兰教徒,耆那教教徒,或犹太教教徒,没有任何区别,它们完全一样。当然,天主教的人做的比印度教的人更加系统,更加科学。他们发展出了一套如何制约他人的相当专业的知识和技能。但所有的宗教或多或少的都在这样做,每个社会都以它们自己的方式在这样做。每个人都被制约了。

 

打你出生起,制约就开始了,从你张嘴呼吸开始;它是无法避免的。父母会制约你,跟你玩耍的孩子们会制约你,邻居会制约你,学校,教堂,国家。在意识层面上并没有造成太多制约,但在无意识里,孩子持续的积累制约。孩子通过模仿而学习。

 

所以别担心。在这个世界上这是一个正常情况:每个人都被制约了。每个人必须走出这些制约。那是困难的。它不像脱衣服——它像扒你的皮。那是困难的,那是艰难的,因为我们已经认同于我们的制约。我们只知道自己是天主教徒,印度教徒,伊斯兰教徒,基督徒。而放下这些制约最大的恐惧,是你对自己可能会陷入身份危机的恐惧。所以才有门徒。

 

门徒只是一个帮助你的工具,这样你就不会开始觉得自己在坠入深渊,一个无底的深渊。我拿走你的制约——你会觉得非常空虚——我必须给你一些东西让你暂且玩一玩。门徒是让你暂且玩一玩的玩具。但赋予你门徒的方式,让它永远也不会成为一个制约;它始终是有趣的,它始终是一个游戏——你参与其中,同时你始终是个观照者。

 

玛利亚,放下那些制约是困难的,因为那是你的整个过去,你的头脑,你的自我,你的一切。但如果你准备好了,如果你勇敢,如果你有足够的勇气跟我一起,那么它就是可能的,那不是不可能。

 

墨西哥当地的皮条客拉住正从船甲板上下来的一个心烦意乱的游客。“我可以给你找一个年轻漂亮的女孩——12岁,一个处女。”

 

游客拒绝后,皮条客说,“那我可以给你找一个年轻帅气的小伙子,12岁,处男。”

 

“你瞧!”游客咆哮到,“我不想要年轻女孩,我也不想要小伙子,我想要美国领事!”

 

“嗯!”皮条客嘟囔到,“有点难,但我会试试。”

 

那有点难,但我会试试。玛利亚,给我个机会让我试试!它发生在了这么多人身上。我有这么多的玛利亚!成为这个发生的一部分,不要当旁观者。加入舞蹈中来!我邀请所有人,我的邀请是无条件的。

 

无论你有什么样的制约,都能把它们放下,因为它是从外在强加在你身上的——因为它是从外在强加在你身上的,所以可以从外面把它从你身上拿走。

 

我给不了你上帝,我给不了你真理,我给不了你你的内在核心,但我能把堆积在你身上的所有垃圾拿走。一旦那些垃圾被清理了,上帝就会开始在你内在活起来。一旦所有的阻碍都清理了,你的生命之泉就会开始流淌,纯真复得。

 

复得纯真就是复得天堂;你再度进入了伊甸园。有件事是肯定的,玛利亚,你并不满足于做一个天主教徒。一个哪怕有一丁点智力的人,怎么可能会满足于做一个天主教徒、印度教徒、耆那教徒或佛教徒?所有这些教派都是死的!耶稣行走在地球上,那是美的;跟随他几步路,会是一个巨大的蜕变。那几个跟他分面包吃,跟他喝酒的人是幸运的——他们一定笑过,舞蹈过,歌唱过,庆祝过。那少数几个人是真正的基督徒。

 

你怎么能当一个基督徒,如果基督不在?你怎么能当一个佛教徒,如果佛陀不在场?

 

弟子要经历蜕变,师父是绝对必需的。我在这里,我的心对你敞开。请进来!你装着的所有垃圾都会被扔掉。它始终是困难的,但不是不可能。我可以拯救那个根本的核心,那才是真家伙。如果我能拯救你的中心,那么让表面保持是天主教徒,印度教徒或伊斯兰教徒——它影响不了你。

 

有一个国王叫爱德华·土豆,一天晚上他决定到镇上玩一晚。于是他跳进浴缸里,使劲擦洗完身体,穿上他最棒的红夹克,就出发往西了。

 

坐在酒吧里,他偷瞄着一个性感的年轻西红柿,所以他捉摸着,“我梦寐以求——我要上去搭讪!”

 

酒馆的角落里,坐着一帮朋克风的萝卜——绿发,各种打扮。其中一个对一个说,“嗨,那个土豆正跟你的西红柿搭讪!”

 

对方说,“没关系,等他们放荡起来的时候我们再逮他!”

 

所以快打烊的时候,他们把这个土豆拎到外面。真是乱极了!他们冲着他的眼睛拳打脚踢,撕碎他的夹克——把他彻底碾碎了!

 

当他在医院里醒过来后,外科医生说,“我有一个好消息和坏消息。”

 

于是那个土豆说,“好吧,让我先听好消息。”

 

外科医生说,“我们成功的挽救了你的双眼。”

 

“坏消息呢?”

 

“你一辈子都得当颗卷心菜。”

 

我能拯救你的双眼,这才是关键。之后你可以做卷心菜或是天主教徒,你想怎样就怎样。在表面上,你可以当任何人,但在中心里,变得有意识,变成一个观照者。

 

当一个天主教徒或伊斯兰教徒,是你意识的内容。不要认同于内容;记住你是观照者。有天主教的教育,有伊斯兰教的制约,有印度教的催眠——观照!它们跟你是分离的。你是纯粹的意识,一面镜子,映照着从外在加在你身上的一切。

 

一旦你知道你是分离的,你就从所有的制约中解脱出来了,之后你可以使用你的制约。我不是说要成为社会上一个不必要的讨厌鬼,我不是说为自己和别人招致不必要的麻烦。你可以继续扮演一个天主教徒——那很美!

 

你可以每周日去教堂,并享受其中,但记住,你不是一个天主教徒——天主教的教育只在表面。你只是一个观照者。

 

在教堂里做一个观照者,在寺庙里做一个观照者,在你阅读《薄伽梵歌》时做一个观照者,在你阅读《圣经》时做一个观照者——这份观照会变成你解脱的基石。

 

来源: http://mp.weixin.qq.com/s/PbCAi9xrvv7qUEBwQ5rLpQ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