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6-05

 

 

 

 

因美国白人警察暴力执法而离世的那位黑人显现出来,说道:

 

“我是‘乔治·弗洛伊德’( George Floyd )。我在帷幕这一边对你们说话。

 

“我的角色已经演完了。我的戏份已经完成了。

 

“‘乔治·弗洛伊德’是我那个角色的名字。我在痛苦中离开了世界。当我返回到光中后,我忆起了真相,明白了一切。我知道那是在执行一项神圣的计划。

 

“现在我和德里克·沙文 * 注: Derek Chauvin ,即杀死这位黑人的白人警察)的高我在一起。我们在这边是很好的朋友、很好的兄弟。我们共同承担了那项任务,合作演出了那一幕,以便引发后面的一连串事件。

 

 

“是的,这一切都是精心编排好的,就连我们两个的名字都是精心选定的。这两个姓——‘弗洛伊德’与‘沙文’——意味深长。

 

“‘沙文’代表着种族偏见 [* 注:‘沙文主义’一词源自法国拿破仑手下的士兵尼古拉·沙文,原指极端、过分的爱国主义,如今指对其它国家、民族、团体怀有恶意、偏见和仇恨。‘白人至上思想’也被称为‘白人沙文主义’( white chauvinism ]

 

“‘弗洛伊德’则让人想起那位精神分析学家 [* 注:指奥地利心理学家、精神分析学派创始人西格蒙德·弗洛伊德( Sigmund Freud )。 Floyd Freud 发音不完全相同,但非常近似。 ] ,代表着深入、理性的思考与研究。

 

“当这些骚乱平息下去后,当旧体制遭到重创后,当人们终于平静下来后,会有人深入思考这件事。人们会去想——为什么在人类之间会发生这种事?为什么一个人会用那种方式杀死另一个人?这样的仇恨、冷酷、残忍是怎么来的?

 

 

“人们最终会明白——这其实是每个人内在的问题,是由于爱的缺失,由于与爱断开了连接。

 

“当一个人与爱断开连接时,其实他已经不再是真正意义上的人了,因为他的本质被扭曲了(那个本质就是爱)。他开始受到动物性的控制,活在恐惧、仇恨、敌意、残酷当中。当许许多多的人活在这种状态中时,这个世界就成了一座地狱。

 

“人们一旦弄明白这一点,就会开始转变。他们内心深处的那个闸门、那个接口会被打开,让爱注入进来。当人们的心被爱充满时,他们会让这爱流淌出去,流向其他人,流向其它生命。人们会在爱中重新连接、融合起来。那时人会重新成为人,成为神圣的存在。人会重新发出光来,而这种光会把这里重新变成天堂。

 

 

“一想到这个,我就觉得自己没有白死一回。哈哈!尽管我临死前真的很痛苦,很绝望,很恐惧。我以为自己真的要完蛋了!那时我不知道这是一场戏、一个计划。我完全入戏了!现在想想,我的演技还挺不错的,完全可以得奥斯卡奖了!

 

“我那位兄弟 * 注:指那位白人警察)演得也很不错。不过他现在处于深深的痛苦之中,比我临死前痛苦多了!他还不知道这是一出戏。我在为他祈祷,在把我的爱发送给他。等他回到帷幕这边时,我会去迎接他、拥抱他,把这一切原原本本地讲给他听,就像我现在讲给你们听一样。

 

“好吧,我的戏份已经演完了,而你们的戏份还在继续。现在就看你们的了!加油吧,兄弟们!”

 

  

感谢乔治·弗洛伊德带来的讯息!

 

感恩神圣计划为使人类进化、提升所做的一切安排!

 

 

【全線閱讀】《庐影的冥想体验》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