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6-04

 

 

2020 6 3 日冥想体验:

 作家王小波讯息——沉默的大多数将不再沉默

 

 

 

当他的面容出现在我视野中时,我心里惊叫了一声:“啊,王小波!” * 注:王小波, 1952 年— 1997 年,中国作家,著有小说集《黄金时代》、随笔集《沉默的大多数》等。)

 

真的非常惊喜!这是我接触灵性前最喜欢的一位作家,特别欣赏他作品中的智慧和幽默。

 

此时他呈现给我的是生前的样貌,但他的脸闪耀着金色的光芒。

 

 

 

 

他说:

 

“我曾经属于沉默的大多数。我曾经在很长时间里选择保持沉默,因为在沉默中我觉得自己是完整的,是与真正的我合为一体的,是与我心中的真理合为一体的。而当我不得不开口去说违心的话时,我觉得自己不再完整,变得残缺不全,与真正的我割裂了开来,也与我心中的真理割裂了开来。那种状态让我非常难受,所以我说那让我觉得‘有如丧失了童贞’。

 

“那时我和很多人一样宁愿沉默也不愿说出真话。我承认这是由于恐惧。我曾把主流话语圈比作疯人院,而我对于这座疯人院和里面的疯子们深感恐惧。当时我觉得疯子是很可怖的,因为他们什么都干得出来。

 

“但我又不能一直沉默下去,那样就无法完成我那一生的使命。我的使命是要替那沉默的大多数说话,是要替他们发出声音。我相当于是被指派到一座疯人院中,代表正常人去发表讲话。

 

“我觉得这个差使很像‘花剌子模国的信使’ * 注:此语出自王小波的随笔《花剌子模信使问题》)。如果我说出的是好消息,就会得到提拔;如果说出的是坏消息,就会被拖去喂老虎。而我既不想被提拔,也不想被拖去喂老虎,于是我选择了第三条道路——既不说好消息也不说坏消息,而是用拐弯抹角、曲折婉转的方式说出我心里想说的话。

 

“要是运气好的话,疯子和正常人都能听懂我说的,而且还都不讨厌我。要是运气不好的话,疯子和正常人都听不懂我说的,而且都很讨厌我。在我生前,大多数时候我都处于那种两边不讨好的境地。

 

“也有人觉得我那种说话方式挺幽默。其实幽默有两种——一种是出自全然的自信,另一种是出自强烈的恐惧。我承认我的幽默更多是出于恐惧,出于对直截了当说出真话的恐惧。那是一种苦涩的幽默、一种黑色的幽默。

 

“不过让我高兴的是,尽管我采用了那样的表达方式,后来(特别是在我离开这个世界后)还是有很多人喜欢上了我的作品,而且有不少人确实看懂了我说的话。

 

 “在我离开之后,这个世界发生了很大变化。当然,思想的灌输还在,疯人院也还在,疯子们还在照样说着那些疯话,但不同的是——沉默的大多数不再像原来那么沉默了。有越来越多的人开始说话,开始说出心里真正想说的话。这样的声音越来越多,音量也越来越大,有时甚至盖过了那些疯子的声音,让疯子们大吃一惊。

 

“我知道也有人觉得其实没必要说话,因为思想就是能量,就是振动,就可以产生影响力。一个人即使什么都不说,光是在那里思想,他的意念、想法也会影响到这个世界。这是没错,但我想告诉你们的是——当你们开口说话或写出文章时,当你们把心中的想法用声音或文字表达出来、传递出来时,可以更直接地触及人们的意识,可以更直接地对世界产生冲击。

 

“造物主赋予了人说话的能力,你不去使用的话,岂不是辜负了祂的美意?比如造物主赐予了人双腿,让人能够随意行走,而你却非要整天坐在椅子上一动不动;再比如造物主赐予了人双眼,让人可以尽情观看周围的风景,而你却非要闭上眼睛、什么都不去看——那你岂不是错过了一些宝贵的体验?

 

“有人可能觉得用内在的视力也可以看,用灵体哪儿都可以去。那是每个灵魂转生前都具备的能力,但你既然来到这个世界化身为人,就该充分利用身体的功能去做些事情。

 

“所以该说话时还是要勇敢地去说、去写。现在地球上的能量已经发生了很大变化,已经变得大大有利于正常人了。当那些疯子像往常那样说疯话时,会发现自己的话语越来越没有底气,越来越绵软无力。而正常人说话时,则会越来越轻松、顺畅、清晰、有力。

 

“现在时候到了,沉默的大多数将不再沉默。勇敢地说出你们的真理吧!这个世界需要听到你们的声音!”

 

 

 

深深感谢王小波前辈带来的讯息!

 

愿真理之声打破沉默,惊醒疯狂的世界,唤醒沉睡的心灵!

 

 

【全線閱讀】《庐影的冥想体验》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